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货运司机:在路上被困20余天,行业状况“雪上加霜”

中国新闻周刊

2022-04-12 18:41鲲鹏计划获奖作者,《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
关注

文/陈威敬

近期,全国多地实施高速公路管控封闭以控制疫情,造成干线物流不畅影响生产和物资供应。这也导致不少货车司机滞留半路。

受访的多名货车司机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由于各地防疫政策不一致,一些地方实行层层加码,以及目的地可能突发疫情等情况,让他们陷入困境。他们中,有的被困路上20余天;有的已经三个月没有跑车,刚接单就陷入封控;有的距离卸货地只有两公里,却在高速路口“进不了,回不去”。

另一方面,当下货运行业出现“车多货少,运价入不敷出”的情况,有些货车司机已经面临无货可拉的困境。

4月7日,交通运输部召开物流保障协调工作机制会议指出,要依法依规制定通行管控措施,不得层层加码、一刀切,确保通行管控政策统一。4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相关通知,要求全力保障货运物流特别是医疗防控物资、生活必需品、政府储备物资、邮政快递等民生物资和农业、能源、原材料等重要生产物资的运输畅通,切实维护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以下为他们的经历:

我被困省道20多天

河北唐山 杨师傅

我现在天津宁河和唐山玉田的交界处,这条路叫滨玉公路,是一条省道。跑长途的卡友们会经常分享自己的实时位置、路况,但这次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从3月20号开始被困在这里。

前一天,唐山出现了疫情。当天,我抱着试试的心态,从天津宁河赶到唐山玉田县装货。出发的时候就听说一些地方封了路,但没想到这么严重。因为我的车是唐山牌照,天津也回不去了,就夹在两个地区的中间,前后都不能走。

唐山的防控人员告诉我们,想过去,就得到当地政府部门开接收证明,而且必须是纸质的。但现在厂里的人,也全都被隔离在家。他们告诉我啥时候疫情结束了再发货。

从3月20号到4月11号,我就在国道底下动弹不得。这一趟路其实不到100公里,我准备的干粮也不多,主要就一件泡面。好在旁边服务站的一个餐厅老板,从第一天开始,就主动站出来为我们解决吃饭问题,而且是全免费的。早晨给我们煮的粥,疙瘩汤,鸡蛋,然后中午就吃米饭,吃炒菜,晚上的时候给我们蒸饺子,有时蒸的包子,还会炖排骨,都是一些家常便饭。

我真的很感激他,我在自己的视频账号上发了他的善举。如果不是他,我们可能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

我也是第一次像这样被困在路上。去年天津疫情特别严重的时候,我也拉货,但因为送货的位置是天津北部,离疫区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运的属于民生物资,进天津市是不需要开证明的,只要有核酸就行。离津的时候,再让卸货的地点开一个离津证明。

这趟车是我过年至今接的第一单。30来吨的载量,大概一千五六的运费,去掉700多的油钱成本,还有一些损耗、保险等,多少能赚一点。2月份我就一直在家里停着,可以说从春节到现在我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去年刚换了符合国5排放标准的新车,现在每个月要还1万多的车贷,还有四五千块钱的家庭开销。

我开货车20多年了,这个行业有过吃香的时候,但现在就是一个赔钱的状态。以前有辆车就能赚钱,慢慢车多了,市场也供大于求了。现在受疫情影响,一些地方复工晚、产量拉不上来,养车连工钱都赚不到,车在手里面只能硬挺了。

距卸货地两公里,我们下不去

江苏宜兴 司机妻子谢女士

3月22日,我们从广州拉了一车钢材准备运往江苏靖江,出发的时候,那边还没有疫情。差不多1500公里的路,车走了两天。

24日,我们到了江苏常州的芙蓉服务区,离目的地还有几十公里,心想着晚上就下高速,我们停下来休息准备往前开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当地发现了2例确诊,要等他们做完三轮核酸才能下。

去卸货的地方有两个高速出口,一个靖江出口已经全封闭,我们就改道另一个靖江南出口。我们和厂里联系,结果他们也被隔离了。3轮核酸之后,当地又发现了新的病例,然后要等做完5轮核酸才行。

