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取消免费核酸城市的出现了,意味着什么

鱼哥有财气

2022-05-30 14:48江苏
关注

我一直在想,核酸这件事,真的能一直这么免费下去吗

第一个核酸“自费”的城市,出现了

日前,四川省阆中市发布通告,要求当地居民自觉自费进行每周一次的常态化核酸检测,费用为3.50元/人次

这笔钱看起来不多,但传达出一个前所未有的信号:具有强制性的常态化核酸检测,最终要由个人买单

这则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面对争议,阆中市发布最新通知,将常态化自费核酸检测,改为“愿检尽检”自愿检测

为什么

毫无疑问,财政才是问题的核心

说白了,有些地方财政真的压力很大

要了解这个问题,要给大家科普一下

首选,各位老铁需要了解政府财政收入来源有哪些

简单来说,政府有“四本账”,分别是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

其中真正有含金量,代表地方实际发展水平的一般公共预算在全国“四本账”中占比为51.82%,是各级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

通俗来说,就是各地政府的钱袋子,是政府财力的一个重要体现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多少反映的是当地比较真实的经济状态,是城市发展的含金量的重要判断标准之一

你甚至想象不到,在GDP50强城市中,一般公共预算全国仅有嘉兴、苏州、杭州3个城市自给率超过100%

6个城市超过90%,超过70%的有25个,剩余25个城市自给率不足70%

50强中有7个城市一般公共预算收支自给率不足5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无法自给怎么办

各级政府财政收入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靠政府基金预算,其中主要收入来源为土地出让金

2020年,全国政府基金预算收入中土地出让金占比高达90%

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政府基金预算收入比值均在0.5以下,表明上述城市对土地财政依赖度显著降低

