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希腊之克里特文明

梦想缘到

2022-05-09 09:11
关注

原始印欧人的南下与迈锡尼文明的兴起

之前有朋友在问,既然两河文明影响了埃及文明,那么今天黎巴嫩、以色列所处的“西亚裂谷带”,作为二者之间的连接走廊,是否也存在早期文明呢?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我们在亚非河、尼罗河、爱琴海三大文明区,所指向的是本地区的文明中心。受它们的影响,居住于周边地区的部族,也会加快文明进程。

当克里特乃至希腊半岛都开始接受文明的火种时,西亚裂谷带、小亚细亚半岛、亚美尼亚高原、伊朗高原这些与两河、尼罗河文明中心,陆地相接的板块,并没有理由处在蛮荒时代。

腓尼基人、赫梯人、亚述人,就是受之影响而进入国家时代的。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身处大河文明的边缘,这些边缘板块一时也很难成为文明的中心,或者说形成属于自己的优势文明。

相比之下,与欧亚大陆隔海相望的希腊地区,这方面就有优势了。海洋的阻隔,能够让古希腊人在吸收文明因子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持地缘独立性。同时他们相对北部欧洲地区的文明优势,又能让自己拥有辐射文明的腹地。

如果希腊半岛是从西亚裂谷带向外延伸的,上述优势就荡然无存了。因为对大河文明周边,山地密布的希腊半岛,无论在农业还是人口潜カ上,都无法与之相比。

事实上,也正是由于这一地理特点,希腊文明走上了一条与大河文明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那就是城邦文明的兴盛。

城邦文明几乎是文明进程中的必经阶段。最初在两大流域周边,苏美尔人和古埃及人也是城邦林立。

只不过,平坦的地势,相同的、带有封闭性经济基础(能自给自足的农业占主导地位),以及大河本身所带来的交通便利,都使得大河流域更容易成为一个统一体,并且凭借集权之カ,将文明推向一个高峰。

然而在希腊半岛,并不存在一条贯穿全境的大河,以及藉此在农业潜カ上,占绝对优势的大河平原。从中心山地独流入海的河流,造就了很多山地包围,体量狭小的河谷平原。由于没有一条河谷平原,拥有压倒周边地区的优势,加之山地所分割的每一个板块,都有机会通过河流入海口,拥有与外部世界相连的海洋通道。

古希腊文明内部自始自终,都呈现出多样性。整个板块的内部权力整合,主要是通过类似中国“春秋”时代的国家联盟来完成的。

古希腊文明的这一特点,在迈锡尼时代就已经确定了。它与克里特文明之间差异,也正缘于此。在最初的阶段,克里特岛内部,也应该经历过多点竞争的城邦阶段。

然而海岛型的结构,使得它所承受外部入侵的压力要小得多。这使得克里特岛内部,最终更有机会形成统一的政治体(米诺斯王国)。相比之下,与欧洲大陆相连,三面临海的希腊半岛,在吸收克里特文明的海洋性(比如重商)的同时,又兼具了大陆性。

这一点体现在,巴尔干半岛北部,总是会有源自欧洲大陆的部落,不断受到文明的诱惑南下。并最终让希腊半岛的地缘政治结构,呈现多变性。

希腊文明的大陆性与海洋性之争

在后来的雅典、斯巴达之争中,体现的最为彻底。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弄清迈锡尼文明的去向问题。

在得到克里特岛之后,这些最早借助海洋,接收文明因子的原始印欧人,终于有机会将希腊半岛南部,提升为地区文明中心了。

当一个民族或者政权对周边地区拥有比较优势时,下一步将要做的,就是扩张自己的势カ范围了。以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位置来看,向北越过科林斯地峡,辐射希腊半岛中部自然是一个选项。这种扩张并不能单纯理解为领土扩张,让希腊半岛腹地的其它地缘板块,融入自己主导的贸易圈,才是海洋文明有别于大陆文明的根本所在。

在这种以贸易为主线的文明扩张中,伯科林斯地峡北部,以雅典为起点的希腊半岛中部地区,在迈锡尼时代应该开始接受文明的辐射,进入城邦时代了。

然而对于迈锡尼人来说,向那些尚处在部落时期的板块传播文明并不是他们的天然使命,从本质上说,这只不过是开拓市场带来的副产品罢了。

这种情况,就好像现在有人说,要感谢当年英国打用炮舰打开中央之国的国门一样。虽然从结果上来看,中国的确从此被拉进了新的文明进程,但从大英帝国的出发点来说,并没有这么“高尚“(也就谈不上感谢了)。

当迈锡尼人开始成为欧洲大陆(实际仅限于巴尔干半岛),与欧亚文明区之间的贸易桥梁,并因此而获取巨大利益时,他们的竞争者出现了。

从地缘结构上看,欧亚两大文明区,并非只能以克里特一一伯罗奔尼撒半岛为中继,沟通巴尔干半岛。

理论上,通过小细亚半岛,商品和文明也能够输往巴尔干半岛。当然,陆地沟通的难度我们之前也说过了,那就是沿途的土著部落有可能成为沟通的障碍。在这种时候,一个统一的帝国往往能保证贸易的安全。

