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历史范围内,总有那么一些地区,比如西北欧的波德平原,东欧的巴尔干半岛,中东的新月地区。

他们由于肥沃的土地、丰富的资源、便利的海陆交通等条件吸引着大国之间的激烈角逐,成为各种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纷争地。从而在该地区上演着一出出世代难解的恩怨情仇。

如果再叠加上这些地区复杂的民族、宗教、地缘等冲突矛盾,就会造成这些地区人民的命运多舛和文明脉络的支离破碎。

本文所讲的这段恩怨往事发生于克里米亚半岛,一个自古以来就是大国之间的激烈角逐之地。

克里米亚半岛位于欧洲东部、黑海北岸。半岛的西南面临黑海,北以彼列科普地峡与欧亚大陆相连。如果放大地图看,克里米亚半岛就像一颗心脏,在欧亚大陆中心跳动,所以他也被称为欧洲的“心脏”。

半岛既有山区又有平原。山区养殖业比较发达,平原种植业比较繁荣,主产小麦、玉米、向日葵等。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1月平均气温1-2℃,7月24℃)、降水量丰富(年降水量300-500毫米),使得自古以来,这里便成为众多域外势力的觊觎之地。

到了近现代,随着海洋文明的兴起,地处大陆与海洋交汇处的克里米亚半岛因其天然的不冻港优势,就成为乌克兰和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竞相争夺的宝地。

那么,这块风水宝地究竟应该归属于谁呢?这个问题没有那么简单,也很难回答,因为他涉及到历史、民族等问题。

一、俄罗斯被克里米亚汗国吊打时期

克里米亚半岛有着悠久的历史,其历史远比俄罗斯和乌克兰久远。早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差不多处于我国的“武王伐纣”时期,他就孕育了人类文明,出现最早的居民凯尔特人。

在俄罗斯立国之前,克里米亚主要是与欧亚大陆的南面势力发生联系。

公元前6世纪,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南面移民而来的希腊人居住,他们还建立了与希腊关系良好的博斯普鲁斯王国。

后来,罗马帝国崛起,克里米亚称臣于罗马。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克里米亚半岛相继被哥特人、我国的匈奴人、可萨人占领。

直到1016年,北宋真宗大中祥符九年,克里米亚终于被罗马帝国的东方继任者——拜占庭帝国占领,拜占庭曾把半岛南部分封给前来投奔的英格兰人,建立了新英格兰领地。

到了13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来了。他带着蒙古铁骑一路西征,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一直打到了东欧,饮马多瑙河。

随后,成吉思汗的一个孙子——孛儿只斤·拔都,他率军一路向北攻城略地,一直打到伏尔加河东岸,先后拿下了基辅、莫斯科等城市,并建立了金帐汗国,基辅罗斯灭亡。

基辅罗斯灭亡后,拔都的大军没费什么劲就拿下了黑海边上的半岛——克里米亚半岛

一开始,一代雄主拔都并没有把这个小岛放在心上,他很随意地就将其分封给了自己的弟弟秃花帖木儿。

然而,让拔都想不到的是,自己的随意一封,使克里米亚半岛成为金帐汗国灭亡后,中亚地区保持蒙古“黄金家族”势力的唯一地区。

15世纪,金帐汗国走向衰落。一直在西北地区埋头造反的莫斯科公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隐忍了200多年后,终于扮猪吃老虎,把蒙古人赶出了东欧。

而此时在克里米亚猥琐发育的秃花帖木儿的后代们也脱离了金帐汗国,建立了一个保有蒙古“黄金家族”血脉的克里米亚汗国。

由于克里米亚汗国成为金帐汗国灭亡后“黄金家族”在这里的合法继承者,所以他们对扮猪吃老虎的莫斯科公国十分仇恨。在宗教上选择了东正教的死对头伊斯兰教,在对外交往上也选择了南面号称“犬中哈士奇,国中土耳其”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由于当时还处于冷兵器时期,当时的“二哈”土耳其由于前面带有个奥斯曼,他的战斗力还是十分爆表的,比现在的土耳其也大多了,一度是一个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比藏獒都厉害。

