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举报信的背后:被家暴7年,她决定离婚

新黄河客户端

2022-07-07 16:17山东济南日报报业集团官方帐号
关注
01:00

在被家暴7年后,唐萍终于决定离婚了。

5月,唐萍将自己写下了1.6万字的长文发布在了公众平台上,实名指控在广西某大学任教的副教授丈夫李辉在婚内对自己进行长达7年的语言和肢体上的暴力,随之引发热议。

唐萍告诉新黄河记者,7年间,自己遭受来自李辉语言和肢体暴力不少于1000次,其中打出明显流血淤青的情况不低于20次。“只有彻底离开他,我才能保全性命。”

7日上午,新黄河记者致电李辉,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便挂断电话。5月31日,李辉曾在其公开平台发声表示:唐萍所述为失实言论,已经对其造成严重名誉损害,侵犯其名誉权。将会追究唐萍的侮辱罪、诽谤罪。如若不及时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自己将会向法院提起关于网络暴力及诽谤侵权方面的诉讼。公开报道显示,李辉所任职的高校调查发现其确实存在辱骂妻子的情况,并于4月1日对其作出了停职处理的决定。

被家暴的唐萍

逃离

如果不是看着身旁被吓得大哭而抖个不停的儿子,唐萍也许会像往常一样,默默忍下丈夫砸在自己身上的拳头,然后等他发泄完,收拾好满地狼藉,换取片刻的宁静。

曾经的全家福

“我知道他打人不对,我还是想感化他,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在过去的7年间,每次遭受到丈夫的暴力后,唐萍总是这么对自己说。

但这次不一样,唐萍觉得丈夫恨不得杀了自己。“他眼睛瞪得很大,眼珠血红,太恐怖了。”唐萍仍然记得,那是2021年4月6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上午,在将女儿送去幼儿园后,她买了菜带着儿子回到家,彼时丈夫还没起床,她将儿子安顿好,便坐在客厅复习英语。许是发出了声响,卧室里的李辉突然破门而出,继而暴怒,先是指着唐萍开始破口大骂,然后便是一顿暴打。

唐萍蹲在地上,用双手护住头,以为会像过去那样,不还嘴,忍一下就过去了。但李辉随即将怒火转到了在一旁被吓得大哭的儿子,唐萍说,看着儿子被吓得抖个不停的样子,“一瞬间就绝望了,也彻底清醒了。”

等丈夫发泄完上厕所的间隙,唐萍迅速回屋拿了身份证等重要证件,逃离了那个她舍不得但又充满噩梦的家。她找到了自己就读学院的领导,在领导的帮助下,她报了案,验了伤,并且在民警的鼓励下向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被家暴的证据,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19日,西乡塘人民法院给唐萍颁发了人身安全保护令。

噩梦般的婚姻

唐萍用噩梦来形容自己7年多的婚姻生活。

时间倒退至2014年10月,大学刚毕业四个月的唐萍怀着孕跟大自己12岁的李辉领了结婚证,在孩子半岁时,李辉第一次对唐萍挥起了拳头。被打后,唐萍的第一反应是反思“他打人不对,但是不是我自己也有问题,能不能通过自己来改变他。”但是很快,唐萍发现并非如此。自己做任何事情,李辉都能挑出毛病,继而对她进行辱骂和殴打。

唐萍被家暴后面部受伤缝针

第一次被家暴的场景唐萍还历历在目,那时女儿刚出生半年,哭闹,李辉觉得烦,便开始对唐萍进行无休止的辱骂,在辱骂一个半小时后,孩子受到惊吓后哭闹得更凶,唐萍为平息李辉的怒火,不断道歉,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唐萍说,自己崩溃了,便抱着孩子想出门冷静一下,没想到回家后,等待她的便是李辉的迎面一耳光。

在之后的7年间,唐萍受到多少次殴打已经记不清了。被手指戳眼球、被猛烈推倒更如家常便饭般存在,语言暴力更是每天充斥着唐萍的生活。唐萍在后来的万字长文中写道“自己遭受来自李辉语言和肢体暴力不少于1000次,其中打出明显流血淤青的情况不低于20次。”

控制与反抗

唐萍不是没想过离开。

但是自大学毕业后,虽然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但在李辉的要求下辞了职,在家当了全职家庭主妇。

没有经济来源,是唐萍不敢离开的原因之一。唐萍说,李辉每个月会给自己1600元生活费,这1600元,囊括了家庭方面所有的开支,而李辉顿顿要求必须有肉有海鲜,自己买一件九块九包邮的T恤,都需要精打细算上一个月。最难的时候,是父母和奶奶生病时,自己不仅无法提供任何经济支持,甚至连回家的车票钱都拿不出,“我那时候全身上下没有100块钱。”

除此之外,唐萍说自己骨子里是个传统的中国女人,在她看来,既然已经结婚生子,对于女性而言,家庭和丈夫都应该是第一位,“每次我都想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是不是我还不够完美,我就会不断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知道他打人不对,我还是想感化他。”

唐萍说,自己的“怀柔政策”刚开始是有效果的,但也仅仅换来了短暂的平静,接着就是李辉得寸进尺的辱骂和殴打。

唐萍不是没有反抗过,结果是“被打得更惨。”语言上的反抗换来的是肢体暴力,还手的后果得来的是更加严重的肢体暴力,唐萍意识到,不管是语言上还是体力上,自己都不是李辉的对手。

