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温州平阳茶业与古鳌头茶叶贸易略探

光明人家谈人文

2022-06-02 16:15北京文化领域爱好者,本地资讯创作者
关注


民国浙江平阳茶业与古鳌头茶叶贸易略探

——由鳌江港(古鳌头海关)直接出口,最高年贸易额达170余万银元

文:光明人家 2022-06-01

中国茶叶起源于我国的巴蜀地区。而浙江有茶事,从现有史料考证,至迟始于汉。三国魏晋时期,在王侯富室和佛道寺院,喝茶之风盛行,吴国君主孙皓“密赐茶荈以代酒”,乌程(今湖州)温山出产“御荈”。到了唐宋元明清历代,浙江茶叶已在全国脱颖而出,茶叶产区和产量得到重大发展。建国后,浙江茶叶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重曾超过1/4,故有“国人四杯茶,浙江占其一”之说。浙江茶叶出口在全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大多年份占全国出口量的五成左右,最高年份达七成多。可以说,浙江已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绿茶的重要出口基地。温州是浙江三大产茶区之一,而历史上平阳县则是温州区最主要的产区,份额占60%以上。



民国十一年(1922)古鳌头地图-台湾中研院


平阳的茶业历史

平阳县地处浙江南部的东海之滨,自然条件优越,是浙江省老茶区之一,被《浙江省茶叶区划》列为本省茶叶生产最适宜区。平阳县产茶历史悠久,据有关史料记载,早在1200多年前就开始种植茶树,迄今上千年。东晋的永嘉之乱,当时中原士族南渡后,历史给温州平阳提供了一次空前的契机,使得茶业推进扩展到了温州平阳,以满足北方过来的士人阶层清谈崇茶的需要。这可以从近几年在温州建筑工地出土的茶具得以证明。


清光绪年间《温州府全图》中鳌江-江口镇-江口汛关


到了唐初,茶圣陆羽在《茶经》中就引《永嘉图经》曰“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唐书·食货志》亦载“浙产茶10州,55县,有永嘉、安固、横阳、乐城四县名”。横阳既平阳。宋代,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提到“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温州的茶叶种植迅速发展,北宋徽宗崇宁元年,温州在平阳当地置“场”收税。南宋尤是茶叶种植生产的旺盛期,平阳已成为浙江主要的茶叶产地之一。


由于文献失载,宋元以前平阳的茶叶已不可详考。但据明、弘治《温州府志》中称:“茶,五县俱有之。惟乐清县雁山者最佳,入贡,而瑞安湖岭、平阳蔡家山所产者亦佳焉”。清乾隆年间,平阳著名诗人张綦毋,在《船屯渔唱》中亦曾予以传咏:“儿女清明剧可怜,蔡家山上摘茶香。明朝待换新榆火,小试旗枪斗煮泉。”清乾隆《平阳县志》则载:“茶出南北港多”。


清、乾隆《浙江通志》卷一〇七“物产”载有:“温州府。茶,万历《温州府志》:五县俱有,乐清雁山龙湫背者为上,瑞安胡岭、平阳蔡家山产者亦佳”。茶叶行家俞寿康(1920-1988)《中国名茶志》:“温州黄汤产于浙南的泰顺、平阳、瑞安、永嘉等地,品质以泰顺的东溪和平阳北港的为最好”。这些记载说明,历史上平阳也出名茶、好茶。而蔡家山清明早茶,北港黄汤俱在平阳之地。


据《清实录》载:“道光二年八月甲寅(公元1822年9月23日),浙江巡抚帅承赢奏:浙省温州土产粗茶,向由平阳江口出海,经过乍浦口运赴苏州”,要求“浙省温州等府茶船仍由海道贩运”。清末民初瑞安人洪炳文著《温州茶述》中载:“温州之茶,以平阳南北港为大宗,北港以南雁为最,南港(以)华洋、藻溪为多(江南垟、金乡多出白眉)....色味以平阳之南雁、乐清之雁荡、瑞安之集云山、泰顺之牙洋为佳。每年通计价银四十余万,平阳之北港居四分之三,红茶独出平阳北港,绿茶则诸处皆有.”


