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英雄血泪,痴情男女的背后是民族大义

晚舟南星

2022-07-22 23:25宁夏
关注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

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读完这个跌宕冗长的故事,脑海中首先浮现出来的词句就是杜甫的这首《前出塞九首》。

以江湖武林为开端,以国家民族为升华,侠客们的恩怨是非背后牵涉着一个朝代的命运,民族的生息。

休兵止戈,造福百姓的渴望跃然纸上。

《天龙八部》这部武侠小说,金庸先生从1963年开始在《明报》连载,历时四年时间写就。其中家仇、国恨、情长、爱恨、痴意、贪欲,种种孽缘相互交织勾连,凝聚成了一部荡气回肠的江湖侠客故事。

写故事的人一气呵成,读故事的人也要一气呵成才能真正感受到心灵的震动。

后记中陈世骧先生说当时因事务繁忙,且没有买到正在畅销的《天龙八部》,所以读得断断续续,这本书不应该随买随看随忘,要从头再看才行。

我深以为然。

他的一句评语十分中肯贴切:“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这八个字太精准了。

这本书之所以以“天龙八部”这个佛学用语来命名,和书里的人物设定有很大关系。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似人非人,有着异于常人的奇特和神通,本领高强,遭遇离奇,同时又比常人多一分“痴”。

无论是武痴、情痴、欲痴还是权痴,他们都在某一方面始终钟情如一,才会达到极致,才会跳脱于平庸,产生这么多令人可悲可叹、可敬可怜的精彩故事。

天龙八部指的是天神、龙神、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他们是佛经中的八种神道怪物。以此来象征书中以及历史上一些天赋异禀的奇人,用他们精彩离奇的遭遇来凸显尘世背后的悲欢苦乐。

本质仍是“众生皆苦”。

“有求皆苦,无求乃乐”。在佛学看来,人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七大苦是人生必经的灾难,无人能免,也没有必要去苛求过于顺遂的一生。

但世事却总比想象中更加离奇、无奈和悲苦。

所以力求心中的无求无欲,无嗔无痴,五蕴皆空,才是色身最终的归宿。

全书贯穿了很多佛学教义,包括每个人物的经历、结局,也透视着“生死如浮云、爱恨归尘土”的解脱意味。

家国恩仇,拭尽英雄泪

以乔峰、萧远山、慕容博、慕容复、鸠摩智、耶律洪基等为代表。

他们或主动、或被迫地将国仇家恨背负在肩上,承担着复仇、灭国、复国的重任。

乔峰、萧远山是夹在辽国契丹人和中土宋人的家仇中,慕容博、慕容复是渴望复兴西晋以来败落的大燕国皇帝梦,鸠摩智、耶律洪基、西夏人、吐蕃人、女真人都是蠢蠢欲动想要吞并中原大宋的周边强敌。

他们被包裹在满腔仇恨和欲望中,由恨生痴,执念横生的同时,其实早已经越陷越深。

乔峰威震武林、豪气干云,天下无敌手,本是男子汉大丈夫光明磊落,但却因一个契丹人身份,为中原武林所唾弃。

他不愿起兵戈使百姓遭殃再多伤人命,但却夹在辽宋之间,帮谁也不是,只有愤懑无奈。最终拔剑自刎,充满英雄末路的悲凉意味。

这个末路,不是身体的末路,而是心灵的末路。他以一当十劝得辽军退兵,帮助大宋百姓避免了流离战火,但却成为了不忠于自己辽国的叛徒。

慕容父子一生都在矜矜业业地筹备复国大业,但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天下局面早已成势,家国安定,社会富足,这样的大势所迫,纵使他们有再深的执念,又能掀起什么波澜呢。

鸠摩智、耶律洪基等代表周边国家的野心,和中原一直都是分分合合,战乱不断,但始终在伺机吞并别国,以谋雄图大业。

说到底天下都是一家,就像乔峰曾经心中的疑问“契丹人是人,大宋人也是人,为什么要互相残杀呢?最终受苦的都是士兵和老百姓,民不聊生、尸横遍野。”

小说所传达出的“止战、和平”理念通过乔峰自刎,萧远山、慕容博出家,慕容复成疯、鸠摩智绝世武功全失、耶律洪基永不对宋出兵等情节表现出来。

用佛家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来安排各人执念的最终归宿。

业因业果,有求皆苦,无求乃乐

段誉、虚竹、游坦之这三个身怀绝世武功的青年,都是由于一段奇妙的经历,得到了意外之获。

而那些苦苦追求武功进境而不得的人,企图偷学偷盗别派武功秘笈的人,反而因此而反噬自身,求而不得。

这正是佛法中“有求皆苦,无求乃乐”的映照。

并不是说,心无所求就能坐享其成,而是说贪嗔痴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过于执念某事某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反而可能伤害到自己。

比如鸠摩智,他本是吐蕃国师,却在中原、大理到处游走,偷学各家各派武功,不知餍足,贪多嚼不烂,却自以为已经天下无敌手了,最终却因为又偷学了少林派的《易筋经》而导致走火入魔;

比如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几代人都难以修炼学成,已经几近失传。就连天龙寺的枯荣大师以及本因、本观、本相、本参、本尘等高僧,也只能一人学一脉,联手起来组成剑阵。

但却被不会武功也不想学武功的段誉误打误撞的学会了,迅速掌握了这门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的剑法,还有高深莫测的凌波微步、北冥神功,都是无意之间获得,这已经不能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天选之人;