求助

从最初的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唐萍从未将自己被家暴的事情对外人提及,在不堪忍受越来越严重的暴力后,唐萍对自己关系较好的同学简单提及此事,但在同学眼里,唐萍属于“命好的,嫁了个教授。”

唐萍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是家庭主妇,所以得不到尊重,于是她一边照顾孩子和家庭,一边进行自学,将大学里的专业知识重新捡了起来,学动画、画插画,她的作品还曾在央级媒体上发表过。但每当她取得一点成绩后,李辉便会更加变本加厉的侮辱和打压,甚至当着自己学生们的面对她进行辱骂。唐萍发现,不管怎么努力,都得不到李辉的认可。

在一次被暴打后,唐萍逃去了亲戚家,但在李辉上门求和并承诺再也不会动手后,亲戚们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原则,将唐萍送回了家。

李辉写下保证书

在李辉发现唐萍发出求助信号却被大家忽略后,他更加变本加厉地对唐萍进行家暴。最严重的一次,唐萍的脸部血管被打爆,在医院缝了四针。但是唐萍依然想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她想通过努力提升自己来获取丈夫的尊重,能让丈夫看到自己的价值。唐萍决定考研,在经过一年的努力后,唐萍成功考取了李辉任教的广西大学某专业研究生。

在唐萍觉得即将苦尽甘来的时候,李辉却被彻底激怒,在他看来,如果唐萍读研,就不能好好照顾家庭,照顾孩子,“他觉得我要脱离他的掌控,就更加变本加厉的辱骂我打我。”

唐萍试图跟李辉协议离婚,但是李辉却要求她净身出户并且放弃一双儿女的抚养权,不仅如此,李辉还要求唐萍每个月支付儿女抚养费,还要对外宣称是唐萍的原因导致婚姻破裂,以保全自己的名声。

同被家暴的前妻

李辉跟前妻离婚的原因也是因为家暴,这是让唐萍没有想到的。

2021年,唐萍在做家务时偶然发现了一份法院民事裁定书,裁定书写明:禁止李辉暴力威胁、殴打李慧(李辉前妻),如违反这一禁令,法院将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视其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年,法院颁发给李慧的人身安全保护令成为“南宁市发出的首份人身安全保护令”而被当地媒体报道。据当年报道称,李慧和李辉于2012年10月5日相识,2013年6月4日结婚。李辉性格偏激,脾气很差。从相识到结婚不到8个月的时间内,李辉已表现出多次家庭暴力行为。李慧称,当双方出现意见分歧时,李辉就不由分说地大声呵斥,无端指责,对她进行谩骂,甚至强行推拉或者用手指用力点戳她。这令她时常感到恐惧、不安、沮丧,对未来生活失去信心。

报道称,李辉性情反复,常常在施暴后又向李慧说出不再有类似行为发生的誓言。性格温顺的她,因为腹中有了孩子,只好答应与李辉继续来往,期盼有了孩子后李辉会改变恶习。

然而,李辉不但没有改掉暴躁的脾气,甚至有一次对她的母亲也施以暴力。2013年8月15日凌震2时许,她生产住院的第三天,李辉因她违背其意愿,便对她一阵辱骂。她母亲对李辉进行指责,双方发生了争执,结果李辉竟动手打了她的母亲。后来,110民警赶到,才制止李辉。8月16日,李辉不顾正在坐月子的李慧和刚出生的儿子,背着她将银行卡里的5万多元积蓄全部提走。次日,又到李慧娘家闹事,把房门锁芯撬坏,在110民警制止下,事态才没有进一步恶化。

李辉的种种暴行,让李慧对他不再抱幻想。8月26日,她向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同时,在法官的帮助和建议下,她于9月16日向法院申请了人身保护。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办案法官对李慧的情况进行了初步调查,核实了其提供的派出所接警记录等证据,认为她提出的人身保护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在案件开庭前,法院于9月24日向李辉发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民事裁定书。

2013年11月19日,经法院判决,李慧与李辉离婚,孩子归李慧抚养。

新生活与思念

公开数据显示,2.7亿个家庭中,约有30%的已婚女性曾遭受家暴;受害人平均要在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去报警;每年受理家暴投诉达4万至5万件。

唐萍说,离婚是她做得最艰难的选择,但是时下,自己已经重生。

6月,唐萍参加了南宁一场主题为“暴力面前女性如何自我保护?”的圆桌论坛会议,她在会议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虽然说出来很丢脸,但我还是希望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广大女性朋友,也给别的男性朋友提个醒,让他们好好珍惜自己的妻子,不能以打压妻子的方式来获得自身的利益。”唐萍说,自发声之后,有许多同样遭遇了家暴的女性联系到她,希望她能为她们发声。

但是全新的生活背后,唐萍心里会被无尽的思念蔓延。从2021年5月,儿子被李辉带走后,唐萍便再也没见过他。

唐萍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们。她还记得女儿在上幼儿园时,突然在全班的老师同学面前失控大哭,哭着说妈妈快被爸爸打死了,妈妈头上、脸上、眼睛里都是血。她还记得女儿和儿子老是半夜惊醒然后大哭,说又看到妈妈被爸爸打死了……

时下,唐萍已经撤回之前的离婚诉讼,正在准备提起第二次关于李辉家暴的诉讼,争取自己的相关利益和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为保护受访者隐私,除唐萍外,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新黄河客户端记者:梅寒 剪辑:韩明霞 编辑:孙菲菲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