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批莫里森:我们需要中国市场,金枪鱼不能重蹈龙虾覆辙

游虾儿推荆州

2022-03-17 12:06
关注

当地的金枪鱼产业正在感受到中国作为贸易伙伴的缺席,并希望澳大利亚能够修补围栏,以促进海鲜出口。

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后的过去几年中,我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这影响了包括海鲜在内的澳大利亚产品进入我国的贸易。

据澳大利亚有关部门2019-2020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占南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的 26%,价值 6600 万澳元,其中龙虾占 6000 万澳元,南方蓝鳍金枪鱼占 160 万澳元。

澳大利亚南方蓝鳍金枪鱼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布赖恩·杰弗里斯(Brian Jeffriess)表示,该行业一直在投资开发中国蓝鳍金枪鱼生鱼片市场。

“这是因为中国是优质金枪鱼的主要增长市场,并且需要多样化,摆脱对日本的依赖,”他说。

Hagen Stehr AO 博士

Stehr Group 创始人兼著名金枪鱼行业代表 Hagen Stehr AO 博士继续倡导中国作为贸易伙伴对行业长期盈利能力的重要性。

Stehr 先生表示,过去几年贸易受到干扰,中国的贸易伙伴希望开展业务,但正在施加澳政治的压力。

“这不是一个笼统的‘不’,但现在我们的商品很难进入中国,”他说。

这肯定源于澳洲政府层面缺乏理解,部分来自州层面……对不了解商业的无知。”

Stehr 先生说,人们只需要关注新西兰,它从与中国的持续贸易中受益,而澳大利亚则处于不利地位。

他说新西兰并没有摇摆不定,而是一直在从中受益

他说:“在新西兰,他们的价格不断上涨,而且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好。”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们没有摇摆不定,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原因。现在新西兰正在从我们应该参与的市场中赚大钱。”

Stehr 先生说,过去几年他花费了数十万美元来帮助打开中国市场,虽然澳洲政府一直在寻求印度等替代市场,但要让金枪鱼盈利还需要数年时间。

Jeffriess 先生表示,澳大利亚在中国优质金枪鱼市场的地位已被欧洲、北美和日本的产品所取代。

他说,渔业协会无权参与地缘政治问题,但希望可以修补桥梁。

“我们所知道的是,历史表明,时间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昨天的敌人是今天的好朋友,”他说。

与此同时,Stehr 先生表示,中国市场不仅对南澳至关重要,而且对负责该州大部分海鲜的艾尔半岛也至关重要。

他说,在今年的联邦大选之前,他希望当地人能记住,任何影响该州海产品行业的事情都会影响行业发展和离家更近的就业机会。

“心胸狭隘的人真的不明白什么是商业。他们做出的决定可能不会影响到他们,但会严重影响林肯港和艾尔半岛的人们”他说。

“一方面的政治和另一方面的商业之间应该有明显的区别。”

与此同时,农业、水和环境部发布了到 2026-2027 年的澳大利亚渔业和水产养殖展望,显示澳大利亚渔业和水产养殖总产值预计将恢复增长 10%,达到 35.5 亿澳元。

由于南部蓝鳍金枪鱼产量下降,预计 2021-2022 年澳大利亚金枪鱼产值将下降 14% 至 1.33 亿澳元,而由于金枪鱼出口增加,预计 2026-2027 年金枪鱼总产值将增长至 1.73 亿澳元价格。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