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源开发,国际纷争背后的粮食保卫战

乌鸦校尉

2022-03-15 10:32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关注

俄乌战火还在持续发酵中,双方虽然进入了边打边谈的阶段,但并没有呈现出缓和的迹象。

同时,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在不断升级加码,从最开始的金融制裁,比如冻结俄罗斯人在当地银行的资产,禁止俄罗斯银行交易;再到对俄罗斯进行贸易制裁,尤其是在军事、生物科技和航空领域等方面,进行了十分严格的出口管控。

一些公司和组织也紧跟欧美国家的脚步,对俄罗斯进行全方位的围追堵截:一些公司暂停服务和业务;各类体育赛事停赛;俄罗斯账号被无情封禁;俄罗斯的猫都不能登上国际……

什么科学无国界,体育无国界,艺术无国界,现在看来都是骗人的鬼。

言论自由,新闻中立,这些遮羞布在几天时间里被一一揭开。

全世界只有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没有国界问题。

尽管拜登已经签署了禁止美国从俄罗斯进口能源的行政令,但美国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性很小,真正依赖俄罗斯供应的是欧盟国家。

尤其是天然气,俄罗斯供应了欧洲40%左右的天然气,南欧的一些小国,甚至达到了100%。

受到战争影响,目前,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比去年同期已经暴涨了10倍。

1

老话说,枪炮一响,黄金万两。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国际黄金、原油、粮食价格齐飙,除了通货膨胀的影响外,还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是某些国家和地区的重要商品供应方。

2021年,俄罗斯出口小麦4249万吨,占全球小麦出口量的21.99%,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乌克兰出口2036万吨,占比10.54%,与美国、澳大利亚等持平。

除此之外,大麦、玉米等作物,二者也是非常重要的出口国。

作为握着粮食命脉的俄罗斯,在农业方面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还要“多亏”欧美国家此前层出不穷的制裁。

从2014年起,欧美国家就因为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开展了多轮经济制裁。彼时石油价格一直处于低位,俄罗斯的经济陷入了困境。

面对欧美国家多轮的经济制裁措施,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的反制裁举措,其中就包括俄罗斯农业政策的调整。

简单来说,就是禁止从因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行制裁的国家进口部分农产品、原材料和食品。

虽然禁止了进口,但老百姓们都是要吃饭的,如果不想挨饿,就必须要自给自足。

所以,尽管因为各项制裁使得俄罗斯的经济大受打击,但俄罗斯在农业上的投入不降反增。2014年俄罗斯农业投资约23亿美元,2015年为30.3亿美元,2017年时达到了34亿美元。

数目庞大的投资为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最为直接的支持,比如优惠贷款、农业补贴、农业保险等。

其大力采用各种现代农业科学手段来提高种子、肥料、机械等硬件,还用分配土地等方式吸引劳动力。

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俄罗斯的农业发展扶摇直上。最直接的就体现在农产品进出口数量上。

2013年时,俄罗斯进口商品比重中,水果和蔬菜进口额93亿美元,占比20.8%;肉类和肉制品占比15.9%;奶类和奶制品占比10.4%;鱼类和鱼制品占比6.4%;预加工食品占比4.1%;果蔬加工食品占比3.6%;

到了2021年,大多农产品,俄罗斯已经能够实现出口;其出口总额达360亿美元,其中出口谷物110.9亿美元;油脂类产品70.7亿美元;鱼类和海产品70.6亿美元;肉类和肉制品14.9亿美元;加工类47亿美元。

俄罗斯在农业产品的生产上,不仅能够满足自己国内的需求,还在出口方面屡次打破纪录,农业已经成为俄罗斯除了能源外创汇的一大利器。

也正是如此,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虽然卢布严重贬值,但国内国民的基本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同俄罗斯相比,我国有一部分粮食还处在缺乏状态,尤其是大豆、玉米等养殖业相关作物。

2021年我国农产品进口额高达2198.2亿美元,其中谷物和食用油籽、食用植物油数目最为可观;谷物进口量高达6537.6万吨,同比增82.7%;食用油籽进口10205.1万吨,食用植物油进口1131.5万吨。

