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每天醒来,都能体会到人生的紧迫感丨专访

新京报Fun娱乐

2022-06-16 19:10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他们都说你(孙三娘)强悍、强大,可亲情是你的软肋。我也一样,别人总会捕风捉影、随意评判,或对我们释放善意的同情,而我们无需怜悯,对别人的议论决不低头。”电视剧《梦华录》开播当天,柳岩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了一封她写给“孙三娘”的信,抛开为新作宣传的工作需要,看得出柳岩是真心喜欢这个角色。

柳岩喜欢孙三娘这个角色,她说你总能在身边找到一个这样的人。 受访者供图

柳岩喜欢孙三娘,还因为她接地气,你总能在身边找到一个很像她这样的人。柳岩曾预言孙三娘和《梦华录》一定会被更多人认识和喜爱,她说,自己看到剧本的时候,就对这部戏很有信心。

《梦华录》播出后,柳岩凭借孙三娘一角再次获得关注,有不少观众疑惑她这几年在干什么?“其实我一直都在拍戏,拍《梦华录》的前一年,我拍了四部电影和两部电视剧,只不过播出时间是演员无法把控的。”不过,柳岩也理解大家有这样的想法,自从她决定把工作重心转到“演员”后,就连妈妈都感慨:一年到头也不知道你在干嘛。但对柳岩来说,有得必有失,当她出演的作品得到观众和市场认可时,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值得的。当然,作为40+的女演员,她也有紧迫感,“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都会有紧迫感,毕竟到了这个年纪,时间没有那么充裕了。”

《梦华录》

三娘和赵盼儿像亲人,和宋引章像母女

刚进《梦华录》剧组,柳岩穿着孙三娘在剧情开篇时的粗布衣裳,碰见了上一个剧组刚刚合作完的演员陈晓,“我们两部戏的档期连起来了,上一个戏是现代剧,我在里面演一个都市时髦女郎,戏服都是各种时髦西装,这部戏一下变成了朴实的孙三娘。陈晓看见我笑了好久,我看见他的扮相也调侃了半天,我说顾大人果然也是不同凡响啊。”

刚拿到《梦华录》的剧本时,只有前5集的剧情,柳岩一看就停不下来了,“剧中的女性角色都自带光芒,台词也好,人物脉络徐徐展开”,她判断这一定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柳岩用“勇、韧、善”来概括孙三娘的性格,而且她特别接地气,“她就像老家那些很有生命力的阿姨,你来了会热情招呼你;你走了,她会拿家里的土特产塞给你,或者抓一把花生揣你兜里。朴实能干、热情亲切,是我认为的孙三娘。”

柳岩很感谢导演在拍摄过程中给自己的一些引导和帮助,因为孙三娘是厨娘,她永远都是风风火火、非常利索的。导演就和柳岩说,孙三娘在讲所有台词时,都要有行动线。“所以大家看到我从来不是站在那里说话,都是手里有活儿的,不是摘豆子,就是磨绿豆粉。”

柳岩觉得,孙三娘(柳岩饰,左)对赵盼儿(刘亦菲饰,中)、宋引章(林允饰,右)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前者像亲人,后者更像是母女。

《梦华录》中很重要的一条感情线,就是孙三娘、赵盼儿(刘亦菲饰)、宋引章(林允饰)三姐妹之间相互理解、互相扶持的情义。柳岩、刘亦菲和林允三个人戏外相处得也很好。而在戏里,柳岩觉得孙三娘对赵盼儿和宋引章的情感表达要略有不同。“她和赵盼儿做了十几年邻居,所以我觉得她们是姐妹、是邻居,更是亲人。而她和宋引章,是因为赵盼儿相识的,从年龄上看,三娘比宋引章大十几岁,有时开玩笑,我说三娘如果生孩子早,都可以生一个宋引章了,所以她俩更像母女,保护的感觉会更强。”

演母亲不难,难的是让观众相信她是三娘

《梦华录》中,柳岩饰演的孙三娘是屠夫的女儿,有一身杀猪的本领,从一出场她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是一个很能干的乡下女子。对于这样的形象,柳岩觉得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她身上有粗糙感、沧桑感,还有生活沉积在脸上的痕迹,要让观众一下相信柳岩就是孙三娘,对我来说还是有难度的。”

而对于要出演一个母亲,柳岩反倒觉得压力没有那么大。她说,自己三十出头的时候就演过妈妈了,虽然她现在已经40+,还没成家也没有孩子,但身边很多闺蜜也当妈妈了,“包括我的侄子和侄女,我是看着他们从襁褓里到现在上初中的,一路陪伴,所以关于孩子的成长、教育,我还是很有感触的”,柳岩说。尤其是孩子对母亲的不理解,这些问题从古至今都有相似之处。所以理解这种感觉,表达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情感,还是有很多借鉴和依托的。

对柳岩而言,演母亲并不难,难的是要演出孙三娘的粗粝感。 受访者供图

《梦华录》开播后,柳岩也会看观众的反馈和评论,当她看到弹幕里很多人说:“孙三娘居然是柳岩演的”“我觉得柳岩就是孙三娘,她生活中应该就是三娘的样子”时,开心得不得了。