而作为蒙古铁骑的继承者,克里米亚汗国的战斗力也是十分牛逼,一度成为莫斯科公国的噩梦。他们时常前往莫斯科公国的土地上抓斯拉夫人,把他们当做奴隶卖到奥斯曼土耳其。

从1478年开始,克里米亚汗国成为奥斯曼土耳其的附属国。在奥斯曼苏丹的支持下,克里米亚汗国一度充当起了打手雇佣兵的角色。打击的对象就是由莫斯科公国变成的沙皇俄国。

在1558年到1596年期间,他们大约组织了30次对沙皇俄国的大规模侵略。

最夸张的时候,克里米亚汗国抓奴隶的队伍一度到达莫斯科城下。1572年,他们围攻莫斯科,捉拿了15万人,杀了24000人,尸骸塞满莫斯科河。

二、俄罗斯吊打克里米亚汗国时期

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进入热兵器时代后,冷兵器时代的铁骑落伍了,世界上的游牧民族也从此时起突然变得能歌善舞了。波兰王国不例外,“二哈”土耳其不例外,克里米亚汗国也不例外。

而此时的沙皇俄国却迎来了他走向辉煌的窗口期,因为他们出现了一位千年难遇的彼得大帝,成功把握住了冷兵器时代向热兵器时代过渡的时代机遇。

1689年,彼得大帝亲政后,他苦练内功,派出庞大的使团前往西欧学习先进技术,本人还微服随团出访,先后在荷兰英国学习造船和航海技术。

回国后他积极兴办工厂,发展贸易,文化、教育和科研事业,建立正规化的陆海军。彼得大帝在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等领域的改革,使俄罗斯一跃成为欧洲强国。

有了雄厚资本的彼得大帝随即把眼光瞄向了外部,因为他要为俄罗斯寻找宝贵的出海口。

彼得大帝依靠自己组建的近代化军队,向西打败了波兰人引以为傲的“翼骑兵”,征服了波兰。向北则通过大北方战争打败了以维京海盗立国的瑞典,获得波罗的海出海口。

随后,彼得大帝把目光瞄向了占据达达尼尔海峡的奥斯曼土耳其和占据黑海出海口的克里米亚汗国。

1711年夏,彼得大帝率军南征土耳其。但比较倒霉的是,大帝在普鲁特河畔陷入奥斯曼和克里米亚联军的包围,最后因弹尽粮绝被迫乞和,与土耳其停战。

就在克里米亚汗国和奥斯曼土耳其为自己的伟大胜利庆祝没多久,俄罗斯又迎来一位伟大的沙皇,她就是彼得大帝的外孙媳妇,叶卡捷琳娜二世。

这位女皇有句名言:“假如我能够活到二百岁,全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貌合神离的小两口

这位女皇不仅克夫,给丈夫彼得三世带绿帽子,而且也克奥斯曼土耳其,在之后几次的俄土战争中,奥斯曼土耳其一败再败。

伴随着在战场上的一败再败,奥斯曼土耳其也成为众所周知的“西亚病夫”,避免不了割地赔款,签订丧权辱国条约的命运。

既然主子都一天天江河日下,作为附属国的克里米亚汗国就变得更加身不由己了。

1783年,叶卡捷琳娜二世颁布了《接纳克里米亚半岛、塔曼岛和整个库班地区于俄罗斯帝国之内》的诏书。

随后,女皇派他的第一“面首”波将金将军到克里米亚,接管了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整个乌克兰南部地区,并被任命为这一地区的总督。

从此,克里米亚汗国成为一个历史地理名词。

三、克里米亚战争

也许是造物弄人,沙皇俄国与奥斯曼帝国天生就是一对冤家对头,俄国扩张所获得的土,大部分都来自奥斯曼土耳其。

此时快成为“哈士奇”的土耳其对于这头野心勃勃的北极熊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怎奈顶着“西亚病夫”的桂冠,与对方交手几乎就没赢过。

