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湖南老汉将200平米房产全给儿子,女儿:这是我的房子!

白凤说娱

2022-05-30 10:45河北
关注

2014年,家住湖南的陈树森老人65岁,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终于在晚年过上了圆满的生活,

作为退休工人的他和老伴能领到将近4000元的退休工资,

他有一套200多平米的大房子,儿子和女儿也都已经成家立业,

然而,本应该无忧无虑的陈树森老人,心里却一直藏着一份愧疚。

原来,老人的儿子陈明在3岁的时候患上了小儿麻痹症,

尽管夫妻俩努力让儿子接受治疗,但最后还是落下了残疾,

这件事成了老两口一辈子的痛。陈树森十分愧疚,他总是在想,

如果当初他们能更好地照顾儿子,儿子是不是也会和正常人一样?

虽然陈明是残疾人,但他坚强且乐观,

在家里孝顺父母,在外面踏实肯干,

娶妻生子之后,依然坚持在外打工挣钱,

儿子的坚毅让他欣慰,但越是如此,他的愧疚就更多一分。

陈树森就这样带着这份歉疚过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某一天,他因为身体难受去医院看病,医生却在他的体内发现了一个恶性肿瘤,

经过检查确认,陈树森老人患上了癌症。

虽然医生并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陈树森老人,但老人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他还不到65周岁,就已经皮肤发黄,骨瘦如柴,还有了满头白发,

自己身体的不舒服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可能时日无多了。

他的名下只有这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产,

为了防止儿子和女儿为了争遗产闹得不愉快,

陈树森立刻开始起草遗嘱,决定把这套房产全部都给大儿子。

这个决定是他早就打算好的,因为儿子陈明和女儿陈丽的情况不同,

陈明是个残疾人,赚的钱不是特别多,结婚后仍然在外面打工,

而陈丽和丈夫刘军合伙开了一个二手车店,

多年打拼下来,他们已经有了丰厚的家产,

不仅在别墅区买了豪宅,还人手一台名车。

更何况,陈丽已经有4年多没踏进家门半步了,

平日里对他们老两口根本就不闻不问,他们一直是由儿子儿媳照顾的,

这让陈树森老人十分气愤,认为女儿不忠不孝,不懂得感恩。

再加上陈树森几十年来对儿子的愧疚,于情于理,这套房产都要给儿子陈明。

其实,早在建房之初,陈树森就考虑到了以后可能产生的纠纷问题,

他把家庭成员每个人的出钱出力都记了下来,做成了一份明细账,

谁为这个房子付出了多少,他都清清楚楚地写在本子上了。

根据本子上记录的信息,

这套房产是由陈树森夫妻俩和儿子共同出资出力建起来的,

上面根本就没有提到女儿陈丽的名字。

让陈树森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立下遗嘱后不久,

女儿居然久违地联系到他,张口就说要争这套房产,

女儿的要求激怒了陈树森,他没想到陈丽这些年根本都不赡养他,还有脸来争遗产。

因为遗产的问题,陈丽和陈树森老两口闹得不可开交,

这天,陈树森老两口再次来到女儿工作的二手车市场寻找女儿,

可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她的影子,只好询问附近的知情人。

在老两口的要求下,知情人提供了陈丽的手机号码,

陈树森拨通电话后提出要见一面,可没说几句女儿就挂了电话。

见此情景,陈树森妻子再次给女儿打了电话,在她的再三劝说下,

陈丽终于决定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和他们见一面。

一小时后,陈丽赶了过来,她承认,这4年她的确没有怎么回去看望过父母:

“这4年因为房子的问题,我们的意见有些不统一,关系也有些紧张,

但之前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也没什么矛盾。”

随后,陈丽道出了她执着于这套房产的原因:

“有争议的这套房子,本来就是我出钱买的,

如果是父母出钱买的,那就不需要和我说什么了,

他们想给谁就给谁,还需要产生纠纷吗?”

记者继续追问:“这笔钱是父母找你借的还是你自己出资的?”

陈丽回答得斩钉截铁:“就是我自己出资买的,没有什么其他的说法。”

陈丽解释说,当初这套房子是她以自己的名义购买的,

买房一共花费了一万九千元,这些钱也都是她自己出的。

因此,这套房产本就是在自己名下的,

她争这套房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父亲没有任何理由阻拦。

陈树森在一旁听着陈丽的解释,越听就越气愤:

“她说的这些话如果是真实的,她就抱着她的崽跪在外面喊天!

句句是真话的话,我没话讲!”

陈树森说着拿出了一些文件,“我们有东西在这里,能证明事情的真实性!”

老人拿出了当时买房签的协议,表示关于房子是如何买的,上面写得很清楚:

“钱确实是她出的,但当时我是借她两万块钱,

也说了如果60岁之前我没还完这两万块,这房子就是她的。”

陈树森说,他在50多岁的时候,这笔钱就由他的老伴还上了,

所以,现在这套房子和陈丽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他自己的房子。

随后,老人又拿出了一份建房协议书,

然而,记者拿起这份协议仔细看了一遍,很快就发现了一处不寻常的地方:

户主那个地方虽然写的是儿子陈明的名字,但很明显可以看出,

这里有人为涂改过的痕迹,说明之前的户主并不是陈明。

这时,陈丽开口告诉记者:

“建房通知书上原本写的是我的名字,后来才被改成了陈明的名字,

我觉得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我房子买下来让他们住了这么多年……”

说到这里,陈丽十分伤心,

“到底为什么要把上面的名字改掉,我也想不通,

我那么信任你,做子女的哪有不信任父母的?

