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不怕阎王的人”被执行死刑背后:带突击步枪藏身草原深沟,被刑警“飞哥”飞身制服

猛犸视频

2022-06-16 19:12河南东方今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大象新闻记者 李长需

据四川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消息,6月15日,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对罪犯罗登验明正身,依法执行死刑,阿坝州人民检察院依法派员全程监督。行刑前,安排罪犯罗登会见了其家属,依法充分保障了被执行罪犯的合法权利。

(被抓现场)

罗登,阿坝县贾洛镇人,因生性残忍,好勇斗狠,欺凌周边牧民群众,自称“不怕阎王的人”,但这个“不怕阎王的人”最终被阿坝州警方制服,并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

这个“不怕阎王的人”,当年是怎样被警方制服的?当年制服他的民警又有何感想?6月16日,大象新闻记者联系上阿坝县公安局一位当年的办案民警。他称,对于罗登的伏法,他个人不方便进行评论。至于当年罗登案的破案经过,阿坝警方已对外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

“不怕阎王的人”犯案累累,一言不合就动刀

罗登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据阿坝公安消息,2004年11月21日,时年19岁的罗登在阿坝县因纠纷持刀将许某杀伤致死并潜逃。2005年4月24日,其向阿坝县公安局投案自首。同年11月14日被阿坝县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

出狱后的罗登不思悔改,反而召集罗让某某、格某、索某、谢某、成某等游手好闲之徒,在阿坝、红原、若尔盖3县继续为非作歹,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在群众中影响极坏。

2013年,罗登因女朋友泽某(化名,原系阿坝县贾洛镇中心校教师)提出分手,多次殴打泽某,并损毁中心校财物。后以泽某父亲向公安机关报案损害其名誉和分手费为由,暴力敲诈泽某父女4万元。

2013年,罗登带领罗某、格某2人,从阿坝县查理乡塔哇村村民索某手中暴力收债10万元。同年,罗登在红原县阿米玛沁酒店内开设赌场,阿坝县贾洛镇人尕某在赌场内借罗登赌债2万元,后因无力偿还被罗登、罗某、格某等人殴打后借款偿还。

2013年,红原县邛溪镇人阿某将位于红原县邛溪镇的一块地卖给妹夫尼某。后罗登和阿坝县查理乡人索某以自己先问价为由,威胁、敲诈勒索阿某人民币18万元。

2015年,按罗登安排,红原县人罗某某驾驶罗登的二手奥迪车(价值30余万元)接罗登女朋友,途中发生单车交通事故。罗某某付钱将车修好后,罗登将车以25万元卖出,又纠集谢某某等人多次威胁、殴打、非法拘禁罗某某,并敲诈罗某某现金27万元。

2016年,罗登带领格某、罗某某、罗某3人,在阿坝县贾洛镇村民索某处暴力收债10万元。

与此同时,罗登还先后在阿坝、红原等县多次组织聚众赌博,前后参赌10余人,赌资30余万元,罗登从中抽头获利2万多元。

据公安机关侦查核实,2012年至2016年期间,罗登通过聚众赌博抽头渔利、收放高利贷和敲诈勒索等手段,非法获利近百万元。

最可恶的是,2016年6月12日晚,罗登与几名好友在阿坝县中心街一藏餐店内推杯换盏之际,阿坝县麦尔玛乡中心校教师特某以往见过罗登几面,便乘酒兴向罗登等人敬酒致意。凶名在外的罗登眼见特某酒杯高于自己的酒杯后,满心不快,便将酒洒在特某身上。两人随之发生口角,罗登抽刀砍向特某头部后,又刺向特某左腹部,特某经阿坝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阿坝警方悬赏通告)

因孕妻前往草原地区,罗登被发现藏身山沟

据介绍,血案发生后,时任阿坝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宋飞第一时间带队赶往案发现场,当晚就迅速锁定了贾洛籍人罗登有重大犯罪嫌疑。

宋飞被同事称为“飞哥”,他被任命为专案组副组长,主要负责罗登的追逃工作。即便2016年底因工作需要调至州公安局刑侦支队任副支队长,他也时刻提醒自己:“罗登是我必须要抓回来的人!”

2018年3月终于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犯罪嫌疑人罗登的妻子经阿坝县医院检查发现有孕在身,且近期可能前往若尔盖县唐克镇。宋飞等通过侦查发现,罗登妻子到若尔盖县唐克镇后,再次换乘摩托车消失在大草原。

专案组判断,能够进入该草原地区的主要通道是若尔盖大草原上一条呈东西走向、名为“沃木琼”的高原山沟,而该山沟绵延近70公里,沟内分支的大小山沟有近百个。更为困难的是沟内没有道路,没有手机信号,而罗登最大可能就藏身在这片区域。

随后半个月里,宋飞和战友们走遍所有山沟,最终确定了五条重点小山沟。可是每条小山沟都长近10公里左右,要确定最终的小山沟,还要花大量的时间、警力和精力。

(阿坝警方在高原潜伏侦查15个小时)

4月7日下午,专案组再次获知一条重要线索:罗登的一个手下将要前往罗登藏匿点给他送马。4月8日凌晨3点,宋飞带领专案组民警摸黑爬到可疑山顶后潜伏了15个小时,发现了马匹进入的小山沟。并通过侦查,发现罗登可能藏身的现场是呈Y字形的两条山沟,共有5顶帐篷和1个远牧房,任何一处都可能是罗登的藏身地。

160名警力合围,罗登来不及反抗即被抓

9日深夜,在省公安厅、州公安局的统一调度下,来自武警阿坝支队、州公安局、阿坝县公安局的160名警力携带枪支弹药、防弹装备,陆续在红原县公安局集结。

专案组将160名警力分成9个小组,其中4个外围组负责外围制高点的控制;5个突击组分别对5顶帐篷和1个远牧房进行搜索和抓捕。

在制定围捕方案时,宋飞进一步想到,5顶帐篷中其中1顶帐篷位于一小山包顶处,不避风,远离水源地,不符合牧区帐篷搭建常规,但是这顶帐篷视线开阔,非常可疑。

(罗登藏身的可疑帐篷。来自阿坝平安图)

在确定对这顶帐篷搜索的带队人选上,宋飞在专案组研讨方案时言词激烈,“罗登有枪,我熟悉情况又是带队人,我不上谁上?”

10日凌晨6点30分左右,天刚蒙蒙亮,随着州公安局局长刘波涛一声令下,5个突击小组同时雷霆出击,分别冲向5顶可疑帐篷。

与此同时,4个外围组中,4支狙击步枪紧紧瞄准可疑帐篷,为突击组的战友提供火力支援。

宋飞靠近那个帐篷,看到有个男人,来不及多想,第一个冲上去骑在他身上,紧紧抓住他的左手。随后确认此人身份,就是负案在逃的罗登。

“当时我身旁还有好几名战友,我以为罗登的右手被铺盖挡着,手里可能会有手枪。就是开枪,也只能打在我肚子上。我可以牺牲,但不能伤到其他战友。”

后据现场勘查,罗登的56式步枪就放在他的右手边不到1米远的地方。

就在罗登起身抓枪准备反抗时,宋飞眼明手快,奋不顾身扑向罗登,联合其他战友成功将其制服,并从其身边搜出突击步枪1支、手榴弹1枚、子弹几十发。

胜利完成任务,刚刚经历生死瞬间的宋飞,只想到“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还活着,真好!”(大象新闻记者根据阿坝公安公众号、官网等整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