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退还是进步?帝国崛起,罗马共和国为什么必须灭亡?

老谭跟你聊历史

2022-07-04 21:34湖南
关注

历史上,罗马共和国从一个共和政体,蜕变为一个大帝国,一直是让很多人惋惜的事情,不少人认为这是一种文明的倒退,殊不知,这恰恰是历史的选择,如果你是一个共和国与帝国之交的罗马平民,说不定你还要为此拍手称快大声叫好。为何“文明”的罗马共和国的灭亡会被我如此讽刺,这就说来话长了。

凯撒去世前的罗马共和国

作为一个能把单一小城邦发展成地中海霸主的政治力量,罗马共和国当然有闪光点,比如它是古典时代几乎最能平衡贵族与平民力量的国家,能在尽可能不伤害平民利益的情况下发挥精英统治的好处,像是《李锡尼法》让平民能通过竞选担任任何公职,而《霍腾修斯法》更是让平民大会的决议能直接成为法律,极大地平衡了强大的贵族和弱小的平民群体的力量对比,因此,罗马共和国才能够以超乎寻常的凝聚力崛起。

但是,这个情况到了公元前1世纪的时候,已经是截然不同了,罗马共和国上层骄奢淫逸,底层日渐萧条,对内剥削镇压,对外屡屡受挫,一个即富裕又虚弱的国家浮现在人们眼前。

罗马共和国宿敌——汉尼拔·巴卡

罗马共和国发生了什么?这事,得从罗马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敌人,同时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老朋友——战略之父汉尼拔说起。

我们都知道汉尼拔是罗马共和国曾经的死敌迦太基的名将,他率领劣势数量军队,纵横罗马本土意大利,将罗马共和国打得节节败退,屡次击败罗马大军,坎尼战役更是歼灭罗马共和国的7万大军,让罗马人元气大伤,一度将这个刚刚才崛起的共和国逼上绝境,直到扎马会战为止,汉尼拔都是每战必胜。

坎尼战役

当然我们知道罗马共和国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并且在数十年后彻底灭亡了迦太基,但是,汉尼拔这个人的确没有愧对他罗马宿敌的身份,尽管他早已死去,但他造成的影响却最终让罗马共和国踏上了灭亡之路,那就是罗马共和国体制的变化。汉尼拔战争时期,罗马共和国几乎每天都处在危险之中,特别是在坎尼战役之后,更是危如累卵,因此罗马人将所有权力集中到元老院身上,而不是等着公民大会或者平民大会做决定。这也能理解,一个百战百胜的名将天天领着一堆精锐之师在自己地盘上游走,自家军队还每战必败,这种情况难道还能慢慢等开会来决策吗?要真是这样恐怕会都没开完,汉尼拔都已经把罗马人的祖坟给扬了。

那么元老院集权效果如何呢?我们用事实说话,的确不错,罗马共和国不仅击败了汉尼拔,还在后续时间里接连击败马其顿、塞琉古等传统强国,一举成为了地中海的霸主,不过说到底,这到底还是一个战时体制,不管它效果再怎么好,战时体制的副作用都不能忽略,就像一个人可以短时间熬夜加班应急,但万万不可以天天熬夜加班。

罗马元老院成员心怀鬼胎

元老院垄断了原本应该交由公民大会、平民大会掌握的权力,成了罗马最高权力机构,里面的成员可能起初还算是为国为民,但时间一久,元老院的成员就有想法了,这也正常,一群人权力那么大,又没有有效的监督,如果不以权谋私,难道要让元老院全是圣人不成?所以,问题就来了。

意大利本土对于元老院阶层的监管比其它地区严,因此,这些罗马元老的发财之路便是从其它地方开始的,这里我们就说一种很有代表性的情况。现在你是一个罗马元老院元老,你很有权势,但因为法律你不能经商,可是你却能影响某个行省某处铜矿的开采权,所以,头脑精明的你便和骑士阶层,也就是罗马社会里典型的商人群体们接触,你找了一个代理人,让他去申请,你给他批准,而这个人从开矿的收益中给你分成,这样你既没有触犯法律,也得到了大笔横财,至于监督?其它元老也都是劣迹斑斑,谁来管你呢?至于平民,那我只能说“堂下何人?因何事状告本官呀?”

