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里雨曦 实习生 周子煜

  “没想到,赔了十几年了,自己还在干。”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和食品安全被公众广泛审视之时,九成集团创始董敏曾暗自许愿,要通过努力,“让孩子们知道天应该是蓝的,水应该是清的,农作物摘下来是可以吃的,大地是可以亲吻的”。

  彼时,九城集团是最早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企业之一,原本有机会成为“互联网大佬”,董敏却选择一脚踏进有机农业领域,创立沱沱工社,一晃就是14年。

  这14年,沱沱工社先后以自有资金投资5亿元,至今没有盈利。很难想象,这样的生意,董敏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有人说,董敏是有情怀的创业人,但企业毕竟是要生存的,讲情怀和理想的企业,该怎样正确地“活下去”?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了这位有机农业领域的闯路人,了解她创业背后的故事。

▲沱沱工社创始人 董敏

  “执着到不被理解”

  2008年,沱沱工社率先在中国开展有机农业布局,在北京平谷投建上千亩有机农场。

  这一决定有时代因素推动。2004年,九城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董敏认为,随着企业规模越做越大,需要更加系统的企业管理办法,于是在2007年,她选择在北大EMBA继续深造,2008年,董敏随课程前往美国交流访学,投身有机农业的“种子”,也在这时埋下……

  当时,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并引发广泛关注。董敏的不少朋友,也注意到这个事件。“他们问我,为什么会有人在孩子的食品里面放这种东西?”面对这样的质问,董敏一时无言。

  从沱沱工社坚持十四年未曾转向的结果来看,当年那次被质问,对董敏的影响巨大,以至于她身边的人都不解,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执着,执着到疯狂”。

  一位董敏的身边人告诉记者,即便只是看看农作物长势和农场管理情况,董敏每周也最少要前往平谷的农场两次。

  每逢聚餐,朋友们也总会说:“先让董敏讲10分钟有机农业再吃。”在朋友眼中,她就像一个有机农业的“布道者”。

  “英国有两家很好的有机农业企业,一个是12年盈利的,一个是15年盈利的,沱沱工社今年14年了,还没有赚到钱,希望第15年可以赚到钱。” 董敏说,农业本就是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特别是有机农业,面临的困难和风险会更大更多。

  “创业过程中不会有那么多充满浪漫情怀的动人故事,真枪实弹的风险才是常常面对的,而唯一能做的,只有迎难而上。”2017年《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采访董敏时,她还频繁谈起“几十棚西红柿烂在地里”这样的故事,而如今,她的话语中更多出现“太正常”“习惯了”“经常如此”……

  从预见困难到经历困难,再到与困难和解,董敏对有机农业的执着,渐渐透露着一股通透的味道。

▲位于北京平谷区的沱沱工社有机农业基地 里雨曦 摄

  “失意”生鲜电商?

  执着于纯粹的有机农业,不仅让董敏错过了互联网的红利爆发期,也没能搭上生鲜电商的快车。

  沱沱工社是国内生鲜电商行业最早的玩家之一,用董敏的话说,“其他的都是效仿者”。

  后面的故事人们大抵都清楚了,2015年,所谓“生鲜电商元年”,资本驱动下,盒马鲜生、易果、顺丰优选、苏鲜生等一大批品牌涌入市场。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一年新成立的生鲜电商有260余家。

  也就在这一年,深耕生鲜电商领域多年的沱沱工社,却选择转变定位,开始去电商化。电商不再是沱沱工社发展的主攻方向,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投向了生产端。

  这不免招来诸多质疑,认为董敏是在逆流而行,“失意”生鲜电商。而对于当年做出的选择,董敏表示,沱沱工社成立至今,全部依靠自有资金的投入,在“烧钱换流量”方面不具备优势。“我的初衷和沱沱工社的优势在于有机农业的生产端,做好产品才是沱沱工社的护城河。”

  从企业资料来看,沱沱工社的商品主要来自于自营农场和符合沱沱工社标准的联合农场。目前,沱沱工社有自营农场1个,合作农场25个。这些农场承担着沱沱工社98%种植和50%养殖的任务。