“巍巍群峰满眼绿,遍地茗茶溢馨香。”现在平阳县的田间地头,到处是一片片茁壮成长的茶园。从这里飘出的淡淡茶香已经享誉全国。据了解,平阳县茶产业主导产品——平阳早香茶获得了“中国名优茶”“浙江世博十大旅游名茶”等荣誉,品牌评估价值达3.03亿元;传统历史文化名茶—平阳黄汤获第十届国际名茶评比金奖,并跻身中国四大黄茶品牌之一。2017年3月,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命名为平阳县“中国黄茶(平阳黄汤)之乡”。


民国平阳的茶业


民国浙江产茶主要有三大中心区域,浙西区,旧杭湖严诸县属之。平水区,绍属各县及宁台之部分县属之.温州区,旧温属之永嘉、乐清、瑞安、平陽、泰顺诸县及处(丽水)属部份县属之。温州区宜茶土地面积之广大,土质之肥沃,雨露之充足,气候之温和,换言之,即茶业先天环境之优越。


温州的各县土地面积,山地面积约占三分之二以上,土质气候均极宜植茶,其中以平阳县为种植面积最多。据民国22年(1933)浙江省茶叶种植面积统计,温州区茶叶种植面积共计38830亩,其中平阳县种植面积为28000亩,占温州茶区总面积的65.7%,是温州区最主要的茶叶产区。可知温茶出处最多为平阳。泰顺、瑞安二县为次,永嘉、乐清、玉环三县出产数甚微。清末民初《温州茶述》中载:温州之茶,以平阳南北港为大宗....北港以南雁为最,南港以华洋、藻溪为多,江南垟-金乡多出白眉。


平阳县为温区茶业中心产地,据民国《平阳县志》载:“民国初,出口茶约一万担。”民国《中国实业志》载,民国22年(1933年)平阳红茶产量居浙江省第三位。民国《平阳县志》卷15《食货志四·物产》载:“茶,《旧志》:南北两港俱产之。其制法有红茶、绿茶等种。绿茶由新叶蒸焙而成,红茶则将新叶晒之使萎,堆积箱中发酵变色,再蒸焙之。”平阳人口众多,是为浙江省一等大县,有“两浙咽喉、八闽唇齿”之称,历史上就是茶叶主产区。其幅员广大,士质肥腴,及其适合种植茶叶。鳌江横贯其中,上游分歧为南北二港,交通便利,平阳产茶主要集中于三个区域。


城区片:在平阳县城昆阳周边万全与附近小南片范围五、六里处均出产茶,栽培制造尚得法,惟种植面积较小,产额产量无多,其中尤以大坪山、蔡家山出产者为佳,特别是蔡家山产茶在史料中有所记载。所产茶均集中于平陽县城中。


来源:鳌江茶叶仓运概况


北港片:鳌江干流俗称北港,山区产茶面积广大。产茶计分三处。晓垟山,宜茶之地甚多,栽茶亦盛,所产之茶均藉人力挑至山门,用筏装至北港中心水头镇,转装汽船或小舟直运古鳌头出口。蔡垟山,山高、土质亦佳,全山均产茶,人力挑至腾蛟堡,再制后由占家埠下船直运古鳌头出口。山门南湖,面积较小,地势亦较低,故所产之茶,产量品质均较次,惟运输较晓垟山为便。


南港片:鳌江支俗流称南港,与泰顺、福建接壤,横阳支流横贯境内,水量较少。交通比较北港为次,但小船可达灵溪镇,竹筏可通上游之桥墩门,转装汽船或小舟直运古鳌头出口。或经钱仓、平陽、瑞安以连达永嘉。南港之著名产地有五岱山,红岭、莒溪、朝陽山,岩尾、过路山及藻溪、桥墩门、灵溪诸地。其集中点为桥墩门、灵溪、藻溪三处,产量与北港区相等,惟出口以北港为多,因南港茶一部份运至北港,再制后输出。


1927年,上海《东方》杂志刊载的詹选之文章《平阳农民报告》载:“(平阳)南港、北港、蒲门等处,多山......产米多不敷自给.....幸山地宜茶,每年清明后即可采摘茶牙,稍迟,头茶上市矣。远近茶商连偏而来,值至二茶、三茶收买完毕,而后去。一年总计不下数十万金之收入。于是农民中亦有而团团作富家翁者矣。”可见茶业已经成为民国时期平阳南北港农民的主要收入途径。