困在出口的货车有几十辆,不断有工作人员驱赶不让停留,因为距卸货地点只有两公里了,我们就在那耗着。车上是我和我的老公,还有一只狗和一只猫。之前路过浙江的时候,因为怕核酸结果超过48小时,我们还专门打个的花了80块钱去做的核酸,我们的行程码也不带星号,结果还是下不成。

这一趟我们先从江苏去往广州卸货,3月17日出发,本来预计一去一回一星期,我们也只准备了一星期的物资,包括猫粮狗粮。但在高速出口大概等了三天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吃完。好在出口有工作人员,每天给送吃的,有一桶方便面,两个小面包,还有一瓶矿泉水。

煎熬过了一个星期,厂里来接我们,他们盖了好几个章,把通行证给办了下来。去厂里卸货的时候,有政府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之后他们带路,又把我们送回了高速。

我们的车是去年10月28日买的,国6的排放标准,上来50多万块钱,一个月不吃不喝也要还15900块钱车贷。前段时间,我开着小车,从常州到苏州的一个卡口整整堵了7个小时,终于排到了我前面的大货车,就因为行程码加了星,无奈返回掉头。

这趟货运完后,因为广州又出现了疫情,我老公就去厂里的集装箱方舱隔离了8天。现在我们又拉了一厢货准备到广州白云,但那里也突然发现了病例,没办法,我们只能在服务区等当地做完几轮核酸。

躲过了六轮疫情,今年中招了

吉林长春 韩师傅

我们家经过了六轮疫情,六次都没事,结果今年中招了。3月8号,今年准备出第一趟车,疫情就来了,小区被封控,人出不去、车动不了。

很多卡友正月初六就出车了,但他们有的到现在也才跑了两趟。一是运价低,现在卡车市场供大于求。最主要的是零首付、零贷款,导致车太多。二是路上油价贵,比如我们加的0号柴油,疫情前才4块多,现在差不多涨了一倍。三是一些厂家黄了,物流需求也跟着一点点减少,这都是大趋势。

现在疫情形势严峻,导致很多车出不去或者出去了半道受阻。各地的防控政策也不一样。我自己车在东北,平时主要跑专线,运输一些大米、果蔬等物资到广东、福建地区。比如说我在东北出发了,像我的吉林牌,因为有疫情不让下高速,或是过度防疫、检测等等。

现在有的地方不管你之前核酸多少次是正常的,还会再给你做。还有的地方,就像沈阳进去之后给你隔离十四天,费用自理。但去年这些省市都是让走的,只要有核酸,可以一路畅通到广东。

我干这行快20年了。2019年的时候每个月还能有个一两万收入,但去年扣掉家庭开销,最后只剩7万块钱。今年能到3万就不错了。

这个行业真的赚不到什么钱了

上海 黄师傅

我和老公租住在上海宝山区的顾村镇,一个月房租3500块钱。我们俩都是跑中型货车的,从上海到江苏周边,运送一些外贸物资,一个月跑下来我自己能挣七八千块钱。

3月23号,我装完货回小区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回来的时候还专门去做了核酸。结果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小区就封控了。后面没办法,让小区的志愿者把钥匙送给我同事,算是把货运了出去。

我是90年代嫁给我的老公后开始搞货运的,之前在厂里打工。这个行业也很累,有时还得自己装车、卸车,记得有一次,我载了一车布料跑在宝山的高架桥上,结果挡板扎的绳子松了,货掉了下来。一卷布差不多100斤,我自己又弄不动,打电话给老公,但他也不在附近,还好路边有警察过来帮忙。进口仓装货,经常要排很长的队,有时候晚上就睡在车里等。但有时也觉得这个行业蛮好的,可以跟人家学习,讨论一些发货的经验、接单的经验。

现在货运都是网上下单,之前一些溢价被压了下来,而且运价越来越低。以前都是算来回的,现在只给单程的钱。好的项目、好的价钱都很难抢。我们的老客户也会到网上平台去下单,等于手上的一些客户资源也流失掉了。加上疫情折腾,这个行业真的赚不到什么钱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