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花5万为同学捐巧克力反遭网暴:勤工俭学赚钱被喷做舞女炫富,我难受

九派新闻

2022-04-21 07:41湖北武汉晨报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官方帐号
关注

陈真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次善意的举动被人网暴到一度想退网。

4月20日,她告诉九派新闻记者,自己被那些网暴的话语深深刺痛,尽管吃过很多的苦,但这一次受到苦的和以往都不一样,“这一次是直击灵魂的那种”。

事情源于一件暖心的事。上月,上海师范大学徐汇校区启动校园封闭管理,所有师生不得离校。而该校研究生陈真真,这学期正好借住在青浦区的朋友家中,上海出现疫情后,她所在的小区进入封闭状态,自己也开始在社区当起了防疫志愿者。

其间,陈真真的辅导员曾告诉同学们,要他们别着急,等自己出去给大家买巧克力。正是这句话让她动起了给大家买巧克力的心思。

陈真真觉得,巧克力既可以在困难时期作为甜食,让大家开心一点,同时也是一件送给大家的礼物。有了想法,她便开始实施。

4月1日,她找到一家超市,随后把店里所有的巧克力都买下来,一共有70箱,花费50000.08元。最后的8分钱也被抹去,所以一共消费5万元。

经过运输、消杀,送到同学们手上已经是4月4日。当天傍晚,她收到消息,同学们陆续收到了巧克力。

没想到的是,她将报道她的新闻转到自己账号后,一时间收到了无数谩骂和质疑。有人质疑他为什么要买国外的巧克力牌子,有人说她用父母的钱来“炫富”,更有甚者怀疑她的钱来路不正,骂她是“舞女”。

有网友认为陈真真在炫富。图/来源网络

这让她一度有些崩溃到想退网。陈真真解释,自己是河南信阳人,5岁时父母就离开身边,是一个标准的留守儿童,并不是什么富二代。

买巧克力的钱也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打工赚来的,不知道为何会遭到他人如此恶意揣测。这笔5万元的巧克力,也是她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笔开销。

从捐赠巧克力时到现在,已有近20天时间,仍有人在她账号下进行辱骂。谈到这些“键盘侠”是否应受到惩罚,陈真真却不是很在乎,“我不是一定要置人于死地,我如果说他们应该接受惩罚,不也是站在上帝视角看他们,我不想成为他们。”

采访的最后,陈真真告诉九派新闻记者,现在生活在上海的人都不轻松,自己也是,希望能少一些键盘侠,多一点正能量。

1】我对自己很抠门,但却因送巧克力被人误解成富二代

九派新闻:现在还是住在外边?

陈真真:我现在住在之前的拍摄对象家里。我拍他们的人物故事认识的,是一个老先生和他的女儿。我在疫情之前过来看望老先生,因为老先生写字,我也写字,我们有一些交流,平时也会书信来往。老先生年纪比较大了,我本来以为住个两天就回去了,谁知道疫情来了,我现在住了快一个月。现在在他们社区做志愿者,吃、喝、住都是人家的。

九派新闻:你现在读研三?

陈真真:是,所以时间相对会自由些。我一直是边上学边打工,我本科就比较拼,想自己赚钱帮父母承担压力。因为我是留守儿童,5岁就没有跟我爸妈在一起。课余时间我就会去打工挣钱,拍视频,截单子,什么脏活累活都接过。

九派新闻:所以你还是比较节俭的。

陈真真:我对自己很抠。2020年5月份我来上海,当时租房子后没有多余的钱,我吃玉米吃了一个月,因为玉米是最便宜的。我吃过的苦挺多的,但是被抨击仍然让我难受。那些苦是身体上的,这次是直击灵魂。

我明明对自己很吝啬,对自己很抠。我不是什么富二代,家庭也不优越,我凭自己实力去挣钱,我也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在花这个5万块钱之前,我还在犹豫是买全新的还是二手的镜头。所以我觉得那些说我炫富,说我是富二代的言论完全误解了我。

九派新闻:他们把你理解成另外一种人。

陈真真:对,而且是以上帝视角来抨击我。而且还有些人说我是做舞女赚的钱,有些人觉得我是女生,有这么多钱,就把我赚钱的方式往歪了想。

九派新闻:这样的观点出来后,你是什么状态?

陈真真:我发了个很严肃的声明视频,我平常是一个很喜欢活跃气氛的人。那天很严肃就是因为被网暴了,我就想发几条视频做声明,发完声明之后,好像一周没有更新内容,当时都想退网了。谁知道发了声明后,骂的人更多。

之前上海也有一个小姐姐被网暴,在那之后我就看到有一条评论,问我会不会去楼顶?会不会去阳台?不会的话就要开始喷了。我看到这个就觉得特别恶心。

我平白无故为什么要遭受这些谩骂,一句两句我无所谓的,但是这种评论太多了。4月2日的新闻发了我的事情之后,评论已经有人开始说不好听的,但我不在意。但是过来私信我就有点过分,再加上我发现抖音几分钟就有99条以上的私信。他们喷我是巨婴,说我有这些时间怎么不去做志愿者。关键是我之前就是志愿者,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喷真的有点过分。

2】一度想退网,但我不想因为被骂而放弃追求和热爱

九派新闻:有什么内容是你印象很深刻的?

