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 丁伟 李贤诚

视频剪辑 丁伟 李贤诚

00:38

即使四面透风,可毕竟是自己的家——对许多人来说也是唯一的家。

2022年4月10日,云南昆明“西城时代西锦里”小区,多位业主搬进了自己尚未交付的毛坯房里。接上电线,搬来锅碗瓢盆,他们过上了抱团取暖的集体生活,期盼楼盘复工的日子早日到来。

这个项目坐落在热闹的街区,底层规划有繁华的商业配套,数百户业主规划了未来的美好生活。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认购的楼盘有一天会烂尾。原本合同约定的交房日期是2020年9月30日,之后推迟到2021年3月31日,可还没到这个期限,开发商资金链就已断裂,目前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烂尾楼盘

四面透风的家

在昆明市滇缅大道与昌源北路交叉口,“西城时代西锦里”项目耸立着两栋已封顶的高层建筑,自2020年至今,一直处于烂尾状态。

2022年4月10日,数十名业主的到来,打破了工地上往常的平静。他们搬来几张床和冰箱、铁锅等生活用品,接上电线,住进了烂尾楼。业主们也没有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搬进了曾经梦寐以求的新房。

“西城时代西锦里”项目由昆明建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建发)开发,项目总建筑面积近13万平方米,建设投资约3.1亿元,由商业群及住宅塔楼组成。这两栋烂尾的高层建筑,为19栋和20栋,其中1至5层为商铺。该项目购房合同约定交房时间为2020年9月30日,但昆明建发因多种原因未能如期交房。后昆明建发与业主代表达成共识,交房时间推迟到2021年3月31日。2021年春节后,昆明建发资金链断裂,西城时代西锦里项目未再复工。

人民网留言板属地街道回复

4月16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了现场,只见该项目正对滇缅大道一侧的部分围挡已被打开,外来人员可以随意进入。工地上的一些工程设备因长时间不使用,露出斑斑锈迹,一些基础构造的低洼处积水很深,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浮萍。整个工地十分安静,虽然靠近马路边,仍能不时听到鸟叫声。

从下往上望去,入住业主们晾晒的衣物床单十分显眼,他们暂时住在19栋的商铺四层。记者顺着楼梯向上走去,楼道里伸手不见五指,必须借助手电筒才能前行。由于属于未完工的建筑,楼梯建造十分粗糙,有的楼梯与楼面存在较大缝隙,有的楼梯旁只有简易的护栏,还有的甚至缺失,上下楼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来到四楼,映入眼帘的是业主们张贴的“西城时代西锦里交房”标语,该楼层的窗户均未安装,只有简易的护栏,业主们挂上三色雨布用于遮挡风雨。站在楼上远眺,该项目旁边有多家大型商超,商圈、学校、医院等一应俱全。

业主张贴的标语

业主们将该层一处空旷位置当作厨房,有冰箱、微波炉等一些厨房电器,地上放置了数十桶饮用水。起先,他们用石块搭建了一口土灶,但由于柴火烟味太大已弃用,当天,大家正忙活着添置了一口方便排烟的灶台。在靠里的一间房里,摆放了四张床以及一些简易的家具,床上支起了蚊帐,有几名业主晚上在此过夜。记者注意到,该房间一面靠外的墙上有近二十厘米宽的空隙,不时能听到风声呼啸。

在此居住的业主说,大家找电工牵了一根线,用电暂时没问题,但打水需要去工程项目部,楼道很暗,上厕所也得下楼,需要步行一百米左右。不在这住的业主,有空也会常到这儿来帮忙做做饭,大家在一起过上了集体生活。

相亲都成了问题

在该楼盘购房的业主,有不少人是倾其所有,在昆明置办的第一套房。

“同事们都说我掉到钱眼里去了,各处出差,各处跑,我不这样做,能有什么办法?一个月两千多的房租,七千多的房贷,我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八岁的孩子,孩子要上学,我要生活啊。”说这话的是35岁的余瑶,她曾在北方一所全国排名靠前的理工类大学读书,毕业后也曾在外地工作闯荡,但随着年岁增长,愈发觉得还是要离父母近一些,六年前一个人带着孩子来到了昆明。

“我刚毕业的时候,工资比周围的人高一些,但这几年下来,工资一直没有涨。有了孩子后,总想给她最好的,别的小朋友有的,我的孩子也得有,别的小朋友在昆明有家,我得让我的孩子在昆明有房住,至少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余瑶说。

在昆明工作几年后,拼命三郎式的余瑶凑足了首付款,签下了购房合同,想着在这个城市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她对未来的生活也有了小期许。可没成想,梦想的家园却眼看着变成了烂尾楼。