进口农产品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丰富餐桌,保证食材的多样性。更是因为我国人口数量庞大,每年养殖业所需饲料消耗豆粕、玉米等谷物的数目都十分可观。

虽然我国的农业目前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同世界上的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产业不强,竞争力较弱的境地。尤其是在育种方面,一些产业的核心育种技术缺乏,使得这些产业长期受到外国掣肘。

以猪肉为例。中国是世界猪肉生产和消费大国,2020年全球一共生产9800万吨猪肉,其中一半出自中国。

在养猪产业链上,种猪的数量和质量,直接关系着猪肉的供应量,但我国种猪的生产性能水平都是短板。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从丹麦等国家开始进口种猪。进口猪吃得少,长得快,瘦肉多,生产效率高,很快就让我国的猪肉供给水平从短缺到了基本平衡。

但种猪能否自主供应,种源是否安全可靠的问题,一直都是多方关注的焦点问题。

还有我国的鸡肉产业。

年出栏量50亿只以上的白羽肉鸡,是我国为数不多能够实现出口的畜禽产品。白羽肉鸡具有出栏时间短、出肉率高、成活率高,并且饲料转化率也高的特点。

与猪、牛等畜产品相比,白羽鸡最大的优点就是节粮。

比如生猪的饲料转化比最低也要2.5-2.8:1,但白羽肉鸡可以达到1.5:1甚至更低,也就是说猪长1斤肉需要吃2.5-2.8斤饲料,白羽肉鸡只需要吃1.5斤。根据2020年中国猪肉产量测算,如果10%猪肉替换成白羽鸡肉,可以节约近550万吨粮食;如果替代20%,可以节约近1100万吨,这大约是7700万人一年的粮食消耗量(2020年中国人均粮食消费量141千克)。

尤其是在战争、通货膨胀的影响下,能够更好抵御可能发生的风险,保障人民群众对动物蛋白的需求。

但长期以来,白羽肉鸡的育种一直被欧美国家垄断。国内的白羽鸡企业每年要花费数千万以上来引进祖代种鸡,才能繁育肉鸡。同时,长期进口还容易引发疫病,一旦冒出了禽流感之类的疫病,根本就买不到种鸡。

种源的意义不在于供应市场消费需求,而是要从上游建立起完整的产业链,给予产业长足的发展空间。

在近两年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都会着重强调,要大力推进种源等农业关键核心技术公关,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中。

《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指出,种源的研发是一个十年周期的大工程,如果没有长期研发资金的支持和制度上的创新保障,在面对国际巨头的价格冲击下,无法打破“造不如买”、恶性竞争的循环。

无论是从居安思危的角度来看,还是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来看,突破种源技术,都是粮食问题的重中之重。

目前,许多企业、科研人员,都在种源问题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并开发出了相应产品,来破除卡脖子难题。

2020年,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培育出了“泰优1002”,摘得全国优质稻品种金奖,我国水稻育种芯片实现了自主可控。

去年年底,“圣泽901”“广明2号”“沃德188”等3个白羽肉鸡新品种结束公示,正式通过了农业农村部审定,成为了我国首批自主培育的白羽肉鸡品种,自此可以对外销售。

要完成种源的研发,无论是对哪种体量的企业来说,其投入都是难以估量的。

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圣农集团,作为中国第一大白羽肉鸡产业,为了实现种源自主,至少努力了10年。

2

1983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各种“下海潮”席卷了全国,捧着公务员铁饭碗的傅光明跟着这股浪潮下了海。

性格耿直的傅光明因为不想求人,把目光转移到了报纸里的几行小字上,“美国人在50天内,用1.5公斤饲料养出一只500克重的肉鸡。”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挨过饿的人都对吃有一股执着的劲头。于是,这年春节前夕,傅光明先是跑到富屯溪畔已经荒废了许久的养猪场,把这里改造成了鸡棚,并起名为光兴养鸡场,寓意着兴旺发达。

