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UU跑腿乔松涛:活着的基础和意义

永奇访谈

2022-04-11 17:45
关注

作者 | 永奇

字数 | 3930

阅读时长 | 7分钟

社会发展需要标杆和榜样。

与一味追求暴富的部分网红不同,企业家是值得给予更多关注的一个群体,他们有情怀、有梦想、有底线、有社会责任感,他们大都经历过困苦、磨难、坎坷、教训及大起大落,但又在市场大潮中不断学习、顽强打拼。

诚然,企业家也不是完人,但是综合对比之下,他们更值得我们学习。

况且,经过拼搏奋斗得以成功的他们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也更实际、更理性,就像唐僧取经一样,只有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更深层次地理解经书的内容,才更适合做一个传播者,今天的嘉宾乔松涛就是如此。

创业数十载,UU跑腿发展平稳,未来的人生该如何定位?他表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总要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寻找一些价值。

中国人讲“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就像乔松涛说的,利是生存的基础,义是生存的意义。其实就是一种很朴实的义利之辩,也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的感悟。

有了生存的基础,如何在社会中寻找生存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乔松涛在考虑的问题,我想应该是中国大多数的企业家需要考虑的问题。

企业也来自社会,大多数企业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解决了某些社会问题,而且企业的发展也是建立在更好更多地解决社会问题的基础上。

以UU跑腿为例,因为是平台型企业,发展无非是规模更大、品类更多,规模更大肯定是更多的人选择了UU跑腿的产品和服务,服务的范围更广。品类更多则是用户在更多的服务上选择了UU跑腿,对UU跑腿有了新的认知。

比如2021年郑州遭遇7·20暴雨,UU跑腿开通的救助通道成功救助了包括孕妇在内的重点关注群体,这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无论哪个维度,用户选择UU跑腿一定是因为它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为人民群众服务”本身就是一种社会价值的体现

所以对于企业家来说,想要在合理合规的基础上把企业做得更大更好,就是要把企业深度融入社会发展。

正如乔松涛所说,在专注产品与服务的同时,尽可能扩大员工数量、跑男数量,提高他们的收入。

UU跑腿平台上有数百万跑男,他们背后是上百万的家庭,整个中国社会不就是由一个个家庭组成的么,一份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却让他们多了一项生存的基础,也多了一份生存的意义。

以下为采访实录:

永奇:

UU跑腿不断发展壮大,如果将之比喻成一个人,他现在算不算是成年人了?

乔松涛:

我们家包括我们老家那边的很多人大多数都是以做生意为主,我爷爷是卖铁打铁,我爸开店卖五金器材,所以从小耳濡目染,从没想过去打工。

而且我喜欢创业,我搞计算机,别人搞不定的我能搞定,很有成就感,所以人最幸运的不是你赚多少钱,而是因为你的兴趣跟业务保持一致。

做UU跑腿前期也是为了赚钱,发现市场上有需求,就把这个事儿做起来,但真做的时候会发现挺难,一个人搞不成,就必须让很多人加入到UU,那就要说服他们,跟他们沟通。

沟通过程中,会发现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家庭,UU的存在可以让他们解决一些难题,比如买奶粉、看病等,这个事情是有社会意义的。

慢慢地,我们就不算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公司了,有了这个意识的时候我就觉得UU差不多已经成年了。

当然了,成年就应该有成年人该做的事,现在的UU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公司,同时也在履行一个成年人应该承担的很多社会责任。

永奇:

老天对每个人都是相对公平的,打开一扇门就会关上一扇窗,UU跑腿对你来说是打开的门还是关上的窗?

乔松涛:

这本身是一个社会题,回头看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机遇,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把握得住,大部分人都失之交臂了,一方面是性格的原因,比如我觉得搞不定,另一方面可能运气没有这么好。

我做UU跑腿到现在,实际上更多的是运气层面。

我倒推过这个事儿,如果我提前知道UU跑腿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反过来再去做,肯定做不成的,因为那时候你就会一直想怎么死,死到哪里。

在刚开始做的那个时间点内,其实人是不理性的,在对的时间内和对的人,做对的事,这件事也就能成,即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我们一推演,在关键的时间点,你恰好具备这个能力,加上你敢干这个事儿,再加上运气就能成,大部分人都是这样。

永奇:

有没有什么事件,让你意识到UU跑腿是社会的一部分?

乔松涛:

2015年10月,汪峰在郑州开演唱会。当时业务并不是很好,一个跑男董师傅,在群里吆喝着去发UU跑腿的传单,结果真的去了20个跑男,没要一分钱。

我也去了,认识了董师傅,他没有正式工作,儿子失聪,要戴助听器。上午要送孩子去上学,下午还要接孩子,只能利用间隙时间工作。

那时候,我觉得这个事是有意义的,除了商业价值外,还有社会价值。

2018年高速路口,送熊猫血,当时救护车过不去,跑男送过去了。

去年7·20暴雨,当时有一个孕妇困在了家里,老公也不在家,UU跑腿有救助通道,就下了一单,跑男游泳过去,用一个气垫船把孕妇运出来,然后送往医院。

这样的事件很多。

一个企业的发展肯定有很多很多正能量的东西,这些东西对外是一个品牌传播或者口碑传播,对内其实是企业文化搭建必不可少的流程。

永奇:

如何看待社会责任感,责任感又是怎么形成的?

