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男子悬赏百万寻子:为孩子准备了3套房,寻子24年助20多家庭团圆

上游新闻

2022-05-21 21:01重庆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官方帐号,优质社会领域创作者
关注
00:37

近日,寻子成功的郭刚堂又出发了,作为电影《失孤》的主人公原型,他想为更多的寻亲家庭打气鼓劲,第一站他选择了河北邢台解克锋家。

5月20日,解克锋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寻子24年的他,已经为丢失的二儿子准备好了3套房子,他坚信儿子一定会回来。长期以来,他用尽了各种方式寻找儿子,并在这期间帮助4个被拐家庭重新获得团圆,20多个抱养、被送养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相认。

解克锋说,家中父母每次和他见面,第一句话都是询问二儿子找到没,妻子也因为常年思念儿子影响了身体健康,为了找到这个儿子,他承诺,凡向他提供正确线索的将给予20万元奖励,若有人直接将孩子送回家,他愿以100万元重金酬谢。

刚满月就被人带走了

在很多人看来,解克锋在事业上算是颇有成就,并且家庭幸福美满。他承包建筑工程,还有四家混凝土公司,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但解克锋心里一直有块沉重的石头压着,每次聊起这个话题,他都难以控制住情绪,这块石头便是他二儿子的丢失。

解克锋认为,他的孩子就是被人带走拐卖了。1998年,结婚5年的解克锋正带着妻子在邢台市创业,出身农村的他能吃苦,事业很快就有了起色。解克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二儿子被带走的那一年,家里在邢台市桥东区新西街西头小地道桥路北开有一家商店,平日里妻子在家看店,他则在邢台市承包了一些建筑工程,那一年,工程量大,他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解克锋回忆,1998年腊月,快要过年前,他又出去做工程了,留妻子一人在家一边照看刚满月的二儿子,一边看店。某天下午5点多,解克锋的妻子去店铺附近100米左右的地方买菜,她心想着距离很近,便没有锁门,儿子则被放在店铺后面的屋子。没到10分钟,她就买完菜回到了店铺,但这时,家中已没有了孩子的踪迹。

解克锋说,据其妻子回忆,当时店铺门口站着两个年龄在35岁左右并有南方口音的男子,“回来后,两个男的不见了,孩子也不见了。”解克锋说,因为当时没有目击者,这是他们的猜测。

解克锋记得,事发后他接到了妻子给他BP机发来的传呼,到达公用电话亭准备回电话时,旁边一些熟人让他赶紧回家,“我马上打出租车回家,一听孩子没了,俺媳妇也没在屋,我还以为孩子病了。”这种猜测只持续了几分钟,很快他便见到慌了神并在大哭的妻子,告知他“孩子丢了”。

解克锋说,他立马报了警,也联系了几十个亲戚朋友,发动他们一起去邢台市的各大汽车站、火车站及大街上找人,一行人一直找到晚上12点多,但都没找到二儿子。

到了第二天早上8点,家中又来了很多亲戚朋友,“好多人提供线索,当时那个年代,买卖孩子的情况比较多,火车站、汽车站,亲戚朋友都打听着,谁家买孩子了,都过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结果都不是。”解克锋说。

寻子一年多,花光积蓄

孩子丢失之后,解克锋的妻子情绪崩溃,吃不好睡不好,只想外出寻找孩子,商店不得不临时关停。解克锋说,妻子本以为几天就可以找到孩子,“当时孩子在吃奶,憋得特别疼,再疼也坚持,等着孩子回来以后还能吃奶,时间长了孩子没回来,奶又憋回去了。”

而解克锋自己的状态也不好,二儿子丢失后不久就是春节,他回到农村老家哪也不想去,“不愿意出门,哪也不愿去,感觉孩子丢了,太丢人,抬不起头来,没脸见亲戚朋友,找不到孩子也感到对不住孩子。”

等到过完年,解克锋和妻子又开始了寻子之路,这次他们放弃了工作、放弃了挣钱,“我和老婆两人一起,当时还没有车,骑着自行车,在(邢台市)周边,远了坐公交车,不方便的地方打出租车。”解克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整整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妻子都没有收入,后来花光了家中几万块钱的积蓄,“都花光了,不挣钱,连找孩子的路费、生活、租房子都没钱了,不工作不行了。”

在那一年多的寻子过程里,解克锋说他遇到了很多骗子,“打电话说知道我孩子在什么地方,要我给十万块钱,我就给他们500、1000,给了之后,打电话就打不通了。”解克锋无奈地说道,“明知道是假的,也试试。”