随后,他兴致冲冲跑到湖南,买下了600只鸡蛋,准备孵化小鸡。可惜,这600只鸡蛋里,只有一只孵化成功,还是只公鸡,根本没法完成下蛋的任务。

出师不利的他并没有气馁,在村里老人指点后,他再次出发,花了3个月时间跑遍全国30个城市,先后考察了300多个品种的肉鸡。

他从报纸上看到上海有种红波罗白羽鸡吃得少、长得快,肉质还好,并且成活率能达到97%以上,立刻就借了2万块钱跑到了上海。

在用手电筒挨个精挑细选了600个鸡蛋,还买了50多本关于孵化、养殖的书后,傅光明开始了自己的养殖之路:3小时开一次温度计,6小时翻一次鸡蛋,整个人在38度的高温孵化房里,一呆就是一天。

21天后,600只蛋有500只小鸡破壳而出,傅光明的心总算是踏实了一些。从消毒到喂养,傅光明亲力亲为,终于这批小鸡长到了3斤多重,完成了他的第一笔资本积累。

1984年,养鸡已经养出经验的傅光明决定把农场买下来。那时候买一个农场要18000元,于是他决定向银行贷款。但是银行贷款需要一个担保人,他在交警大队工作的父亲并不同意他养鸡,于是傅光明偷了父亲的印章,这才贷了款。

贷到款后,因为数目比较大,证明厂子的规模也大,所以不能在县里办营业执照,要去省里办。

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在投资搞私营企业了,但为了避嫌和掩人耳目,这些企业都采取挂靠国有和集体企业的形式,谁都不敢承认自己是私营企业主。

傅光明认为,自己清清白白劳动,为什么不敢承认?于是他成功注册了营业执照编号为001的私营企业,并且一口气建了5家养鸡场。1987年,公司更名为光泽养鸡场,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养殖户。

1992年,傅光明到欧洲考察。生意越做越大的他,开始寻求能够加工鸡肉的成套设备。

在一位农业专家的介绍下,他在丹麦发现了能屠宰、分割、包装等一条龙作业的设备,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鸡肉加工生产线。

于是,傅光明下定决心,把养鸡场抵押给银行,终于贷到了1000万买下了这条生产线,并引进到了国内。有了这条生产线的帮助,他到这年的年底就赚到了200万。

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当时国家就出了宏观调控政策,银行贷款到期一律不得展期,于是几家银行天天追着傅光明,起诉要求提前还款。他不敢接电话,也不敢去办公室,只能自己窝在家里。

当时每个月的利润,几乎都用来还银行的贷款了。

不过很快,圣农就凭借着这条生产线,吸引了当时刚进入中国不久的肯德基的目光。

在对圣农当时的场地和设备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考察和检测后,肯德基一口气和圣农签下了10年的合同。

不久后,麦当劳、德克士等餐饮巨头也纷纷找上门来,圣农从此一路顺风顺水,年销售额也从4000万元上升到了10多亿。

2003年9月,福建省圣农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傅光明和圣农引领了国内白羽肉鸡产业的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重塑了产业格局。

回过头来看,傅光明和圣农的成功,靠的就是专注、坚持、胆子大。

研发种鸡亦是。

3

2019年,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圣农集团,径直走到了傅光明的办公室,带来了一份“最后通牒”。

国内白羽鸡行业最怕的,就是被外国企业断供种鸡。这位供应商放话,让傅光明考虑30分钟,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要求,立刻就给圣农集团断供。

“如果他断供,我们自己的种鸡达不到标准,我们投了200多亿元的厂房设备都是按照白羽鸡做的,这就意味着企业会倒掉。”

傅光明回忆起这段经历,能感受到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施压行为。

闻讯而来的外国供应商们,正是听说了圣农在研制种鸡的消息,于是以断供为代价,威胁傅光明。

30分钟的时间,傅光明来不及和太多人商议。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当时负责研究种鸡的专家,问了两个问题:“现在不从国外引,有没有问题?”“10年、20年后,不从国外引,有没有问题?”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肯定的答复,傅光明没有任何犹豫,告诉那位趾高气昂的供应商:“给你10分钟离开圣农!”

