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人参与“零工经济” 灵活用工平台筑起“就业蓄水池”

人民资讯

2022-03-31 11:10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单身妈妈赚到奶粉钱 大学生成剧本杀主持人

灵活用工平台筑起“就业蓄水池”

【本报作者魏寒冰 谭雨果报道】时间灵活、收入不错、职业新奇……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做起文案写手、网络主播、视频UP主、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撑起了“零工经济”新业态。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灵活用工时代已经到来。

新经济蓬勃发展,催生出新型就业机会,也悄然改变着劳动合作关系。特别是疫情之后,以长期雇佣为特征的传统人力体系,已无法满足企业在线用工、短期用工等需求,中小企业对灵活用工的需求陡然增加。于是,一些互联网灵活用工平台应运而生,在灵活就业者与企业之间搭起一座“供需之桥”,构筑中国稳就业的“蓄水池”。

2021年11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直播电商创业园,一名主播通过网络直播,销售当地特色农产品。中新社/刘新 摄

有人解决生计问题 有人找到职业方向

“下班很早,无事可做,不想沉迷于打游戏,就找了一份兼职。” 小张是一位“95后”单身青年。身为一家国企的物业人员,他在晚上还有另一份职业——茶饮店兼职店员,工作时间从18时到23时。

生活虽然繁忙,但小张却觉得兼职很有意思,因为能接触到很多顾客,平时内向的他变得更加开朗,还提高了社交能力。

小张这份兼职是在青团社找到的,这是一家位于浙江杭州的头部灵活用工招聘平台,目前注册用户已超4300万,单日报名人次超85万,累计为超5亿人次提供过灵活就业机会。

大学生、宝妈、自由职业者、在职白领和蓝领都是这个平台的主要用户。

“中国的灵活用工有自身独特的发展情况,而很多政策创新、制度创新需要我们自己来探索和完善。”青团社首席运营官莫凡对《中国新闻》报表示。

根据青团社的用户调研,在灵活用工群体分类中,全职宝妈是主要人群之一,目的多为赚取奶粉钱、接触社会。“尤其是离异宝妈,孩子和家庭吃穿花费最起码每月5000元人民币,还要接送小孩上下学,很难做全职工作。而通过灵活就业,上午去餐饮店做工,下午或晚上做语音主播或者带货主播,一个月可以拿到7000元左右,虽然辛苦,但很好地解决了离异宝妈的生计问题”。

“每月都有房贷车贷要还。”白领孙先生坦言,找兼职是因为家庭经济压力比较大。在近期兼职中,他拿到了1万多元的收入。因为累计时间长,通过平台上的奖励机制,他的时薪还有所提升。

除了补贴生计,发现自我、寻找职业方向也是年轻人选择灵活就业的诉求。小王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咖啡连锁店找了兼职工作,由于工作表现出色,后来慢慢成长为副店长。

在莫凡看来,年轻人群的就业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父母可能一辈子只做一份工作,现在大家更换工作频率比较高,很多大学生一毕业就做自由职业”。

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以“零工”替代全职工

从聚焦学生需求到覆盖全部人群,青团社服务目标对象的转变,折射出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变迁。

青团社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当时看到学生和校园人群通过兼职或社会实践,增长能力阅历,对未来就业也有很好的助力作用,“所以青团社开始的服务人群‘偏点状’,以学生为主。后来,随着中国经济大环境的发展变化,我们把目标服务人群扩大为‘全人群’”。

莫凡介绍,“如今,人力成本是企业经营过程之中成本最高的项目之一。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使得企业要更加考虑精细化的运营和开源节流”。

从2020年起,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影响逐步显现。对众多中小企业而言,要应对冲击实属不易,为了降低风险,很多商家会更多地选择使用零工,而非全职工。

“我们在多渠道帮助劳动者实现灵活就业的同时,也致力于帮助企业扩大灵活用工比例,提升经营效率,和抗风险能力。青团社已累计服务超过70万家企业。”在莫凡看来,每个行业对于招聘速度、人员质量、管理效率、考勤排班,以及用工保险的要求都不尽相同,要从“痛点”下手,才能帮助企业更好地解决问题。

青团社曾为某大型连锁茶饮店提供过灵活用工方案。“以前其用工方式比较粗放,就像公司雇白领一样,一天8个小时全职。但餐饮茶饮是有波峰波谷的,中餐晚餐时段是波峰,其他时间是波谷,如果用全职员工效率非常低。而用零工重新去招聘和排班,在峰值时间安排更多的人,用工成本就会降低。”莫凡说。

莫凡表示,这些企业灵活用工,会大大降低用工成本,最终给与灵活就业者的时薪和福利待遇反而会有所提升,最终达到一个良性双赢的结果。

2021年12月2日,青团社进行兼职用户调研和访谈工作。《中国新闻》报发/青团社供图

从“就业蓄水池”到“就业加油站”

当前,灵活就业的内涵正逐渐丰富。新媒体主播、捏脸师、宠物烘焙师、汉服造型师等新职业的出现,丰富了“打工人”的就业选择。

小刘平时喜欢玩剧本杀。在大学假期期间,他开始兼职做剧本杀主持人,“这个工作不仅需要语言表达,也需要表演、串场、掌握节奏,慢慢自己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通过对行业的深入了解,小刘在大学毕业后也从兼职变成了全职。

灵活用工平台既是“就业蓄水池”,也是“就业加油站”。在青团社用户中,有五成左右是“95后”,莫凡希望通过青团社的培训、就业服务体系,帮助年轻人尽可能拓展个人能力边界,实现人生的N种可能。“比如,电子竞技和直播带货的技能培训,是我们比较重点的培训项目,属于人社部认定的新的职业。”

为了增加就业“砝码”,青团社的培训课程很“抢手”,每天约有2万人报名,包括PS(图像处理软件)、新能源行业蓝领、编程、花艺师、剧本杀写作、碳排放管理师等新技能培训。

为灵活就业者系上“安全带”

提到灵活就业者最担心的问题,莫凡不假思索的回答——安全可靠性。其次是薪资问题,薪资多少、能否快速结算等。

灵活用工正朝着市场化、专业化、数字化方向发展。“用户会在平台留下求职意愿和自己掌握的技能,平台可以做高效的推荐和匹配,这是很典型的大数据推荐和匹配的算法。”莫凡说。

新业态带来了新职业和新型劳动关系,在政策层面也看到更多积极变化。《“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将进一步健全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和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推进他们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逐步为灵活就业者系上“安全带”。

莫凡认为,“随着国家对于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制度及相关措施的逐步完善,以智能技术为引擎、不断突破创新的灵活就业体系,必将更健康、更完善、更具适用性,成为中国稳就业的重要‘蓄水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