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青山控股总部:有人去打卡,多数人不知温州「镍王」

豹变官方号

2022-03-14 08:00鲲鹏计划获奖作者,北京住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核心提示」

一个在很多中国富豪榜上都搜不到的名字,却是世界工业界如“扫地僧”般的存在。

作者 | 杨光

编辑 | 子睿

如果不是这次“妖镍”阻击战,很多温州人可能都不知道家门口还有一家世界500强企业。

3月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期货价格暴涨,关于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山控股”)被国际炒家狙击、或将面临巨额亏损的传言甚嚣尘上,把这家神秘的温州民企推到了市场的聚光灯之下。

3月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宣布,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3月8日凌晨00:00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

3月9日,事件似乎又迎来大逆转,青山控股回应称,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市场的多空力量已经逆转,国际炒家可能面临“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尴尬局面。

投资圈评论这次逼空大战是“史诗级的”,圈外人仍直呼:精彩程度堪比网络“爽文”。

温州人一向以善于做生意著称,温州“炒房团”、“炒煤团”更是名声在外,不知原来温州人还经营着全球最大的镍生意。镍不仅用于生产不锈钢,更是新能源车电池的核心原材料。可以说,谁掌握了镍,谁就拥有了新能源产业的话语权。

这家神秘的“隐形冠军”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在温州,人们对青山控股和创始人项光达又有什么印象?《豹变》实地探访了青山控股温州总部和新能源工厂:神秘、低调、实力雄厚,是当地人对青山控股最多的评价。

1、有当地人来门口打卡

温州龙湾区中心地段,有两栋16层玻璃幕墙双子大楼,这是近年来“温商回归”的标志性项目之一——青山控股总部。两栋大楼独享一个街区,仅裙楼一侧开了两家银行的营业厅,除此之外看不出第三方机构入驻的痕迹。

青山控股温州总部/豹变

园区中间是浮雕喷泉和“青山控股集团”的巨大标语,北面紧挨着大楼有一栋三层楼西式别墅。下午3点左右,几乎没有行人从大门口经过,也不见有员工从大楼进出。偶尔有一辆车开进园区,保安仔细核对信息后才予以放行。

或许是因为处于风暴中,保安对四周发生的一切都高度警惕。当《豹变》在马路对面拍摄大楼画面时,一名保安立刻从值班室跑出来制止,表示“现在不准拍照”,其他信息不方便透露,公司一切正常。附近停车场管理人员介绍,园区平时进出的人不多,现在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周围主要是机关大楼和居民小区,没有其他大型写字楼。

《豹变》在附近碰到在银行工作的唐先生,他外出办事经过附近,特地开车过来打卡,在青山总部后门拍了张照片留念。

与稍显冷清的总部大楼相比,青山控股在温州的新能源工厂和商学院工地则显得热火朝天。位于龙湾滨海新区的瑞浦能源是青山旗下的新能源项目。高大的白色外墙与周围的厂房相比,显得更现代、整洁和壮观。

靠南的工厂已建成投产,下午5点左右,不时有卡车和员工从大门进出。瑞浦能源员工对《豹变》表示,工厂一切正常,他们对“逼仓传闻”不了解也不关心。而靠北的工厂正在建设中。工人在粉刷外墙、休整园区地面和铺设柏油路。招聘专员则在大门口支起招工帐篷,在招岗位综合月薪6000元左右,较周边企业薪资高一些,且需要在恒温无尘车间工作。

瑞浦能源厂房/豹变

而在龙湾区青山村,大批村民落地房即将被拆迁,在待拆的房子跟背后的山之间,青山商学院正在新建。10余米高的外墙将商学院包围起来,站在外围只能看到古典中式风格的主楼的飞檐。不时有混凝土搅拌车从大门进出。施工工人表示,还在盖,还要一段时间。

青山商学院高10余米的外墙/豹变

“逼仓传闻”似乎并未对青山控股温州总部造成影响,项目仍在推进中。不过青山控股在温州依然低调,但作为温商回归的标志性项目,它与温州的联系正在增多。

2、最没有存在感的首富

项光达,一个在很多中国富豪榜上都搜不到的名字,却是世界工业界如“扫地僧”一般的存在。

2020年8月,在财富世界500强的最新榜单上,项光达实控的青山控股集团以2900多亿元的营收排名329位,超越小米、格力,距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只差一名。他的公司不上市,却在印尼、印度等地拥有大型镍矿和生产线,掌控汽车动力电池核心材料——镍,全球近20%的产能。

不过与这些企业频频登上媒体头条不同,青山控股显得非常低调,其创始人项光达很少公开露面,也很少在媒体上发声。即使在故乡温州,人们对项光达也并不十分了解。《豹变》随机咨询了10余位温州市民,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

市民王强对《豹变》表示,读书的时候,只在课本上看到过正泰集团创始人南存辉创业的故事,以为他是温州首富,没想到青山控股才是“隐形冠军”。如果说项光达是温州首富,南存辉应该不会有意见。