利用权力,元老们很多变得富可敌国

有人可能会问,万一那个代理人不听话怎么样?罗马元老们可精明了,他们早就料到这一点了,既然外人不能相信,那就自己人上吧,可家人也受法律监管,那怎么办?这可难不倒“机智”的元老们,罗马共和国是奴隶社会,身为贵族的元老们更是有大批奴隶,而被主动释放的奴隶则会拥有公民权,在法律上成为一个自由的罗马人,这个本来用来加速被征服民族融合的制度,被元老们利用起来,一个元老只需要释放一个心腹奴隶,再给他一笔钱,就可以利用他来投资,自己再用权力“保驾护航”就可以,而奴隶那边除了身为元老的主人外根本没有依靠,自然很难有异心,绝大多数都会沦为元老们“合法”敛财的工具。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要把罗马社会搞得濒临崩溃,还是不大可能的,毕竟罗马平民绝大多数都是农民,罗马人是一个农耕民族,可偏偏罗马平民们就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古代社会,虽然开矿和贸易等敛财途径收益很大,但真正可靠又稳定的赚钱手段,那自然还是农业。

飞速扩张的罗马共和国背后是大批破产的平民

利用家族的资产、对外战争受到的战争赔款等等资金,元老院元老们可以轻易掌握巨型农庄。这些占地面积巨大、土地条件优越的农庄,再加上对外战争得到的大批奴隶日夜不停的劳动,无论是粮食产量还是质量,都不是罗马平民们那小打小闹的一亩三分地所能相比的,因此,当这些农庄的粮食出现在市场上之后,低廉的价格和更好的质量,平民们的粮食很快就无人问津,许多罗马自耕农破产,沦为赤贫的无地人士,而他们的土地则大多又被元老们买走,只有少数人通过改种葡萄和橄榄等经济作物支撑了下去。

除了这些个人土地之外,元老们连罗马共和国的国有土地也没有放过。原本罗马共和国会让无地的赤贫罗马人租赁土地来重新振作,但元老院集权后,这些元老哪能放过这块肥肉,于是他们要么利用释放奴隶去侵占,要么利用亲戚去侵占,总而言之,在公元前140年左右时期的罗马共和国,绝大多数罗马农民,已经算得上是山穷水尽了。

罗马公民兵

而对于罗马共和国这个国家而言,自耕农面临绝境可不是什么贫富差距、社会不稳定就可以概括的结果,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军队。罗马共和国的军队绝大多数时期都是公民兵,这种军队是什么情况呢?也就是说,每个士兵,其实都不是专门的士兵,他在和平时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农民,国家会在需要作战时召集他们,而且士兵的装备都是自己准备的,也就是说你家富裕,那你上战场的装备就好,你家比较贫穷,那极端一点你可能只有一把短剑,只能披着单衣去作战。

那么在这种自耕农日渐赤贫的情况下,首先军队士兵的武器装备就越来越差,毕竟都是穷人,而且兵员数也在减少,因为非常贫困的人无法上战场,毕竟你不能逼着别人空手上战场送死,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沦为赤贫,那么军队可以招募的战士自然就少了。但更为致命的是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士兵的战斗意志,前面说过士兵都是有自己的职业的,对于那些农民而言,一旦上了战场,那田地里就少了一个劳动力,自己家的生活就会陷入困境,更加难以与那些有大批奴隶日夜干活的农庄竞争,你自己上战场为国效力,结果仗打完回家一看,自己家人好一点那就是生活条件大幅度下降,严重一点甚至会破产,为国作战结果家破人亡,这样的社会现实导致大多数罗马士兵根本没有保家卫国的斗志,战斗力自然大幅度下降。

迦太基灭亡时罗马军队已经腐朽不堪

据说,战胜过汉尼拔的罗马名将大西庇阿的孙子小西庇阿去灭亡迦太基时,甚至不愿意带领罗马共和国本国的军队,而是自掏腰包组建了一支军队,可想而知罗马军队的战斗力已经差到什么地步了。

