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华录》赵盼儿巧计破盗版,版权意识“杠杠的”,你可知世界最早实物商标就在北宋?

扬子晚报

2022-06-20 18:58扬子晚报官方账号
关注

最近的热播剧《梦华录》都在追剧了吧,先别顾着磕“顾盼生辉”的感情线,来看看主角三姐妹的事业线,这里有一段剧情很有意思。说赵盼儿开的茶馆半遮面,在茶点、装潢、风雅上下了不少功夫,把半遮面整成了东京第一“网红打卡店”,一时间门庭若市,名噪一时。这可让茶汤巷里的老店家们坐不住了,眼看客源流失,他们琢磨起了“歪门邪道”,模仿半遮面的茶点造型和装潢设计,也请来一位琵琶手奏乐,消费价格还要比半遮面低,妥妥的就是“盗版”了半遮面的创意,掌柜赵盼儿开始设巧计赢回客源。

这一场商业斗争很有意思,从我们现代人角度来看,半遮面茶馆的茶点不论是设计还是名字,都别有意义,加之在东京颇有知名度,有很明显的识别性,茶汤巷的店家们公然盗版半遮面的茶点设计,通俗的说是“傍名牌”,从现行法律角度看,可以说是不正当竞争了,用相似的名字、设计误导消费者认为是他人商品,这就和“雪碧”与“雷碧”差不多。

咱们如今的品牌方要是遇到这样“碰瓷”的,能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来保护自己的权益,那宋代的商家有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版权?还别说,真的有,虽然没有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但是宋代是有版权商标的。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馆藏中有这么一块北宋年的铜板,上面刻着“济南刘家功夫针铺”,两侧刻着“认门前白兔儿为记”,中间则刻了“白兔捣药”的图形,下面还写上了关于这家店铺的说明:“收买上等钢条,造功夫细针,不误宅院使用,客转卖兴贩,别有加饶,请记白”。

大体意思就是说本家的针是用上等用料制造的,使用便利,如果要批发,可以优惠,这块铜板不仅仅是刘家功夫针铺的商标,还给这家店做了个宣传广告呢。“白兔”商标也成为了世界上最早的商标实物,英国最早印刷广告的威廉凯克斯顿还早了三四百年。

寥寥几句话加个捣药兔子为什么能被认定为商标?这就要回到我们对于商标的定义。依据《辞海》的定义,商标指的是商业为区别起制造或者经营某种商品的质量、规格和特点的表致,一般用文字、图形、记号等多种方式标注在商品包装、商品宣传或广告等上,其主要的价值在于识别商品的来源,如今的商标法中也将字母、数字、三维标记、声音、颜色组合等各种具有识别功能的要素组合作为可使用的商标注册。

从这一点看,“白兔商标”已经基本具有了现代商标的功能,这块铜板图文结合,指明了要识别济南刘家功夫针铺,可以通过白兔捣药的图形来识别,使消费者看到白兔捣药的标志,自然而然的就会联想到这家店铺,这也使得这块铜板有了非常强的个性化特征与识别价值,虽然白兔商标和现代商标的形式和意义有所区别,但白兔商标确实可以被认为是世界迄今为止最早的商标实物了。

宋代商品经济繁荣,不仅白天开市,夜里还有夜市,作为都城的东京商品经济更加繁华,就像《梦华录》里的那样,光是一个茶馆,就能开出一条巷子来,这么多功能类似的店铺怎么分辨,商标这个时候就起作用了。在宋代,商标还具有防伪的功能,赵盼儿的茶馆半遮面虽然茶点的原创设计精致细巧,但没有个商标作防伪,在宋朝商标法制和版权保护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这种仿冒可就会给店铺生意造成巨大打击了。

在宋代话本《勘皮靴单证二郎神》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可以让我们看看宋代商人们是怎么做防伪的,这个故事说制鞋匠任一郎会在自己做的靴子里面夹个纸条,上面写上这双鞋是什么时候由任一郎做的,并且他自己家里也对每一张纸条做登记,顾客想要验证鞋子的真伪,只要把靴子割开查验纸条就可以确认。这个方法在今人看来是有点太简单了,但在当时是个实用的法子。

除了防伪,宋代的商标还有做广告的作用,一家店铺的招牌就是这家店的代言,《梦华录》里,赵盼儿三姐妹最初开茶馆的时候,取店名为“赵氏茶坊”,这是当时店铺很常见的取名逻辑,用官职、姓名或者某种认证当作店铺招牌商标,同样能够起到区别商品和表明身份的作用。之后改名的“半遮面”作为赵盼儿所开设的茶馆的商标,为什么会比“赵氏茶坊”更胜一筹?因为其来源就不是商品本身,而是利用茶馆一大招牌特色琵琶奏乐来给这家店做了特别认证,这个名字虽说和“茶”毫不相关,但文人墨客们一看便知这背后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典故在。这类商标的时至今日传承不多,百年老字号中才能见得到,比如著名的酱菜老字号六必居,这个商标之所以驰名,就来源于六必居这三个字背后的故事,其商标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广告功能。

2019年,白兔儿商标亮相了北京市园会“济南市日”,作为古代济南经济社会的代表出现。白兔儿商标是我国商业发展历史的一部分,从这块小小的铜板中,千百年前宋代商人们对于自己品牌的珍视依然可感可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