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本土汉服设计师汤圆姐姐“敖珞珈”和她的汉服梦

九龙坡发布

2022-06-10 17:20重庆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官方账号
关注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出彩的女性。在家里,她们是乖巧的女儿、贤惠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是一个家的灵魂;在更广阔的社会舞台上,她们在创新中自强不息、在创造中开拓进取、在创业中艰苦奋斗,彰显出坚韧刚毅、智慧豁达的新时代女性风采……

5月30日,昵称为“敖珞珈”的网友发了一条朋友圈,表达自己参加《女性创业发展支持公益项目》课程的感想,丰富的课程设置,让她感叹受益匪浅。在敖珞珈所发布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在这个由区妇联举办的8天64学时的免费课程中,她还获得了优秀学员的表彰。

在6月3日区文旅委主办的“我们的节日·端午”非遗主题快闪活动中,敖珞珈也受邀担任主持人,她身着汉服,画着汉唐复古妆容,与了解或者不了解她的观众互动,展现汉服的美丽。

说起敖珞珈,可能大家比较陌生,但她的另一个名字“汤圆姐姐”,想必有人知晓。2018年,作为汉服店主的敖珞珈拍了一套吃汤圆的唐代仕女图表情包,酷似唐俑的外形和惟妙惟肖的动作,让她意外“出圈”,成为大家口中的“汤圆姐姐”。她也因此先后获得央视“点赞中国”2018年度网络正能量、阿里造物节2018年度“天下第一造”、重庆有红人、敦煌壁画乐舞专题文化志愿者等称号。如今4年过去,尽管因为市场竞争和疫情的影响,她经历了低谷,但从今年开始,她逐渐开始在一些文旅活动中找寻“露脸”机会,以期更好地将汉服推广与本土文旅宣传相契合。

01

意外走红

被“洪流”推着走的人

汤圆姐姐敖珞珈,本名郑琦,是土生土长的九龙坡石坪桥人。因为大学学了服装设计,毕业后,她画过插画、壁画,做过文创产品。在因为“汤圆姐姐”表情包走红之前,她已经是一个资深的汉服爱好者,也是淘宝上最早一批售卖汉服的商家,在我区注册成立了京渝堂服饰设计有限公司,并开起了汉服实体店。

敖珞珈在许多场合回应过当初的意外走红。诸如产子后发胖本想减肥,但拍摄完这组图后,意识到可以展示不同的美;抑或是拍摄的初衷是在乐呵大家的同时,也为了给自己留一个纪念……这些回应在她最红的时候,被网络、电视、报纸所刊载。

而回忆起当初那些意气风发、侃侃而谈,敖珞珈坦言,因为是无策划的走红,那种扑面而来的关注度,虽然给了她很多机会,能够穿着繁复的汉服,梳上高高的发髻,画上精致的妆容,去曝光,去全国各地参加活动、录制综艺节目,但参加完这些活动后,自己到底要怎么往前走,她是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的。再加上,敖珞珈并不是一个爱博眼球、博出位的人,所以对于所谓“网红”那些营销,她都想尽量选择正能量的方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也没有签约经纪公司。

“满满当当的行程,让我觉得自己一直专注的汉服事业有了一个传播出口,其实我是被网络洪流推着向前,没有时间静下来想一想未来到底要怎么干。”敖珞珈笑言自己长板很长、短板很短,设计和对汉服的敏锐关注是长板,经营和规划都是短得不能再短的板。

在走红之前,敖珞珈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汉服爱好者,走红之后,也有更多的人看中她的创新和设计能力,加入团队。在这种激励下,她扩大了自己的经营规模,和合伙人一起畅想。彼时,敖珞珈觉得自己正走在传播汉文化的康庄大道上。

02

经历低谷

汉服和家人是她的支撑

但网络的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敖珞珈在飞机、火车上一次次奔波,一次次在各个活动现场重复自己最初走红时那些俏皮的动作和眼神,花在原创设计上的时间被大幅压缩。事实上,网络的热度,似乎并没有带动太多人对于汉文化的关注,大众更多的是对当下那个传播环境下的讨论,所以尽管敖珞珈在“汤圆姐姐”之后,也设计拍摄了一些传统节日的表情包,但无法复制当初的热门讨论。