罗马内部的顽疾已经影响到了立身之本——罗马军队,到了这个时候,再迟钝的人也明白,不变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在罗马共和国最后这一百多年里,罗马共和国的有识之士为这个国家准备了三条道路,从时间顺序上来说,他们分别是格拉古兄弟的改良共和国、苏拉的强化元老院以及以凯撒为首的再造罗马。

我们先说说格拉古兄弟,格拉古兄弟是什么人?简单来说,哥哥提比利乌斯以及弟弟盖乌斯,这两个人属于当时罗马共和国最顶级的森普罗尼乌斯家族,是贵族中的青年才俊,而且他们的外公是大名鼎鼎的大西庇阿,根正苗红,就算什么大事也不干,也不会缺少荣华富贵,但就是这两个人,决定要改良罗马共和国。

格拉古兄弟的雕像

格拉古兄弟提出的方案是改革国有土地租赁问题,防止元老院势力侵占土地,实话实话,他们这办法其实已经是默认了元老院的主要利益了,跟元老院绝大多数成员那庞大的财产相比,国有土地实在称不上多,但就是这点利益,元老院也是百般阻挠,结果提比利乌斯支持率实在太高,元老院根本没办法通过选举把他搞下台,格拉古兄弟的《农地法》因此得以顺利实施,至于效果嘛,8年内新增近8万财富达到征召标准的罗马平民,对比总共才近40万的可征兆兵员,显然《农地法》发挥了应有的效果。

但正当提比利乌斯准备继续执行的时候,元老院忍不住了,文斗不行那就武斗,既然不能通过竞选来击垮提比利乌斯,那就直接除掉他,于是在公元前133年时,元老院直接带着狗腿子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活活打死了正在神庙前拉票的提比利乌斯,几年后又派军队处死了准备继承大哥遗志的盖乌斯,换而言之,为了荣华富贵,元老院已经撕破了“遵循法律”的脸,这下,温和的改良算是彻底失败了。

马略改革后的罗马军队性质发生了变化

格拉古兄弟死了,罗马人的日子还得过,可军队的质量必须得提高呀,内部平民好处理,外部的蛮族和敌国可不会和元老院讲道理,于是就在北边日耳曼人大肆南下、南部努米底亚王国国王朱古达屡屡北上的情况下,公元前107年,罗马执政官、凯撒的姑父马略对军队进行了改革,成功给风雨飘摇的罗马续了命,但却为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内战打下了基础。

马略的改革详细内容就不多说,相关资料很多,这里只提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此后罗马军队的士兵全是职业军人,招募再也不看家庭条件如何了。到这,问题就来了,很多赤贫的罗马人选择参军,反正也活不下去,上战场还能有机会发财,可这样的士兵,他们只看自己的将军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对于国家的忠诚心相当低,特别是对于元老院更是如此,完全没有什么保家卫国的概念,这也很合理,元老院把国家治理成这个样子,很多士兵入伍前就是被他们搞得家破人亡,可能对他们有好感吗?

独裁官苏拉

那么在这个时候,罗马共和国的第二条求存之路——强化元老院登场了。马略改革后,马略与苏拉爆发了激烈的政治冲突,最终演变成了内战,最后是苏拉取得了胜利,苏拉这个人掌权后,虽然他是罗马共和国末年最有名的独裁官,可毫无疑问这个人没有想灭亡共和的打算,反而想为罗马共和国再续一下命。在苏拉看来,之所以罗马共和国会出现各种政治问题,说到底是元老院还不够强,他的整个改革政策,都是为了强化元老院而行动的。

这里我必须提一下苏拉这个人的家庭背景,他来自于科尔涅乌斯家族,这个家族也是罗马顶级贵族家族之一,大西庇阿就是这个家族的人,从这个方面来说,苏拉其实还是为了元老院的利益行事,他的改革道路不是想真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堵住。

苏拉的改革只是将问题压了下去

苏拉的改革中,特意将元老院扩大化,把”骑士阶层“,也就是商人们拉进了元老院,贵族和商人一起欺压平民岂不美哉?另外,他还把法庭审判的陪审员全部改为元老院议员,不再允许平民代表们进入陪审团,除此之外,他又将公职改成按资历排,无论一个人能力如何,都得看资历,这倒是便宜了那些平庸贪婪的元老院议员。而对于职责就是为平民说话的护民官,他规定,担任护民官的人不得担任其它职位,极大程度削减了护民官对于有能力政治家的吸引力,这下,平民的日子是更难过了。

