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购买量激增,“流感神药”奥司他韦为何夏季多地缺货?

澎湃新闻

2022-06-28 17:49澎湃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现在都没有货了,早就断货了!”

“暂时缺货,什么时候能调到货也不确定。”

“到处都缺,哪里都买不到,现在都没货。”

“有货,但只有最后两盒,要买得抓紧来。”

近期,多地网友反映,有“流感神药”之称的抗病毒药物奥司他韦缺货。6月27日和28日,澎湃新闻记者以消费者身份电话联系福州、厦门、长沙、桂林、温州等多个城市的多家连锁药房,工作人员均表示,该药不仅其所在的药店缺货或供应紧张,所在的城市近期都面临这一问题。

线上药店也出现奥司他韦供应紧张情况线上药店的奥司他韦销售也十分火热,记者注意到,目前部分线上药店在产品页面也打出了“仅剩2件”“仅剩5件”之类的提示。阿里健康大药房数据显示,奥司他韦6月以来(截至26日)环比5月整月购买量增长715%,其中福建、江西、海南等省购买量增长最快。缺货之下,奥司他韦的销售单价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

南方某城市的一位居民向记者介绍,前不久,亲戚的孩子得了流感,在医院还能正常开出奥司他韦,但自己去线下药店想备点药,被告知当天仅来货10盒,只剩下最后两盒,“25mg*10规格的奥司他韦颗粒,一百多块一盒”,明显感觉比以前要贵。目前在医药电商平台,上述规格的价格单盒价格在80元至90元不等。

奥司他韦是什么?哪些企业在生产?

与普通感冒不同,流感是流感病毒引发的感染性疾病,对于老人、儿童、孕妇、慢病患者等免疫力较低人群,更容易引发肺炎、心肌炎等并发症,威胁生命健康。

奥司他韦属于神经氨酸酶抑制剂,是需要处方才可购买的抗病毒药物,可用于成人和1岁及1岁以上儿童的甲型和乙型流感治疗,也可用于成人和13岁及13岁以上青少年的甲型和乙型流感的预防。在国内,《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20年版)》的抗病毒药物就包括奥司他韦。

需要强调的是,目前的抗流感病毒药物不只有奥司他韦。根据上述《方案》,中国目前上市的有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血凝素抑制剂和M2离子通道阻滞剂三大类抗流感病毒药物,其中神经氨酸酶抑制剂不仅包括奥司他韦,还包括扎那米韦、帕拉米韦。

《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20年版)》部分内容对于奥司他韦的预防作用,北京某三甲医院感染科医生曾向记者介绍,遇到过家里有一个流感患者,来医院给全家人开奥司他韦的情况。从医学角度来说,吃这种药的确有预防流感的作用,但这不是常规预防方法,通常仅建议与流感患者亲密接触且容易因流感引发重症的人服药预防,流感最佳的预防手段还是流感疫苗。

奥司他韦部分国产批文 来源:国家药监局数据库从研发和商业化角度来回溯,奥司他韦最早由吉利德研发,后来专利转让给罗氏,罗氏也成为奥司他韦的原研厂家,原研药2002年在国内上市。国家药监局数据库显示,除了原研药物,目前奥司他韦在国内有19个国产批号,覆盖颗粒、胶囊、干混悬剂等剂型,背后的生产企业包括东阳光药、齐鲁制药、科伦药业(002422)、博瑞制药、上药中西制药等企业。值得关注的是,奥司他韦还是第七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品种,符合申报资格企业数量为10家,按照集采规则,最终由8家可以中选。

在众多奥司他韦的企业中,东阳光药(1558.HK)的地位不容忽视。

2006年,东阳光药获得罗氏关于奥司他韦在中国的专利授权许可。据米内网数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化学药全身用抗病毒药品牌TOP10中,东阳光药的磷酸奥司他韦颗粒、磷酸奥司他韦胶囊分别排名第一与第四,市场份额达17.45%、7.57%,远超原研药份额。

目前的官网介绍中,东阳光药也称,公司目前为国内较大的奥司他韦生产商。从财务数据可以看到,2019年、2020年,奥司他韦系列产品销售额占其总营收比高达90%左右。

高度依赖奥司他韦单品的东阳光药,并未持续傲人的业绩。2021财报显示,磷酸奥司他韦颗粒的营业额为4.6948亿元,磷酸奥司他韦胶囊的营业额为8511万元,合计占总营业额的比例在60%左右。

为什么奥司他韦缺货?

实际上这不是奥司他韦第一次出现缺货,2018年初、2019年底都有部分地区被报道出现奥司他韦的短缺。

此次供应紧张,流感病例数在部分省区持续增加被视为直接原因。

据国家流感中心公布的信息显示,6月南方省份流感病毒检测阳性率持续上升,部分省份进入夏季高发期,以A(H3N2)亚型流感病毒为主。在6月6日-6月12日这一周,南方省份哨点医院报告的流感样病例占门诊量百分比为5.8%,高于前一周5.1%水平,也高于2019—2021年同期水平,创了近年来同期新高。

值得关注的是,流感往往高发于秋冬季节,此次夏季出现较多病例,令不少人意外。其实,流感并非秋冬独有的疾病。

《中国流感疫苗预防接种技术指南 (2021-2022)》提到,流感在温带地区表现为每年冬春季的季节性流行和高发,热带地区尤其在亚洲,流感的季节性呈高度多样化,既有半年或全年周期性流行,也有全年循环。

上述《指南》介绍,2013年,一项针对我国不同区域流感季节性的研究显示,我国A型流感的年度周期性随纬度增加而增强,且呈多样化的空间模式和季节性特征:北纬33度以北的北方省份,呈冬季流行模式,每年1-2月单一年度高峰;北纬27度以南的最南方省份,每年4-6月单一年度高峰;两者之间的中纬度地区,每年1-2月份和6-8月的双周期高峰。

从供应端来看,企业在疫情期间的生产储备发生变化与缺货也存在一定关系。

早在2021年8月,东阳光药就曾公告称,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原因是2020年初新冠疫情叠加流感高峰季,终端医院对公司奥司他韦备货较多。新冠疫情暴发后,终端医院患者人流量急速下降,处方量也随之下降。去年至今,产品始终处于去库存阶段。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近几年,随着人们对新冠疫情的防控以及对流行性疾病防治意识的不断提高,大规模流感也同时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奥司他韦等流感特效药销售规模则呈连年大幅下滑之势,相关药企对奥司他韦的生产和储备也就随之大幅减少,流感扩散传播时,再加上少部分人哄抢、囤货居奇,药品就容易供应紧张。

对于这一波奥司他韦缺货的情况,有媒体援引东阳光药相关人士说法称,公司目前已经处于满产满销状态,也在积极进行生产调整,做好充足备货以应对目前流感暴发。

博瑞制药的母公司是上市公司博瑞医药(688166),6月23日,博瑞制药收到国家药监局核准签发的“磷酸奥司他韦干混悬剂”《药品注册证书》。同时,该公司还拥有磷酸奥司他韦胶囊及原料药获得生产批件。6月27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了博瑞医药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会根据市场需求做(产能)调整。

邓之东认为,应对某种药物的短缺问题,一方面,需要组织人力、物力,加大生产和供应;另一方面,国家建立常规药品应急储备制度,常规基本药品做到“保供稳价”。

对于产能提升是否存在问题,邓之东认为,只要市场有需求,产能并不是难事。不过,也有医药从业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对于药企来说,这类市场需求不稳定的药物,不会随意扩大产能,背后涉及到原料、产线、人员等多方面的考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