时间又过了半个世纪,这时的西欧诸国经过工业革命,实力大增,使得沙俄断绝了向西扩张的念想。

但他翻回头来,却蓦然发现,南面的手下败将土耳其还在那里上气不接下气的猥琐发育着。

于是,沙俄决定再去欺负一下衰落中的土耳其,想让他彻底变成哈士奇。

但没料到这次英法两国坚定地支持二哈。

1854年,俄军与土耳其、英国、法国联军在克里米亚半岛展开激战,两军一度在海上和陆地上打得热火朝天。

但最后,俄军却不是装备精良,战术灵活的联军的对手,在付出巨大代价后签署停战协议。

由于参与国众多,且大量现代技术和战术理念被应用于战争中,克里米亚战争被称为“第零次世界大战”。

尽管战败,克里米亚半岛依旧处于沙俄的控制之下。不过这次战败也让沙俄后怕连连,他们想到了一招让克里米亚永远也离不开俄罗斯的办法——移民实边。

自此,沙俄开始不断地向克里米亚半岛大肆移民,并进行文化重塑。克里米亚半岛上原来蒙古人的后裔,鞑靼人很快沦为了二等公民,东斯拉夫人成为了该岛上的主体民族。

沙俄的这种举措遭到了鞑靼人的强烈反抗,但都被历届的沙俄政府强力弹压下去了。

四、十月革命后苏联与克里米亚的关系

我们从地理位置上看的话,克里米亚半岛距离乌克兰更近,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一道狭窄的彼列科普地峡相连,克里米亚半岛似乎天然就应该归属乌克兰。

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因为一直以来,乌克兰都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在十月革命前,他是一个宽泛的地理概念。

历史上的乌克兰分为两部分,西面的一部分长期被波兰统治,文化上更偏向西方;而东部的乌克兰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被沙俄统治,受东正教影响更深。

直到1917年,伟大的列宁导师发动了震惊寰宇的十月革命,并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送上天堂,宣告了沙皇俄国的寿终正寝。

十月革命也给与俄罗斯一直心存芥蒂的乌克兰兄弟带来自立门户过日子的机会。但这种“自立门户”是需要打引号的,因为很快,乌克兰就被列宁导师给套路了。

这个套路就是:扶植乌克兰的布尔什维克上台掌权,然后以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并入苏联。大家说说,乌克兰究竟算不算独立了?

不过,一直以来,虽然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半岛靠得很近,但不管是列宁导师也好,还是钢铁斯大林导师也好,他们并没有把克里米亚半岛看做是乌克兰的一部分。

在俄罗斯人的认知里,克里米亚是叶卡捷琳娜大帝一手打下来的,他天然归属于俄罗斯。

所以,1921年,在导师领导下,在克里米亚半岛成立了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直接归属苏联社会主义大家庭。和乌克兰平级。也就是说,他原先不属于乌克兰,彼时也不属于。

苏德战争期爆发后,一直在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却忘恩负义地认为,终于到了摆脱俄罗斯人统治的机会了。于是,鞑靼人纷纷与纳粹德国合作,调转枪口扑向俄罗斯。

鞑靼人这一吃里扒外的行为彻底惹怒了他们不该惹的人——钢铁导师斯大林

二战后期,随着德军在战场上的大溃败,钢铁导师拿着烟斗霸气地说到:“既然社会主义大家庭都温暖不了你们的心,那就让你们换个环境好好冷静冷静吧”。

于是,钢铁导师将他们统统流放到他们的祖籍发源地——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希望鞑靼人能在天寒地冻的西伯利亚好好改造改造,反省下自己的错误立场。

不仅如此,导师还以鞑靼人在战时勾结德国人的缘由,于1946年撤销了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改为克里米亚州。

1948年10月29日,苏联又将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划为独立的行政区,升格为直属于苏联的直辖市。

也就是说,自此之后,克里米亚半岛上有两个平等的直属俄罗斯的地方机构,一个是克里米亚州,另一个是塞瓦斯托波尔直辖市。

至此,克里米亚半岛在级别上就低于乌克兰了,为将来的划归乌克兰埋下伏笔。

但到目前为止,克里米亚半岛和乌克兰还是没半毛钱关系。

五、赫鲁晓夫的慷慨赠送

而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扯上关系的是接任斯大林导师衣钵的“棒槌领袖”赫鲁晓夫。

关于赫鲁晓夫,一直有个说法,说他是乌克兰人。其实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乌克兰只是他的工作地,赫鲁晓夫是地地道道出生俄罗斯的斯拉夫大汉。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那一年,赫鲁晓夫出生于俄罗斯库尔斯克一个穷苦工人家庭,由于家境贫寒,14岁时赫鲁晓夫便不得不辍学,和老爹一起来到乌克兰顿巴斯一家工厂当钳工。

