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财政改革谋求自救,中部某市财政局副局长称“年初的预算几乎算是白编了”

新浪财经

2022-06-10 14:29新浪财经官方账号
关注

来源:经济观察网

  压力下,地方财政改革谋求自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刘眉浅(化名)是中部某市的财政局副局长。6月初,他对记者表示,目前地方财政承压过重,普遍面临较为紧张的状况。

  刘眉浅称,“以前库款多,收入来源多,我们到年底都是压着企业不要再缴税入库了,现在收入则是大幅下跌。”

  最近,刘眉浅去基层调研发现整个收入的形势都不容乐观。“疫情是一方面因素。另一方面,土地收入下滑得很厉害,产业转型也没有跟上来。以前三保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现在普遍都很困难,特别是库款呈断崖式下跌之后。”

  刘眉浅说:“如果做得不好,很可能要像鹤岗一样进行财务重整了。”

  刘眉浅所说的鹤岗是指2021年12月23日,鹤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通知称,因该市政府实施财政重整计划,财力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决定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

  紧张的财政状况让刘眉浅感到忧心重重。他所在的城市在省里排名一直很靠前,若是连这样的城市都走到重整的地步,刘眉浅认为,其他地级市的财政状况更加堪忧。

  为应对目前财政压力,刘眉浅所在区域的财政正在积极展开自救,“强调绩效,盘活存量。”

  状况

  “断崖式下跌!”

  在采访中,刘眉浅一直强调今年收入呈现断崖式下跌。“相比以往,现在的财政收入完全陷入了另外一种形势,其中,除留抵退税带来得收入影响外,还包含土地收入大幅下滑等因素。

  土地收入是地方财政重要的收入来源,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面临政策调整后,地方财政普遍出现了收入下滑。财政部数据显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501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9.8%。

  一般收入和土地收入的下滑也直接影响了刘眉浅所在城市的年初编制预算。

  刘眉浅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说句直白的话,今年年初的预算几乎算是白编了,年中要进行大幅调整,如果调整不到位,说不定会像鹤岗一样进行财政重整了。”

  财政重整源于2016 年国务院印发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在该预案中规定了两种财政重整情形:一是“自愿型”,市县债务管理领导小组或债务应急领导小组认为确有必要时;二是“强制型”,市县政府年度一般债务(专项债务)付息支出超过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的10%。

  其后,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雁江区由于债务付息压力过大,启动财政重整计划;黑龙江省鹤岗则成为了全国首个财政重整的地级市。

  刘眉浅称: “我们现在要进行大规模的预算调整,主要原因来自于收入压力大,支出盘子降不下来。收入不好,那么支出必然会受到影响,即便目前不调整预算,也没有库款可以安排支出了。以前收入好的时候支出盘子大,支出规模和标准都提高了不少。以我市为例,支出标准和保障范围在省里都是排名靠前的。”

  在应对压力的同时,刘眉浅还发现了一个问题,以前财政收入状况好的时候,其所在城市的财政是纯粹上解(即,向上级交钱)给省里做贡献。现在收入下滑,分配体制仍然维持原来上解体制,上级拿的钱没有改变,客观上影响了刘眉浅所在城市的财力调整。

  除土地收入减少带来的财政压力外,刘眉浅还告诉记者,疫情防控中的支出压力也很大。之前一些地方政府核酸检测从财政支出变成个人缴费,背后也说明了财政承压太重。现在全员核酸,对于一个中等城市财政来说,一轮检测费用财政支出大概在几百万元,一个县则是几十万元,若是出现疫情,还有物资、治疗、转运等一系列流程下来,支出费用非常高。”

  与此同时,地方财政还要面临债务还本付息的支出。即在收入相对好的时候所借债务,在下行压力加大时如何付息等问题。

  而出现上述情形,刘眉浅认为根源在于地方政府此前没有“过苦日子”的经验和准备。

  更让刘眉浅感到不忿的是来自于平级的行政部门。他告诉记者,这些部门已经习惯了享受本级财政福利,懒惰且被养习惯了,每次支出降低一些,都会去上级告状,而不是通过自救等方法寻找资金解决的通道,更没有去向上级争取资金的动力。

  自救

  财政收入下滑高压之下,财政部门已经迫切地寻找自救的方法。

  5月1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盘活存量资产扩大有效投资的意见》,提出对地方政府债务率较高、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的地区,盘活存量公共资产回收的资金可适当用于“三保”支出及债务还本付息。

  刘眉浅告诉记者:“现在地方政府要做的就是开源节流,开源即动存量,希望将存量资产转化为流动性。节流就是压缩支出,把以前支出虚高的部分压下来,尤其是一些没必要的支出,直接停掉。”

  在减少没必要的支出方面,刘眉浅解释称,主要是按照绩效评价的结果来确定支出,之前也曾这样做过,现在看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通过压缩支出,可以改变一些效果问题,比如以前一些平行单位冗余人员过多,业务还采用外包方式,现在因为经费压缩,事情只能自己操作了。

  “现在,我们正在研究购买服务绩效评价等方案,解决变相养人的问题,达到压缩开支的目的。”刘眉浅告诉记者。

  刘眉浅认为,无论是压力加大,还是风险危机,其实都是危中有机。目前正好可以借这个形势,压缩支出盘子,市里现在从上到下也都对目前面临的形势形成了共识,这样明年的预算会好编很多。

  “目前我们正在集中走访的企业,就是想去看看政策的弹性有多大,企业到底需要什么?特别是留抵退税对小微企业现金流影响有多大? 再来判断下一步的财政支出结构和力度。” 刘眉浅说。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