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2020年底,马化腾在内部刊物《三观》中如是预言。


现今腾讯这一“全真互联网”建设工作已揭开面纱。6月27日晚,2022年腾讯游戏发布会上,腾讯高级副总裁首次正式公布:公司最近已成立软硬一体的XR业务线。


而该消息早于今年2月就已发酵,彼时有新闻称,腾讯已推出全新XR业务,并在公司内部开启活水招聘。目标是在行业领军人物的带领下打造世界一流的硬科技团队。该部门最终将拥有300多名员工。考虑到腾讯一直在削减成本和放缓招聘速度,这是已是一个“不小”的规模。


01、腾讯布局XR 押注元宇宙


XR包括很多人熟知的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以及混合现实(MR),其共同点就是通过虚拟的空间或元素拓展人的现实体验。这些技术是现实世界通往虚拟世界的一个重要入口,被视为元宇宙的基础。


行业解读,此次XR部门成立的主要任务是为腾讯建立包括软件和硬件在内的扩展现实业务。且腾讯的XR业务似乎和Meta的Oculus有异曲同工之妙,Oculus作为全世界最畅销的VR头显设备,是Meta将累积多年的庞大用户群体引流至元宇宙的重要生态入口,腾讯似乎也想通过打造硬件端全新的XR业务和软件端、交互技术以及内容为自家的“全真互联网”生态布道。



在软件和游戏方面,腾讯攻城略地,占据先发优势。不仅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股东,还持有Epic Games 40%的股份。此外,今年QQ音乐还推出了VR专辑功能,为周杰伦、张靓颖和王源等音乐人打造了VR音乐房间的功能。5月份,腾讯XR游戏工作室也正式成立。


在硬件方面,腾讯的进展却有些缓慢。早前在2018年,腾讯曾经展示过其第一款VR头显设备——TenVR,这款头显由腾讯智能创新业务部自主研发。今年1月,腾讯拟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布局VR硬件的消息发酵,但时隔近半年,双方对收购一事还未达成一致意见。黑鲨科技CEO曾对媒体表示,“没有的事。”


而在过去一年,腾讯对大热的“元宇宙”态度颇为暧昧。一方面,去年以来,腾讯申请注册了近百条元宇宙商标;另一方面,腾讯极少在公开场合宣称押注“元宇宙”。


纵观过去数年,腾讯已经在虚拟现实融合方面做诸多布局,动作主要集中长项——游戏领域。不过游戏或许并不是腾讯XR部门唯一布局的场景。有专家称,社交可成为更可行的应用场景。基于腾讯过往的积累,在社交场景里通过皮肤、服装等来收费,也不会困难。


但目前相比Meta、字节跳动、索尼、谷歌等科技大厂布局元宇宙,腾讯的进展似乎有些缓慢。


02、冒险家和追梦人的奇幻乐园


在元宇宙的广袤天地中,科技公司们化身进击的巨人,正加速狂奔。


Meta是现在元宇宙概念声量最大的玩家之一,在硬件上、软件上甚至是内容生态上都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去年11月高通公司CEO曾声称“Meta已售出了1000万台 Oculus Quest 2头戴设备”。


据了解,苹果早已收购数家AR中小科技公司,其中尤其是2015年,苹果收购了有“AR鼻祖”之称的Metaio。苹果AR眼镜已达设计阶段,2024有望上市。


国内其他大厂,在虚拟现实硬件开发领域也一直在暗自发力。


国内表现最为活跃的是字节跳动,去年8月,有报道称,字节跳动以50亿人民币收购国内厂商Pico,根据IDC报告显示,2020年Pico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今年早些时候,字节跳动与高通公司合作开发了“全球扩展现实(XR)”。



百度则是于2021年发布了,基于百度大脑的VR 2.0产业化平台,后又上线一款名为“希壤”的社交App,发力元宇宙。百度称,将打造一个身份认同、跨越虚拟与显示、永久续存的多人互动虚拟世界。用户虽可以自行创建虚拟形象,但APP中基本只能用“参观”一次形容,基本没有互动内容。


阿里巴巴同样于去年成立了XR实验室,探索下一代云网端融合架构下的未来操作系统以及着力于新一代移动计算平台的研究。


从国内外互联网大厂的元宇宙布局情况能看出,除Meta以外,其他企业对于元宇宙更多是实验性的尝试。


元宇宙,在多数人看来可能还是炒概念,市场上没有成熟的元宇宙产品,体验上并没有革命性改变,形成叫好不叫买的局面。


03、剑指虚拟世界“流量税”


元宇宙何以撬动大厂纷纷投身其中?要回望到Web2.0时代的互联网商业。



Web2.0时代的互联网商业,其实基于三大分发体系:以内容、社交为核心的流量分发;以平台交易、物流配送为核心的货物分发;以服务履约、上门配送为核心的服务分发。


从移动互联网到web3.0时代的元宇宙,意味着互联网商业的赛道从二维交互升级到三维交互,由此三大分发底层的分发逻辑变了。


首先,基于现有内容生态、社交网络的注意力分发逻辑变了。三维的元宇宙中会有新的社交方式,自然就可能会诞生新的社交关系网,那么基于如今的社交关系分发就会被颠覆。首先是社交行为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中的社交更多基于互动而不是某个APP,这意味着一次重新构建网络社交链条的机会。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提出全真互联网之后,腾讯对于元宇宙始终热情不减。


其次,商品和服务的分发逻辑会改变。基于中心化的流量分发,互联网商品交易和服务交易才有了生长的土壤,而元宇宙更强调个体的参与感,去中心化趋势明显,这使得中心化的商品和服务的分发逻辑会变,电商平台,服务平台可能会隐居幕后,从而成为元宇宙的供应链的一环。



试想当你处在一个三维化的虚拟世界中,在虚拟超市中下单,现实世界的物流服务会把真实商品送到你的手中。在这个过程中,电商平台不再走向前台,很可能将逐步失去互联网的流量话语权。


最后,商业底层逻辑改变之后,商业结构也会改变。有文章分析,互联网平台的本质其实是“规则制定权 + 征税权”。未来元宇宙时代,基于平台经济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失效后,资本需要寻找新的“流量征税权”。平台经济依靠对供需双方的规模化整合,深入到实物与服务的交易链条中去,并通过平台规则获益,向交易的双方征收“流量税”。



对比现实的这些产业规模,如果元宇宙能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重新来一遍,这其中的市场空间,必然是极其巨大,相对应的,肯定也会从中诞生无数市值巨大的超级物种。元宇宙本质上是一个三维化内容和消费的巨型承载平台,也同样能建立起一套新的“注意力征税”体系。


这可能才是大厂着急布局元宇宙的根源之一,布局元宇宙是一场不能输的“防守战”。元宇宙布局的成败,不是一个商业上的发展问题,更像是一个未来的生存问题。


面对这样一场大洗牌,谁都不想成为上不了船的那一个!电商、品牌企业要想在赛道突围,可私聊小编,赠送相关行业白皮书


参考资料:

《互联网大厂元宇宙布局盘点》——三言财经

《腾讯、罗永浩跑步入场,追梦XR的最佳时机到了吗》——职场Bonus

《大厂争夺元宇宙的本质:重构虚拟世界的“注意力征税权”》——互联网江湖


举报/反馈

Nascent南讯

48获赞 1129粉丝
中国大消费领域客户数据挖掘运用的贴身管家
厦门南讯股份有限公司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