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婚姻的平庸从来不是因为爱情的幻灭

晚舟南星

2022-03-23 14:28
关注

这是一个关于女孩爱情幻想的故事,也是现行婚姻制度下众多貌合神离的夫妻间共同生活的故事,更是一个超出了社会公德和宗教道德许可范围内的一个少妇偷情的故事。

这种事放在现在来看,似乎不足以使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但在1851年的法国,却震惊当世。

当福楼拜先生开始在杂志上连载《包法利夫人》这本小说时,遭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以“败坏公共道德和宗教”为名对他及杂志主编提起公诉,试图予以这位大作家有罪论处。

因为,他讲述了一个女人偷情的故事。

爱玛从小生活在优美乡村的一个富农家里,生活安定闲适,父亲在她12岁的时候送她到修女会读书学习,接受高等教育。在她情窦初开时,将她嫁给了隔壁村的医生包法利先生(刚刚死去了自己的第一任寡妇妻子)。

突如其来的婚姻逐渐打开了爱玛对情感的探索之门,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爱情的极度渴望,以及对于包法利先生平庸无趣的厌恶,她逐渐对婚姻产生了抵触和后悔情绪,一心陷在自己曾经看过的众多爱情故事里,渴望白马王子的出现,将她带离这庸俗的生活。

她难过的是,自己还没有体会过波涛汹涌、荡涤人心的爱情,就已经陷在了婚姻的牢笼里。而包法利先生显然并不能满足她对情爱的任何幻想,他是务实的、平庸的、怯懦的、缺乏激情的、安于现状的、毫无情趣的。

正在此时,出现了一个同样渴望甜蜜爱情的青年文书雷宏,他文艺多情,温柔有趣。两个懵懂青涩的心互相靠近,本该燃起一团难以熄灭的大火,却因为两人未尝体验过情爱的试探和折磨,而擦肩而过。

有了这一次的遗憾,爱玛对爱情不再是唯唯诺诺、一片空白了,相反,她有了更多的期待。

炽热急切的心一不小心撞上了一颗风流情种——罗道夫。这个人曾有数不清的情妇,为了更方便他花天酒地,到了34岁仍保持单身。

作为烟花柳巷的老手,罗道夫很快就成功勾引了爱玛。这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对于本就急切渴望品尝爱情之果的包法利夫人来说,促使她拥有一个情人很简单,只需要一句肯定的承诺和虚假的恭维就够了。

就这样,包法利夫人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情人,她精心打扮,沉迷情书,追求快感,越陷越深,开始患得患失,不仅没有看清罗道夫的渣男本质,反而迷失了自我。将丈夫的关怀和体贴弃之不顾,企图和罗道夫私奔出逃。

理所当然的,罗道夫以花言巧语拒绝了她,然后她生了一场大病,在神甫的帮助下才获得了内心的安定,但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偷情的罪恶。

丈夫为了帮助妻子散心,带她去城里看话剧。

在鲁昂和雷宏意外相遇后,爱玛很快又成为了雷宏的情人。她开始更频繁地和丈夫说谎,并拿到了家产的代理权,开始沉浸在肉欲和金钱的世界里,这个用巨大谎言和偷情快感编织成的包法利夫人,却在这种不光明的行为中再一次感受到了婚姻的平庸,而她自以为的爱情却总是让她心烦意乱,甚至有时对情人也会产生厌烦。她似乎从来没有读懂过爱情和婚姻,两者都经营的一塌糊涂。

就这样,她并没有获得臆想之中的幸福安乐,反而欠了满身的债务,最终当公证人到她家查封房产时,她无法忍受巨大的债务压力,同时也看清了两任情人的冷漠和自私后,痛苦和幻灭最终促使她服药自尽。

