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丨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传递重要信号

中国经济时报

2022-04-22 19:50中国经济时报社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周子勋

4月1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工作的指导意见》。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工作,既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加强财税体制改革的延伸和深化,也是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建设强大内需市场的需要,需要从收入划分、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转移支付、财政管理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

界定省以下各级政府的事权和支出责任

吉林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张依群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是理顺省级政府与市县政府财政分配关系的重大完善和调整,目的在于进一步明确省、市、县、乡四级政府的责任和事权范围,建立起与之相匹配、财力有保障、分配较均衡的财政制度。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志刚对本报记者表示,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需要从收入划分、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转移支付、财政管理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

“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需要坚持分税制的基本框架,遵循健全政府间财政关系的基本原则。应重点从三个方面着力:一是尽量划清省以下各级政府的事权范围;二是尽量科学、规范划分省以下各级政府的收入;三是进一步完善省以下的转移支付制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俏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推行起来的难度不容小觑。可以考虑在东部、中部、西部的一些地方先树几个典型,先行启动改革,积累经验后再推广。

“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意味着未来省级财力,包括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将更多向市县基层政府倾斜,更大力度地增强市县财政‘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能力,尽最大可能缓解市县财政运行压力和风险。”张依群表示,中央作出进一步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决定,对保基层稳定、保民生福祉、保经济底线都具有重大意义。

“由于当前缺乏规范科学的地方财政管理指导意见,导致基础财政的保障功能在弱化,隐性财政风险增大,因此,只有通过从源头去理顺地方财政职能,科学有效地匹配财权与事权,才能够保障地方财政的可持续性及健康发展。”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亟须通过均衡中央与地方之间的财政关系,实现二次调节,而传统的转移支付等财政工具也需要基于新的财政关系调节目标而相应作出调整。

完善财政制度的积极作用与关键点

王志刚表示,完善财政制度对于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消除市场壁垒具有积极作用。首先,健全持续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保障制度和标准体系,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和城镇新增建设用地规模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政策,充分运用资金直达机制在内的数字财政手段促进实现财政资金、公共服务跟着人走的目标,使农业转移人口平等享受与当地户籍人口同等的义务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推进实现“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其次,中央和省级合力推动建立县级财力长效保障机制。中央财政持续压减本级支出,集中财力加大对地方的转移支付力度,并积极向中西部地区倾斜、向基层倾斜。正向激励省级政府用好均衡性转移支付、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等转移支付,促进省以下财力均衡分布和财力下沉,加强困难县财力保障、提高县级财力水平和均衡度。

张依群认为,未来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应抓住四个关键点:在体制环节,应立足省情、因地制宜,广泛推行省直管县的财政体制,打通省、市、县财政分配中间环节,实现省级资金直达市县,提高财政资金运行效率。在分配环节,省级财政资金分配应广泛采用客观因素法,根据财力保障能力、人口数量结构、地域环境分布、产业发展特色等因素科学测定省对下转移支付资金,减少人为因素干预,促进财政分配公平,激发市场能力活力。在管理环节,各级财政部门应统筹资金资产资源管理与分配,保证资金资产资源运行安全、运营合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在监督环节,实行财政信息全面公开,让社会及时准确了解财政运行管理状况、分配方式渠道、债务存量结构、绩效评价结果等,主动接受社会全面监督。

本公众号版权归中国经济时报所有。如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须经许可,并注明转自中国经济时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