陈真真:一个微博有几十万粉丝的自媒体号,他4月2日发了一条内容说,身为学生本身不挣钱,还要花钱,说我买巧克力花的应该是父母的钱。不知道你的父母有什么样的收入,即便要捐,也应该以你父母的名义代替孩子捐。

他凭什么以上帝视角来抨击我,而且他还用我的照片,是我拍雪的时候的一张真人照。我觉得过分了,还有就是私信我,说我不就是想火,装什么好人,垃圾。

有博主觉得陈真真不应浪费父母的钱。图/受访者提供

九派新闻:有些人认为你只是为了赚波流量?

陈真真:是的,但我说实话,我之前登上过电视台,都火过了,何必花这个钱呢?我有病吗。

而且这个事情之前,我做的大事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5万块钱。去年河南抗洪我也去了,我并没有在任何账号发消息,我还去了现场。

我不仅募捐,还拉了很多物资,卫生巾、喇叭,还有藿香正气水儿,这些东西我也没往外边发,只是发在了朋友圈。我刚还收到了私信,他是郑州的,感谢我上次来河南帮助他们。

九派新闻:你一度想退网,最后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陈真真:住的地方的这个爷爷,他会教我写字,然后他们也帮我理发,还有去剪辑自己之前没剪的视频。反正就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给自己放个假,眼不见为净。

被网暴第二天我没去做志愿者,之后去的时候,我帮助过的老人家,还有其他志愿者就问我怎么没来,我就说被网暴了。说不在意是假的,我确实想不通。我心情受影响,然后食欲不振,整个人郁郁寡欢的状态。但之后也还是照常去做志愿者。

九派新闻:为什么最后没有选择退网?

陈真真:我本身是做视频的,我并不是为了捐巧克力而做。捐巧克力之前,我在上海已经有很多粉丝了。我有这么多粉丝,做了这么久视频,我不可能真的退网。凭什么是我退网?就因为我承受不住?就因为被抨击了两下?说不定以后我还会面临更多的抨击。

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些骂我的人去放弃我自己的追求,这是我的习惯,我的追求,我的热爱,正因为这份热爱,我才能去做这么一件被大家觉得很有魄力的事情。说实话,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我的同学、老师、朋友都很惊讶。我想用我自己曾写过的文字来说就是,如果这个时代需要太阳,那我就愿意做那一抹微光,尽自己的所能。看到同学们能吃到巧克力,我就很开心,别的无所谓了,他爱骂就骂。

3】我也很难,受到网暴很委屈想为自己鸣冤

九派新闻:虽然你决心去对抗这些骂声,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被这样的话语深深刺痛着?

陈真真:肯定痛,虽然我好像说得很随意,但我之所以想退网,就是因为我被这些话刺痛了。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就在思考,这个世界怎么了。上海这波疫情,我也身处其中,为什么大家不能善良的方式去看待?我也难,受到这样的网暴,我觉得真的很委屈,要为自己鸣冤。

九派新闻:每一次回忆都会带来网暴的伤害。

陈真真:因为被网爆的痕迹还在,评论我都没删,也删不掉,就让它一直在那。留着做一个证据,也是我经历过的事情,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所以我不会去删这些东西。

九派新闻:当时为什么选择巧克力呢?

陈真真:我辅导员之前说过一个安慰同学的话,就是你们不要不高兴,等我出去给大家买巧克力吃。我当时就想,巧克力小巧,也不会给老师们增加很多物资分配的负担,再加上它是甜的,吃甜食就会感到快乐,再加上巧克力本来也是一种礼物的象征,一种友爱的象征,所以我就选了巧克力。所以当时要送巧克力的念头出现得很自然。

九派新闻:你会觉得自己做这些决定有些疯狂吗?

陈真真:我觉得自己更多的是一个有棱有角的年轻人,我还没有被生活磨平棱角。我不会考虑那么多事情,不会让自己被生活所拖累,比如花了这5万,我接下来的生活会不会有些困难,我没考虑。我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所以我就觉得给他们买巧克力很正常,并没有什么疯狂的。

4】不想站在上帝视角批判键盘侠,不想成为他们

九派新闻:巧克力一共有多重?

陈真真:差不多200斤,价格一共是5万零8分,人家也知道我是要给学校捐出去,很多人说的8分钱这个,人家也给我抹去了。最后他们配送到学校,再由学校老师接收的。

九派新闻:同学们收到应该也很感动。

陈真真:他们有些人真的哭了。收到礼物后,他们都自发在微博、抖音上面给我私信,有让认识我的同学转达,让老师转达,还有给我弹琴的。这是我青春的痕迹,很珍贵的回忆。

九派新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你和其他同学共同的美好回忆。

陈真真:对,我认为这钱花得值。千金难买我开心,有些东西它不能用物质去衡量。我送大家巧克力这件事就是因为我想做,所以我去做了,根本没想到有后续,也没考虑过什么荣耀或者好评,更想不到会被网暴。

九派新闻:你会认为网暴者网暴他人的成本太低吗?

陈真真:他们杀人于无形。现在网暴我的这些内容里,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用我的照片,把我的私人信息发在网上。

陈真真在遭受网暴后写的文章。图/受访者提供

九派新闻:你对这些网暴者是什么态度?

陈真真:用一句郑板桥的诗,也是我的座右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我也不希望去惩罚他们,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是一定要置人于死地,我如果说他们应该接受惩罚,不也是站在上帝视角看他们,我不想成为他们。但我还是希望这个社会少一点键盘侠,多一点正能量。

九派新闻记者 吴迪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