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卖150碗熟肉被判赔,“职业打假”再引争议,专家这样说

潇湘晨报

2022-04-23 09:53潇湘晨报官方百家号
关注

近日,重庆忠县的王女士以4500元出售自家加工的150份扣碗类熟肉产品,却被顾客邵某以出售“三无产品”起诉,最终法院二审判决王女士退还货款并给予十倍赔偿。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关注。

判决显示,法院认定王女士售卖的土特产在销售时外包装上未标识生产者信息、产品保质期等必要的产品信息,违反了法律规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王女士认为,邵某为职业打假人,她会向重庆市高院申请再审。

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土特产店铺因销售农产品时存在包装问题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记者关注的多起案件中,原告买家均以“三无产品”为由将卖家诉至法院要求索赔,有法院以“案涉产品的标签虽存在瑕疵但未对原告造成误导”为由驳回原告请求,也有法院以“消费者从形式上无法判断其是否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购买存在安全风险”为由判决被告赔偿。

而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原告邵某的律师吴先生近日对媒体表示:“法无禁止即可为。邵先生是懂法的消费者而已。”对此,有法院明确区分了消费者和职业打假人两个概念,也有法院在判决中提出:判断自然人是不是消费者,应以购买商品的性质为标准,只要购买者购买的商品是生活资料,即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指的消费者

湘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峰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的相关司法解释,在食品药品领域,“职业打假人”起诉维权应被认定是消费者,“在食品药品领域,职业打假人是可以起诉的,不考虑其被否认为消费者的问题。”

女子卖自制扣肉被判赔5万,法院认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

2021年7月,邵某在王女士开设的微店上购买了一批食品,其中包含粉蒸肉、扣肉、风豆豉回锅肉各50份,合计150份,每份折后单价30元,支付时使用了微店现金红包0.84元,共计实付4499.16元。

判决书显示,到货后,邵某将收货过程全程录像,指出上述货物包装均无产品名称、生产时间、生产经营者名称和地址、保质期等标识,是“三无产品”。随后,邵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王女士退还货款4499.16元并赔偿44991.6元。

一审法院认定,王女士售卖的土特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六十八条“食品经营者销售散装食品,应当在散装食品的容器、外包装上表明食品的名称、生产日期或者生产批号、保质期以及生产经营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内容”的规定,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支持邵某以上诉求。近期,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事件经媒体报道引发关注,王女士认为邵某系职业打假人,他们接下来将向重庆市高院申请再审。

有网友在评论里对王女士给予了同情和支持。也有不少网友认为王女士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被起诉并不冤。

据极目新闻报道,针对王女士的说法,原告邵某的律师吴先生表示,王女士的毛妈妈土特产店铺出售“三无产品”并非首次,其出售的食品也没有经过检测合格。而关于原告是不是专职打假者,吴律师表示:“法无禁止即可为。邵先生是懂法的消费者而已。”

4月22日,王女士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此前店里确实涉及过类似案件,当时由于急着发货,店里的工人没有在产品上标注信息,同时王女士表示,近期店里生意受到影响,但还在持续发货。

土特产店销售“三无”农产品引争议,法院说法不一

潇湘晨报记者梳理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近年来,土特产店铺因销售农产品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

2020年12月14日,辽宁的王先生在一家名为“神草堂”的食品销售中心购买了8根鹿鞭,共计4800元,但回家后发现该产品是“三无产品”,并且鹿鞭属于普通食品,标签却标注可以治疗各种疾病,于是他将该店诉至法院,请求被告退还货款4800元,并赔偿48000元。

对此,被告辩称,涉案鹿鞭取自养殖梅花鹿,仅经过干燥处理,属于法律规定的食用农产品,此外,被告并未向原告提供任何带有治疗功效的标签以及包装盒,只是在原告确认购买的情况下附赠了外包装。

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经营者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除外。

法院认为,由于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讼争商品存在有毒、有害或者不符合营养要求的食品安全问题,虽然包装盒标识确实存在瑕疵,但系原告购买时自己挑选的,该事实并未对其作出误导。最终,法院判决被告退还原告货款4800元,原告退还在被告处购买的商品,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而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21年11月16日判决的一起民事赔偿案件中,法院最终判决店铺退还货款并承担十倍赔偿款。

