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2岁泰国教汉语差点炸死,27岁娶了美国姑娘,岳父竟是摇滚明星

真实人物采访

2022-04-14 10:06优质情感领域创作者
关注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66位真人的故事

我叫Jay,1993年出生于安徽宁国。5岁时,因自己太调皮导致双臂和双腿严重烫伤。相较于狰狞的疤痕,更痛苦的是来自精神上的创伤。20岁时,父亲病危,不忍他受苦拔下呼吸机,成了我一生的痛……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父亲离开后我一夜长大,不断努力,先后到泰国、美国担任汉语老师。不知不觉,我已定居美国4年了,闪婚美国摇滚明星的女儿,老丈人的一家爱中国文化爱中餐。妻子更是中国狂热粉,学中文用筷子还会弹古琴,打算生5个中美混血宝宝,一心要到中国来。

(我和我的美国媳妇Ari)

我是家中独子,母亲是名超市售货员,父亲是名退伍军人,后来转业到铁路公司上班。父亲的单位,给我们分配了一个在火车站旁边的小院子。那时候条件比较艰苦,房子也不隔音,晚上总能听见火车进出站时的鸣笛声,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经常凭着哐当哐当的声音猜测,火车是近了还是远了。

5岁时,我在屋里玩耍,手伸到了电水壶里,开水溢了出来,烫伤了双臂和双腿。由于烫伤面积大,又很严重,在之后的一年里,我只能躺在床上养病。后来,烫伤好了,狰狞的疤痕却留了下来,我也因此变得自卑、敏感、害羞。

那时,我孤僻,不合群,不敢直视大人们的眼睛,也不再喜欢跟别的小朋友玩耍。父亲虽是个大男人,心思却很细腻,他察觉了我情绪上的波动,时常鼓励我,“不要太在意外表,勇气和善良才是一个人最好的容貌和装饰。”父亲的细心照顾和关怀,如同寒冬里的阳光,给我带来了温暖。

(小时候的照片是我拼在一起的,而长大后我们在一起了)

一次偶然,我看了《小鬼当家》这部电影,电影中讲的是一个8岁的男孩,在智斗窃贼的过程中发生的啼笑皆非的故事。男孩的勇敢和坚强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在小小年纪理解了勇敢的意义。我还因为这部电影,在心里埋下了一颗想去见识不同世界和文化的种子。

从小到大,父母对我一直寄予厚望,读小学时,他们为了给我更好的教育,将家搬到了市实验小学对面住。

上三年级时,我成绩并不出众,但语文还不错。有一次,我将自己童年被烫伤的经历,结合自己的感受,父亲对我的照顾,写了一篇文章。没想到,这篇文章得到了老师的称赞,她还把我的文章,刊登在市出版的报纸上,给我增添了不少自信。

(我和Ari与她的家人们)

我的体育很好,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直是班里的体育委员,经常负责带队、跑操、组织运动会等活动。通过这些磨炼,我不再害羞和紧张,也敢于在台上表达自我。而且凭借在体育方面的优势,我考取了海南师范大学。

2013年,我读大二,父亲患病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一切急转直下。

起初母亲给我打电话,只是说父亲得了肺炎,总觉得喘不上气来。却不想不久之后,父亲连床都起不来了。那会儿恰逢学校放寒假,回家后我立即跑到医院去照顾他,才知道他得的是间质性肺炎,对于像父亲这样的中年人来说,此病恶化迅速。

父亲被疾病折磨得瘦削而虚弱,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得能替他承担全部痛苦。期间,医生还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我签字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是冷的,仿佛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颤抖。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那么疼爱我,如果他离开了,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那种绝望的感觉,至今难以忘记。

(父亲的离开,一度让我消极自闭)

后来父亲进了重症监护病房,我由于寒假结束,不得不回学校上课。等我在和母亲通电话时,才知道父亲已经进入昏迷状态,类似于植物人,全身还插满了各种管路。

我永远忘不了,医生让我决定是否拔呼吸机管路的那天。他说,父亲完全救不回来了。短短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天都塌了。这些日子里,我们一家无时无刻不在为父亲而揪心,他每一次病情恶化,都让我们倍感痛苦。

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面的积蓄,还欠了十几万的债,可还是无法留住父亲。母亲满腹苦楚,常常躲起来落泪。

(我和母亲)

然而,再艰难的抉择,终是要有个结果。父亲丧失自理能力,有时候一口痰上来,都会憋得满脸通红,不忍心父亲继续痛苦煎熬,我们同意了拔管。

那天,医生取下父亲的呼吸机管路,护士撤掉胃管、尿管……我看见父亲稍有挣扎,一侧眼角,淌下了一颗泪珠。父亲想活着,他不想离开我们,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父亲的离世,对我的打击很大,大三一年里,我越发颓废自闭,不愿与人交流,常常一个人躲起来自怨自艾。我悔不当初,为什么没有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那个印象中高大魁梧的汉子,为了家庭,为了我挥洒了多少汗水。

