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作文」倾听,不仅仅是一种态度

绿杨夜话

2022-07-04 09:08江苏本地资讯创作者
关注

扬州市树人学校 初三(22)班 林天越

婆婆是真的老了。

当时光如细沙般悄然滑落,婆婆的头发先背叛了她,原本浓密的乌发只留下稀疏的霜雪;渐渐的牙齿也倒戈了,她只能痛苦地佩戴着她常常想不起放在哪里的假牙;然后是血压、心脏……在这场与岁月的拉锯战中,婆婆眼见着败下阵来。

而如今连记忆都忠诚不再。

起初还好,她只是比往日更加唠叨,总是说个不停。后来,她开始了一遍遍重复,也记不住事儿,常常前脚说过后脚便忘得干干净净。有时她还沉浸在久远的回忆里,总是提起那些我们早就不感兴趣的陈年旧事。

看见家里过节买了大鱼大肉——

“哎哟,以前苦日子啊,我们只能在家门口挖野菜吃——”

“知道了妈,这些您早就说过啦,您快吃饭吧!”

看见我买了平板电脑——

“哎呀,我们那个年代哪有这新鲜玩意啊!我们那时候的文具只能用——”

“婆婆,这些您都说过好多遍啦!”

渐渐地大家已经习惯了婆婆的碎碎叨叨,对婆婆重复提出的问题,家人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认真倾听并及时回应转向了急躁不耐烦。除了语气变得有些生硬外,更多了一句句敷衍式的“嗯”“啊”“哦”“知道了”“明白了”……无形中将婆婆密闭在一个与众人隔绝的茧房里,茧越缩越小、越缩越小……

婆婆好像没有注意到大家根本没在倾听,依然自顾自地喃喃说着。只是原先眼睛里的光显得又暗淡了一些。

一日,我正在房间看书,婆婆突然推门而入:“有空吗?我刚在电视上学了首歌,唱给你听吧!”我强忍住心里的不耐,生硬地把嘴角向上拉,挤出一个笑脸,“那好吧。”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

“都……都……

先不说跑调有多严重,她刚唱两句,就忘词了。

她悄悄推门出去了,走路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背也不像刚刚那么直,抬着的头也低下去了,她简直陡然矮了一截,整个人仿佛都萎缩下去了。

门吱吱嘎嘎地响着。

我的心仿佛被蜂刺狠狠蛰了一下,一种说不出的苦涩瞬间在嘴里蔓延开来,我的手不觉垂下去了,三根手指冰凉,两根手指滚烫。想起儿时,在我咿呀学语时,爸爸妈妈工作忙,是婆婆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欣喜的听我蹦出一个个词语,咿咿呀呀和我互动着;当我蹒跚学步一次次跌倒时,婆婆不厌其烦地弓着腰扶着我,一步一步向前;幼时我晚上睡觉害怕有怪兽时,婆婆没有嫌我幼稚,而是给我讲有趣的睡前故事直至我进入梦乡;当我搭积木、玩玻璃弹子时,婆婆没有认为陪我玩是浪费时间,而是在六十多岁的年龄努力去玩着七八岁孩子的游戏。

有人说,长辈是孩子前半生唯一的观众,孩子是长辈后半生唯一的观众。婆婆这一生或许并不奢求有舒适的住宅,豪华的轿车,她也不要每日山珍海味,到处旅游。也许她真正想要的,只是曾经她陪伴过养育过的子女孙辈,能够听她说说话,陪她聊聊天罢了。

倾听,不仅仅是一种态度,它是对过去养育之恩的精神报答;是对“尽孝在当下”的有力实践;更是未来可能还会有无数次重复,却能每次都耐心倾听的最真挚的尊重和敬爱。

念及此,我轻轻走出房间,婆婆正呆坐在阳台的沙发里无言地看着远方。那一刻,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落在她身上,有点微驼又孤寂的背影让我不禁鼻头一酸。

“婆婆,让我来做你的小观众吧!”

哪怕连记忆都背叛了婆婆,我都将陪伴在她身边,带着她去倾听花开的声音,倾听雨落的声音,倾听鸟鸣的声音,直到永远、永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