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快流的水八鲜,独此一锅!

绿杨夜话

2022-06-17 17:37江苏本地资讯创作者
关注

茆卫东/文

早些年,与扬州文化学者韦教授去江都采风,第一站就是邵伯老街、大马头,还绕了一个弯,去原邵伯中学,迎着一棵古甘棠树仰望了一番,抒情了一回。其实,老街的文化站旧址的小院内就有一颗甘棠,树高冠阔,枝繁叶茂,韦教授说,这可不是一颗普通的甘棠,大有文章呵。“东晋太元十年( 385年 )太傅谢安镇广陵(扬州),于步邱之北二十里筑埭,解东涝西旱之患,民受其惠,盖比召公,建甘棠庙,植甘棠树纪念”。当年植下数株,今仅存这一株。一时间,众人膜拜。邵伯亦称作甘棠,算是找到真传了。

也被叫着棠湖,活水快流的水八鲜,历来可是广为流传的水鲜美食,如果烩为一锅,自然鲜美无比,独此一锅。

阿成的棠湖一锅鲜,就是如此美妙。

用筷子一搛,实则是烧的一锅杂七杂八的小鱼儿,俗称烧杂鱼。大师傅说了:鲫鲦麻罗丁,一把虾螺蚬。全是一指长、半筷长的活鲫鱼、参条子、麻糕鱼、罗汉口、细昂刺,肉质鲜活,小肚子一挤,小鳞儿一刮,丢进锅里,合上姜葱。柴火架高了,沸汤大滚,再抓一把刚起水的小草虾、青壳螺、豆瓣砚子肉,酱油箍一圈,保证咸头。白糖添一勺,衬个甜头,宽汤滚千滚,一揭锅盖,热汽裹着鲜咸味,扑面撞人,馋煞个神。

一锅鲜才上桌,正在朗诵的虎哥见满桌筷子翻飞,便立即不吱声了,伸筷子先弄一条夹入自己的小碟,汪下一口红卤,才继续诵完张词人的旧体诗,全场只有阿成一个人的掌声,大伙全在忙着一锅鲜。

我搛的一条小活鲫,背黑肚黄,用筷头子一起,即是一整条瘦肉,没有一丝卡,蘸点卤,咀嚼起来,咬劲且透鲜。鱼肚亦如此小鲜肉,就着披挂其间的那口鲜咸味,小吮小嚼,品尝着享受着,格外有味有趣,完全有别于大鱼大肉的满口劲,玩的一种水八鲜的小情调、小满足。右首的陈教授,品尝的细昂刺,一吸一捋,即是一条边的细皮嫩肉,美得不行。虎哥夹的是参条子,肉细如豆腐,但丝卡多,他便不吭声,埋头仔细打理,但是他刚才的一席朗诵声响与艺境,尚在绕梁。

阿成敬酒,棠湖一锅,其实就是传统文化的扬州味,扬州文化的传承点,哺育我们、启发我们的就是根植我们内心的传统文化,且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张词人夸赞,望舒楼上一桌菜,传统文化说三天。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