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公司开始赚钱了!

证券时报

2022-06-24 08:00证券时报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点蓝字关注,不迷路~

“双减”冲击下,在线教育企业纷纷踏上转型之路。
一边是大幅萎缩的学科类培训业务,另一边是尚未形成规模的新业务,去年三、四季度,不少在线教育企业收入大幅下滑、亏损增加。

但一季度,在线教育企业的财报却有些仍然出乎意料,高途、一起教育、学大教育等公司,一季度均实现盈利。

一季度多家在线教育公司盈利

“去年三、四季度是最艰难的时候,从一季度的表现来看,应该说我们面临的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学大教育创始人、总经理金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学大教育是A股老牌学科类培训机构,K12业务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去年11月,学大教育宣布在2021年年底停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仅保留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培业务。受此影响,去年三、四季度,公司收入下滑,出现亏损。
但今年一季度,学大教育实现净利润117万元,虽然扣非净利润仍亏损490万元,但较去年同期以及三、四季度均明显收窄。
6月10日,美股上市公司一起教育科技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其净亏损248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6.6亿元大幅减少。在非公认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990万元,这是该公司继去年四季度后,连续第二个季度盈利。


(高途一季报:其已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
高途不久前公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5372万元,而2021年同期公司净亏损14.3亿元。
此外,51Talk、网易有道、尚德机构、达内等在线教育企业,去年第四季度或今年一季度也交出了盈利的财报。在这个春天,在线教育行业似乎迎来了从亏损到盈利的拐点。
而就在一年前,烧钱扩张、持续亏损还是在线教育行业最显著的标签。
在十多家以K12业务为主的上市在线教育公司中,能够实现稳定盈利的是极少数。一些企业营销费用超过营业收入,高昂的获客成本,过低的用户留存,导致在线教育盈利遥遥无期,甚至连商业模式也饱受质疑。
2021年7月“双减”开始后,烧钱扩张戛然而止。
在线教育企业纷纷终止或剥离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一方面要应对退费、裁员、关闭校区等带来的损失,另一方面要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业务方向,压力巨大。

今年一季度的表现,无疑让行业内外暂时松了一口气。

有公司成本下降80%

终止或剥离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对收入的影响不言而喻。在收入下滑后,在线教育企业的盈利又从何而来?
金鑫告诉记者,一方面,公司的经营本身有季节性特点,盈利主要集中在一二季度。此外,2022年以来公司采取了持续的业务优化措施,加上季节性影响,使得公司一季度实现经营性盈利。
“从行业来讲,能够存活下来的机构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态势。大家都在去年的三四季度完成了结构性调整,今年开始,都处于转型期或尝试期了。”金鑫说。
小叶子是一家人工智能音乐科技公司。公司创始人叶滨介绍,从去年10月起,公司已经连续8个月实现规模化财务盈利。主要原因是公司多元化业务协同提升了运营效率,同时品牌已经形成了一定壁垒。
除了业务优化带来的影响,有观点认为,近期在线教育企业的盈利主要原因是成本费用的下降,难以维持。
“我同意这个观点。”某在线教育平台高管林宏(化名)对记者直言。
“在线教育企业的收入确认是有延迟的。现在的收入确认和毛利是前面季度的现金收入的结果,但是当季的销售费用和当季现金收入成正比。由于当季现金收入大幅降低,销售费用也大幅降低,管理、研发费用也由于裁员而减少。所以暂时有盈利。“林宏说。
林宏认为,等萎缩后的现金收入体现到确认收入之后,预计在线教育企业的盈利也会相应萎缩,甚至重新回到亏损状态。“在线教育企业真正重返盈利尚需时间。”

(高途一季报)
财报足以佐证。以高途为例,一季度,其营业费用为4.8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71亿元下降83.1%。其中仅销售费用就从去年同期的22.89亿元下降至2.84亿元。在收入明显下滑的情况下实现盈利,成本费用的降低成为决定性因素。
“最关键的是要判断盈利是企业主动行为,还是被动行为。如果盈利是被动产生的,就不一定能持续,如果是主动产生的盈利,就可能持续。”金鑫表示。
“烧钱换增长”过去虽然风行教培行业,但并非所有企业都采用了这种模式。在“双减”过后,这类企业也有了更稳健的表现。
51Talk创始人黄佳佳告诉记者,公司一直以来都没有采用“烧钱换增长”的商业模式。“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并没有把业绩增长作为唯一的财务目标,而是将单体经济性和学员增长并重,希望达到可持续的健康增长。”
黄佳佳介绍,成本和费用一直是51Talk运营考量的重要因素,花的每一分钱要么可以开源要么可以节流,公司通常会从投资回报率和运营效率两个维度来控制成本和费用。
2020年,51Talk各项成本费用为14.12亿元,2021年为15.97亿元。2021年三、四季度,51Talk均实现盈利。

“学大教育的经营一直比较稳健,我们没有采取‘烧钱’模式拓展业务。公司对于成本费用的控制也一直比较严格,对每项成本的变化都非常敏感。除了成本,我们还比较关心现金流。因为很多教育公司爆雷都是因为现金流,所以对这方面,我们也是同样重视。”金鑫说。

