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近期讨论声量不断攀升的《我的出走日记》是由韩国电视台 JTBC 所推出的周末连续剧。主创团队包含《耀眼》、《Law School》导演金锡允,以及《我的大叔》编剧朴海英,深刻描绘青壮世代所面临的社会压力,并通过贴近大众心声的厌世金句,频频掳获观众的心。

独有的「丧志」气息,正是《我的出走日记》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

日复一日,正如主角美贞所说:当人际关系成为一种工作,清醒的每一个瞬间都像在劳动。为此,沿着过往的轨迹,不断地抛掷生命,现代人活得拘束且压抑,犹如泄气的皮球,每逢假期只能瘫软在床上放空;至于唠叨的鸡汤语录,就如剧中那一块「你今天会遇到好事」的招牌,听起来格外刺耳,仿佛在暗讽人的失败、不上不下,全都因为不够争气。

于是,人一方面感到空虚,另一方面又觉得喧嚣难耐,好似全身上下的细胞,无一不在咆哮,纷纷喊着想要摆脱——那份无以名状的倦意与愤怒。到头来,挪步走向明天,宛如移山一般,怎么还有善待他人的余裕?这恰恰呼应大姐琦贞的感叹:没有钱,没有自由,只好选择冷漠,那些仅存的温柔,不过是出于求生本能的应付与奉承。

面对上述困境,韩剧《我的出走日记》反其道而行,不再故作坚强、温馨,抛下「必得乐观」的处世包袱,纵身跃入负能量中,并以丧气的台词,幽幽阐述大众埋藏于心的苦闷。或许那些金句乍听无用、未必营养,却句句真挚且锐利,足以在庸碌的生活中,替人划开一条缝隙,好以稍作喘息,甚至倒掉积累多日、早已腐臭的心灵垃圾。

除此之外,徐徐推进的叙事调性,亦是《我的出走日记》得以抚慰人心的根基。具体来说,引发共鸣的台词,可以视为剧组撒下的饵,使人不自觉靠拢、驻足聆听故事,进而沈浸在舒心的田园景致,再搭配温婉的配乐,观众恰似踏上一场精神慢活之旅,暂时从「讲求效率」的「生活制约」中挣脱。

无论是喋喋不休,或是沉默不语,皆是一种生命表述

剧集以三姐弟的日常为主轴,作为普通上班族,每天烦恼的不外乎人际、工作、成就与感情,故事就绕着这些平凡的主题缓缓堆叠。三姐弟表面上性格迥异,却同样闷了许多不吐不快的心底话。只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能坦率表达自己,特别是木讷寡言的美贞,对比能言善道的哥哥姐姐,总是选择压抑,一再斟酌用字,深怕一不小心惹人讨厌。

也因此,每一晚的通勤时光尤其珍贵,唯有这段时间,美贞不用分神顾虑职场关系,更不会被家人挤压话语权。虽然返家的路程总是漫长,却也是宝贵的空隙,让她得以透过述说「内心怨言」稍微舒缓一整天的疲惫。

承前所述,美贞的沈默,并非无话可话,而是没有机会、场合说出口,只好把话吞入心底。但通勤时的内在私语,终究是替代性方案,倘若任由情绪盘旋,就像将自己卡在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这绝非美国所渴望的解放。甚者,时间一久,那些话越滚越大,聚成一颗冰冷的雪球,渐渐地辗平美贞对于生命的期待。

故此,才有那一句:我的心从未被填满。美贞自然不是本性悲观,仅因为历经了太多次的失望,无论是坎坷的情史,又或是鲜少被人肯定、接纳,全都一口一口啃食她的生命意志。

相反的是,喋喋不休的大姐、二哥,却不见得活得比较舒坦。确实,借由言说,她们多少抒发了内心的不满,但那依旧无法填补生命裂了一角的缺憾。琦贞与昌熙十分相似,早已跨过三十岁这个门槛,却仍未拥有社会公认的幸福,比如一段圆满的关系,抑或是成功的事业。换言之,看似聒噪的言说,其实承载着各自的匮乏,毕竟生命越是空虚,越是需要透过话语填塞。不过,极少停歇的言说,除了反映内在的荒凉,其背后目的,往往也是在寻找一个答案,或说适当的词汇,好让姐弟两人可以拼凑出「生活」之所以「不如意」的真相。

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全都迫切地想要厘清:黯淡的生命长河,从何而来,又将通往何处。以此来说,《我的出走日记》巧妙地丰厚「言说」的意涵:说与不说都可视为一种表达,不管是向人揭露愤慨,还是把抑郁的心声藏起来,皆让言说不再仅是沟通工具,亦能姑且安抚心中的疼痛,甚至是角色们理解、改变自我的路径。

