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环球时报新媒体】;
他们发现乌克兰的军队里有“纳粹”。
当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时,他所抛出的一个口号是,要令乌克兰“去纳粹化”。
随后,在中国的网络空间,普京的这番说法勾起了不少中国网民的一段回忆。
在2019年的时候,曾参加过乌克兰臭名昭著的极右翼新纳粹军事组织“亚速营”(Azov Battalion)的几名乌克兰人,出现在了当时正处在修例风波中的中国香港,似乎是想与流露出极右翼纳粹主义倾向乱港分子进行“串联”。
但耿直哥查阅大量资料后发现,不止是在中国香港,“亚速营”在过去几年里还在迅速地渗透欧美国家,甚至还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警觉——更过分的是,西方近些年出现过的一些极为恶劣的白人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也与该组织有着关联!
比如,同样是在2019年时,多家美国媒体就报道了一起恐怖案件:美国一名持极右翼新纳粹思想的现役军人,打算用炸弹袭击美国主流媒体,被美国FBI及时挫败。
其中,根据美国广播公司和美国《陆军时报》的报道,FBI在调查这名来自美国陆军第1步兵师的24岁军人时,发现他除了想炸掉美国的主流媒体,还渴望去乌克兰为“亚速营”而战。
而在2018年时,长期关注美国本土白人极右翼势力和新纳粹势力动向的知名民权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简称SPLC)则报道称,美国加州的白人至上极端团体“雄起运动”(Rise Above Movement)的创始人以及两名成员曾在当年春季前往欧洲,一方面是给二战时的德国纳粹头子希特勒“庆祝生日”,另一方面则与乌克兰“亚速营”的一个重要头目进行了会面。不过,这三人在回到美国后便被FBI调查和逮捕了。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前“亚速营”一直在国际舆论场上被定性为是一个“民兵”组织,但根据SPLC的报道,调查此案的FBI探员明确表示,这个信奉新纳粹主义思想、还为西方许多白人极端组织提供着“军事训练”和“极端化思想”支持的乌克兰“亚速营”,“已经是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的一部分”。
各位千万不要因为上面这些案件被及时挫败,或者还没有引发严重的恶果,就觉得耿直哥在“小题大做”。因为,恰恰是这样的心态,导致新西兰在2019年时遭到了震惊全世界的恐怖袭击案。当年3月15日,澳大利亚籍白人恐怖分子布兰顿·塔兰特对新西兰基督城的多所清真寺发动了血腥的袭击,并直播了他袭击的全过程,最终导致51人被屠杀、40人受伤。
当时,包括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西方媒体,在报道这次惨案时都表示, 这名恐怖分子曾表示自己去过乌克兰,而且他在袭击时身穿的衣服上,也有“亚速营”的标签,这说明他可能在乌克兰时接受过他们的“训练”。
这些媒体还担心地表示,来自东欧的极端极右翼势力,正在向许多其他西方国家蔓延,刺激着这些地方的白人极右翼势力。
在2021年时,美国《时代》周刊还在一篇介绍“亚速营”及其极端主义思想如何通过西方的社交网络进行传播和渗透,以及该极端组织如何利用社交网络吸引“信徒”的深度报道中透露,那名澳大利亚恐怖分子的屠杀“宣言”,是由“亚速营”下属的一个分支,以“炫耀”的口吻在网上散发出来的。
“亚速营……正在鼓舞着来自全世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时代周刊》在文章中写道。
综上所属,乌克兰“亚速营”及其极右翼新纳粹极端思想,是中国人和西方人共同的敌人,更是人类文明共同的敌人。
不过,也有一些人在给“亚速营”辩白和洗地,只不过这些洗地言论不仅苍白无力,自相矛盾,更让人们进一步让看清了“亚速营”的本质。
比如,在2020年时,奉行冷战主义思维的美国鹰派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就刊登了一名乌克兰学者给“亚速营”洗地的文章,要求美国政府不要听信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的建议,把这个极端组织定性为“恐怖组织”。
但此人给“亚速营”辩解的脑洞却非常的“清奇”,甚至给人一种“高级黑”的错觉。比如,他宣称《纽约时报》等媒体搞错了“亚速营”的性质,“亚速营”不是“民兵组织”,而是“归乌克兰内政部领导的正规军事力量”。他甚至还反复强调说“亚速营”是乌克兰官方架构的一部分,不是独立于政府的。
不仅如此,这个名叫Anton Shekhovtsov的乌克兰学者还承认说,虽然“亚速营”最初是一个诞生于2014年、持极端右翼思想和民族主义思想的民兵组织,但乌克兰政府“需要每一个人”去对付俄罗斯,“包括极右翼分子”。这等于是进一步承认了乌克兰军队中有“纳粹”分子。
他甚至还相当无赖地辩解说,虽然不少西方媒体把“亚速营”和2019年新西兰的恐怖袭击事件关联在了一起,可那个澳大利亚恐怖分子并没有直接说自己去过乌克兰,而只是泛泛地在提到包括乌克兰在内的一种地区时,含糊地说了一句“去过这里”。
“去过这里,并不代表他去的就是乌克兰”,他说。
但极为打脸的是,在耿直哥前面提到的那篇2021年美国《时代周刊》揭露“亚速营”利用社交媒体传播极端思想的文章发布后,“亚速营”在自己的官网上给自己辩解时却不慎透露了制造新西兰基督城大屠杀的澳大利亚恐怖分子曾经接受过他们训练的信息。
因为“亚速营”是这么辩解的:你们说“亚速营”要为他的行为负责的说法是荒谬的,难道你们会因为制造了1995年美国俄克拉荷马爆炸案的凶手是一名美军退伍兵,就说美军支持恐怖主义吗?
