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取消免费核酸的城市,出现了

医微客

2022-05-31 16:57北京医微客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
关注

核酸检测,谁来买单?

01

第一个核酸“自费”的城市,出现了。

日前,四川省阆中市发布通告,要求当地居民自觉自费进行每周一次的常态化核酸检测,费用为3.50元/人次。

这笔钱看起来不多,但传达出一个前所未有的信号:具有强制性的常态化核酸检测,最终要由个人买单?

这则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面对争议,阆中市发布最新通知,将常态化自费核酸检测,改为“愿检尽检”自愿检测。

核酸检测常态化之后,费用谁出是个大难题。

医保部门明确不能将医保用于支付核酸检测费用。

同时还明确常态化核酸检测费用由地方政府承担。

华创证券结合检测量和单价变化测算,疫情发生至今核酸费用约3000亿,其中今年前4月已花近1500亿。

东吴证券则估算,如果所有二线以上城市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一年的成本上限约为1.7万亿元,占2021年GDP的1.5%、公共财政收入的8.7%。

相比之下,常态化核酸的支出比起封控造成的损失小很多。

很多人所以算经济账,宁肯常态化核酸,也比封起来没收入要好很多。

可这一年1.7万亿的核酸检测费用,地方政府也不一定能负担的起。

资料显示,阆中位于四川省东北部,为南充市的代管县级市;幅员面积1878平方公里;辖23个乡镇、5个街道,人口83万,其中城镇人口29万。

如果阆中七天一次做核酸,一年下来要多少钱?

83万*3.5元/人/次*52=1.49亿。在加上建核酸检测点,人工成本等一年差不多要2亿多元。

2021年阆中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2亿元,其中税收收入7.2亿元。

如果地方政府掏钱,大概一年有1/3的税收收入拿去测核酸了,压力能不大吗?

2020年数据显示,阆中市的财政收入在四川183县市中位列43名,属于中上水平。

不过在核酸检测费用面前,阆中都表示承担有难度,那更不要说排在阆中之后的县了。

阆中要求自费核酸也是无奈之举,当地回应,这个事情本来就要自费,政府承担不起,本该自费。

这话确实没说错,看看阆中的GDP数据和每年接近2亿元的核酸检测费用,阆中也有苦难言。

医保不负担,地方政府没钱,发地方债没人买,最终核酸检测费用还是要落到个人头上。

当地财政收入情况如何?

根据统计公报,阆中市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2亿元,而财政支出高达53.4亿。

财政支出是收入的3倍多,这笔钱从何而来?

根据财政预算报告,这笔钱除了一小部分来自卖地收入之外,60%以上依赖的都是转移支付。

以此来看,即使按照最低的7天常态化核酸,即使只考虑核酸支出,阆中一年也要耗掉7.5%的财政收入。

这笔钱,相当于当地一年初中教育的总支出,或1/5左右的公共医疗支出。

这还只是一个普通县级市,大多数县城的情况未必比阆中更好。

别说阆中,就是阆中所在的四川省,这也是一笔巨大支出。

四川虽然是我国经济第6大省,但由于人口众多、发展不平衡,依旧是我国转移支付倾斜的第一大省。

根据粤开证券的统计,2019 年全国只有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等六省三市,对国家财政有净贡献。

事实上,虽然共有9省存在净贡献,但粤沪京三省市就占了2/3以上,上海一市的净贡献,更是超过了江苏、浙江两省的总和。

而财政转移支付最受益的5个省份分别为四川、黑龙江、河南、新疆、甘肃。其中,四川以2381亿元位居榜首。

四川2021年GDP为5.38万亿元,常住人口8372万人,为我国第6经济大省、第5人口大省。

同期,四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773.3亿元,而支出为1.12万亿元,财政自给率为42%。

如果四川全省都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一年花销有多大?

保守估计,四川一次全域核酸总支出约为3亿元,按照7天一次进行,全年支出约为156亿元。

这笔钱,相当于四川3.2%的财政收入,超过了科技支出,超过了全年卫生支出的1/6。

全民常态化核酸,注定是一笔巨额支出。

因此,基于防控需要与财政支出的平衡,国家卫健委明确,不会对所有城市一刀切。

“不是要求所有的城市都要建立15分钟的核酸采样圈,主要是集中在输入风险较高的省会城市以及人口千万级的城市;

频次上也不要求所有人群都要48小时检测一次,具体要当地根据疫情发生发展情况、防控需要来因时因势确定。”

显然,那种动辄全省上亿人口全部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且直接顶格要求48小时核酸,且不说财政是否吃得消,本身就与政策相违背。

基于科学防控的考虑,常态化核酸应该集中于大城市,尤其是千万人口城市。

目前,我国共有17个千万人口城市。(参阅《中国,又少了一个千万人口城市》)

其中包括4大直辖市、8个省会以及深圳、苏州、青岛、东莞等经济强市,以及临沂1个普通地级市。

单看千万人口大市,除去尚未跻身特大城市的临沂,16个千万人口城市覆盖总人口月2.57亿人,占全国的18%左右。

如果将主要二线省会都囊括在内,覆盖总人口约3.7亿人,占全国总人口26%左右。

即使是这些城市,财力也存在巨大差异,京沪深等地财力最为充沛,就是48小时核酸也不成问题。

但东北、中西部的大多数省会城市,多数本身还依赖转移支付,对于这笔巨额支出未必吃得消。

所以,在常态化核酸与财力之间要取得平衡,在防疫与经济之间也要取得平衡。

疫情要按住,经济也要稳住,以最小代价实现最大防控效果,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共同期盼。

来源:国民经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