至此,因应集数而相异的言说调性,正好彰显角色的心境转变,好比说琦贞不再责怪他人,转而鼓励自己告白就算会跌跤,依然想要把握与尝试;本还寡言的美贞则开始多话,在安全的崇拜关系(亲密关系)中,不用焦虑被人评价,因而频频向具氏吐出一句句骇人的生命观察,可说是自在释放心中的小恶魔。

二哥昌熙更是直接付诸行动,不再找借口拖延,利用离职进一步杀出「成就焦虑」的围城,他未曾不想升迁,但那仅是获取认可的手段。自始至终,昌熙真正渴望的,不过是父亲的赞赏,他胸无大志,也漫无目的,或许笨拙,却努力地想让家人骄傲。

综上整理,可以发现「言说」极富创造性:一方面催化人际关系,另一方面助人往内探寻,甚至倒过来促发具体行动,大幅扭转个人境遇。而这正是《我的出走日记》的高明之处,深入厌世发言之中挖掘生命的不甘与积极性,并让人明白,即使面对庞大的社会压力,人类也不完全是受到宰制的蝼蚁。

克制、留白,然后发酵──隐晦却深刻的我爱你

虽然《我的出走日记》花了不少篇幅描绘角色的日常,但美贞与具氏这一对臭脸情侣的关系发展,依然是观众好奇的重点。奇妙的是,两人表述情感的方式非常内敛、迂回,许多细节并未明言,得要进一步思索才能意会。比如传统的英雄救美戏码,通常会有较为夸张的霸气场面,但是本作相对写实。例如在灰暗的乡间道路,回家的美贞不巧被流氓盯上,位于身后的具氏,就故意碰撞塑胶袋内的酒瓶,借由声响来让美贞安心,同时也让小混混忌惮他的存在。

短短几秒钟,这一幕戏,不但展现具氏的体贴,也为两人的关系埋下伏笔,更能如实反映韩国的性别议题,就算浅浅带过,同样让人明白阳刚文化的强势轮廓,并且没有打破具氏寡语的性格设定。也因此,即使本作少了浮夸的表白、示爱,却依旧浪漫,甚至甜而不腻。说来有趣,产出大量对白、金句的《我的出走日记》,回到关系议题上,反倒含蓄,不管是爱情、亲情,经常仅以画面与演出来呈现,确保作品基调贴近现实亚洲文化,而非盲目地追求娱乐效果。

当然,鲜少直白表露爱意,绝不代表没有爱,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去表现,好比作品中再再提及的崇拜,指的即为我爱你,以及那些与爱相关的言行举止,诸如包容、应援、肯定等等。况且,旁人听不懂的暗号,才是最甜蜜的恋人絮语,纵使千言万语,也都比不上这一份专属默契,至于共守秘密的刺激感,更是加温感情的关键。

再者,妥善使用影像符号,包括野狗互文具式的漂泊,或以月亮借代感情的如幻似梦,甚至运用朦胧的车窗倒影辉映人的彷徨,皆都赋予作品诗意。这正好例证,就算是跳脱戏院的影集,同样可以启用意象技法说好故事,不太需要担心观众抓不到寓意。

尤其,许多情节,与其直白说出口,倒不如克制表述、不点破,才有空间让观众自己去体会。想当然,得靠咀嚼才好发酵的情感反馈,溅起的涟漪更为悠远,若像派对一样匆匆掠过心头,除了造成观影疲劳,也难以印下任何纹路。

综此来说,《我的出走日记》走出自己的风格,看似恬淡,却藏有不输其他作品的浓烈张力。为此,就算作品低调、洗炼,照样默默受到欢迎,推动观众们口耳相传,更有人温习数遍,只为细细品尝当中的韵味。

结语

整体来说,《我的出走日记》所呈现的困境,或多或少,皆是现代人走过的曲折,例如跨越不了的生离死别、难以相通心意的家人嫌隙、越走越迷惘的人生规划,但那不会是全部,结局的开放性,更是恰好阐明人生充满着未完待续。犹如剧中所述:不要再为自己打分数,不要再把自己限制在某个范围内。最终,试着从他人的定义中出走,转身投入生活,细细体验每一份喜悦与疼痛,那才是所谓生命的历程。

举报/反馈

娱乐姿迅每日爆料

133万获赞 7.9万粉丝
做过一线艺人经纪人,娱乐圈最新爆料正能量
娱乐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