从上面的描述来看,苏拉的方法其实就是加大压迫,逼迫平民认命,但是倘若平民还能生存,格拉古兄弟至于付出那么大代价改革吗?于是,罗马共和国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路。

电视剧《斯巴达克斯》中的庞培

苏拉死后,原本他手下的庞培等人都有了私心,不愿意按照资历老实升迁,特别是才能卓越又傲气十足的庞培,更是在老上司死后第一个跳起来掀桌,面对这样一个人,元老院还只能文斗,为什么?庞培可是拥有忠心于自己的军队,职业军队的特点正是如此。而在庞培和元老院的斗争中,庞培为了得权,于是也主动拉拢用来对抗元老院的盟友,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凯撒,这正是前三头同盟的建立原因——向元老院夺权。

前三头同盟为什么能最终夺得大权,原因很简单,但元老院不敢学三头同盟,为什么?因为前三头同盟的王牌正是格拉古兄弟的《农地法》,凯撒主张利用《农地法》来夺取民心,而元老院却没有办法反击,论民心,元老院没有任何政策能给平民超过《农地法》的好处,论成本,前三头同盟就没从国有土地里得到好处,完全就是拿元老院的利益收买人心,简直就是无本万利,那让元老院武斗,就像格拉古兄弟那会一样?别逗了,军队可在庞培手里呢。

凯撒

试想一下,从格拉古兄弟中的弟弟盖乌斯去世开始,到三头同盟再次提出《农地法》,半个多世纪的罗马平民度过了如此煎熬的日子,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那可不得疯狂支持三头同盟。三头同盟是阴谋组织?是的;三头同盟是枭雄夺权的工具?是的;三头同盟是破坏共和国谋取独裁的团体?是的,但必须承认,三头同盟起码在事实上保证了罗马平民的生存权利,罗马平民命都快没了,哪里还能理会什么“悠久的罗马共和国“?和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谈理想那就是一个笑话。

三头同盟时期的《农地法》有了强大的后台,得以持续实施,到了凯撒被刺杀的前夜,罗马平民早就对凯撒顶礼膜拜了,你想想,一个统治者从破产和赤贫中重建了你的生活,为国家打赢了大胜仗,既开疆拓土又带来了数不尽的财富,对于这样一个对内解决民生对外军功赫赫的统治者,你还想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什么独裁者凯撒、暴君凯撒?我不知道!那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英雄”凯青天“,很多罗马平民那会的想法可能就是这样了。

凯撒被刺杀

所以说当公元前44年刺杀凯撒的阴谋者们动员的时候,当卡西乌斯劝说布鲁图效仿祖先、共和国建立者布鲁图斯时,场面不可谓不讽刺,腐朽的元老院成员、臭名昭著的高利贷商人布鲁图去刺杀备受平民爱戴的平民救星、英雄、优秀统治者凯撒,这还指望能得到罗马城内居民的支持,那可不让人笑掉大牙。因此,当凯撒被刺杀后,这些阴谋家们非但没有得到支持,反而差点被罗马平民当街打死,只好连夜夹紧尾巴逃出罗马城,可见所谓的罗马元老院共和派这时已经沦落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于是乎,当凯撒的继承人屋大维以及部将安东尼在公元前42年腓立比战役彻底消灭共和派以后,基本没有人再试图恢复共和派统治了,而在公元前27年屋大维成为奥古斯都,罗马共和国实际灭亡时,更是没有平民怀念过去的共和国。

腓力比战役

得民心者得天下,罗马共和国末年腐朽至此,它的灭亡,实在称不上是”退步“,比起空有”共和“头衔却生活困苦,罗马平民最终选择了奥古斯都统治下的富庶,这既是人性的胜利,也是历史的大势,倘若不为全体罗马人的未来考虑,那么罗马共和国自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认为,这就是罗马共和国必须灭亡的原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