而哈尔滨等5城比值均在2倍以上,50强中有31家的比值在1倍以上,土地财政依然是城市发展之痛

说到底,一切的归因又回到房地产

这20年的房地产超速发展,也带来了地方财政的黄金年代

大量信贷资源被通过土地,和庞大的购房人群注入到楼市中去

而制造业和其他行业因为没有得到充裕的信贷资源和相关政策支持,出现了产业升级迭代缓慢,从业人员收入无法稳步上升的现象

这群收入无法稳步上升的人,恰好是支撑楼市的基础

当然比这个更严重的是人口出生率,这个直接卡住了人口,也就是楼市资源的命门

人越来越少,收入上升缓慢,楼市曾经依赖的资源越来越悬了

说到这我想起了资源诅咒这个词

资源诅咒本身是用来形容在一些落后的国家发现石油、天然气、矿藏等丰富的自然资源后,会陷入一种经济依赖怪圈的现象

全国经济都开始依赖于开发这些被发现的自然资源,毕竟这个来钱容易速度又快

而金融部门的信贷资源也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和资源相关的产业当中

因为资源产业的高利润,信贷利率被逐渐被扭曲,导致本来就不受信贷待见的其他产业,在只能得到少量信贷资源的情况下,还得承受高额的资金使用成本

缺少了信贷和政策支持的其他产业会出现升级缓慢和被排挤的情况,最终的结果就是,相当一部分依附于其他产业的人群收入开始下降

愿意进入这些行业和研究行业相关技术的人开始变少,最终非资源产业失去竞争活力逐渐萎缩,国家经济发展出现一定程度的拖累

而当一个陷入资源诅咒的国家,资源产业一旦受到全球经济波动和地缘政治变动的影响,或者资源本身被开采殆尽后,剩下的只能是一地鸡毛

某种程度,我们所谓“资源”就是庞大的人口规模,但凡我们没这个人口规模,房地产就绝对玩不到现在这个状态和规模

但现在楼市什么现状,就不多说了

回到开头

阆中,是四川南充市代管的一个县级市

2021年阆中GDP总量只有280亿元,户籍人口82万人,常住人口62万人,这意味着当地有大量的年轻劳动力外出务工

以常住人口来测算,按照3.5元/人的价格,每次核酸支出为217万

如果按照2天一次核酸,阆中全年支出约为4亿元;如果是7天常态化核酸,一年开始也达1.2亿元

要知道,这还只是核酸支出,没算上为常态化核酸付出的物力、人力成本,更不用说背后难以估量的误工成本

当地财政收入情况如何

根据统计公报,阆中市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2亿元,而财政支出高达53.4亿

财政支出是收入的3倍多,这笔钱从何而来

根据财政预算报告,这笔钱除了一小部分来自卖地收入之外,60%以上依赖的都是转移支付

以此来看,即使按照最低的7天常态化核酸,即使只考虑核酸支出,阆中一年也要耗掉7.5%的财政收入

这笔钱,相当于当地一年初中教育的总支出,或1/5左右的公共医疗支出

这还只是一个普通县级市,大多数县城的情况未必比阆中更好。

但是实际上,不仅是县级市

一场全国范围的财政暴降,正在上演

近期公布的地方财政收入数据,一片的负增长,更是看得让人心慌

1-4月份的主要地方财政收入数据

只有贵阳、长沙、合肥、广州、太原、泉州6个城市实现正增长,14个城市都为负增长

而如果单看4月份,财政数据全部为负增长

经济实力最强的深圳,1-4月份财政收入1309亿元,但增幅下降12.6%

4月份的增速,更是暴降44%

当时数据已出炉,就引起一片惊呼

如果连最强的深圳都如此表现,其他中小城市又该如何

同处珠三角的广州,4月份财政收入下降12.8%,惠州下降近20%,中山下降22%,江门下降40%

而东部沿海的城市表现也不遑多让

4月份单月,苏州下降49%,南京下降54%,杭州下降37%,宁波下降36%,泉州下降30%,台州下降37%

最惨的温州、常州,4月份财政收入还不到20亿,下降幅度甚至超过了70%

中部第一城武汉,4月财政收入同样下降接近30%;西部的重庆,降幅达到了35%,不仅是城市的表现如此

省份层面的数据也不太好看

比如贵州省,4月份财政收入下降32%,甘肃下降57%,宁夏下降27%

甚至全国1-4月份的财政收入也同比下降了4.8%

经济下行期,财政紧张,已经成为各个地方的常态

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阆中市有关工作人员直言:

“这个事情本来就要自费,政府承担不起,不可能一刀切,我们只是执行指令。”

的确,阆中承担不起,其他普通地市也承担不起,这是全国大多数普通县市都面临的共同压力。

而这次,楼市也许走到了属于自己的明斯基时刻。

所谓的明斯基时刻,就是长期经济稳定时期会因为某种惯性导致盲目的投资增加,债务上涨,杠杆率上升

而最终因为投资者所获得的收益开始无法覆盖杠杆所产生的利息和债务而进入崩溃的临界点。

当投资者的资产所产生的收益回报再也无法支撑起长期投资所产生的债务时,投机资产的个人和组织就会开始收回放出的贷款,从而引发资产价格的的彻底崩溃。

国外评级机构对国内房企评级的下调,国内金融机构在政策放开后依然不愿意放款给房企,持币观望的人群还是在静静等待。

无论是个体还是组织显然都意识到了明斯基时刻的影子已经开始出现。

那能不能阻止明斯基时刻的打来?

如果想阻止属于我们楼市明斯基时刻的来临,那就只能在两个地方下手。

第一,让资金继续流入楼市,让房企继续拿地,让购房人群可以用高杠杆继续进场买房,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资金利率。

第二,让地方上放开政策的大门

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在保证房企继续拿地的同时,让更多的人可以进场用贷款托起市场预期,只有新进场的人保证房贷正常偿还,那么明斯基时刻就能被人为的延迟。

说白了,就是用更大的债务把当下的问题与风险不断的推后。

但从目前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和居民债务收入比的数据来看,让还没进场的人背负起推迟楼市明斯基时刻到来的责任,真的有点强人所难。

2021年结婚人数为736万对,跌破了1986年以来的新低,只有2013年高峰的56.6%

年轻人连结婚和婚后生活的开支都无法负担,让这些人去承担一个玩了十几年的一个债务大雪球,这真的合适吗?

这些年轻人也许的确有点积蓄,可能还能再借点钱,总之努力努力还是可以进场上车的,但我还是想说,留点希望和种子吧。

我是鱼哥,一个对韭菜说实话的颜值博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