1934年3月22日据《温区民国日报》第四版报道“平阳茶业代表筹组公会”。后平阳县茶业商会成立,平阳大茶商桥墩吴滋庭被推选为会长。后茶叶同业公会在鳌江设有办事处。民国时期平阳茶商号众多,据民国浙江《温处区登记茶厂》全部核定共计有76家,其中平阳县就有56家,占据温处区73.7%的份额,具体名单如下:


平阳县56家:联芳、吴源发、天福源、源丰、乾源、洪与源、新裕泰、新同发、元兴、新同美、锦源、裕祥新、懋记、新利源、唐协源、永记、鼎源、裕源春、同协利、泉春、同和、复兴、杨春华、公兴、杨慎记、广益、丰和、华大、同华、震华、中兴、同利。繁枝合作厂、腾蛟合作厂、裕泰、乾记、复兴乾、乾兴、信记、裕祥公、新春、新同顺、益源、新民、传源、益昌、颜永兴、源昌、源记、利民、雁山合作社、青街合作社、陈恒源、新联记、寿生兴、瑞茂昌、新合记。


民国古鳌头茶叶贸易


民国七年(1918),著名地理学家林传甲编撰出版的《大中华浙江省地理志》-《平阳县》载:“古鳌头(今鳌江)为全县商业中心,茶、矾、海产所萃,由帆船装运出口”。而据《中外地名大辞典》载:“古鳌头市一茌浙江省平阳县东南三十里,东濒东海,甫临鳌江。交通便利,茶、矾、海产,咸萃於此,商业繁盛,为全县冠”。由此可见,其实至少在清末时期,鳌江就已是一个商贸兴盛之港口中心城镇,有茶叶出口。


早先平阳的茶业记载多从温州港出口,自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签订,温州港被迫开放之后,温州为温茶区最大之集散地,大部份茶叶均由此出口,运至上海转输于杭州、营口诸地,其来源多为平阳、瑞安及处属各县。清光绪24年(1898),清政府制定《内港轮船行驶章程》,准许外轮航行内港各地。温州府将古鳌头列为可供“内港轮船”航行的港口,此后外轮频繁出入鳌江港,其时出口大宗商品主要为茶叶,多数先运至沪闽等地,再转销国外。宣统三年(1911),鳌江港增添明矾出口后,其出口货物数量直线上升。据《近代浙江通商口岸经济社会概况:浙海关、瓯海关、杭州关贸易报告集成》记载的数据,平阳的古鳌头海关(平阳卡)在1884年、1897年、1906-1907年、1908-1909年的茶捐分别为2200银两、3979银两、3187银两、3397银两(具体见表格图)。


民国13年(1924),原从温州港出口的平阳茶叶基本上都转由鳌江港出口,这是由于鳌江著名商号王广源开通500吨光济轮的鳌江至上海的航线通航,使鳌江的茶叶贸易领域拓展到至宁波、硖石、上海、苏州、天津、青岛、营口、大连等华东与北方各大埠头港口,其贸易额大增。据《民国.平阳县志》载:“民国初,(平阳县)出口茶约一万担,每百斤捐一元一角,加引课二角,岁值二十余万元。”


这与民国茶业专家吴觉农先生(1934)编著《浙江之温州茶业》记载相同,“十余年前,平陽茶业均由永嘉出口,自鳌江与沪、闽通航后,交通较便,税捐较少。且不经检验手续,於是平陽毛茶大多由古鳌头直接出口。”古鳌头(暨鳌江)占有地利优势,向来为平阳县的茶叶集散地。古鳌头位于平陽城南鳌江之下游,交通便利,自与沪、闽通航后,昔日以永嘉为唯一出口之一部分茶叶,改由古鳌头出口。惟均保毛茶,大多来自南港北港,运输上海、厦门、转售营口、天津、苏杭。