傅光明说,下完逐客令后,自己的心情一是很爽,因为终于摆脱掉了“紧箍咒”;二是很沉重,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再也没有任何退路,必须要把这个项目做好。

在研发种鸡这件事上,圣农集团从准备到成功,经历了10年。

2011年时,傅光明开始进行调查研究,想要弄清楚白羽肉鸡的育种问题。

正在他多方走访调查时,2015年美国禽流感泛滥,国内白羽鸡引种被迫中断。幸亏中断时间只有半年,要是再断供半年,整个中国的白羽鸡产业就会处在崩溃的边缘。

本来还在走访调查的傅光明下定决心,要自己研究出育种的技术。不然靠外国人,即使规模再大的公司,也随时面临着倒闭的风险,整个行业都不会有未来与发展。

就这样,圣农集团开始正式启动自主研发种源的项目。

在当时,国内关于白羽鸡育种问题,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傅光明虽然用了4年时间做原种鸡的收集工作,但毕竟没有任何实践经验。

国外的白羽鸡育种经历了几十年的投入和发展,才有了今天的优良品种。考察和调研来的东西都只能当做参考,根本无法确定其准确性。

再加上种源有限制,一旦自主研发种源的消息被泄露,企业随时都面临被断掉种源的威胁。

于是,圣农集团把目光放在了大山里。他们联合了东北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建立了全封闭式育种场,配套了各种无菌消毒装备,旨在创造最好的条件。

一个完整的白羽肉鸡产业链自上而下分别为曾祖代种鸡、祖代种鸡、父母代种鸡、商品代肉鸡。国外公司只提供祖代鸡,但只有曾祖代鸡才能留种繁殖。

父母代产生的商品代鸡,只能产蛋或者肉用,不能留种。如果用来繁育,品种会发生严重退化。

于是,圣农的人跑遍了大江南北,选取具有优质基因的祖代鸡。从不同来源的祖代鸡中,来挑选符合要求的不同品系。

几年来,在通过不断杂交改良后,圣农最终培育出新世代原种鸡和国内第一个白羽肉鸡配套系——SZ901配套系。一个配套系预计能够生产80万套祖代种鸡,圣农集团生产经营所需的祖代种鸡数量完全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2021年12月3日,“圣泽901”取得了农业农村部审定认证信息,可以正式对外出售种鸡了。

从此以后,国内的白羽肉鸡企业,都可以使用国内的种源,终于实现“国产替代进口”,不必再担心粮食安全隐患,更不用为断供的威胁而忧愁。

有人问,为什么是圣农?

因为圣农胆子大;

这是从傅光明毅然辞掉“铁饭碗”,借钱买下600个鸡蛋开始的;是从他敢于花费高价引进外国生产设备开始的;是从整个圣农都肯以失去现有种鸡为代价,也要搞研发开始的;

因为圣农肯学习;

这是从傅光明当年捧着书学养殖孵化开始的;是从他们跟着肯德基去美国学习养鸡企业信息开始的;是从他们跑遍欧美研究种源开始的;

因为圣农肯创新;

从引进第一条生产线开始,2007年,傅光明又一口气引进了12条生产线;2008年,圣农搞起了节约煤炭大赛;2012年,圣农投资了圣新能源,用鸡粪和谷壳发电,把鸡毛、鸡肠制作成鱼饲料销售……

而现在,圣农搞起了“机器换工”,从制造开始转向智造,全面提升和改善各项工艺设备,并依托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持续优化整个行业。

四年前,圣农开始兴建“乡村振兴工厂”,带动了光泽县3个乡镇里32个行政村,从收入不足6万元的困难村,再到最多可达280万元的明星村。

从扶贫到研发种源再到生产,一条完善的生产链,铸就了圣农的今天。

吃饱才是第一要务。

我们期待有更多有血有肉的企业,把粮食的安全和供给,都牢牢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