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南春“换帅”内幕:二代掌权 错失高端市场

新浪财经

2022-04-14 13:55新浪财经官方账号
关注

来源:AI财经社

  原标题:剑南春“换帅”内幕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张可心

  编辑/ 陈芳

  白酒企业正掀起一轮集体“换帅”潮。

  继洋河股份、五粮液和泸州老窖之后,4月12日晚,剑南春发布重大人事变动和新管理团队任命,集团董事长乔天明不再兼任公司总经理职务,由其子乔愚接班并同时出任剑南春集团副董事长,主持公司全面工作。针对换帅原因,《财经天下》周刊向剑南春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图/剑南春微信公众号

  剑南春是四川知名酒企,过去数年,受困于“一把手”乔天明因涉嫌行贿、侵吞国有资产等罪名多次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公司长期“群龙无首”,如今乔天明之子乔愚顺利接班,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剑南春内部管理工作基本理顺,派系斗争结束,未来将逐步对外释放更多积极信号。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曾经与茅台、五粮液齐名,有着“茅五剑”之称的剑南春,错失了白酒行业发展的“黄金周期”,抱憾掉队。上个月,剑南春集团提出公司“十四五”末销售收入确保达到200亿元,同时力争300亿元目标。但即便完成目标,与茅台2021年的上千亿、五粮液近700亿的营收差距依然巨大。

  未来在新帅乔愚的带领下,剑南春能顺利“再造一个剑南春”吗?

  二代掌权,剑南春结束“权力的游戏”

  看到儿子乔愚终于能正式“接班”,年过七旬的乔天明心里或许会感到欣慰。

  1949年出生的乔天明,33岁进入剑南春酒厂工作,因工作能力突出一路升迁。2004年,时任剑南春集团董事长的乔天明主导公司改制,国有资本全部退出,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成立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的股份,乔天明间接持有股份总计26%。

  彼时,乔愚从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毕业后,赶赴大洋彼岸继续攻读经济和金融专业,并留在国外打拼多年。直至2011年5月,乔愚以总经理助理身份进入剑南春高管行列,外界才开始注意到这个人。

  2012年的央视广告招标会上,剑南春以6.08亿元一举击败茅台成为央视标王,代表公司坐镇北京梅地亚中心的正是乔愚。

  此举刷新了剑南春过去一度“低调内敛,小步慢跑”的企业形象,有传言称,留过洋的乔愚擅长资本运作,有助于公司尽快进入资本市场。要知道,“上市”可是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曾亲手写在改制方案中的重要目标。

图/视觉中国

  然而风起于青萍之末,2012年,剑南春员工因职工股权问题停工抗议、各级上访,撕开了公司当年改制时罪恶的冰山一角。2015年,因剑南春改制期间,涉嫌向政府官员输送利益,乔天明被带走调查。有公开消息称同年底乔天明短暂返回过四川绵竹市签署部分授权文件,此后“失联”近两年。

  据多家媒体援引剑南春内部人士称,乔天明失联初期,剑南春副总经理杨冬云曾主持过一段时间工作,剑南春内部也因此分为乔愚和杨冬云为主的两大领导派系。

  “乔天明不在的时候,小乔总之前一直被压着”,有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直到2017年1月乔天明因为取保候审,曾短暂在公开场合露面,“因为癌症原因,现在他在成都养病”。

  不过取保候审仅意味着解除羁押,不是刑事案件的最终结果。2018年9月乔天明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被提起公诉,直至今日,该案始终悬而未决。剑南春也因此多次陷入收购危机,包括五粮液、中粮集团及南方某市国资委在内等都曾抛出过橄榄枝。

  内忧外患之下,乔天明变得分外低调,专心扶持儿子乔愚上位。2019年时,还有接近乔氏父子的人士曾向乔天明直言,乔愚接不了班,虽然乔氏父子有很多股权(二人后来通过收购职工股权等方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超过31%),但管理层不一定听乔愚的。

  这其中不得不提到与杨冬云同为乔愚“叔父辈”的公司“老人”蔡发富。2019年蔡发富逐步代替杨冬云主持工作,此次乔愚上位,蔡发富也被任命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受乔愚委托主持公司本部日常工作。

  而杨冬云则悄悄从核心管理层名单中消失了。“很显然杨被边缘化了”,前述业内人士表示,“据说现在杨主要负责剑南春大唐果酒生态园的建设工作。”《财经天下》周刊就此向剑南春求证,未取得回复。

  以乔愚为代表的“二代”成功掌权,意味着剑南春多年权力斗争暂时告一段落。“未来剑南春将大举进军全国市场,包括品牌结构升级、产品跨区域发展等,开始真正展现出积极参与市场竞争的新姿态。”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错失高端市场,掉队严重

  “剑南春近10年可谓命运多舛,失去了最好的发展机会”,前述业内人士感慨。

  过去,剑南春也是同茅台、五粮液齐名的国内一线品牌。上世纪90年代至2010年前后,500元的飞天茅台、600元的五粮液以及200元的剑南春“三足鼎立”,好不风光。