(父爱常常无法细诉,却在过往的日子里日久弥新)

记得我每次外出上学时,透过车窗,总能看见父亲的身影,他久久地矗立在马路边上,目送着载我的车,越行越远,直到消失不见。可现在路还是那条,我敬爱的父亲,却再也回不来了。

原来生命如此短暂,一切稍纵即逝,多少来日方长,不过是一句空话。

为了纪念父亲,让更多的人懂得珍惜眼前人,我将我和父亲的故事,写了出来,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情景剧比赛。谁知,它竟获得了比赛一等奖。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冥冥中,我觉得是父亲给我的鼓励,他不想我再沉沦下去。

(水上市场是泰国历史悠久的文化景观,曾一度没落,后因观光旅游的发展再次振兴)

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我更加努力地学习,就连同学们都惊讶我一个体育专业的学生,竟能在本科期间考过英语6级。2015年3月,我即将毕业,面对人生的转折点,我做了多方面的打算。没承想,我不但考上了研究生,还通过学校和泰国合作的汉语培训机构,得到了去泰国做志愿者的机会。

通过孔子学院应聘,我被派到泰国乡下教汉语。初到泰国时,由于语言文化差异,我遇到不少麻烦。为了克服沟通障碍,我会跟学生学泰语,有意识地了解当地文化。几个月下来,竟也能用简单的泰语与当地人交流。

但只会些蹩脚的泰语,并不能满足日常沟通的需要。而泰国当地人,大多数又不擅长讲英语,这让我意识到了学好英语的重要性。

期间,我认识了一些朋友,一起去了不少当地的著名景点,印象最深刻的要属那次“劫后余生”。

(泰国是信仰佛教人口占全国比例最多的国家,有“黄袍佛国”之称,首都曼谷被称为“佛教之都”)

四面佛神庙位于曼谷最繁华的闹市区,是泰国人笃信的祈福场所,也是外国观光客的必去之地。我和朋友本打算在8月17日傍晚,到那参观游玩,却因为临时有事,提前了一天。

然而,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这个临时决定,竟让我们躲过一场灾难。8月17日傍晚,四面佛神庙外发生爆炸,伤亡惨重,给当时社会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这件事,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长长尾声。我想到了父亲,想到了生命的价值。劫后余生的人生,更让我懂得每一寸光阴的珍贵和珍惜眼前人的重要。

(我在泰国教学生们中国武术)

2016年 7月,我结束了在泰国做汉语老师的生涯,回国参加杭州师范大学研究生的复试,并顺利通过。读研期间,我有幸认识了人生中一位很重要的导师,在他的鼓励下我踏出了实现愿望的第一步。

研究生毕业后,我一直想去美国开拓眼见,但由于家庭条件限制,我没办法通过留学去国外。恰巧我的研究生导师曾经去过美国,他听说我之前有到泰国教汉语的经验,于是就鼓励我以这个方式去美国。

(我工作的地方有个篮球场,老师们和孩子们经常在这里锻炼身体)

2018年3月,我参加了国家汉办的对外汉语教师的项目,通过面试考核培训的机会,来到了美国。那时候,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美国定居。

为了取得在美国教中文的资格,不光要有签证,来到美国后我还要参加考试,接受培训。最后要在老师面前上公开课,接受公开打分。幸而,经过一番努力,我获得了到田纳西州一所在全国排第五的高中教汉语的机会。

其实在这第一年结束的时候,我就打算回国了,但是因为并没有很深入地了解美国文化,加上第二年正好重新申请签证通过了,就又待了一年。

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研究生导师为了支持我,第二年也来到了美国教书,还和我同一个城市。这让我在远离家乡的生活中,内心多了份踏实。

(我和我的学生)

2019年10月,我参加了单位附近一所大学举办的中亚俱乐部的交流活动。通过共同的好友,我添加了Ari,她当时是中亚文化俱乐部的主席。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社交平台上第一次看到了Ari的照片,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有一回,我看到她发了很多关于亚洲美食和文化的照片。正好我教中文,很自豪国内文化被外国人喜欢,就很感兴趣地评论了一下,竟然被她回复了。

然后我就鼓起勇气和她聊天,发现她去过韩国和日本,很喜欢亚洲文化,对中国也很感兴趣,于是就和她聊了很多文化的话题。

之后,我约她去吃中国菜。第一次见面,我们便发现已经强烈地喜欢上了对方,也慢慢有了更多的机会相处。

后来了解到,Ari出生在美国乡村音乐的发源地,田纳西州的省会纳什维尔。她父亲是一名摇滚明星,曾经办过演唱会,在90年代时小有名气。

(老丈人说,我对他影响很大,让他变得更积极乐观)