繁忙的行程,也让她疏于对于公司和团队的管理,当初因为走红而簇拥到她身边的那群人,在没有她这位“老板”明确的管理要求下,似乎也放松了对设计、对品质的把控,所以如今在社交网络上,关于“京渝堂”淘宝店的评价里,还有着“质量不佳上新慢”的讨论。

这种疏于管理,也让她尝到了苦果。2020年初,原本闲下来的敖珞珈,为春节档准备了一批汉服,但毫无征兆的疫情打乱了节奏,与合伙人的分歧、货品积压、员工离职,各种各样当初没发现或者发现了但被虚假的关注度所掩盖了的问题,成了压垮她的一根又一根稻草。

“最难受的时候,半夜两三点都有员工来质问我,为什么发不出工资,自己也一遍一遍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做好,为什么没带领大家走向更好。”敖珞珈坦言,2020年公司出问题后,羞愧和内疚的情绪占据她整个思想,她患上了重度抑郁症。直到上完这次区妇联创业培训的心理课程,她才知道,原来羞愧和内疚才是人最负面的情绪,这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却是难懂的深渊。

好在,梦想还在,家人也一如既往支持,敖珞珈重新开始“战斗”。“我就是想要好好地经营汉服事业,从零开始又怎么样?”敖珞珈说。

03

千帆过尽

仍有从头再来的勇气

公司垮了,那就重新来过。现在的工作室模式,就是放大自己的优势,自己擅长什么?是设计,那么在没有补齐短板之前,管理和运营就交给其他人去做。比如,敖珞珈的其中一个产品线唐本俑新品样衣,交给一个舞台剧公司在打版制作,运营方面,汉服圈再就业的小伙伴又可以将她的产品带出去宣传。“这样的‘抱团’,是汉服爱好者的‘自救’,大家或许因为疫情失去了很多,但大家仍然热爱这份事业,所以互相帮助、共同努力渡过难关。”敖珞珈说。

四年的时间,从走红到公司倒闭,说起自己在走红之后所做的决定,敖珞珈觉得,最值得就是2019年时发起了礼衣华夏汉服模特大赛,这是国内第一个大型汉服赛事,覆盖了80多个城市赛点,通过比赛她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也给了许多热爱汉服的小伙伴一个展示的平台,大家将一起让汉服文化重归大众视野。就在前几天,礼衣华夏还首次官宣设置了香港赛区,影响力更大。

“或许我现在的状态不是最好的,但是我觉得,在所有人的生活都因为疫情放慢了步调,反而给了我沉淀的时间,等待下一次的花开。”敖珞珈坦言,现在自己还是很胖,是大家都担心的不太健康的胖,但最近她也在想着控制体重并策划拍摄,通过自己胖瘦的变化,来展现唐朝不同时期的服饰特点,比如初唐纤细清瘦、盛唐浓艳丰满的形象。不仅如此,敖珞珈说,她的目标,是申请唐代汉服技艺的非遗。最近,敖珞珈参考唐俑和唐代古画所创作的唐本俑系列汉服,登上了柯桥时尚周(春季)闭幕秀·VDS不止青绿,这些雍容大气的汉服产品也将作为新品上线6·18。

数据显示,2020年汉服爱好者规模为516.3万人,市场规模为63.6亿元,到2021年,汉服爱好者规模近700万,市场规模更是超百亿。敖珞珈说自己虽然摔过跤,但爬起来之后仍然不惧浪潮,依旧对汉服文化保持热爱,并且努力想结合地方文化,做出不一样的汉服。上个月,她刚刚与南岸区合作拍摄了一组身着汉服打卡龙门浩老街、南山等景点的照片,反响颇佳,她想在今年有更多的尝试,更好地宣传重庆文化、重庆美景。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