前面我们也说了,在迈锡尼人渗透到伯罗奔尼撒半岛时,另一支原始印欧部落也沿着陆地通道,入驻了安纳托利亚高原。在迈锡尼人受克里特文明的影响,进入城邦文明阶段之前(约公元前1600年)。赫梯人已经先期在两河文明的影响下,从部落进入”国家“阶段了(约公元前19世纪。

那么是不是赫梯人,开始从小亚细亚半岛方向,与迈锡尼人展开贸易竞争呢?答案是否定的。接下来的内容,将有助于我们找出谁才是迈锡尼人的对手。

鉴于地形的复杂性,赫梯人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国家“看起来也很难呈现出统一性。

然而对于身处文明边缘有民族来说,经济发达的规模农业区,本身就是促进他们统一的动力所在。出于直接获得巨大经济利益的欲望,那些看起来更为”野蛮“的边缘部落,会趋向于联合起来,攻击文明地区。

这一点,相信身处中央之国的我们奇会感同身受(尤其是刚写完汉匈之战时)正是由于直接受到两河文明的诱惑,当迈锡尼人开始进入王国阶段时,赫梯则迎来了自己的帝国时代。

公元前1595年,赫梯人第一次攻入了两河文明的中心一巴比伦城。在此之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一直是原始闪含民族入侵的对象。

汉漠拉比所成就的巴比伦帝国,算是真正让两河文明,步入闪含文明时代的标志。让赫梯人开始有机会,从闪含民族阻击中突围技术节点,是他们在冶铁技术上的突破。安纳托利亚高原丰富的矿石资源,是催生这一技术的地理基础(后来的亚述帝国,将之发挥到了极致)

在后来的历史中,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也成为了印欧人集团与闪含人集团的争夺焦点。不过赫梯帝国虽然不断的入侵巴比伦,却并没有真正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过。阻碍他们的,是另一支入驻两河流域上游的闪含部族一﹣亚述人。

以地缘位置来看,亚述人的覆盖区与今天渴望独立的库尔德人基本重叠。他们的存在,也成为赫梯人打通小亚细亚与两河平原,建立统一帝国的障碍。

由于亚述人在亚美尼亚高原(尤其是南部)的存在,赫梯帝国对于两河平原(巴比伦)的威胁,主要是透过今天的叙利亚境内完成的。也就是说,为了绕过同样带有山地属性的亚述人,赫梯人沿海岸线占据了西亚裂谷带的北部(安条克平原、阿西河谷),直接插入了新月沃地的接合部。

由于此时的埃及王国,也沿西亚裂谷带北上,控制了今天的黎巴嫩、以色列地区。因此这支渗透入亚洲的印欧系民族,不仅有机会入侵两河文明区,同时也与尼罗河文明发生的碰撞。

很显然,无论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的原因,赫梯人的精力都必须放在东线的陆地上。这也使得赫梯帝国虽然在一度在爱琴海东岸拥有据点,却并没有着力统一整个小亚细亚半岛。

在他们看来,仅仅统一中、东部的高地,就已经有足够的力量进入新月沃地争霸了。尽管受两河文明的吸引,赫梯人对在地中海的扩张缺乏兴趣,但赫梯帝国的做大,却对他们在希腊半岛南部崛起的远亲一迈锡尼人造成了影响。

对于陆地交通线来说,统一在一个政权之下,通常意味着贸易安全的到来。更为重要的是,由于赫梯人对海洋贸易缺乏兴趣,迈锡尼人看起来,有机会直接在小亚细亚半岛东侧的海岸线登陆,以延伸自己的贸易线。

然而历史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机会送给迈锡尼人,因为在爱琴海的另一侧,特洛伊人已经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了。

图希腊半岛一小亚细亚半岛一一克里特岛所包围的这片海域,被称之为“爱琴海“。

鉴于巴尔干半岛一一尼罗河谷以西地区,暂时还未能进入文明时代,整个地中海的贸易主要是在东部进行的。在这种情况下,谁控制了爱琴海周边地区,谁实际上就拥有了地中海。

在希腊人进占克里特岛之后,他们在爱琴海的战略对手,就只剩下控制小亚细亚半岛西部海岸线的部族了。

在古希腊人开始觊觎小亚细亚西部海岸时,另一支源自于南俄草原的原始印欧部落,也早已在此落地生根了。

他们之中的领导者,就是特洛伊人。实际上,在地广人稀的上古时代,海洋贸易一开始,并不一定会带来冲突。就象大航海时代试图开拓海外市场的欧洲国家,都会在沿航线,布设自己的殖民地以提供补给一样。

如果古希腊人,只是想发展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与小亚细亚的贸易线,他们与特洛伊人之间的战争并非不可避免。

事实上,在古希腊人进入王国时代后,为了发展与小亚细亚的贸易,他们当中已经有人在小亚细亚半岛沿岸建立据点了。

这些希腊殖民者甚至与特洛伊人发展了姻亲关系。然而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垄断所带来的利益,总是具有更大的诱惑。