购房合同

“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都两年了,我们根本看不到交房的希望。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套房,我所有的积蓄都压在了上面,我是无论如何都要住进来的。”余瑶说,比她晚一些买房的朋友已经顺利交房,住进了新家,而她的房子还在烂尾中。

今年33岁的文莉,自大学毕业后一直留在昆明。为了能够在这座省会城市扎下根来,2019年夏天,文莉在父母的支持下,买下了她人生的第一套房。

“当时我拿出了积攒的二十万元,爸妈又支持了我四十万元,凑够了首付,通过公积金和商业组合贷款的形式买下了一套100余平方米的房子。”文莉说,当初选择购买这个楼盘,主要就是看重离单位近,方便上下班。其次,周边商业配套比较齐全,再加上该开发商建成的多个楼盘就在附近,于是就咬咬牙买下了。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开始还房贷没多久,楼盘就停工了,也一直不见复工的迹象,而每个月5000多元的房贷还是在不停地还。

文莉原本憧憬着下班后回家做做饭,站在落地窗前欣赏城市夜景,周末去周边商场逛逛街。但现在,似乎一切都那么遥不可及。文莉自嘲道:“我现在就是一个啃老族。这套房子不仅首付爸妈帮忙承担了一大半,现在还房贷有时候还需要家人接济。有一次银行深夜发来短信,说我的卡里余额不够扣除当月的房贷,而在刨除生活开支后,我当时真的拿不出多余的钱,只能大晚上给我爸打电话求助。”

“买了烂尾楼,现在去相亲都成了问题。”性格直爽的文莉说,自己曾把买烂尾楼的情况如实告诉过相亲对象,但从那之后,对方就不再联系她了。

既交房租也交房贷

七十多岁的洪晗芝,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系着围裙弯着腰,站在墙角临时搭建的灶炉旁炒着菜。“多面通风的厨房”常常有强风吹来,油烟不时扑到她的脸上。洪晗芝话不多,但为人随和,还炒得一手好菜,住在烂尾楼里的业主们都夸她做的饭好吃。

洪晗芝已经退休,她和老伴、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女,一家六口原本住在七楼,那是一个复式带有小花园的老式步梯楼房。

“原来那个房子面积不大,住不下六口人。另外,儿子考虑到我们年纪大了,一天爬几趟楼身体吃不消,一家人就商量买一个面积大点的电梯房。”洪晗芝说,卖掉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后,一家人终于凑够了首付,就在西城时代西锦里定了一套140多平方的大房子。

“我们买得比较晚,当时是价格最高的时候,一万四千多元一平方,加上车位,一共花了200多万元。”洪晗芝说,老房子出售后,一家六口人就临时租了一套小房子住,原本想着只是过渡一下,没想到却成了“长租房”。

每个月的房租2000多元,加上这个烂尾楼的房贷8000多元,洪晗芝粗略算了下,光是在房子方面的支出一个月就高达一万一千多元。“一家人总还得吃吧,总还得穿吧,孩子总得上学吧。”洪晗芝掐指算着,儿子和儿媳的工资根本不够还房贷和家用,还需要他们老两口补贴。

“我们真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要为房子发愁,到老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白天没事,我常来烂尾楼里给大伙儿做做饭,到了晚上,儿子下班了就睡在这个四面透风的烂尾楼里。”洪晗芝说,大家天天盼着房子能完工,早点交付,就是还房贷,心里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憋屈。

“现在房子交不了,我们要付2000多块钱的房租,如果房子当时按时交付,我们现在租房的钱就能省下来。”洪晗芝心里忧虑,现在房子不知何时可以交付,即使以后交了房,还有一大笔的装修费用,讲起这些,洪晗芝连声叹息。

“我们建了一个群,里面都是这个楼的业主,大家经常会在群里说说自己的遭遇,看看别人的故事,再想想自己家的难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洪晗芝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哽咽。

烂尾楼中的业主

打两份工还贷的业主

烂尾楼里的四张床铺中,有一张属于罗强,床铺旁摆放着他几件简单的行李。因为罗强平时工作很忙,业主们和他见面的机会不多,大家曾一起吃过一两次饭,当时罗强向大家讲述过自己的遭遇。

“太不容易了……”谈起这个年轻小伙儿,烂尾楼里的业主们摇头叹息。

“他一大早就出去了,有时候晚上11点多才回来睡觉,白天卖保险,晚上出去送外卖、做兼职,周末也不休息,就是为了还房贷。”与罗强有过接触的业主介绍说,罗强来自云南保山农村,父母帮他凑够了新房的首付,就为了让孩子在大城市有个安身之处,结果现在房子烂尾,小伙子每天辛苦地挣钱供房贷,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再过段时间,罗强在城中村租住的房子就要到期,到时候他可能要把东西全部搬过来。