而她可怜的丈夫在失去妻子的巨大悲痛中,意外发现了爱玛和两任情人的一箱情书,但怯懦质朴的他甚至没有怪罪爱玛,而是在对妻子的怀念中也服毒随她而去了。

读完全书,我对福楼拜先生是否危害了社会公德的相关讨论毫无兴趣,只想聊一聊爱情和婚姻的神秘和平庸。

现在似乎有一种甚嚣尘上的言论,认为爱情是美好、甜蜜、短暂的,充斥着少年心动和无限憧憬,让人疯狂也让人渴望。

而婚姻是无趣、单调、平庸的,充满了柴米油盐的琐碎和鸡毛蒜皮的烦闷,让人疲惫也让人逐渐消失了激情,最终都会成为最不想成为的某某。

包法利夫人显然就是属于这样的想法,她把爱情想的太崇高,把婚姻想的太平庸,以至于撕裂了两者原本可以共存的生存空间,割裂了婚姻和爱情的纽带,先入为主地把爱情定义为欢乐、冲动、激情、如痴如醉、无忧无虑,陷入到了自己的疯狂想象中,忽视了爱情的另一面。

所以,她完全是在主观臆想,其实没有人能符合她对爱情的憧憬,因为不存在那样完美无缺的爱情。

“完美”这个词是由主观感受生发的情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定义,所以没办法用某种标准去界定,当你觉得完美了,他自然就是完美的。即使对其他人来说,他有很多缺点,但你依然可以认为他是完美的。

爱情也一样,平淡无波并不是爱情真正的魅力,正因为有了互通心意、互相奉献、彼此迁就、彼此成就的美好,以及观念不和后的谅解,恼火争吵后的愧疚,点滴小事中的关怀,平淡生活里的安稳,才更能让人体味大起大合、狂风暴雨般的爱情其实也充斥着细水长流的浪漫。

能将这份激情和浪漫融合好的爱情,才更有韧劲,也更持久绵长。

走入婚姻,并不意味着这份甜蜜的消失,凭着人的主观努力,它完全可以在更为细碎的生活中一丝一缕的生发出来。所以说,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我们不用将两者对立起来。

不翻车的爱情背后,一定是两颗永远憧憬美好又彼此迁就的心。

而包法利夫人显然不明白这一点,她的眼睛不愿意放在她丈夫身上,这个粗俗、平庸、没有教养、缺乏崇高思想,履行作为医生的义务,很爱他的妻子,愚笨又质朴的可怜男子,不符合她心中对白马王子的想象(后来她对情人的厌烦也证明了她从来没有意识到爱情平凡的那一面,只有空中楼阁的遐想)。

可怜的包法利先生永远不明白自己的妻子在想什么,在他眼中,平静有规律的工作,粥火可温的生活,漂亮迷人的妻子,能够遮风挡雨的小家,三三两两的邻居好友,就是他感到幸福的全部奥义。

他本能地把爱情落到实处,对妻子的尊重和宠爱让他感到满足,虽然作者从未站在他的视角去审视内心,但却在字里行间已经把包法利先生的爱跃然纸上。

就像他从未刻意去追求过爱情,却在不经意间拥有着比别人更深情的爱情。他对爱玛的爱让读者动容。为了妻子更好地养病,他果断放弃了有熟悉人脉和稳定生活的小镇,拖家带口来到了永镇,他尽自己所能地给爱玛更好的生活,他为她的任何一点小变化都感到欣喜,甚至在最后发现了爱玛偷情的事实后,依然迷恋着妻子的温存,直到死亡的来临。

这一定是伟大的爱情,是婚姻生活无法磨灭的情感,它不存在于爱玛浮萍无依的想象中,也不存在于偷情者纵欢享乐的沉醉中,而是存在于这个有些愚笨善良的平庸医生身上。

那些一味偏执于爱情的崇高美好而忽视了生活的平淡本质的人,是很难追逐到爱情的。

因为它就在被你忽视的那些细节里,是雨天里揽你入怀的手,是陪你散步时紧紧依偎的影子,是你生病时焦急牵挂的心,是饭桌上一句简单的夸赞,是入睡时最平常不过的一句晚安。

可惜,爱玛却从来看不到这些。

韩国最近大火的一部漫画中有一句关于爱情的调侃,“爱根本不存在,那只是缺乏理性的人对性欲的一种错觉。是政府为了维持婚姻制度而大肆宣扬的一种谎言。”

然而,事实证明,爱一定存在,只是,你还没有发现而已。

使爱情幻灭的,也不是婚姻,而是那颗早就飞走了的躁动不安的心。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