Ari小时候家庭生活条件优渥,是在美国家庭教育下长大的。从小到高中都是父母教学,大学才去的当地公立大学,父母对她的保护一直都很好。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她父亲的音像店倒闭,家中情况陡然向下,她父亲也一蹶不振。听Ari说,经过这件事后,她感觉自己失去了父亲一样。由于过于担心父亲和家里的经济状况,Ari差点得了抑郁症。

相似的经历,让我们惺惺相惜,越走越近。认识她的第二周,她就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大学毕业典礼,这让我受宠若惊。当时还以为会有很多男孩子会去,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除了她的家人,我是唯一的男孩子,一瞬间我就懵了。第一次看见她的父母,我紧张极了,感觉心脏都蹦到了嗓子眼。

然而,由于文化地域天差地别,我们的恋爱一开始就不被任何人看好。Ari的父母起初并不喜欢我,他们对汉语老师,还有孔子学院都有误解,觉得我到这里教书是有所企图,甚至怀疑我是间谍。

(我去参加Ari的大学毕业典礼,只有我一个男生,让我受宠若惊)

另外,Ari曾经交过一个韩国男友,她父母对他印象十分不好,还因此对亚洲人都有了偏见。尤其是Ari的母亲,对我更是态度冷淡,不拿正眼看我。但我和Ari对这段感情都非常坚定,于是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与她的父母和朋友相处。

那时候,每周我都会开车往返三个多小时,去探望Ari的父母,希望能通过多接触让他们更加了解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看到我的真诚和对Ari的爱,慢慢地放心了她和我交往。

但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距离我工作签证到期的日子越来越近。再加上,疫情开始肆虐,我们不得不为将来作打算。当时考虑过如果我回国之后,中美断航,我们就去另一个国家见面,也考虑过结婚,但由于相处时间太短,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情急之下,我找到导师,询问建议。他说,如果你们真的很爱对方,又何必在乎恋爱时间的长短呢?一句话雷贯耳,我下定决心向Ari求婚。

(我们的婚礼,简单却不失温馨)

在美国想求婚必须要征求父母的同意,而且是当面征求。于是我把自己想说的话,花了一个星期写成了三千字的英语作文。文中罗列了我对未来的规划,我和她经历的事情,我的文化背景和我对于她的了解等。

然后我提前订好位置,将他们约到了一家墨西哥餐厅。说实话,那天我特别紧张,手心里都是汗。但还是在吃饭时,鼓足勇气将那封信拿了出来。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去证明自己的真心,只能竭尽全力去展现自己的诚意。没想到,在听我读信时,Ari父母竟哭了。他们说,我写的信很令他们感动,考虑得也十分周全。

(在美国,结过婚的女生也可以做伴娘)

在Ari父母同意后,我们在当地负责结婚手续的办事处领了证,结果第二天大楼就由于疫情关门了。尽管我们领了证,但由于签证原因,我和Ari还是面临分开的局面。

幸而,美国肯塔基州的一家教育公司,在了解我的情况后,愿意聘用我,于是我获得了继续留下来的机会。

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我了解到,美国人结婚没有彩礼一说,婚礼也是女方筹备。但是女方父母也会看你的受教育程度、家庭、学历和工作,因为你要有一定能力,来证明你未来是可以给他女儿幸福的。

(Ari一袭白色长裙,在父亲的陪伴下,朝我徐徐走来,我激动地哭了)

2020年3月,我们正式举办了婚礼,由于疫情原因,只邀请了好朋友和家人。那是一场温馨且浪漫的草坪婚礼,看着一袭白色长裙的Ari,在父亲的陪伴下,朝我徐徐走来,我激动地哭了。牧师公正后,我和Ari在朋友和亲人的见证下,相拥亲吻,彼此承诺,约定一生。

爱情来之不易,我和Ari的婚后生活温馨且幸福。虽然跨国婚姻有很多的差异,也注定会面对不少矛盾,但是小幸福也比比皆是。

以前在中国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美国人,他们来中国必须要去肯德基吃汉堡。因为他们的胃不习惯,吃不了中国菜。庆幸的是,我和Ari都很适应吃不同国家的菜。

(我们在印第安纳州享受休闲时光,这里盛产葡萄酒)

我们结婚以来,中国菜的频率几乎是每天都有,我喜欢做,她也喜欢吃。中国特色的东西,像老干妈和橄榄菜她也爱不释手。

我的老丈人一家也十分喜欢吃中餐。简单的醋溜白菜、酸菜肉沫、西红柿炒鸡蛋,Ari一家吃起来都会津津有味。聚餐时他们不仅能吃成各种“表情包”,期间还发生过不少趣事。

记得有一次父亲节,我本想在老丈人家做火锅,结果锅忘带了,于是就请他们来美国当地的中国餐厅里吃火锅。老丈人到餐厅后,看着店里的装潢,很兴奋地说,“我很喜欢你做的火锅,但我还没有来餐厅里吃过,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餐厅,在中国也这样吗?”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他高兴地说,“那太酷了。”