此案中,重庆的胡先生在一家出售土特产的网络店铺连续4次购买了共计11940元的茶叶,同样以属于“三无产品”、不安全食品为由将该店铺诉至法院。被告同样辩称其出售的茶叶不是预包装食品,属于农产品,案涉产品的标签虽存在瑕疵,但未对原告造成误导,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但在此案中,法院认为,涉案茶叶包装系固定封口的塑料或铁质包装,这一特点表明其为预包装食品,涉案茶叶包装袋仅载明了产品名称,无生产者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产品标准代号、生产许可证编号等标识,消费者从形式上无法判断其是否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购买存在安全风险,属于禁止生产经营的食品,应当认定涉案产品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

购买产品“超出个人消费需要”,是否应认定为消费者?

邵某在王女士的店铺里一次性下单150份的行为,让王女士认定邵某为“职业打假人”,也有不少网友产生了疑问:这样的行为应不应该认定为消费者?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两起案件中,被告都在辩称中提出了“不应将原告认定为消费者”的观点。在“鹿鞭案”中,被告认为原告近两年存在多起购买商品后进行索赔的诉讼,还提交了10起判决文书作为证据,认为原告购买鹿鞭是通过诉讼手段为自身牟利,与单纯的、偶发的知假买假不同,而在此案中,法院也将“原告是否应当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保护”作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之一。

最终法院认为,判断自然人是不是消费者,应以购买商品的性质为标准,只要购买者购买的商品是生活资料,即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指的消费者,因此本案中,原告应当受到食品安全法保护。

在“茶叶案”中,针对被告辩称原告系职业打假人的意见,法院认为,购买茶叶的通常目的在于生活消费,消费者无需也不能证明自己是否是消费者;被告称原告不属于消费者,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购买案涉茶叶不是出于生活消费;原告以前涉及多起产品质量责任诉讼,但不能因此否认其在本案中的消费者地位。

但在2022年4月2日由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的一起案件中,上诉人吴先生为一审原告,他在被告经营的网络店铺以3300元购买了30瓶减肥胶囊,后以涉案产品不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索要赔偿,但请求均遭法院驳回。

法院认为,吴先生于2019至2021年多次通过多网络平台购买不同商家产品,均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提起诉讼主张退还货款并索要十倍赔偿,这与普通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明显不符,可以认定其系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涉案产品,其以购买产品不符合安全标准为由要求获得惩罚性赔偿的目的明显,其有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和目的不应被鼓励和提倡,故不应适用惩罚性赔偿规则,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十倍赔偿责任的主张,不予以支持。

而在2019年的一起案件中,湖南省临澧县人民法院直接将消费者和职业打假人做了明确区分。法院认为,该案焦点之一是原告马某某是消费者还是职业打假人?针对该焦点,马某某在药店所购产品数量之多超出了其个人所需的正常食用范围,且其在另一药房购买了大量同类型产品,并以同样理由提起诉讼要求返还购货款及十倍赔偿,其亦未提供证据证实该类型产品确为生活所必须,故原告的身份不能认定为生活所需购买商品的消费者。

专家:“在食品药品领域职业打假人不会被否认为消费者”

职业打假人的“消费者身份”认定为何在不同判决中有不同结果?研究方向为食品安全法的湘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峰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的相关司法解释,被告(即卖家)不能以“原告明知食品存在安全问题”为由进行抗辩,也就是说,在食品药品领域,职业打假人是可以起诉的,不考虑其被否认为消费者的问题。

出于举证成本的考虑,职业打假人通常是以标签标注存在的问题进行起诉。肖峰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经营者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如果食品标签本身不会误导消费者,不会对其安全产生实质影响,那么职业打假人在维权时还要结合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五十条进行实质的判断:如果标签不直接指向会引起食源性的疾病,且营养成分方面符合法律要求,一般情况下我们就认为标签只存在一般的瑕疵。”

在实际情况中,三无产品应该如何监管?肖峰认为,一方面,经营者作为从业主体,应严格办理《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另一方面,经营者在互联网平台进行销售,平台也有管理职责。“按照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平台要准入用户利用网络从事经营,特别是食品药品类的商品,那么它对从业主体的经营资质和产品本身是有审查义务的。”

潇湘晨报记者蒋紫雯

新闻线索爆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晨视频”客户端,进入“晨意帮忙”专题;或拨打晨视频新闻热线0731-85571188。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