民国时期古鳌头(鳌江)的主要对外商贸业有几大类,一是明矾的外销,最高外销数目是1923年达到115950担。二是渔行业,年贸易额最高值为200万银元,三是茶叶贸易,年贸易额最高值有记载约为120-170万银元,四是生猪贸易,具体贸易额不详。另还有南货、石油、百货、制皂等等。民国19年(1930),古鳌头(鳌江)撤常关,次年(1931)设立瓯海关古鳌头分关,直接以征收对外贸易关税及船钞,大大促进鳌江港对外贸易的发展,而茶叶直接出口贸易额大增,时鳌江设有茶叶仓运(库)管理站,平阳县共有61个合格茶叶运检堆站,其中鳌江有51个(见下图)。


当时古鳌头茶厂有乾记和复兴祥二大制红绿箱茶的茶厂,为平阳最大的规模的茶厂,资本极雄厚,乾记设厂二所,分制红绿箱茶,年可出厂四五千箱,为大茶厂之一。复兴祥与乾记对立,楼屋一栋,专门制绿茶,可出口一二千余箱。鳌江当时茶业过堂行(茶叶贸易)计有王广源、孙懋昌、裕春、源春、裕记、协丰等六家。其中以王广源最大,孙懋昌最老。王广源另经营其他生意,如棉布、明矾、南货、报关等。据熟悉茶业情形者称,古鳌头茶业出口数量,年来且较永嘉为多。目前可以查据到有资料数据,据《浙江之温州茶业》记载,民国20-22年(1931-1933)(见图表),鳌江港口出口的茶叶(毛茶)的贸易额分别为96万银元、93万银元、102万银元。


而民国平阳县长徐用民国35年(1936)曾在《浙江省建设月刊》刊文载:“本县地处浙南,为产茶之一大区域,在昔国际贸易畅旺之年,输出总量曾逾六万担左右,总值在百万元以上。”而1933年输出总量为3.63万担,其贸易额就达102万银元,若加上余下2.4万担的同等价值,其总额相加可达近170万银元,因此说鳌江港的茶业贸易额的170万是有来源与根据的。


民国平阳是为浙江主要的产茶区。而是茶叶为古鳌头主要贸易商品,从1924年鳌江港正式开通沪申线直到抗战爆发前后一段时间,鳌江港茶叶贸易一直不断。茶叶与明矾是为古鳌头对外贸易有记载的最主要两大宗贸易商品。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战爆发,而后日军的侵略和飞机的轰炸导致鳌江遭到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鳌江的最主要几条街道被摧毁,人员死伤惨重,多家大商行被迫停业。


1939年9月25日,鳌江遭日军飞机轰炸,兴隆街富华公司永嘉分公司茶叶仓库中弹起火,待运至香港2083件茶叶被烧毁,价值法币81795元,该批茶叶已向中央信托局保险部投保,要求全额赔偿。后经公证行调查证实,尚有182箱完好,经平阳县茶叶合作社、茶叶同业公会,鳌江警察所等单位证明,1940年5月17日,按实际损失茶叶1901箱赔偿75220元,这是鳌江民国有载较大的茶叶保险理赔案。


当时,平阳政府为了阻止日军登陆,在鳌江港狮子口一带扦插梅花桩,填以巨石,设置水下封锁坝,鳌江口封港。1940年,日本侵略者飞机多次轰炸鳌江,烧毁了许多房屋,致使鳌江最大商行王广源停业迁往温州。1942年6月和1945年4月,日军两次入侵登陆,烧杀抢掠,亦使鳌江遭受严重破坏。致此,古鳌头对外茶叶贸易基本歇息。总之,古鳌头茶叶贸易起于清末民初,兴旺于民国黄金十年,毁于抗战日军侵略.....


参考文献

1、《浙江之温州茶业》吴觉农编 (1934年)

2、《鳌江茶叶仓运概况》邓必信 《浙江特产》(1930年)

3、《中国茶业》朱美予编.中华书局.(1937年)

4、《浙江省之茶业统计.28年度》浙江省油茶棉丝管理处茶业部编(1939)

5、《论著改良平阳茶业之管见》徐用《浙江省建设月刊》1936年.10.6

6、《温州老新闻》上中下.孙焊生编,黄山书社.2012

7、《桥墩志》桥墩志编纂委员会编,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8、《温州港史》周厚才编著.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

9、《温州近代史》胡珠生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0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