乔松涛:

每一个小的个体都有自己的使命感、责任感。

郑州7·20水灾,跑男有495人报名参与救助工作,他们生活在社会底层,自己生活也有困难,但他们依旧报名要去。我们有个山鹰队的队长,自发组织穿着救援装备就去了。

社会责任感并不是因为企业做大后才有,我们这些跑男有,用户也有。

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我们无非就是把他善良的一面激发出来,发现人性善良的一面。

这个其实牵涉到企业文化建设这一块,人可能有恶的一面,有善良的一面,所以我们在选人的时候就会比较慎重,选的一定是跟公司发展比较契合的人。

因为人的知识和技能都能改变,但是性格、三观很难改变。

永奇:

选人很重要,在不同发展阶段招聘要求是否也不一样?

乔松涛:

我们最开始选人的时候真的靠自己带自己看,我面试比较简单,看性格,然后能不能接受一个极限拉练。

我们早期新人入职一周,可能会连续熬夜一周,两天不睡觉还能扛得下去,那你就可以,因为我们要跟互联网公司去竞争,这本身也是一种文化筛选。

到中后期公司到300人,面试就是要看能力、三观、技能等。

其实,一个公司的老大什么样子,公司就是什么样子,这更多的是一种传承,大家会从中找到一种归属感,大家信奉喜欢你,就会不离不弃跟着你。

一个企业的文化要强大到能够同化你身边的人,而不是被同化,不然你就变成四不像了。

永奇:

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作为成功人士,如何更好地做出表率?

乔松涛:

所以,有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有一些责任感。

我觉得我应该做的就是把我的精力放到我自己该管的事情上,尽可能地把自己的能力范围扩大,然后从横向、纵向等多个维度扩展自己能力,把公司员工、跑男数量不断提升,服务更多用户的同时也让更多员工获得更高的收入,让他们背后的家庭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

中国有句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总要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寻求一个合理性。

永奇:

如何影响跑男群体更积极向上?

乔松涛:

平时接触得比较多,跑男这个群体平均30岁左右不到40,他们上有老下有小,经常会面临一些困境,比如老人住院,小孩上学,这些都需要用到钱。

教育公平、医疗公平、社会公平只是针对一部分人的,大多数人都享受不到所谓的绝对公平,但是这种鸿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小的。

UU跑腿的出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有更多的收入来源,可以保障生活。

我们跑男的薪资相比之下会稍高一点,他们生存繁衍的这个需求是可以解决的。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大概率会把内在的兴趣、成就感、使命感等驱动起来。

比如去年郑州大水最早是跑男们自发组织的救援,这个就是在基本生活和工作职责加上当时特殊的环境混合驱动起来的责任感。

永奇:

员工也是社会的一员,社会责任的培养是不是会从员工开始?

乔松涛:

企业也是一个小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员工也有自我满足、自我尊重、自我实现等各种需求。

只要满足员工的这种需求,并保持到平衡的状态,很多的负能量也就消解了。所以后来我们就有了自己的战队文化、尊重文化。

我们做了PK版、成立战队队长等。就是觉得让跑男出于这种感恩的心去接单会比那种基于KPI好很多,所以UU成立至今没有做一些像以罚代管的动作。

举个例子,比如别的平台一个差评扣500块钱,UU一个差评扣20块钱,但是它会影响你所在的战队,战队积分会下降,队长会帮你去协调、提升。

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有自己的一个荣誉感、社交需求。

此外,很多宝妈一到夏天的时候,带着孩子也会跑UU。后来我们看到放暑假了,她们没法带孩子,我们就搞了一个UU宝贝计划,给孩子提供免费的托管、托育等。

永奇:

怎么看名和利以及老板、企业和社会的关系?

乔松涛:

利是你活下来的基础,名是你活下来的意义。没有利如何活下去?没有名的话,你的价值、意义在哪儿?

所以利是基础,名是意义。

每个人能够创造的财富是没有上限的,但是花费的财富是有上限的,他花不了多少钱,马云、刘强东不缺钱,为啥干这个事儿,就是因为有意义。马云、刘强东为何还那么努力,使命。

最基层的也有使命,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我们都愿意帮助一些弱小的人,恻隐之心,是非之心。

老板创造企业,企业回馈社会,社会因为企业的存在而更加繁荣,企业一定是因为创造了社会价值而存在,如果没有创造社会价值,就不会存在。

记者手札:

作为一名财经记者,很少从社会的角度去看企业或者企业家。

但是所有学科的终点都是社会学,财经也不例外,社会才是目的,财经也只是为了服务社会而存在。

既然从社会角度去看,就应该多一分温度,而不是带着挑剔的眼光,社会需要包容。

人无完人,企业家也是如此,再大的企业再厉害的企业家,都有自己能力的边界。他们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已经解决了一部分问题。

给予更多宽容与理解,也许企业家能解决更多问题,也能把问题解决得更好。

本文为永奇访谈原创,如转载请注明来源。

End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