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易地搬迁“搬”出幸福新生活

消费一讯

2022-06-29 17:41日照日报社旗下消费官方账号
关注

  光明日报记者 尚杰 李慧

  初夏的南疆,绿意盎然。78岁的乌甫尔·司义提起个大早,穿戴一新,家门口登上公交车。8公里的路程,20来分钟的工夫,就到了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城。

  “村里多少老伙计,一辈子都没来过县城。”乌甫尔·司义提说,搬下山之前,他住在巴勒达灵窝孜村,距离恰尔隆乡政府150公里,乡里离阿克陶县城还有200多公里,几乎都是山间小路。去趟县城,至少得准备10多天的干粮。现在,打个盹儿就到了!去过几次县城后,乌甫尔·司义提又有了新发现:自己现在住的新小区,跟城里小区没啥两样!

  乌甫尔·司义提所说的“新小区”,叫昆仑佳苑,是阿克陶县最大的易地扶贫安置小区。2017年到2019年,恰尔隆镇(由乡改镇)的5个行政村,加上周边村庄的部分村民,共1660户6880人陆续搬迁入住,在这里开启了崭新的生活。

  社区内,一排排住宅楼错落有致,一条条道路宽阔平坦,一棵棵大树挺拔耸立,一株株鲜花竞相绽放。广场上,凉亭边,伴随着悠扬的库姆孜琴声,柯尔克孜老乡们翩翩起舞。

  “村民们都说,这一搬,生活跨越了几十年。”恰尔隆镇党委副书记麦尔耶木古丽说,搬迁前,群山包围的恰尔隆镇“种地没有土、放牧没有草、出门绕山跑”,村民住的是石窝子、土坯房,喝的是河坝水,走的是“鬼见愁”山道;搬迁后,家家户户住上楼房,水电气暖网络通到家中,学校、卫生院、活动中心就在家门口。

  搬下山,生计怎么办?为了让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抓好易地扶贫搬迁“后半篇”文章,多措并举推动搬迁群众由“牧民”到“居民”再到“新型职业农民”的华丽转身。

  上午11点,走出昆仑佳苑社区大门,一排排蔬菜大棚一眼望不到边。掀起门帘,39岁的苏来曼·司马义正在收获甜瓜。一个个排球大小的甜瓜表皮金黄,水果刀切出一块,汁水饱满,香甜可口。

  “我们祖祖辈辈靠放牧为生,从山上搬下来之前,压根没听过也没见过大棚,更别说种大棚蔬菜了。”苏来曼说,2017年,镇里给每个搬迁户分了一座蔬菜大棚,全村的人都打退堂鼓,没有人敢“尝鲜”。

  政府免费提供种苗、化肥,把专家请到大棚里,手把手指导、培训,加上一批外地专业种植户赶来做示范,苏来曼动了心,成了昆仑佳苑社区第一批种大棚蔬菜的搬迁户。

  第一年,自家的一座棚,刨去开支,净赚了15000元。尝到甜头的苏来曼跟妻子一商量,开始从其他搬迁户那里租棚种。眼下,他一共种了5座棚,甜瓜、黄瓜、番茄各一座,豇豆两座,去年净收入超过5万元。

  和苏来曼一样,越来越多的搬迁户变身大棚专业种植户。眼下,昆仑佳苑社区周边配建的蔬菜大棚达2012座,每座占地0.7亩,年纯收益超过1万元。阿克陶县还专门成立了国投公司,与种植户们建立稳定的产销合作关系,让种出的蔬菜不愁卖。

  地处祖国西部边陲、头枕帕米尔高原东麓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被称作“万山之州”,辖区90%以上为山区,93%的人口是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境内边境线超过1100公里,曾是全疆扶贫开发的主战场。

  过去几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投入8.2亿元,在三县一市建设集中安置点9个,让居住在大山深处、戈壁荒滩的3168户13855人完成搬迁,生产、生活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昆仑佳苑社区向西140公里,乌恰县托帕安置小区就坐落在有着悠久通商历史的吐尔尕特口岸边上。2017年6月,巴音库鲁提镇、铁列克乡、托云乡的136户512名贫困人口,从边远山区搬迁到这里生活。

  图尔坤阿力·图尔逊在自家商店内,忙得不可开交。他一边招呼顾客,一边介绍道:“原来在村里,稀稀拉拉几十口人,我开个切面店,三天都用不了一袋面,搬到口岸后,一天要用两袋面。我现在不仅卖切面,还卖日用百货,一个月下来能赚七八千块。”

  小区党支部书记买买提明·沙布提说,从边远山沟搬到通商口岸,不仅解决了住房问题,还解决了致富发展问题。搬迁户们利用口岸的人口聚集优势,或经商或务工就业,腰包一天比一天鼓,生活更上一层楼。

  《光明日报》( 2022年06月29日 04版)

(责任编辑:景远)

来源:中国经济网乡村振兴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邮箱地址:ahhfxmt@foxmail.com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