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八日的凌晨,西山口-邦迪拉战役正式打响了,我军藏字419部队集中兵力以及火力顺着公路对西山口印军防线发起了猛攻,而印军面对中国边防部队那凶猛的火力以及打击下,就只坚持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斗志,纷纷地往南边逃窜,而中国军队则是选择乘胜追击。

一九六二年的对印自卫反击战当中,东线属于主战场,其中规模最大的是西山口邦迪拉战斗,而且中国军队的战果也是最为辉煌的。中国边防部队对着逃窜的印军那是一路穷追猛打,歼灭了印军的第62旅、炮兵第4旅,还有印军第48旅、第65旅、第67旅基本上也都被歼灭了,一共击毙俘虏5063名印军,这些人里面便包括了印军的霍希尔-辛格准将;另一边的中国则是出现了225人的阵亡,以及477人受伤,这个数据创造了战史当中的奇迹。

那么这样跟奇迹一样的胜利我军是怎么获得的呢?这跟有一支奇兵深入敌后,并且突然之间发起进攻,将敌人的后路截断有着很大的关系。

上面说的那支奇兵便是步兵第十一师。在对印自卫反击战打响以后,解放军收复藏南地区的重镇达旺,而印军则是不断地往中印边境地区增派自己的兵力,顺着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公路一字摆开,显示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攻打达旺的态势。在发现以后,西藏军区前指当即及时地把这个情报上报给了军委。

在得知西藏那边的情报之后,刘伯承元帅表示印军现在摆出的是“一字长蛇阵”,它的特点就是“铜头、锡尾、背紧、腹松”,对之进行破解的战术便是要展开“打头、切尾、击背、破腹”,而其中的关键点便是可不可以成功地“截尾”。还特别进行了强调表示:“要准备实施强攻,准备打硬仗,啃硬骨头”。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八日,西藏军区召开了战前会议,会上一致认同了刘伯承元帅的八字打法,但是又考虑到作战环境是高山密林峡谷地区,而且我军对于那里的地形也是不熟,道路情况也是不明。“切尾”其实便是迂回穿插,截断敌人后路一定会是困难重重,选择谁去将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很重要。

张国华司令员话音刚落,与会的那些各师指挥员们便争相着要担负这一艰巨的任务。步兵第十一师师长余泉致坚定地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代表红军师全体指战员坚决要求军区前指首长把迂回'切尾'的任务交给我们师。”并且还给出了自己的四点理由:“一是克节朗战役,我师大部队没有赶上,全师官兵求战心切;二是我师现在的集结地在最前边,机动便捷,可以争取时间;三是我师在解放战争和甘南、西藏剿匪平叛中,曾多次实施远距离迂回奔袭作战,有实战经验;四是我师已于111日凌晨5时由三十三团郑甸武副参谋长和侦察股长宋全纬率领29人的侦察分队化装成印军,深入敌侧后勘察地形道路。”

张国华司令员听后也是十分满意,表示他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并且表示已经将这个任务派给了他们师,接着下达命令:“你们师的任务,是从敌人右翼迂回,插入到邦迪拉与德让宗之间,务必于1118日晨零时通过拉洪桥,到达拉洪截断公路,形成对内对外正面阻敌北援南逃。”

十一月十日的黄昏之时,步兵第十一师依照计划往敌人的后方机动,而且考虑到道路的险阻,没有补给,战士们除了要背负武器弹药,每个人还需要另外带上七天的口粮,平均的负重六十多公斤。尽管艰难,每个战士还是咬牙坚持着,努力前行。就这么过了七天五夜,不知克服了多少无法想象的困难,翻过了十二座差不多五千米的大山,有七十八处爆破开道、架修了十四座桥梁、跨过了十九个山涧、徒步走过一条冰河流,最终走过了二百五十公里的艰苦卓绝的胜利之路。

十一月十八日发动总攻以前,步兵第十一师提前五十分钟赶到了目标地点,成功实施“断路、截尾”任务。发动总攻以后,位于西山口的印军知晓自己的后路已经被斩断以后,士气大崩,也被十一师堵了个正着,和也就宣告着印度的失败。

举报/反馈

兵事网

1.2万获赞 1565粉丝
用心创作内容,感谢您的关注。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