(我们结婚以来,中国菜的频率几乎是每天都有,我喜欢做,她也喜欢吃)

待坐定后,老丈人看着服务员将一碟碟的配菜上桌,嘴巴不由地张成了“O”型,那模样真是好玩极了。虽然筷子用着还不是很娴熟,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进餐兴致。丈母娘还乐呵呵地说:“我有一个中国女婿,所以一定要学会使用筷子。”我笑笑不语,给他们每个人配好了蘸料,老丈人边接边说,太有意思了。

老丈人和丈母娘对这次的火锅评价很高,居然连鸳鸯锅的汤底都喝光了,我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忙问他们,“要不要再点些菜?”老丈人说:“不用不用,美国人是不会跟你客气的,我们把汤当成饭后甜点。”边说边哈哈大笑。

(老丈人和丈母娘对这次的火锅评价很高,居然连鸳鸯锅的汤底都喝光了)

还有一次感恩节,我做大盘鸡、皮蛋、鲳鱼给他们吃。丈母娘见到我买的带头鲳鱼,特别震惊说:“Jay,你买的鱼有脸,它们正在看着我,我不知道鱼有脸!”老丈人坐在客厅里闻言,也惊奇地说:“你买了长了脸的鱼?”

丈母娘又说:“它们看起来很害怕。”老丈人再搭腔:“它们当然害怕了,你们要把它们的脸砍下来。”瞧着这对老夫妻,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话,我真是哭笑不得。

其实老丈人他们如此诧异,是和美国人的饮食文化有关。无论是鱼还是鸡等禽畜鱼类,当地人都不习惯在餐桌上看见整只动物的全貌,而且他们基本不吃带骨头或者带刺的肉。

(老丈人一家吃中餐吃成各种“表情包”)

饭菜上桌后,一家人很快吃了个精光,我还得到了他们的好评点赞。更令我开心的是丈母娘的一番话,她说点赞不仅是因为你做的菜好吃,还因为你每次都很努力去为我们做这些!这种真心被看见的感觉真不赖。

两年的婚后生活,我们互相影响、互相学习。文化的不同,让我们体会到了生活的多样性。我们也学会了,应该有更多的耐心和包容心去对待彼此。而Ari不仅是中餐捧场王,对中国的文化也很推崇。

之前为了记录生活给我母亲看,我们拍了不少短视频放在各个平台上,没想到,拥有了不少喜欢我们的粉丝。

(Ari认真地学习汉字,立志一定要学会中文)

Ari听说中国粉丝夸赞她中文进步快,特别开心,还说学习中文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她考虑到我的家人,不擅长说英语,就信誓旦旦要学好中文,为此还买了本古诗词。有一次,她还尝试挑战在24小时里,只跟我说中文。

吃饭时,她想表达看电视的意思,没想到吐出电字后就卡壳了,电了半天也没说全电视两个字。她娇羞地将头靠在我肩上,期待着我去解围,我就故意拉长电的尾音逗她,“电~”。看到她认真可爱的模样,我缴械投降,告诉她是“电视”。

Ari还在我导师的指导下,学习了如何弹奏古琴,没想到她竟然学得比我还要快。看着她在古琴面前,正襟危坐,专注地拨弄着琴弦,大有一种中西合璧的感觉。

(Ari弹古琴时特别专注,有种中西合璧的感觉)

前不久,我们去了田纳西州的乡下,在那里散步游玩,怀念曾一起走过的日子。阳光倾泻在田野里,泛起金灿灿的黄。我说我很享受乡下静谧的时光,Ari却说,她特别期待去大城市,一想到中国的美食就特别激动。我说因为疫情咱们还回不了中国,Ari一脸的委屈和失望。

如今,我来到美国已经四年了。本打算今年回国,Ari也特别期待能去中国,体验不同的生活和文化,看望母亲和奶奶。但由于疫情和签证问题,只能暂时将计划搁置。

(和爱的人一起,总觉得时光温柔了,空气也香甜了)

很多朋友询问我们,什么时间生一个混血宝宝?其实这已经在我们的规划当中,Ari还打趣说想生5个混血宝宝。而我们也深知对孩子的家庭教育首先是自我教育。

从恋爱到迈进婚后生活,我知道我是幸运的,但同时我也肩负着重重的责任。爱的感觉可以无限,爱的火苗也可能随时点燃,但真正的爱是一个渐进和成长的过程,它不是忘乎所以,而是深思熟虑后奉献全部身心的重大决定。

【口述:Jay】

【编辑:拾年】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266位真人故事,感动了被采访人和千万读者。如果您有故事想讲述,或想加入我们团队成为作者,都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