“听说前几年温州一家头部鞋厂资金链紧张,青山控股两位员工出资6.25亿元,买下了鞋厂15%的股份。员工都这么有钱,老板该有多牛。”王强说。

市民陈宇称,他大四时曾想过要不要去青山控股实习,但离家比较远,后来去了离家近的森马。虽然青山控股实力很强,但是家里人都是公务员,最后还是决定去考公,毕竟比在私企更稳定。他有个亲戚在青山上班,前两年温州抓环保,厂子搬到丽水青田去了。不过青山又在温州开了新能源电池厂,规模很大。

公开资料显示,项光达1958年出生在浙江温州龙湾沙城镇。项氏是当地的大族,建有项氏宗祠并保存至今。

当地项氏宗祠/豹变

毕业后,项光达进入一家国企工作,几年后成长为车间主任,这在当时属于旱涝保收的“铁饭碗”。但与众多敢为天下先的温州人一样,项光达并不满足于“躺平”。

1988年,他瞅准国内汽车门窗主要依赖进口的市场空白,和亲戚张积敏凑了几千块钱办厂生产汽车门窗。一开始是家庭式小作坊,项光达负责生产,他的妻子负责销售,产品一上市就广受好评,一汽、广州标准等大厂都成了他的客户。

当时中国生产的汽车,十辆里有七八辆的汽车门窗都使用他们厂的产品。到上世纪90年代初,项光达公司年利润就已达千万元。

杀伐果断是项光达显著的行事风格。1992年,当他去德国考察时发现,奔驰宝马等大厂有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自己生产汽车门窗而非对外采购。未来如果中国的汽车厂也采用这种模式,自己的生意势必会受很大影响,于是他萌生了转型的念头。

善于发现风口的项光达看到,当时中国的不锈钢基本依赖进口,如果能把不锈钢做出来,就不愁没销路了。于是,项光达带领公司转型不锈钢生产。

刚创业时,在温州缺乏技术人才,项光达就多次跑到太原钢铁厂,连哄带求请来一批专家,并在1998年创立浙江青山特钢。取名“青山”即是因为厂子开在青山村,也是取“咬定青山不放松”坚韧不拔的精神。这一名称一直沿袭至今。

镍是生产不锈钢的重要原材料,为了打破国外对镍资源的垄断,项光达向上游产业链延伸,着手布局镍矿资源。

据接近青山控股的人士介绍,青山控股的核心优势就是手里有矿,成本控制低,有价格优势。“开采的红土镍矿生产出镍铁,然后直接冶炼不锈钢,少了一道生产镍板的工序。不然生产镍板能耗比较大。福建的工厂5分钟就能生产一个25吨重的钢卷。”他说。

但是因为矿山和主要生产基地在外地,青山控股在温州的产值并不高,因此在温州当地的企业排名中也不高。这客观造成不少温州人对青山控股、项光达并不熟悉。温州一做了20多年不锈钢生意的大型批发商就对《豹变》表示,他没听过项光达这个名字,对青山控股也不了解。

但这并不影响不锈钢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对周边企业的带动作用明显。在滨海新区,马路两侧不锈钢、五金模具、阀门企业的出镜率明显高于其他行业。

3、温州欲借新能源逆袭

作为浙江“铁三角”,近年来温州产业转型升级、经济发展速度明显落后于杭州、宁波。2021年,温州GDP增速7.7%,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属全省倒数。

温州中小微企业众多,虽然有经营灵活的优势,但在新一轮产业升级中的带动作用并不强。同时,临近的杭州、上海对温州的优质企业虹吸效应明显,让温州陷入了企业做大做强后就搬到大城市的魔咒。

于是,近些年温州提出“温商回归”计划,吸引在外温商回乡发展。青山控股和项光达不乏“追求者”,故乡温州也拿出诚意吸引青山控股回归。除了将青山控股总部设在温州外,龙湾区拿出充足的建设用地吸引青山控股将新能源生产项目——瑞浦能源落在温州,以此带动温州当地新能源产业发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豹变》拿到的资料显示,瑞浦能源一期项目仅2020年的锂电池装机总量就已经跻身全国前六,预计三期项目都投产后年产值将超过100亿元。此外,规划中的青山瑞浦能源产业园计划占地3000亩,全部达产后年产值预计达到1500亿元。新能源、核能、化工原材料是温州重点引进的几个千亿级产业带。

从地理区位看,瑞浦能源位于华东新能源产业带的中间地段。往南100多公里,是汽车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往北100来公里是吉利汽车;挨着浙江的上海则拥有特斯拉超级工厂。在温州当地,则引入了威马汽车生产基地。

接近青山控股的人士对《豹变》表示,瑞浦能源自己不做电池,主要做电池上游材料,供给像宁德时代这样的厂家。双方签有战略合作协议,联系很紧密。

“市里很重视,有专门的办公室直接服务这个项目。”温州当地一投资界人士对《豹变》说。

经过此役后,我们可以看到,掌握矿资源在未来国际竞争中的重要作用。“一战成名”后的青山控股能否借势做大做强,值得期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