在记录特洛伊战争的《荷马史诗》中,希腊联军与特洛伊人之间的战争,被描述为了一场典型的,由“红颜祸水“所引发的悲剧。这一点倒是很符合今天那些雷人编剧,拳头+枕头的套路。之前也有很多朋友半开玩笑的表示,希望通过地缘分析,知道这位引发史前大战的美女,到底长什么样。分析出海伦的具体长相,肯定是做不到的了。不过就其种族归属来说,倒还是可以做些分析的。

比如说,她到底是黑发黑眼的美女,还是金发碧眼的美女。就今天地中海沿岸的种族分布来说,这位古希腊美女当然是黑发美女的可能性更大了。

然而我们也说了,迈锡尼文明时期的古希腊人,算是最早渗透到欧洲南部的原始印欧人。那么游牧于南俄草原的原始印欧人到底长什么样,就成为解析海伦人种之谜的关键了。

在现今天的人种分布图中,北欧成为了金发碧眼的典型欧洲人种的保留地。当年纳粹的所谓“纯种雅利安人“也正是以此为标准。然而北欧之所以种族较”纯“,并非因为是这一人种的起源地,而是因为它的边缘地位以及恶劣环境,使之在漫长的历史中,很少受到外来基因的影响。

要知道,这一特征是属于隐性基因遗传,一旦受到显性的黑发基因所影响,整个种族的黑发比例就会越来越大了。我们在中亚乃至西域所挖掘出的,那些数干年前源自欧洲游牧民族的干尸(比如小河公主),还能普遍看到金发特征。

这一点也证明了,作为高加索人种的北部分支,以金发碧眼为主要特征的白种人,最初源自于南俄草原的“原始印欧人“。

至于高加索人种的南部分支,以原始闪含人为代表的地中海人种,则呈现出的是黑发棕眼的外部特征。

两大族系漫长的博弈过程中,那些渗透至欧洲南部,地中海沿线地区的原始印欧人后代,也逐渐呈现出了原始闪含系民族的外貌特征,并最终也成为了典型的“地中海亚人种”的一部分。

最起码在罗马时代,罗马人就已经和他们南俄草原的先祖,在体貌特征上有着明显区别的(黑发,个人相对矮小)。不过在迈锡尼时代,古希腊人与土著部落基因混杂的程度,应该还没那么高

也就是说,海伦是金发美女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然而让迈锡尼所领导的希腊联盟产生战争冲动的根本原因,当然不是丢了一个金发美女那么简单了。

真正让古希腊人觊觎的,是特洛伊人所控制的另一个,希腊人无法染指的市场“特洛伊”。

特洛伊人的这片新大陆在哪,我们从特洛伊城的位置就可以看出。在小亚细亚半岛与希腊半岛之间,有一片几乎完全封闭的内海一马尔马拉海。将这片枣核轮廓的内海,与黑海、地中海相连的海峡,就是北部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又叫伊斯坦布尔海峡),与南部的达达尼尔海峡(这三水域统称为“土耳其海峡“)。

很显然,控制其中任何一条海峡,都足以切断黑海与地中海的交通,并且便捷的架设起欧亚大陆桥来。在后来的历史中,基于欧洲大陆的崛起,与之地缘关系更为紧秘的搏斯普鲁斯海峡,也随之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主要连接点。

东罗马都城君士坦丁堡(今天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选址的地缘背景,便缘于此。不过在三千多年前,文明的中心,还只存在于地中海相邻板块,因此与达达尼尔海峡相邻的特伊城,更适合成为小亚细亚半岛与巴尔干半岛之间的连接枢纽。

同样学习了航海技术的特洛伊人,可以完全将黑海沿线的贸易权,垄断在自己手里。也正凭借藉此而产生的巨大贸易利益,特洛伊人才能在小亚细半岛西海岸诸部中,脱颖而出成为霸主。

基于特洛伊人的地缘优势,即使在特洛伊战争之前移民于尼文明的古希腊人,也不得不奉其为盟主。即使希腊人不染指与黑海沿岸的部族的贸易,特洛伊人也有足够的实力,动摇希腊人称霸爱琴海的决心。

有鉴于此,迈锡尼王国领导着他的希腊同盟军,对特洛伊展开一场十年战争,也就情有可缘了。落败之后的特洛伊人去往了何方,是一个未解之迷。

有一种说法是,他们当中的一部分,航行至了亚平宁半岛,并最终成为了罗马人的祖先。如果要把整个地中海文明史,一季季的写成美剧,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我们今天所关心的,还是迈锡尼文明的去向。

在战胜特洛伊人之后,说着古希腊语的部族,看起来终于可以成为海洋贸易的主导者了。然而对于迈锡尼文明来说,威胁并非只源于海上。

做为从巴尔干半岛方向南下,最先接受文明洗礼的印欧系部族,他们在战胜文明竞争者的同时,同样也要在北方承受那些北方远亲的压力。在新的野蛮部族的入侵下,希腊文明也将迎来一段黑暗时代。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