虽然每天干的是拿扳子拧螺丝的营生,但赫鲁晓夫却对政治很有兴趣,多次参与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工人活动。

十月革命后,赫鲁晓夫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在乌克兰工作期间,由于本人能说会道加上螺丝拧得好,所以他的晋升很快。

1929年,他被组织派到莫斯科斯大林工业学院学习。在学院期间,因为支持导师斯大林而得到赏识,此后的赫鲁晓夫便被火速提拔。

1937年,导师派赫鲁晓夫回乌克兰担任第一书记。苏德战争爆发后,他任西南方面军政治委员,在著名的基辅大围歼战中,赫鲁晓夫差一点就为乌克兰献身了。

到了战争后期,赫鲁晓夫带领反攻大军又一路解放了乌克兰。

战后,赫鲁晓夫又不辞辛劳地投入到乌克兰的战后重建中,他经常到乌克兰各地巡视了解情况,又对各项政策落实的比较到位。由于他的不懈努力,各项重建工作取得了较大进展。

1946年,乌克兰再次发生大饥荒,赫鲁晓夫向斯大林导师提议降低征粮额度,结果却被导师痛骂一顿。虽然后来导师也同意了他的要求,但他却失去了导师的信任。

所以,对于赫鲁晓夫来说,乌克兰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和情感,可算他的第二故乡。

时间来到1954年2月19日,此时的赫鲁晓夫已经接替钢铁导师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

有一回,喝了一斤伏特加的赫鲁晓夫在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上突然提出:为庆祝俄罗斯与乌克兰结盟300年,我们将克里米亚作为代表斯拉夫兄弟友谊的礼物,送给乌克兰。

与会代表顿时炸了锅了,当时有人质问赫鲁晓夫:“老大,你是不是喝多了?”,赫鲁晓夫扶着演讲台说:“胡说,谁说我喝多了,我平时滴酒不沾。”

事后证明,他的确不是喝多了的醉话,因为后续还经过了一系列繁琐的程序,赫鲁晓夫也没有反口。他的建议最终获得了通过,克里米亚被划归乌克兰。

也许是因为赫鲁晓夫对乌克兰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把他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也许是赫鲁晓夫想通过此举想弥补大饥荒给乌克兰人民带来的伤害,

这个原因我们不得而知,这个问题也许永远不会有答案。

但赫鲁晓夫不会想到,牢不可破的苏维埃联盟有一天会土崩瓦解,而见证俄乌两国人民友谊的克里米亚半岛,有一天会成为俄乌矛盾的导火索。

六、苏联解体后的分家

1991年12月25日晚,苏联国旗在克里姆林宫徐徐降下,这个曾经的超级大国终于寿终正寝。

列宁导师临终前最重要的政治遗产——让各个独立国家以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并入苏联,终于发挥了他强大的离心力作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也开始了一场血流成河的分家。

俄罗斯和乌克兰也在此时成了两个独立的国家,克里米亚的问题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一开始,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乌两国互不相让。

俄罗斯一些政党和团体以“1954年苏维埃的决议是在赫鲁晓夫酒喝多了的情况下做出的”为由,提出承认克里米亚归乌克兰。

1992年5月5日,克里米亚半岛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并引发了骚乱。乌克兰和克里米亚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但当时俄罗斯面临来自高加索地区车臣分离势力的困扰,也无暇直接吞并克里米亚。

因此,他们双方各让一步:乌克兰同意克里米亚地区成立自治共和国,并以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并入乌克兰;俄罗斯则继续租用塞瓦斯托波尔港作为黑海舰队基地。

就这样,克里米亚半岛分成了两部分——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港。

又是列宁导师的这种套路,将来不乱才怪呢?所以,这一次风波并没有真正解决俄乌矛盾。

乌克兰独立后,开始寻找摆脱大家普遍认为的,大毛阴影下“二毛”的标签,构建属于自己的民族认同。

但这并没有那么容易,乌克兰东部长期受俄罗斯文化影响,表现得比较亲俄;而乌克兰西部,长期处于波兰的统治之下,受西方影响更深,政治倾向上也更加反俄亲欧。

乌克兰独立后,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听了漂亮国的鬼话,大搞休克疗法,造成乌克兰的通胀率一度达到4734.91%,把乌克兰差点整休克了。不过他在政治上没有偏向任何一方。