“双减”冲击逐步消化

除了成本下降,在线教育行业的另一个积极变化,来自现金流。
“一季度实现经营性盈利很重要,但还有个比利润更重要的指标,即经营性现金流。”金鑫表示。财报显示,一季度学大教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1.4亿元,而2021年全年流出8697万元。

(一季度学大教育经营现金流“转正”)

“教育机构最难的时候是去年的三、四季度。突然遭遇巨大的冲击,对收入产生了很大影响,同时还面临巨额的支出,现金流基本上都是净流出。今年一季度我们已经实现了正向的现金流,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指标。”金鑫说。
在美股公司中,网易有道在去年四季度首次季度盈利的基础上,持续经营业务正向经营性现金流达1.42亿元。高途今年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出净额为4.81亿元,而2021年同期流出净额为20.95亿元。
“高途在去年第三季度开始进行业务转型,第四季度就实现了可观的盈利,并实现了经营现金流的正向流入。这说明公司的业务转型和组织调整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显著效果。”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在财报中表示。
双减后,在线教育机构面临关店、减员等冲击,对于企业来说是非常大的危机。金鑫认为,盈利和现金流的数据表明,学大基本上抗住了双减带来的短期剧烈冲击,保持了相对稳健的经营态势。“从各方面来看,确实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下一阶段就看我们在新的方向上的努力和突破。”
实际上,“双减”并不是给所有企业都带来了冲击。一些企业在“双减”之后甚至有了“意外收获”。

(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巨额融资频现,来源:IT桔子)
“‘双减’之前,教育行业纯粹通过高额投资、巨额广告扩张规模。‘双减’之后这种模式发生了巨大的逆转。对于我们来说,最具体的表现就是获客成本大幅下降,行业竞争激烈程度也不如之前,这对于行业的长远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叶滨表示。

叶滨坦陈,2021年三、四月份,市场的流量成本被抬到高位,行业内随随便便数以亿元计的流量战争,让产品驱动型公司感到徒劳。“双减“之前本身有些迷茫,之后格局反而更清晰了。“我觉得所有人都必须回归到健康的逻辑上,用正常的商业逻辑,保证公司的长远发展。”

转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节流”固然重要,但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当下更紧迫的是“开源”,寻找新的收入增长点,以弥补学科培训业务萎缩后的空白。
以英语培训起家的51Talk,选择继续发挥自身优势,但将主战场搬到了海外。去年第四季度,51Talk海外业务的净收入达到290万美元,环比增长222.1%。公司预计今年第一季度海外业务净收入在 440万美元至460万美元之间,环比增长将达到51.7% 至 58.6%。
“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初步验证了海外市场健康增长的路径完全可行。对于51Talk来说,海外英语在线教育市场是一片巨大的蓝海,我们有信心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黄佳佳对记者表示。
“双减“之前的2021年,51Talk是国内少数持续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之一。基于此,黄佳佳认为,51Talk的商业模式在境内已经得到验证,公司也能够在海外市场复制在国内的成功。
去年12月,一起教育科技宣布停止K12学科类培训业务,转型为围绕作业等核心教学应用场景的SaaS软件服务商,具体业务为教育信息化和面向家长的自学业务(即为家长在日常辅导孩子学习时,提供辅助)。

一起教育科技相关人士向记者介绍了公司的转型逻辑,“终止校外培训业务后,我们在其他业务里面选择了最靠谱、符合‘双减’之后社会需求的业务,把它们和现在的市场环境结合起来。”
“校园信息化业务其实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自学业务也是一样,两项业务都有积累。‘双减’之后,我们对原有业务做了一定的调整和迭代,所选择的赛道有政策支持,同时商业化的潜力也足够大。”上述人士表示。
金鑫告诉记者,双减政策出台后,学大教育最终拟定了3个业务方向,其中,职业教育是公司的重点。“去年10月,有关职业教育的政策出台后,我们发现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推动力度非常大,尤其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职业教育的发展。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决定把职业教育作为转型的重要方向。“
“公司几乎是全员转型,都在全力以赴投入到新业务上。”金鑫说。
按照学大教育规划,今年将作为重点调整年份,预计到下半年业务结构上就能有所显现,此后新业务比重将逐渐提升,到2023年,收入可能以新业务为主。
教育出海、教育信息化、素质教育、以及受到政策鼓励的职业教育,都是当前在线教育企业转型的热门方向。虽然各企业进度存在一定差异,但新业务的规模都还不大。从这一角度来说,转型中的在线教育企业正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虽然目前许多企业已明确了转型方向,但转型实践中的不确定性依然很高。在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向记者表达了同一个观点——新业务要在短期内形成规模化收入,并不容易。
“行业现在还没到蝶变的时候。过去很多企业倒下了,留下来的都处在一个痛苦的蜕变过程中,还没有能化茧为蝶的。当前行业内真正能够脱颖而出的产品还没有,我们有了方向,但还需要一个过程。“金鑫说。
来源:e公司(ID:lianhuacaijing)

编辑:万健祎




版权声明




证券时报各平台所有原创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我社保留追究相关行为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与合作可联系证券时报小助理,微信ID:SecuritiesTimes

END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