激发人才活力 澎湃创新动力

人民资讯

2022-07-28 05:55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本文转自:浙江日报

不久前,浙江高规格召开全省科技创新大会,强调以创新制胜为“两个先行”提供持久动力。

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国企更是其中“主力军”。在我省,一批低调务实、内功深厚的“浙字号”国企,正活跃在科技创新的攻坚前沿。

然而,科技创新之路“道阻且长”,即便是由“国家队”来走,也并非一片坦途。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大背景下,制度创新与科技创新协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前不久,国务院有关部门公布“百户科技型企业深化市场化改革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专项行动”(以下简称“科改示范行动”或“科改”)企业最新扩容名单,我省上榜国企增加到了8家。

科改主要目的,就是建立健全由企业主导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省国资委企改处负责人说。上榜,则意味着企业能享受更有针对性、更具操作性、更加精准化的“政策包”,轻装上阵再出发。

记者深入我省科改示范企业,透过科技型国企提升科技创新力的“小切口”,看到未来国有企业创新制胜的“大方向”。

击碎“玻璃墙”,研发能力更强

“4:40,A泵盘查检查,转向确认,加油脂,5:25,正式启泵,查漏、加载……”一双双通宵未眠的眼睛,紧盯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值。

4月25日清晨,杭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研制的浙石化二期四套105000Nm3/h空分设备顺利开车。这一“大国重器”的成功,标志着杭氧又一次突破国外大公司的技术壁垒。

国企深化改革,浙江一直走在前列,在科技创新方面也取得长足进步,在超低排放、基建施工、工业汽轮机等领域,我省国企拥有不少这样厉害的“黑科技”和“大国重器”。1950年建厂的杭氧,就是国内空分领域的龙头企业。

不断提升自主研发能力,是科技型企业永恒的追求。“国内高端市场,仍以外资公司为主。”在杭氧董事长毛绍融看来,杭氧还需在绿色装备与高端气体应用领域继续突围,还要在自主研发能力上,尽快再上一个台阶。

可是,他也发现,越往上攀登,企业的资源组织和配置能力就越跟不上。“比如,激励机制相对单一,薪资待遇有限,对高端人才吸引力不足;与企业外部合作方式、利益分享机制不够健全,影响中长期合作意愿等。”毛绍融认为,“玻璃墙”不少。

去年8月,杭氧入选首批“省级科改示范行动”企业。这是国家级科改的“预备队”,共有20家科技型企业和6家高能级创新平台入选。今年3月,杭氧又成功“晋升”为国家级科改示范企业。

“我们提出2021-2023年11项科改重点任务举措。”毛绍融向记者介绍,“在自主研发上迎来新的政策红利,杭氧在突破国产高端装备领域的‘卡脖子’技术难题上,信心更足了。”

比如,为了强化基础研究、推动应用创新,要鼓励科研人员放开手脚,大胆试验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为此,杭氧在科改方案中,细化了科技人员尽职免责、容错纠错的条款。“在推进科技创新、产品创新,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过程中,出现失误或未达到预期效果的,可容错免责或减轻责任。”

科研的“活力源”从最基层处迸发。近半年来,杭氧通过一次又一次突破技术壁垒,抢滩关键市场:首次在美国本土投产运行年产180万吨大型乙烯冷箱装置、配套中石油三套7万等级空分设备实现中交、签约IGCC绿色煤电项目、配套齐鲁石化CCUS项目助力“碳中和”……

让体制机制为科技创新服务,这样的改变,带来崭新天地。在浙江天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入选首批国家级科改示范名单后,成立了一家独立运作的企业研究院。以前,工作都要论绩效,这让很多科研人员无所适从。在新的研究院里,科研人员的薪酬单独管理,不唯“经济论”,科研人员可以心无旁骛地做研发。科改之后,公司在研发上硕果累累,其中,中国首套自主研发的混合式船舶脱硫装置投运打破国外垄断,实现船舶脱硫领域“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浙江中大元通特种电缆有限公司,在省级企业研究院的基础上,与西安交大、上海电缆研究所等合作,建设一批“高尖精特”的实验室、研发中心,还打造了一个特种电缆技术及商业模式的研究“智库”。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动能注入,中大元通电缆成为国内特种电缆品种规格最齐全、生产能力最强、技术实力最雄厚的生产企业之一,2021年实现年营业额25.4亿元,较2020年增长65.7%。

松开“紧箍圈”,市场化程度更深

“科技创新和市场化是科改的‘两条腿’,科技型企业的问题也往往出在这‘两条腿’上: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没打通,市场化程度还不够高。”省国资委企改处负责人介绍,科改不仅要打碎妨碍创新的“玻璃墙”,还要松开妨碍企业走市场化之路的“紧箍圈”。

在浙江安邦护卫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会议室里,墙上几十张专利证书众星拱月着一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证书”铜牌。在铜牌正下方,还有一幅照片:一架二战中被打成筛子,依然安全返航的伊尔-2飞机。“如果不是科改示范行动,我们可能就偏离航向了。”安邦科技董事长叶飞意味深长地说。

2018年,安邦科技只有3名员工,不仅濒临破产,“科技”之名也不副实。经过几年努力,企业自主研发了多款智能安防硬件,员工从3人增加到63人,业务拓展到了全国17个省。