而说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场戏,柳岩认为剧中有很多孙三娘的高光时刻。但她最喜欢的还是孙三娘凭借实力为自己赢得了凤冠霞帔的那场戏。“在那样的时代,一个女人想要凤冠霞帔不是靠老公就是靠儿子,而这又是孙三娘一直以来的夙愿,最终她靠自己赢得了这一切。我看剧本的时候就热泪盈眶了,实拍的时候,我和导演都哽咽了。”柳岩说,拍这场戏时,第一遍是全景,其实是看不到脸的,但她当下已经进入到孙三娘的情绪中,声音也忍不住哽咽,后来导演说,一听到她哽咽的声音,自己在监视器后面也忍不住落泪了。

人生事

从主持人到演员,妈妈比她还焦虑

《梦华录》播出后,很多观众感慨:柳岩终于又有新作品了,她这几年都在干什么?柳岩说,其实自己这几年一直都在演戏。几年前,柳岩曾和经纪人讨论过未来的职业规划,她希望好好做一个演员,适度减少综艺节目和其他工作。这样的规划反馈到观众面前,就是觉得柳岩“沉寂”了,“这也是我母亲有时不建议我做演员的原因,她说我做主持人的时候,每周至少能看到我四档节目,能有跟我固定见面的时间,但做演员,有时拍一年戏,也没动静,她也看不到,她比我还焦虑。”

柳岩说,其实做综艺做直播也都是她的兴趣所在,是她擅长的也是她喜欢的。“我个人的感受是,无论是综艺还是直播,如果影响了观众对你角色的投入感,还是因为自己没有驾驭好角色,不能让观众信服,并不是跨界的原因。”柳岩还举了黄渤的例子,“黄渤老师也参加综艺,那之后他再去演影视作品,你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冲突。”

这几年,柳岩把工作重心放到了表演上,也是为了把想做的事做到最好。 图片来自其微博

而对柳岩来说,她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大多是配角或客串,戏份并没有那么多,所以也并不影响她做主持或其他工作。可随着她出演作品中的戏份和角色越来越重,那样的工作节奏会让她疲惫不堪,“而且大部分剧组,会要求演员在拍戏期间尽量不要有商业活动或其他工作,我自己也担心哪个工作都做不好。”衡量再三,柳岩觉得既然自己选择了做演员,就应该全身心投入,“当然,我有时也会调节自己的节奏,比如最近两部戏之间,有三个月休息的时间,就接了一些综艺,或是找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做。”柳岩说。

每天都在提醒自己不能安于现状

30岁之前,柳岩也经历过一段“年龄焦虑”期,“快30岁时,我最焦虑了,那个时候也买不起房,用所有积蓄买了一辆代步车,也没对象,非常非常焦虑。”再后来,柳岩经历过相亲,经历过感情失败,于是决定把重心放到事业上。如今步入40+的年纪,她反而对年龄和婚姻都不焦虑了,也发生了一些态度上的改变,“我觉得找到一个灵魂伴侣更重要,选择是否进入婚姻,这个得由自己来决定。”柳岩也大方透露,自己现在也会到处让朋友介绍男朋友,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遇到一个合适的人。

40+的柳岩偶尔也会被母亲催婚,但一般都是在见面的时候,“自从我父亲过世后,母亲就说要做一个自由的女性,她说下半辈子她要为自己而活。”有时母亲会在广东跟柳岩的哥哥一起生活,有时会自己回湖南,加上柳岩总拍戏不在北京,母女俩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所以她并没有来自家里的压力,“我很感谢父母,在我成长过程中没有阻碍或干涉我的事业和感情上面的选择。”

但柳岩会有时间焦虑,毕竟到了这个年纪,她觉得每天醒来眼前就像有一个沙漏,在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不能安于现状。下半生该如何树立目标,如何规划人生才能让自己过得更有意义,是她目前考虑的问题。

如今已经40+的柳岩,没有年龄焦虑,却有时间焦虑,每天醒来都有一种紧迫感。 图片来自其微博

被过多关注外貌,也算是一种外部监督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一提到柳岩,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她的外貌。“如果大家只关注一个女演员的外貌和身材,那对艺人来说是比较遗憾的,当然这不是在怪观众。只不过我觉得外貌只是展现了自己的一个方面,如果我能展现出更多魅力,比如性格上的、才艺上的,或者我扮演的角色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当大家看到我饰演的角色时,会忽略掉外貌,那对我来说才是成功的。”

当然,柳岩觉得被大家关注外貌和身材对自己也是很好的监督和促进,比如她最近就成功瘦身15斤,所以当下实现了她心中比较健康又不失美观的状态,“现在是我人生中体重最轻的时候,目前的视觉年龄算保持得不错,也算对得起观众了。”

被问到如何成功瘦身,柳岩赶紧放下了手里喝掉半杯的奶茶,“忽然觉得手里的奶茶都不香了。”她调侃道,随后分享了自己的经验:“我觉得还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运动方式,比如我就不太适合有氧运动,最近发现空中吊环这种控制类和伸展柔韧性的运动很适合我,当然也要管住嘴。”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