继任总统库奇马上台后,乌克兰才得以缓和,实现了经济的短暂增长。库奇马也是一位“和稀泥”高手,一直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左右逢源,两不得罪。

克里米亚地理位置极为重要,连接黑海与亚速海,是乌克兰通往黑海的咽喉。

克里米亚在乌克兰手中,二者可互为犄角,克里米亚在俄罗斯手中,则会对乌克兰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如果乌克兰的后继者们也有两位“和稀泥”前辈高超手腕的话,能在俄罗斯与欧洲北约之间不偏不倚,左右逢源,或许克里米亚的归属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七、普京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2004 年,维克多·尤先科通过选举登上总统宝座,他是个坚定的亲欧派,在任期间大搞去俄罗斯化,试图让二毛在各个方面与大毛脱钩。

2008 年,趁着普京退居二线的空隙,乌克兰还申请加入北约的计划。甚至还威胁俄罗斯,要终止俄罗斯海军租借塞瓦托乌托波尔的合同。

2013 ,普京王者归来后,俄罗斯发动对乌克兰的贸易战争,当时的乌克兰总统已经换成了维克多·亚努科维奇。

亚努科维奇是亲俄派,于是就果断放弃了与欧盟签署贸易协定,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并疏远西方。

但紧跟着第二年,2014年,西方国家就策动了乌克兰境内的“橙色革命”,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而且他一度被逼得离开乌克兰,亡命天涯。

紧接着,乌克兰政权再次发生更迭,亲欧派的波罗申科当选乌克兰第五任总统。

对于乌克兰政坛上不停上演着的一出出“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精彩大戏,此时的普京显然是没有心情去欣赏的,因为距离他“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的承诺时间不多了。

如果乌克兰一直亲西方,就有可能倒向北约,这意味着乌克兰有可能将俄罗斯影响清除出克里米亚半岛。

到时候,塞瓦斯托波尔、刻赤等重要港口将成为北约的海军基地,俄罗斯将面临着二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地缘挑战。

于是,普京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地解决俄罗斯地缘危机的办法:出兵占领了克里米亚。

随后在俄罗斯的主导下,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归属公投,结果以97%的赞成票获得通过,克里米亚正式宣布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联邦。

3月18日,普京正式签署克里米亚入俄条约,以及规定其地位及边界的宪法条例。这标志着克里米亚入俄的法律程序全部完成。

但是,乌克兰政府拒绝承认克里米亚为俄罗斯领土,一直到如今的俄乌冲突爆发。

这场地缘争端还从政治领域延伸到体育赛事领域。2020年欧洲杯赛事开幕前,乌克兰公布了参赛队员的球衣,胸前展示印有克里米亚半岛的乌克兰地图。

这款球衣遭到俄罗斯的批评。俄国家杜马议员谴责乌克兰将政治带进体育比赛,破坏了足球运动的真谛。

乌克兰此举的目的显然是在宣誓克里米亚的主权,不难看出就是在针对俄罗斯。

后记

1993年,时任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和乌克兰总理库奇马来到黑海造船厂,向造船厂厂长马卡罗夫问道:“如果让航母完工,工厂究竟需要什么?”

马卡洛夫回答:“需要一个伟大的苏联,可惜它已经不存在了。”

俄罗斯人黯然而去。1995年,“瓦良格”号正式退出俄罗斯海军编制,并以偿还债务为由送给了乌克兰

当苏联这个巨人还存在的时候,或许一切的地缘、民族冲突都不是问题,在这个大家庭下,不用说克里米亚,整个大毛二毛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当这个巨人倒下去的时候,什么理想、信仰、民族、国家,这一切的概念都被抛之脑后。人们丢掉这一切美好的东西,只能在早已没有多少油水的剩宴中求得一些残羹冷饭。

俄罗斯与乌克兰这对熊大熊二兄弟,正在被一种无色无味、无声无相、却又无休无止的东西包裹着,这也许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虚无吧。

当漂亮国以谎言构建的世界开始崩塌,当那金钱维系下的承诺开始变得一文不值时,在虚无中徘徊了几十年的大毛二毛,应该试着去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举报/反馈

艺林话史

7350获赞 2484粉丝
谈古说史,用浅显的语言深度解读历史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