上述这些为“亚速营”失败的辩白,甚至还令一些西方媒体在如今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后,为打击普京而抛出的一些说法,显得难以令人信服。
比如,美国NBC新闻网就宣称,普京说乌克兰“纳粹化”的说法是虚假的,因为“没有证据证明”乌克兰政府、军队或社会“广泛支持”极右翼民族主义势力——尽管亚速营是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的一部分。
但也有一些西方媒体还是意识到“亚速营”这个极右翼军事组织的存在,是乌克兰在面对俄罗斯乃至国际舆论的支持时,难以回避的“坑”。
《纽约时报》就在2月25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欧洲许多极右翼势力都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后蠢蠢欲动,想加入这场战斗,而“亚速营”则是吸引他们的其中一个因素。
这里想多说一句的是,虽然《纽约时报》有点想把这种危险的情况怪给对乌克兰动武的俄罗斯,包括一些其他西方媒体还在暗示“亚速营”的诞生,是因为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军事行为,但就像美国对伊拉克等中东地区发动的战争制造了“伊斯兰国”一样,任何战争都可能会打开可怕的“潘多拉魔盒”。
美国调查新闻类网站The Intercept则发现,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后,美国的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居然已经开始允许称赞“亚速营”这个新纳粹组织的声音出现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俄罗斯尚未对乌克兰动武前,当美国政客提出要给乌克兰武器援助时,The Intercept就曾刊登报道提醒这些政客不要忘记“亚速营”这些极端分子的存在,不要忘记这些武器可能会流入他们的手中,进而反噬美国和西方。
荷兰调查类新闻网站Bellingcat的记者Michael Colborne,亦在发布在英国《新政治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提醒说,西方必须当心乌克兰的极右翼势力,不能因为害怕谈论这个问题会助长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的理由,就回避这个问题。
这名常年研究“亚速营”这个乌克兰极右翼势力的记者指出,虽然他们只有1万人左右,远比不上当年的德国法西斯纳粹,但两者有着很多共同的理念,尽管“亚速营”不会在公开场合承认此事。而且,这个组织正在借目前乌克兰的局势,利用“爱国主义”伪装自己并逐渐混入了乌克兰的主流舆论场。更危险的是,该组织还在利用俄罗斯的动武,威胁要杀害乌克兰国内自己讨厌的政治派别。
“乌克兰人和国际上那些捍卫乌克兰的人,你们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极右翼的人真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吗?毕竟,他们可是既不喜欢欧盟也不喜欢北约的,他们中很多人还认为西方和俄罗斯一样都是敌人。”
最后,在北京时间2月27日,乌克兰国民警卫队西方主流社交平台“推特”上发布了引起了许多国际人士担忧的贴文,因为这则贴文的内容是在正面宣传“亚速营”的,称来自亚速营的士兵正在准备武器对抗俄罗斯车臣的“暴徒”。
在大量的质疑声中,“推特”方面才对这则贴文的传播进行了“部分限制”,称这则贴文违反了推特站方关于仇恨言行的规则。但“推特”又认为,这个帖子的内容有“公共意义”,所以仍然允许这则内容被看到。
看来,这“潘多拉的魔盒”一经打开,真的很难再关上了。
举报/反馈

环球网

2.3亿获赞 1330.3万粉丝
世界很精彩,带你活出国际范儿!
环球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