那时我才23岁,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陈树森老人在一旁听着,实在是气不过,他站起来发毒誓:

“我可以拿我的子孙赌咒,如果我说了半句假话,我就跪在外面喊天,

你如果硬要说从我陈家弄到一分钱去了,我变鬼到你家吵三代!”

他怒骂女儿不要脸,“在你嘴里居然成了买了房借我住九年,简直是凭空捏造!”

坐在一旁的陈丽倒显得很是冷静:

“你当时才40多岁,现在说借2万块钱等到60岁还,那我根本就没有理由给你嘛……”

就在陈丽阐述自己的观点的时候,陈树森冲过来一把抓住陈丽的头发,

按着她的脑袋狠狠地往桌子上砸去,

周围的人都被老人突发的暴力举动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阻止,

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从女儿陈丽旁边拉开。

陈丽顶着凌乱的头发站起来,她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告诉社区工作人员:

“所以我才不愿意和他单独见面,我和他说不清楚的,我说的明明都是真话。”

陈丽告诉记者,当初买房的时候,协议是用另一张纸写的,上面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而现在父亲出示的这张协议是他后来自行变动的,根本就不是当初给她看的那张。

最后,不愿继续待下去的陈丽留下了一封信就驱车离开,

留下的陈树森老人气还没有消,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态度,这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

在还清借女儿的2万元之后,老人就把房子的户主改成了陈明的名字,

这都是有单位能够证明的,并不是他私自更改的。

而至于当初买房的时候为什么要写陈丽的名字,老人则解释说,

当时厂里要分配房子,如果这套房产写了陈明的名字,

厂里就不会再给陈明分房了,所以才在户主那一栏写上了女儿陈丽。

现在,这套房子的户主已经改成了陈明,上面还有盖章,

自己证件齐全,完全能够证明这套房现在和女儿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这套房子,儿子陈明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记者联系到了陈明,提起这件事,陈明的语气似乎很疲惫:

“父亲现在病了,我只管父亲治病,其他的都不管,父亲是我的。”

而对于妹妹的问题,陈明选择闭口不谈,

实际上,陈明不想让父亲和妹妹因为这件事起争执,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曾经主动提出要放弃这套房子,但陈树森老人坚决不同意。

之后没过几天,陈树森老人再次因为觉得胸口闷来到医院检查,

看着医生凝重的表情,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日子越来越少:

“我生病住院,女儿就算不来看我也没关系,

只要他们兄妹俩好好的,以后不为这件事来争吵,我死也瞑目。”

就在大家为了解决这件事忙碌的时候,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传了出来:

这套房子所在的小区很可能要被拆迁。

如果老人的这套房产真的被拆迁,拆迁补偿款将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陈丽突然要来争房产,会不会是因为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

几天后,父女二人再次来到调解室进行调解,

记者针对这件事询问了陈丽,陈丽很坦然,表示这根本就不是原因:

“我都不住在这附近,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是不是要被拆迁?

更何况,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争遗产,

很早之前我就说过了,父母的遗产我一分都不要,他愿意给谁是他的权利,

只是这套房子的房产证上本来是我的名字,他为什么背着我去改掉了?

知道这件事之后我特别生气,我又不是说完全不为这个家考虑。”

想起自己曾经的打拼之路,陈丽颇为感慨,

她17岁的时候就独自离开家去外地打工,

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过程十分坎坷。

后来她成了家,又和丈夫一点一点地把事业做到现在这个程度,

家里父母和哥哥几乎都没给过她什么帮助,

因此,她和家人的感情本就不是很亲密,

不过在房子这件事之前,她和家人的感情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僵化。

“我承认,这套房子的确是父母他们做了建设,

但当时确实是父亲拿了我的2万块钱给我买房子,

从来就没说过借,也没说过什么时候还。

如果说真的是管我借的,为什么不打张借条?”

陈树森怒气冲冲地反驳她:

“那你打过借条吗?你做生意的时候找你娘借钱你打过借条吗?

谁都有困难的时候好吧!”

陈丽斩钉截铁:“我买房子之前,从来没去你们那里借过钱。”

陈树森越想越伤心,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以前兄妹俩犯了错,他都只骂儿子从不骂女儿,可女儿现在却变成这样。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和你娘死了以后,你们兄妹俩还是兄妹,

不管父母有没有做错什么,都不要记恨到兄妹头上。”

听了父亲的话,陈丽只是在一旁沉默着,

或许是觉得父亲给她带来的伤害太大,她始终没有作出表态。

老人掏出了他写好的遗嘱给陈丽看,希望她能在上面签字,

就在陈丽对着遗嘱一言不发的时候,他突然给女儿下跪:

“不管什么都是我的错,我只求你不要来争这套房产。”

陈丽见状也立刻跪下来,让父亲不要这样做:

“不存在你求我,我只要问心无愧,是你的遗产我不要,

但你遗嘱上写的‘房产归陈明夫妇所有’这一句我不认同,

我承认这套房产有他的一半,但我也有一半的功劳。”

陈丽寒心极了,她也为家里做过很多好事,

家里困难的时候,她也独自一步步打拼,给家里打好了基础,

可到头来,父亲却一点都没有为她做,好像自己从来就不是这个家的女儿。

“我现在知道父亲病重,我也不会不管他,无论是出治疗费还是照顾他,

子女该尽的义务我都会尽,但该享受的我也应该享受,

那套房产本该有我一半,我肯定要为自己争取,

哪怕以后觉得我条件好,把这一半让出来,

那也应该是由我来给,而不是自作主张剥夺我的权利。”

尽管两边说了这么多,女儿最后也作出了只要一半房产的让步,

但在老人的一再坚持下,这件事还是没能得到最终调解。

原本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到头来却变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如果父女二人都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一下,

并都为此作出一定的让步,这件事一定会得到和平的解决。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