业主居住的床铺

已经退休的李志成,是另一位坚守在西城时代西锦里烂尾楼里的业主。“我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了,我的被子还在里面,业主们订购的帐篷马上就到了,到时候估计会有更多人住进来。”李志成一家六口人挤在一个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里,随着两个孙女长大,住房条件亟需改善,西城时代西锦里开盘时,一家人一狠心,买了一套120多平米的三居室。

家住附近的李志成,离这个烂尾楼步行差不多20分钟。一家人原本的打算是,儿子在西城时代西锦里置办一套房,他和老伴退休没事,可以趁这几年身体硬朗帮儿子照顾孩子,等老两口年纪大了,儿子也方便照顾他们。“想法都挺好,本来2020年9月30日交房,房子是毛坯,简单装修一下,一家人就可以在新房里过2021年春节。”让李志成没想到的是,好好的房子突然就烂尾了,直到现在,一家六口人还是挤在原来的小房子里。

“他们宣传力度很大,很多年轻的销售人员在附近的菜市场里发传单,当时的房价是一万三千多元一平,这个房子地段好,配套也齐全,很快就卖完了。”李志成说,他们是贷款买的房,还款期限是20年,一个月要还一万多元的房贷,目前儿子的收入根本不够还房贷,还需要他本就不高的退休金来补贴。

“一百多万元,对于咱们老百姓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数字,这些业主们没有一个不后悔的。”李志成说,他的条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他一起住在烂尾楼里的还有一位来自农村的父亲,好不容易给儿子凑钱买了套房,现在房子却烂尾了。记者注意到,坐在小塑料凳上的那位父亲很少言语,个头不高,身形消瘦,穿着十分简朴,脚上踏着一双凉拖鞋。

16日下午5时许,炊烟袅袅,女业主们忙碌着张罗晚饭,烂尾楼外是繁华的街市。而男业主们在四处奔走,到有关部门要求恢复供电,因为当天下午施工方将他们接的电给掐断了。

开发商正破产重组

针对该烂尾楼后续如何化解、何时复工,烂尾楼内的业主又如何妥善安排等问题,18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了昆明市五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一工作人员回应称,开发商因一些原因,经营遇到问题,楼盘未交付就全面停工了,“我们一直在推进烂尾楼的化解工作,现在该楼盘是由当地街道办事处在主抓。”

属地五华区黑林铺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该楼盘已经烂尾两年,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无法正常推进。目前楼盘的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但是水、电和消防工程还不完善,没法向业主交付,“听说后期还需约两亿元的资金,楼盘原开发商在破产重组。”

“业主们在烂尾楼里生活确实存在安全隐患,我们已联合多个部门和业主沟通过,但效果不是很好。”该工作人员说,目前,楼盘的推进工作还在进行中,听说已有两家有意向的公司,但还没有最终的结果。

19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楼盘开发商昆明建发备注的多个电话号码,但拨打均提醒为空号或号码不存在。

极目新闻记者获悉,2021年7月,昆明市五华区政府办公室下发了《昆明建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依法启动破产重整工作实施方案》。昆明建发8月17日向五华区人民法院申报破产,10月19日,五华区人民法院召开专题听证会,11月3日,法院裁定受理昆明建发的破产重整申请。昆明建发发布的一份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通过破产重整对该地块未完工部分进行续建,预计投入1.8亿元可达到竣工验收。

昆明建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

公开报道显示,云南省信访部门曾介绍,近年来,烂尾楼问题已成云南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仅2021年1月至10月,全省城乡建设领域信访问题2.46万件人次,主要反映烂尾楼及未办理不动产权登记问题,群体大、人数多,规模性上访时有发生。

而为解决烂尾楼问题,2020年12月,《昆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强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工作的通知(试行)》发布,明确停工一年以上烂尾项目将被列为一级监管。2021年3月31日,昆明市住建局发布《关于烂尾楼清理整治工作专项法律评估购买计划》,加速推进昆明烂尾楼清理整治工作。经全面梳理排查和甄别,昆明市纳入省级协调机制办公室烂尾楼项目共有112个,2021年已经化解68个,剩余的44个将力争在2022年内化解完成。

效果图中的烂尾楼(红框部分,来源:房天下)

4月18日,昆明一处停工多日的楼盘举行了盛大的复工仪式,西城时代西锦里的业主们也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如果能复工,我们马上配合搬离烂尾楼,给施工人员腾地方,然后给各个单位送锦旗。”李志成说,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不会购买期房。

(注:文中的人物余瑶、洪晗芝、文莉、李志成、罗强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举报/反馈

极目新闻

2553万获赞 531.5万粉丝
全球眼,中国心,瞭望者,思想家。
楚天都市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