寻子久了,家中的亲戚朋友都来好心相劝夫妻俩。解克锋说,亲戚朋友都劝说他和妻子振作起来,“找了一年也没有结果,好多亲戚朋友都劝,孩子已经丢了,就一边做生意一边找孩子,不能生意不做了,不挣钱也没法找孩子。”最终,解克锋也想明白了,要想继续找孩子就要挣钱,这也是为了找回孩子后,可以给他一个好的生活条件。

▲解克锋参与的寻亲活动现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4年里帮助20多个家庭团圆

一晃24年过去了,解克锋依然还在寻子路上,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坚信不久的将来就能找到二儿子,“我相信我的孩子正健康地活着,我相信我的孩子应该明年能回来,现在技术很发达,我有这种预感,也一直在努力。”

在寻子过程中,解克锋自己也成了帮助他人寻亲的热心肠,根据他的讲述,24年里,他一共帮助4名被拐的孩子找到了父母,并有20多个被送养、抱养的孩子在他的帮助下和家人团圆。

解克锋记得在2000年,随着DNA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第四次全国打拐专项行动启动,他成为河北省第一个采血入库的寻子者。

解克锋会经常关注一些孩子寻亲或父母寻子的网帖等信息。他记得曾经有一个武汉的男孩联系他,“他一个人不敢去采血,我让武汉的一个朋友带着他去了,一个多月后,打电话给我说‘叔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说‘什么好消息啊?’‘武汉的公安帮我找到父母了’。”

解克锋说,帮武汉男孩找到亲生父母后,他非常高兴,“因为咱们孩子丢了,也愿意帮助更多的人,只要我知道了,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们。”解克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名寻亲成功的武汉男孩后来要去北京录制节目没有路费,他给这个孩子先后打了1500元的路费。

2019年,一名邢台附近的男孩找到解克锋,说自己在四五岁时被拐卖至海南,“‘听朋友说您能帮助我找到亲生父母?您能不能?’我说‘能’。”解克锋接着便问了这个男孩的具体情况,“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养父母对他又不好,但不知道怎么找(亲生父母),找我帮助他,我说‘你到邢台市来找我’。”之后,他便带着这个男孩去了公安局采血,幸运的是,这名男孩在当年底便找到了亲生父母,“腊月二十九晚上,公安通知我,说我做了一件大好事,说那个孩子比对成功了。”接完电话的解克锋感到非常兴奋和开心。

“如果把孩子找到送回来,100万”

解克锋说儿子丢失以后,他比从前更加能吃苦,“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也不怕苦不怕累,只有有钱了,才有条件找儿子。”而他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孩子,亲戚朋友有任何线索都会及时提供给他,他还经常在邢台市张贴寻人启事,并通过媒体寻人,但都没有二儿子的下落。

后来,他们寻找的范围越来越大,从邢台市周边到北京、天津、河南等周边省市,只要有机会和时间,他就会按照线索踏上寻找之路。

经过多年努力,解克锋积累了一些财富。多年以来,他从事建筑工程承包工作,而他的事迹也在周边生活圈子内传开,很多人同情他的遭遇。

说起多年以来大家对他工作的照顾,接受电话采访时的解克锋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他哽咽着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每天特别辛苦,在工地上做管理,承包工程,好多人知道我这个事,找我,因为相信我而把工程交给我,我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个工程干好,做得比别人都好。”解克锋说,源于他的遭遇和多年积攒的好口碑,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工程交给他,“给我好多工程,挣了不少钱。”

如今的解克锋还在继续从事工程承包,并开了4家混凝土公司。他告诉记者,在工作不忙的时候,自己会每天跟父母说几句话,“父母每次见到我第一句话都是‘二小找到了吗?回来了吗?’我说‘正在努力着,正在找着呢’,每次都是这么问,每次都叮嘱我把孩子找回来。”

解克锋强调,他希望母亲能早日见到孙子,家里也为二儿子准备了三套装修好的房子,“如果提供线索,给20万,如果把孩子找到送回来,100万。”为了找到孩子,解克锋承诺,愿用百万重金酬谢送回儿子的人。

如今解克锋的3个孩子都已长大懂事,他们也会帮着在网上查找,“他们有时候偷偷地找,也不敢跟我说,因为跟我一说我就哭。”而家中的妻子因为思念二儿子睡眠一直不太好,常年哭,“这些年眼睛已经哭干了。”解克锋说道。

上游新闻记者 汪璟璟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