比如愚笨老实的小和尚虚竹,心怀慈悲之心先后救下了段延庆和天山童姥,却阴差阳错的被迫获得了逍遥派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的深厚内功,同时又被逼破了杀戒、淫戒、荤戒、酒戒、波罗夷大戒,被赶出少林寺,成为了兜率宫、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主人;

比如天赋平平无奇却身世坎坷的游坦之,被阿紫俘虏后,受尽折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却因为对阿紫的一片痴心,意外吸食了一只昆仑山冰蚕的内力,而身负奇功,后来又意外的学会了少林寺的最高功法《易筋经》,成为一名高手。

有一句话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作恶的,逞强的,争胜的,贪婪的,都难以在武学上有一番大成就。

还有一句话是,去胜负心,无诤自安。

天山童姥有一段话说的很有道理: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你一心要遵守佛戒,那便是‘求’了,求而不得,心中便苦。须得安心无为,形随运转,佛戒能遵便遵,不能遵便不遵,那才叫做‘无求’。可以说不愧是活了九十六年的姥姥,很通透了。

就连遵佛戒,也被看作是一种‘求’,可见人内心的欲望和渴求是多么难以控制。

正因如此,才会说无求乃乐,那是一种境界,也是一个目标。

越是心境平和,才不易生不平之心,所得的一切才都是意外之获。

因为无求,所以所遇皆所得。

情海情深,几时把痴心断

说到“情”,段家父子当之无愧可以被称作“情圣”了。

段正淳六个情妇,各个对他忠情痴心,难得的是,他竟然能游刃有余,收放自如,对每个情人都用心以待,从容游离,逍遥自在,快活似神仙。

当父亲的这么争气,儿子自然也不甘落后。

段誉先后爱上四个姑娘(无量山洞中的神仙姊姊也算上的话),虽然有些纠缠不清,但他骨子里的那种痴情用在哪个女孩身上都屡试不爽,总能捕获芳心。

木婉清泼辣、钟灵可爱、王语嫣仙气,各有各的美。

可惜的是,他父亲的风流债都报应到他的身上了,三个情人都变成了亲妹妹,“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的尴尬,让他吃尽了相思的苦。

当然,最后真相大白,段誉其实是恶贯满盈段延庆的儿子,这三个妹妹自然就都被他收了后宫。

但是在故事演绎的期间,他们每一个人对待感情的真挚和痴情,很难不让人动容。

段誉屡屡为了救王语嫣身陷险境,不顾生死,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神经,所作所为只为博美人一笑,再无所求;

原著有一段话是段誉的爱情观:适才我只想,如何和她在荒山孤岛之上,晨夕与共,其乐融融,可是没想到这‘其乐融融’,是我段誉之乐,却不是她王语嫣之乐。我段誉之乐,其实正是她王语嫣之悲。我只求自己之乐,那是爱我自己,只有设法使她心中欢乐,那才是真正的爱她,是为她好。

王语嫣专情于慕容复,千般讨好,万般牵挂,为他读兵书,为他看剑谱,为他学尽天下武功招数,博览秘笈经书;

阿朱在生死系于一线时得乔峰相救,后来在乔峰被千万人唾骂时,义无反顾地跟随着他,和他一起面对千夫所指,一起勇闯刀山火海,成为乔峰心目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子;

阿紫虽作恶多端,残忍狠毒,但对乔峰用情至深,以至于最终自己挖去双目,为他殉情,也是一个可恨可怜的痴心人;

虚竹从小六根清净,无欲无求,在天山童姥的作弄下,一朝尝到男欢女爱的甜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心魂都系在了梦姑身上,再也装不下别的女子,也可说用情至深了;

还有游坦之,这个人物给人的印象也非常深刻。他对阿紫一见钟情后,内心的自卑和渴望交织在一起,越爱越深,后来在阿紫对他的残忍折磨中,更是欲罢不能,到最后为了阿紫剖去自己双目,跳谷殉情,他的痴情和专一令人可敬可叹。

木婉清、钟灵、钟万仇、段延庆、叶二娘、玄慈等各自都有自己的故事,就连丫鬟阿碧也是一心用情于慕容复公子身上,在他疯魔之后,仍陪伴左右。

每一个人物性格饱满,故事动情,不仅有快意江湖的武侠,更有柔情似水的美人。

不仅有战场上的杀伐果敢,武林中的爱恨情仇,更有这些痴情男女的爱而不得,阴差阳错。

这样的故事,怎么能不精彩呢?

在宋朝的时代背景下,男性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尤其是王公贵族更是如此,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家族传宗接代尤为重要,所以男性的深情、专情和痴情就尤其显得珍贵。

不过段家两父子绝对谈不上专情,桃花债太多,顶多算是痴情人。

如果以现代观点看,段正淳因为风流好色,被马夫人设计折断双臂、武功全失时,让人觉得大快人心,理应如此,报应不爽。

但如果以宋代观点看的话,他虽然好色,但当他和每一个情人在一起时又都是全心全意,真情以待,比起那些不尊重女性的人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不论是老一辈刀白凤、秦红棉、甘宝宝、阮星竹、王夫人等美貌女子,一心一意地爱着段正淳,互相争风吃醋都是想要和段正淳长相厮守。

还是年青一辈的王语嫣、木婉清、钟灵、阿朱、阿紫,对待自己的意中人痴情至深、甘愿一死。

都塑造出了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她们性格完全不同,但骨子里却都透着一股痴情。

这样一部宏伟巨大的武侠小说,涵盖范围之广、涉及专业之深,构思巧妙、情节离奇、思想深邃、立意深远,真的是一部非常伟大的武侠作品。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