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协鑫科技乐山颗粒硅项目企业:成本和节能方面都有优势,别再认为它“差”

晨财经

2022-07-26 18:15潇湘晨报旗下财经资讯官方帐号,优质社会领域创作者
关注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颗粒硅。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一颗颗硅料逐步出炉,协鑫科技(HK03800,股价3.75港元,市值1016亿港元)乐山10万吨颗粒硅研发生产基地迎来投产。

7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协鑫科技乐山10万吨颗粒硅研发生产基地。一同来访的还包括景林资产、高毅资产、国金证券、天风证券、招商证券、中信建投等机构。所以,这也是协鑫科技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专业调研。

抛开颗粒硅和棒状硅的技术之争,业内认为,当下硅料环节快速投产将缓解硅料的供应紧张局面。有行业人士表示,预测今年四季度硅料市场供给将增加。

小绿豆大小的颗粒硅

什么是颗粒硅?长期关注光伏产业的投资者并不陌生,自2020年底协鑫科技颗粒硅量产以来,引来颗粒硅与棒状硅的技术路线之争。

一位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过去棒状硅一直占据主流市场,颗粒硅囿于技术门槛高、攻坚难度大而产量有限,无法迅速大规模推广。”棒状硅技术成熟,生产历史久远,一直被视作成本低、良品率高的一种路线。

7月22日,协鑫科技在旗下子公司乐山协鑫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山协鑫”)颗粒硅出料现场,举行10万吨GCL-FBR颗粒硅项目首套装置生产线投产仪式,协鑫科技董事局主席朱共山,董事局副主席、联席首席执行官朱战军,联席首席执行官兰天石等出席投产仪式。有“一代硅王”之称的朱共山亲自出席,足以见到他对该项目的重视程度。

7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协鑫科技乐山10万吨颗粒硅研发生产基地。

和棒状硅不规则的块状相比,颗粒硅是一颗颗细小颗粒,每一颗如绿豆一般大。

在现场,记者见到错综复杂的管廊塔器和高耸的硅烷反应塔。站在过道,也能听到流化床内的作业声。一台台流化床连续作业,犹如绿豆大小一般的颗粒硅产品源源不断地出料。在偌大的中央数据中心,工作人员个个紧盯大屏,紧张而有序地对每道工艺和实时数据进行监控、分析与调度。FBR颗粒硅工艺流程、装备成套、工程安装、产品品质、生产效率等问题成为当日机构最为关注的问题。

在当日反向路演环节,协鑫科技首席科学家蒋立民就直言:“可以不关注协鑫科技,一定要关注颗粒硅。”颗粒硅各个生产环节就决定了它能耗指标更低,尽管最开始也有金属杂质,“我们也经历(了)从几百几十的金属杂质,到现在的(金属杂质)个位数。”

蒋立民表示,颗粒硅技术主要是在制备环节降低能耗,原理上它能做半导体原料,不要给它打上一个差的标签。

协鑫科技硅料事业部助理副总裁徐振宇提到:“我所接触到的所有客户中,他们表示颗粒硅在成本和节能方面有优势,未来应用方面和品质空间都很大。要知道这些客户都有20年、30年的硅棒拉晶经验,甚至有用颗粒硅做8吋晶圆片,比我们的认知还要强。”

从A股主要硅片企业公告来看,也印证了颗粒硅逐步被接受的过程。

今年4月,协鑫科技及TCL科技(SZ000100,股价4.28元,市值600.51亿元)方面均发布公告,各方将在呼和浩特建设10万吨颗粒硅、硅基材料综合利用的生产及下游应用领域研发项目,以及1万吨电子级多晶硅项目。需要注意的是,TCL科技集团(天津)有限公司是TCL中环的控股股东。TCL中环是国内硅片企业龙头之一。

协鑫科技与隆基绿能(SH601012,股价59.65元,市值4522亿元)等企业签订的长单协议中,均包含了颗粒硅产品。今年初,协鑫科技完成战略配售,高瓴资本也斥资投入。

反向路演现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投产缓解硅料紧张局面

协鑫科技颗粒硅项目建设的一个背景是当下硅料供应紧张。

本月初,硅料价格步入30万/吨区间。安泰科当时表示,硅料市场仍处于供应极度短缺的局面,各硅料企业订单尚未执行完毕就被要求新签订单锁量。大全能源(SH688303,股价60.52元,市值1294亿元)此前表示,2022年以来光伏市场持续增长,高纯多晶硅料仍为整个产业链供应紧缺的环节之一,多晶硅市场价格持续上涨。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下游企业纷纷通过与硅料龙头签订长单销售合同方式,锁定未来一段时间的硅料供应。

2022年以来,通威股份(SH600438,股价54.36元,市值2422亿元)累计签订了5份重大销售合同,累计销售金额达2540亿元。7月7日,大全能源发布的2022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预计2025年全球多晶硅需求将达到120万吨左右,行业供给仍有较大缺口。

抛开颗粒硅和棒状硅的技术路线不谈,业内认为硅料企业集体扩产,将有助于缓解当前硅料紧张状况。

目前,协鑫科技总规划颗粒硅产能已达60万吨,今年底前公司硅料产能将达36万吨,其中颗粒硅产能26万吨。

国金证券电新首席分析师姚遥就表示:“期待公司颗粒硅新产能顺利爬坡释放,助力缓解光伏行业当前激烈的供需矛盾。”

徐振宇表示,“未来供需关系会趋于平稳。颗粒硅有满足海外需求的竞争力。”兰天石同样认为硅料市场未来会趋于市场平衡。

“下一步,随着协鑫科技包头、呼和浩特等基地新增数十万吨颗粒硅产能的陆续投产,‘一硅难求’的供需矛盾将得到极大缓解。”另一行业分析师表达了这一观点。

光伏电池主要分为P型与N型两种,通威股份主打的PERC电池就属于前者。由于追求更高的转换效率,N型电池被一种声音视作未来的替代,当中就包括TOPCon、HJT(异质结)这两种。今年,N型电池领域被关注,还在于两大市场信息:一个是隆基绿能年报中提到,N型TOPCon电池、HJT电池和P型TOPCon电池转换效率不断刷新行业纪录;另一个是亚洲首富穆克什·德鲁拜·安巴尼旗下企业向迈为股份拿下8条质结电池生产设备整线,市场推算采购总额超过15亿元。

那么,颗粒硅能纳入被看好的N型电池吗?

“目前来说,我们一直在聚焦N型。N型需要更好的硅片,要求更低的金属杂质。我们未来目标,要把金属杂质做到低于‘1’。徐州一些产品已经触摸到‘1’的水平。在N型电池的小试阶段,我们表现还是很优异。”兰天石表示。

兰天石进一步称,颗粒硅未来最难的不是复制和技术迭代,而是形成技术护城河优势,“知识产权、专利、设计链、人才储备,以及标准化操作等等。每一个协鑫的产能基地,我们希望有下游战略合作者进行合作。未来去全球布局颗粒硅基地,需要储备更多的人才、技术保证护城河的牢固,必须有产业投资者和我们一起去做。”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