  在定位明确调整后,沱沱工社收缩战线,专注上游种植,转而成为了终端和平台的供应商。目前盒马鲜生、京东等均引入了沱沱工社的产品,这也给沱沱工社带来了在第三方销售渠道的盈利。

  可以看到,收缩战线并不意味着会丢失零售用户,同时,沱沱工社的亏损,也在逐渐收窄。

  “最初并不是我要做电商,而是我要把生产出来的产品卖出去,所以才开了一个平台。”董敏并不认同外界对于沱沱工社在生鲜电商方面失意的解读,她说,当年沱沱工社选择开辟生鲜电商端口是迫于生产的有机产品卖不掉,进超市又有极高的门槛,所以想到以互联网为渠道。

  “多少有些被逼无奈,出发点并不是做生鲜电商,我有很多机会可以融资,然后烧钱打流量战,但是我们的重心不在这。”董敏说。

▲2020年9月24日,北京,平谷区在马昌营镇沱沱工社举办“2020年中国农民丰收节”庆祝活动。图/新京报

  “逐渐读懂企业家精神”

  面临二次创业时,在房地产、游戏等热门行业上,董敏和她的九城集团都有极大的机会,对于为什么选择有机农业,董敏说,“不想做让自己纠结的事。”

  更直白地说,是理想主义在驱动。

  实际上,外界对沱沱工社有颇多质疑,认为其商业模式存在弊端,董敏作为企业带头人缺少拼劲,等等。而这些质疑总离不开价值观的探讨。

  采访中,董敏提到《我心归处是敦煌》的作者,被称为“敦煌女儿”的樊锦诗。她十分认同樊锦诗的价值观并感同身受:从内心的选择看,对于事业的强烈热爱和认同,能让人们超脱外部的追求,唤起个体社会化的意义。

  她还多次提到“善良”“初心”类似词汇,这是她做有机农业的价值观出发点。

  “生意人和企业家不能放在一个层次去比较,所谓的企业家并不单纯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发现社会的一些问题,从而解决这些问题。”在董敏看来,她的二次创业就是要做热爱的事业,无论赚钱与否,有自身笃定的价值更重要。

  所以,董敏更愿意将沱沱工社定义为社会型企业,肩负更多社会责任,提供更有价值的生产、生活方式。

  在创业和经营过程中,她也逐渐认识到,有机农业不仅仅是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好、更安全的产品,更是为社会提供一种对环境友好的生产方式,对保护土壤、减缓气候变化、保护动植物多样性等方面能够起到重要作用,是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

  而且,通过发展有机农业,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不仅能带动乡村加工业发展,提供更多就业,还能通过文旅产业将城市消费力和资源导向农村,唤醒乡村活力,推动乡村振兴。

  “吃过苦,知道甜,对国家是发自内心的感恩。”董敏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爱国主义精神时刻影响着她这一代的企业家们,也让她在二十余年的商场打拼中逐渐读懂了企业家精神。

  面对可能会一直存在的不理解,董敏决定继续坚守,沱沱工社的有机农业故事,也将在这种定力之下,继续说下去。

  记者问董敏,是否曾想过要放弃。她坚定摇头,眼神中似有对这个问题的不满与排斥。

  中国的企业家中从来不乏智慧超群,抑或是敢打敢拼、豪情万丈之人,董敏的特点也很鲜明,在采访中,能感受到她对国家的强烈热爱和对社会的极高责任感,激动时眼含热泪,忧心时沉吟不言。

  她的情怀更像是一种“信念”,让她始终对事业保有热爱,在寂寞和失意中仍有力量前行。这是很多成功人士也难以做到的。就比如,近些年跨界进入农业领域的“大佬”们比比皆是,人们以为大佬“卸甲归田”必有作为,然而大多都惨淡收场。

  “没有耐力可能坚持不下去。”董敏如是说。

举报/反馈

新浪财经

4125万获赞 267.7万粉丝
新浪财经提供7×24小时的全球财经内容服务
新浪财经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