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玉、王立科、秦光荣 三个落马老虎被“两高报告”点名!

上游新闻

2022-03-08 13:34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官方帐号
关注

3月8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注意到,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被“两高报告”点名,此外,爱送“小海鲜”的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被最高检工作报告点名,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被最高法工作报告点名。

王富玉被两高报告双点名

3月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指出,依法惩治腐败犯罪。审结贪污贿赂、渎职等案件2.3万件2.7万人,王富玉等14名原中管干部受到审判,彰显党中央正风肃纪、反腐惩恶的坚定决心。

另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时也提到了王富玉,报告显示,检察机关去年受理各级监委移送职务犯罪20754人,已起诉16693人,对王富玉、王立科等23名原省部级干部提起公诉。

▲王富玉忏悔说,自己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连拿钱也是在高尔夫球场决定的。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1952年8月,王富玉出生于河南唐河,1991年7月由石家庄市副市长调任海南,历任海南省琼山市委书记、三亚市委书记,次月转任海南省委副书记、海口市委书记,被称为在海南成长起来的最年轻的省委副书记。2004年12月,王富玉再度跨省任职,担任贵州省委副书记;2013年任贵州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直至2018年1月退休。

2021年2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已经退休3年的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8月,王富玉被开除党籍。

2021年11月,天津一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王富玉案。检方指控,其受贿4.34亿余元,并利用影响力受贿1735万余元。2022年1月17日,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一案一审宣判:王富玉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今年1月16日,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播出,疯狂敛财超4.5亿的正部级“老虎”王富玉贪腐案例再度曝光,王富玉出镜忏悔:“你(指他自己)要钱干什么,埋你啊!我现在知道我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但我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投案自首的秦光荣被最高法点名

2021年1月19日,在四川成都,71岁的“老虎”秦光荣被判了7年。

秦光荣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根据法院审理查明的结果,2000年至2018年,秦光荣敛财2389万元。

▲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受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秦光荣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根据法院查明,秦光荣敛财在云南一地。秦光荣为人谋利的时间跨度和收钱的时间跨度并不统一。他收钱的时间跨度是2000年至2018年,数额为2389万余元;但他为人谋利的时间点是2003年至2014年。

云南省纪委监委反腐警示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的第二集《平山头 破圈子 铲码头》披露了一些秦光荣与其儿子秦岭有关的案情。

秦光荣主动投案两周后,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也主动投案。原来,他以同为湖南老乡为借口,连续10年春节、中秋节,给秦光荣送红包60万元。此外,他还千方百计接近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利用自己在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职权,先后多次向秦岭介绍项目,帮助其解决投资问题。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安排人员垫付股权转让金,让秦岭全身而退。

“我把两个项目介绍给他,他也参与了,但是两个项目都没赚钱。我内心始终觉得对不起秦岭,后来就想办法弥补。”因为担心秦岭对自己有意见,进而影响其在秦光荣心中的形象,许雷将不法商人送的500万贿金,分两次转给了秦岭。

该片称,通过许雷之手,秦光荣及儿子架通了权力到资本的桥梁,谋取了巨额不法利益,而许雷则顺势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径,升至正厅级。

爱送“小海鲜”的王立科被点名

1月15日,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开播,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成为专题片第一案。作为孙力军政治团伙关键人物的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出镜忏悔,围绕在王立科身边的涉黑内幕也随即被揭开。

▲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的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王立科从上世纪90年代,在辽宁省北镇县任公安局副局长起开始为娄河涉黑集团保驾护航,成为娄河团伙最大的保护伞。在辽宁省公安系统任职期间,王立科结识了孙力军,第一次行贿金额就达100万元,由此发展成为孙力军的“自己人”。王立科收受贿赂数亿元,其中向孙力军行贿就高达9000多万元。

孙力军说,“王立科每年大概四五次来北京,每次都给我30万美金,放在一个小的海鲜盒里面。他每次来就说,我给你送点‘小海鲜’,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在王立科从警的35年里,仅为北镇娄河涉黑团伙充当保护伞的时间就长达20年。娄河是辽宁大河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生于1965年11月,比王立科小一岁,二人同为北镇县人。娄河早年在锦州靠开赌博机发家,受到过王立科的保护。那时娄河生意就赚了上亿元,后来,娄河还垄断了辽西的沙子生意——锦州大凌河、小凌河的沙子一度都被娄河垄断。

《零容忍》中提到,上世纪90年代初,娄河在北镇开设多家赌场、娱乐城,就开始向分管治安的王立科行贿。当地民警曾接到举报想调查娄河,被王立科制止并严加训斥;省里市里有打黑行动,王立科就提前给娄河通风报信;他还滥用警权帮娄河打压竞争对手。曾有另一名涉黑组织成员李某向娄河叫板,王立科应娄河请托重点侦办,打击了李某的势力,壮大了娄河的声势。

2021年12月29日,王立科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伪造身份证件罪被提起公诉。

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