  然而随着过去十余年白酒相继历经黄金发展期、深度调整期和结构复苏期等多周期发展,茅台、五粮液紧跟周期、步步为营,稳坐白酒第一、第二的位置,剑南春却因改制遗留问题只能“被动低调、稳健发展”,一路被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陆续赶超,最终彻底掉队。

  剑南春官网显示,剑南春目前有60余款产品,分别为剑南春、金剑南、东方红、银剑南、剑南系列以及绵竹系列,单瓶售价在69元到1199元不等。其中主要产品按质量由低到高共分为四档,分别为水晶剑、珍藏剑、东方红系列和纪念酒。

  水晶剑是公司多年来核心大单品,2017年单品营收已近80亿元。2021年上半年剑南春方面表示,2020年剑南春年销售量突破16000吨,销售额接近130亿元,年增长率为12%,高端产品贡献度大。

图/剑南春官网

  近年来跟随白酒整体高端化趋势,剑南春对水晶剑出厂价和市场指导价也进行多轮上调,如2021年3月,52度水晶剑终端零售价从489元/瓶提升至519元/瓶。但在终端市场上,水晶剑成交价整体跃升不明显,每瓶仍难突破500元。

  而其在高端价格带培育的东方红系列等产品,定价在888元/瓶至1350元/瓶之间,但多在四川当地销售,暂未在省外市场打开知名度。剑南春也因此被扣上了“错失高端”的帽子,只能自诩为“次高端王者”。

  今年3月29日,剑南春大唐国酒生态园举行揭牌仪式,作为剑南春“十四五”力争300亿元的杀手锏,此项目颇受重视。此外,剑南春还将投资17亿元建设大唐国酒生态园(二期)酿酒工程项目,计划新建5个曲酒车间,增加曲酒生产能力3万至5万吨/年,增加曲酒储藏能力2.5万吨。项目建设周期为2022年至2026年。

  只是,据剑南春方面公开数据,2021年1-10月集团实现工业总产值170亿元,相比茅台2021年上千亿营收以及五粮液近700亿营收已差距甚远,“茅五剑”辉煌恐难重现。

  名酒品牌迎来集体换帅潮

  不止剑南春,事实上自去年开始,名酒企业迎来集体“换帅”潮。

  最先打响换帅第一枪的是“老大哥”贵州茅台。2021年8月,贵州茅台公告丁雄军接替高卫东成为贵州茅台集团和上市公司董事长,后者因此成为“茅台集团史上任职最短董事长”。现年48岁的第五代掌门人丁雄军,肩负着“十四五”末茅台集团营收规模至少突破2000亿元,成为贵州省内首家“500强”企业的重任。

  紧随其后的是山西汾酒,2021年12月山西汾酒正式宣告公司董事长更迭,60岁的董事长李秋喜到龄退休,该职务由曾担任山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袁清茂接任。

  李秋喜效力汾酒16年,是将汾酒带入百亿俱乐部的操盘手,也是近年来创造行业公认“汾酒速度”的关键人物。突如其来的换帅消息当即引发市场波动,消息当日,汾酒股价盘中逼近跌停,至收盘时跌幅收窄至6.57%,市值跌去近200亿元。

  今年2月,洋河和五粮液也分别步入换帅队列。

  2月12日,宿迁市人民政府网宣布杨卫国接替李民富出任洋河集团董事长。杨卫国出生于1974年,曾任宿迁日报社党委书记及社长。同时洋河股份也刚刚于一年前迎来新一届董事会,在政府任职多年、担任过洋河镇党委书记的张联东“空降”董事长一职。

  6天后,五粮液发布更换集团负责人公告,任命曾从钦为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60岁的李曙光不再担任五粮液相关领导职务。与山西汾酒空降不同的是,曾从钦作为五粮液曾经的“二把手”,自2019年9月进入五粮液,任五粮液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一直与李曙光做搭档。

  李曙光在任期间,曾推动一系列的内部改革,包括在2018年对核心大单品普五进行第八代升级;并推动五粮液高端产品战略等。任职期间公司业绩连续5年保持双位数增长,核心大单品普五的市场价格站稳千元。此次“换帅”,意味着五粮液彻底告别李曙光时代。

  五粮液之后,川酒另一巨头泸州老窖接力。3月8日,泸州老窖集团官网宣布,上市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淼接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良卸任。

  57岁的张良未到退休之龄,掌舵期间曾一手缔造国窖1573的销售神话,创下多个行业第一。不过近年来泸州老窖管理人员年轻化趋势明显。2021年6月,公司旗下多个销售子公司发生重大人事调整,多名“85后”少壮派担任销售干将。此次接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刘淼生于1969年,比张良小4岁。

  针对此轮名酒集体换帅,蔡学飞向《财经天下》周刊分析,“除了一些名酒领导人到了正常退休年纪,公司进行正常更替之外,这背后可能也意味着中国白酒行业过去一轮增长周期的结束。白酒产业新一轮发展周期之下,企业需要更加年轻、更加具有创新意识的领导班子带领公司继续前进。而这也预示着整个中国酒行业在‘十四五’期间将会有新的变局,新的名酒时代下,新的竞争格局正在形成。”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