然而,对标市场上的科技型公司,安邦科技依然差距不小。比如,这几年由于研发投入强度超过16%,报表上还在“亏损”,如果是一家民营初创科技企业,这太正常不过了,但国企就要面对经营考核的压力;同时,传统机制下的决策能力和反应速度,更让面向全国、要走完全市场化之路的安邦科技,感到无法适从。

就在企业拿下含金量极高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的牌子、即将迎来“拐点”时,累积的矛盾集中爆发,大批核心骨干离职,公司又一次陷入困境。2021年底,在省国资委的指导推动和安邦护卫集团的共同努力下,安邦科技被列入“省级科改示范行动企业”。“看能不能再救一救。”省国资委企改处相关负责人坦言,“科改行动赋予企业改革的动能,正是来解决问题的。”

有同样困惑的,不止安邦科技。浙江省机电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是省机电集团所属二级成员单位,机电院公司在1999年办了一个检测所,成为我省国有企业中最具实力的第三方检验检测认证机构。但是,其长期作为机电院公司的事业部管理,事业单位却无事业编制人员……体制不顺、机制不活、市场化程度不高等问题,同样困扰着企业。

科技型企业改革内生动力最强,相应地,科改坚持政策“能给尽给、应给尽给”,只要不违反中央关于国资国企改革“四梁八柱”相关规定的内容,都可以大胆去探索、去尝试。安邦科技抓住机遇,开始完善治理、启动混改、探索股改,并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7月12日,中国国新和浙大控股与安邦科技签署了增资协议,增资额达到3000余万元。

“战略投资者认可战略性亏损,并对我们的发展很有信心。”叶飞告诉记者。一度离开的业务骨干纷纷回归,销售总监孙红文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做了新的三年规划,叫‘憋一口气、脱两层皮、做三个亿’。”

机电院公司也将检测所“事转企”改制列为科改重点任务,理顺关系、明晰产权,成立浙江省机电产品质量检测所有限公司。转制后的检测所公司,2021年不仅营收、利润预计同比分别增长23%、38%,还成功申报了2项“领雁”项目。

打破“旧框框”,人才地位更高

科技创新,在本质上就是人才驱动。那么,国企市场化用人的大门,能否被科改推得更开?

管理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在天地环保,“大锅饭”被彻底打破。

“去年,我们先是在公司本部实行全员竞岗,最终106人岗位变动,变动率46%。”天地环保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程伟华介绍,“能者上、庸者下。14名青年骨干走上中层岗位、10名管理人员退出中层岗位。”本部竞岗后,下属10家分公司也全员竞岗。通过全员竞岗,公司与117人解除合同,同时新引进多名干法脱硫专家、流场模拟方面的专家以及一批骨干人员。

相应地,通过岗位价值评估、差异化考核等,天地环保建立了重市场、重实绩、重贡献的分配激励机制。去年底一算,经理层收入差距倍数达到138%,浮动工资占到三分之二。此外,“首席科学家”等能薪匹配专家通道,也让科研人员薪酬与市场同步。“已兑现科技成果奖励82万元。”程伟华说,科研成为公司最受羡慕的岗位。

科改不仅让人“动”了起来,也让国企进一步突破了用人上的条条框框,让人才的价值更加凸显。在杭氧人眼里,老一辈的技术人员都是“宝”。“但原来国企人事用工管理的大方向,是减少返聘、延聘。”杭氧技术中心办副主任李恒告诉记者,随着人们健康水平的提高,技术人员55至60岁就退休,其实是一大损失。

科改“政策包”中对科研骨干退休可实行返聘的政策,让杭氧找到了办法。杭氧提出探索新型退休延聘制度:对具有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的核心技术骨干,在到达退休年龄之后,免去职务,但保留其研发工作。同时,还明确了返聘条件、待遇报酬等规定以及操作程序等。

空分流程工艺计算、空分精馏计算方面的技术专家卢杰,就是杭氧此次延聘的技术核心骨干之一。退休前,卢杰曾任杭氧空分设计研究院院长、杭氧副总工程师等职务,如今,她虽然不再担任职务,却依然是研发的“灵魂”人物,在浙石化一期四套8万等级空分、浙石化二期四套10万等级空分等重点项目的工艺流程计算、解决项目现场复杂问题方面,都作出了重要贡献。

对科技型企业来说,不仅要让人才活水流入企业,更要留住人才。科改明确提出,要建立科研投入持续稳定增长的长效机制,加快建立健全中长期激励机制等举措。

股权激励、分红激励、员工持股等中长期激励方式,让浙江运达风电股份有限公司不再发愁“留不住人才”。运达股份是浙江省机电集团下属企业,是我省新能源领域的科技领军企业,企业市场占有率长期排全国前列。作为典型的高端装备制造业,技术人员的经验累积,对于企业发展至关重要。

近年来,运达股份对127人开展股权激励,其中技术骨干85人,占总激励对象的三分之二。“成为激励对象的骨干人员无一人离职,核心团队十分稳定。”运达股份董事长高玲介绍,去年共引进符合首期股权激励条件的优质人才35名,远超以前水平。

“科技型国企是国企中的‘种子选手’,我们希望通过科改,扶植更多企业向上生长。当然,科改既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依然会经历风雨,才能迎来茁壮成长。”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同时这也是一次我省深化国企改革的再探路:通过科技型国企小切口的‘一子落’,带动全体国有企业创业创新热潮的‘全盘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