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关,位于四川省剑阁县城南15千米处,两旁断崖峭壁林立,峰峦倚天如剑,直刺云霄,其状似门,故称“剑门”。 这里是横跨四川盆地与陕西汉中之间的著名隘口,关口仅有一条狭窄古道,历来是汉中方向进入四川的必经之路。享有“剑门天下险”之誉。

在剑门关西南约120公里处,四川平武县南坝镇还有一座关叫江油关,它本来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川北小山口,但到了三国后期却因“邓艾偷渡阴平”一战而变得人人皆知。

从此,江油关也像剑门关那样,成为甘南入蜀的唯一通道。江油关同样天险自成,群山环抱,关下涪水中流,关口险峰壁立。

这两处关口也成为历代北方政权进入四川盆地的必经之路,也让四川成为“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皆定蜀后定”的最后被统一之地。历朝历代发生在这里的战争数不胜数。

最著名的当然是三国后期的邓艾偷渡阴平之战。使得这两处关隘成为蜀汉名将姜维的英雄伤心地。正当姜维率军在剑门关坚守,阻挡钟会十万大军之时,却没想到邓艾绕开剑门关,走七百里阴平小道,直插江油关。最后破江油,战绵竹,兵临成都,逼得后主刘禅献城投降。

邓艾偷渡阴平

但到了1000年后的近现代,有一支军队却在北有国民党嫡系胡宗南部的堵截,南有川军威胁后路的情况下,成功地堵住了这两处关口,这支军队就是英勇的红四方面军。他们是如何在两线作战的不利情形下做到的?本篇接着介绍。

接上文:详解强渡嘉陵江战役—红军首次在宽大正面上的多路突破,我们接着介绍红军强渡嘉陵江战役的后半场——红军飞夺剑门关,激战江油关。

一、红军夺取剑门关

1、敌我兵力配置

1935年3月29日,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后,以疾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沿江敌人,川军沿江防线土崩瓦解。

左翼红9军一部在红4军一部的配合下,攻占南部县城;

中路红30军攻占剑阁后,以第89师控制县城,第88师向剑门关疾进;

右翼红31军击溃刘汉雄部后,也迅速向剑门关推进。

4月2日拂晓,三路大军分别抵达剑门关下,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剑门关。

如下图:

剑阁峥嵘而崔嵬,峰峰如剑,直刺云霄,剑门关是横跨剑阁与广元昭化之间的著名隘口,两旁峭壁耸立,关口仅有一条狭窄古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扼守进出川陕的必经之路,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负责剑门关一线防务的是川军28军军长邓锡侯,人称水晶猴子。当他得知嘉陵江被我军突破后,马上看出了要害所在:只有成功防守住剑门关这一战略要地,才能保住川陕大道,保证自己不被红四方面军分割包围,聚而歼之。

从上图也可以看到,此刻邓锡侯的部队被剑门关天然的分割为两部分:关北的广元昭化部和关南的邓锡侯本部。

因此,他发出命令:要求关北的广元昭化部三个团,由他的亲信,宪兵司令刁文俊率领从北向南朝剑门关进发,占领剑门关。他还要求刁司令联系北面的胡宗南部队,让胡宗南派部队填补刁司令南下后广元的防守空白。

而邓锡侯自己则率领本部四个旅,沿着川陕大道从南向北往剑阁方向增援。如下图:

然而,邓锡侯此时为时已晚。在他发出命令的同一天,我军已经追着逃跑敌人的屁股,一举拿下了剑阁。接下来,我军开始朝剑门关进发。

另外,有一个地理常识介绍一下:剑门关历来是川蜀政权防御北方政权入侵的天然屏障,从北向南攻击,一路遇到的都是悬崖绝壁,攻坚很难。历史上著名的战役,包括姜维阻击钟会,都是从南面防御北面的入侵。

而此刻的四方面军恰恰相反,是从南向北进攻的,一路上都是缓坡,无形中增加了那位刁司令的防守压力。如下图:

那位姓“刁”的司令接到邓锡侯命令后,率领三个团从广元方向增援而来。走到半道,听说剑阁县城已失,于是在剑门关据险而守,它的配置如下:

一个团守汉阳铺,一个团守范家坡至姜维庙高地,一个营守卫姜维庙,半个团在大木树至天雄关方向防守,刁司令自己率领剩下的一个营守在志公寺。

从下图看,大木树貌似离剑门关刁司令的那一坨守备兵力挺远的,他为什么要守在这里呢?可能是因为北面广元和昭化的敌军想要增援剑门关,或者刁司令守不住了想往回撤退,这里都是必经之路,所以这应该是刁司令为自己想好了的退路。

远景
近景

这么看的话,这位姓“刁”的宪兵司令的战术素养还是很吊的。他没有把自己的部队一窝蜂的全窝在剑门关附近,而是重点防守在剑门关前面左右的两侧山地制高点,并且在后面的大木树也配置兵力,防止后路被断。而自己带一个营守在关北川陕大道上,方便随时撤退。

剑门关作为邓锡侯的最后希望,他也是下了血本的。他特别命令刁司令用十几匹骡子驮来了4万块银元,就放在关口阻击阵地上,准备给大伙分钱。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徐向前也非常看重剑门关一战,此战的胜负,不仅关系到嘉陵江战役战果的巩固,而且关系到红四方面军下一步的发展。

他决定以红31军担任主攻,红30军配合,由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负责指挥。

王树声仔细勘察剑门关地形后,制定了三路进攻剑门关的作战计划:

1、以红31军91师一部在剑门关以东地区迂回大木树,切断广元、昭化等地川军增援路线。

2、红88师由南面直插剑门关,主攻汉阳铺的刁司令一个团。

3、红31军的93师在骑兵配合下,迂回剑门关。

2、红军迅猛穿插进攻

三路红军随即展开攻击:

刁司令的三团首先在汉阳铺遭到我军攻击,我军主力正面攻击,一步迂回,刁司令的三团瞬间崩溃。如下图:

随即我军迅速跟进,通过天生桥和五里坡,向西面范家坡和东面姜维庙高地的守军发动猛攻,刁司令派出自己仅剩的一个营前来增援。如下图:

然而他的增援于事无补,西面范家坡的守军还是率先崩溃,往剑门关关口逃跑,我军一路跟踪追击,夺取了剑门关关口,而刁司令听见关门上的喊杀声之后,早早就逃跑了。如下图:

与此同时,刁司令的后方退路,大木树和天雄关的那半个团的守军在刁司令逃跑后,也遭到我军的攻击,守军被击溃,我军占领了大木树和天雄关,彻底切断了北面敌军增援的道路和刁司令残部的退路。如下图:

在我军夺取剑门关关口和后方的大木树后,就彻底阻断了姜维庙高地上残存的刁司令最后一个团的退路。

但我军还必须得把刁司令这最后一个团给拿下来,要不后续部队通过剑门关时会遭到他们的侧击,这块高地又叫营盘嘴高地。如下图:

然而,在这个小小的姜维庙高地上,令红四方面军广大官兵想不到的是,他们遇到了这支陷入绝境的,刁司令最后一个团前所未有的顽强抵抗,让人大跌眼镜。

刁司令这最后一个团的团长叫杨卓云,在刁司令早早跑路,其余川军溃不成军,自己退路被断的情况下,杨卓云团死守姜维庙阵地。

3、强攻姜维庙高地

红军向姜维庙高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冲锋,杨卓云凭借险峻的地势,居高临下顽强阻击,火力异常猛烈。担任前锋的274团伤亡不断增加,战斗却没有进展,只能暂时退了下来。

这使得王树声十分焦急。

这时,作为预备队的274团二营营长陈康来到了王树生面前,说该我们上去了。

二营是王树声从几十人的游击队亲手带出来的老部队,关键时刻值得信任。

王树声举起望远镜看了看,然后对陈康说,去准备吧。

在炮火的掩护下,二营开始强攻。杨卓云依仗险要地势和精良装备,依旧在阵地上组成密集火力顽抗。二营的勇士们沿着崎岖的山路,顶着枪林弹雨,艰难地接近敌人的阵地。

川军的火力十分凶猛,前面的战士一个个倒下,营长陈康的左臂也中弹。

王树声叫人把陈康找来,准备把二营换下。陈康一听要把自己的部队换下来,顿时就急了。他向王树声保证,这次一定拿下阵地。

王树声果断决定:仍由二营担任主攻任务,并派红31军91师从阵地东侧迂回向敌人进攻。如下图:

二营吸取上次强攻失败的教训,充分利用地形,批次掩护式的接近敌人,敌人依旧龟缩在工事里拼命扫射,二营官兵前仆后继。

这时,鲍政委胸部连中数弹,但他在倒地后仍然强忍着疼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支撑着身体将手中的手榴弹扔向敌人阵地。现今的剑门关景区还有鲍政委墓。

王树声急了,命令炮兵把炮打得准一点,必须把敌人的火力压制住。

炮声再次响起,炮兵连长亲自瞄准,一发发炮弹准确地落在川军阵地上,川军的机枪顿时哑火了。

陈康一挥手,二营的军号瞬间吹响。红军官兵们犹如掀起的巨浪一般,冲进敌人的工事,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

喊杀声响彻剑门关的山谷,一个红军战士趁机冲上前去,扯下了川军的军旗,把红军的军旗插上了阵地。

川军终于支撑不住,开始溃逃。

杨倬云意识到最后时刻到了,他让营长把刁司令那4万块银元抬了出来,然后一面用手枪射击后退的士兵,一面把箩筐里的银元往外扔。

但是为时已晚,大势已去,川军已经大范围开始溃逃。

杨卓云在几个卫兵的护卫下,爬上更高的崖顶,却看见关口前面的山路上杀声四起,红旗飞舞,红军占领剑门关。

杨卓云一看前面有红军战士仍在冲锋,身后是万丈深渊,于是干了一件令红军官兵意想不到的事,从悬崖上直接跳了下去。这么有骨气的川军团长,四方面军还是第一次见。如下图:

此战,红四方面军共歼刁司令的三个团约3000人,一举占领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

红31军和红30军各一部,继续趁胜向北追击进攻,于3日攻克昭化,并歼敌一个团。31军主力占领广元以北,阻击胡宗南的增援。

至此,我军终于攻占了剑门关,在剑门关方向的威胁彻底解除。

夺取剑门关后,红四方面军控制了北起广元,南至南部的嘉陵江西岸地区。川陕大道被我军截断,邓锡侯部被一分为二,刁司令一部还在广元,邓锡侯本部还守着江油,梓潼,绵阳地区。

此刻,人在贵阳的蒋介石在得知嘉陵江全线失守的消息后,当即将29军军长田颂尧撤职查办。由副军长孙震代替。

不过,嘉陵江失守对老蒋来说其实算不上坏消息,因为此刻毛主席已经率领中央红军四渡赤水,打到了贵阳城外,打出了“打到贵阳城。活捉蒋介石”的口号,城外的枪声让老蒋惊恐万分,此刻的他正坐着轿子抄小路赶往贵阳机场。

对于四方面军来说,第一阶段的目标算是完成了,但为了避免重蹈蜀汉灭亡的教训,徐向前又在准备一场新的大战。

二、决战江油

夺取剑门关后,我军面临的形势是:如下图

东面:嘉陵江以东的川军趁我根据地兵力空虚之际,迅速向苏区攻击前进,并掌控大部分嘉陵江东岸地区。

东南面:是杨森部和接替被撤职的田颂尧的孙震部。

南面:是被红军打怕了的邓锡侯,占据江油,梓潼,绵阳地区。

北面:胡宗南主力迅速抢占青川,平武,准备汇合江油的邓锡侯守军;胡宗南另一部则继续在广元—宁羌一线,给守在广元的刁司令撑场子。

国民党军的目的还是想把红四方面军消灭在嘉陵江和涪江之间的三角地带。

前文说过,红四方面军发动嘉陵江战役的目的有两个:

一是向西北打开通往甘肃南部的通道;二是向西南打开和中央红军会师的通道。

而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关键在于必须掌控四川北部重镇——江油

而这,也是我军第三阶段的作战目标,无论红四方面军想北上甘肃南部发展,还是西进川康与中央红军会师,抑或南下成都“吃大米”,都要抢占江油。

对于国民党军来说,只要牢牢掌控江油,那么胡宗南的援兵就可以通过青川、平武、江油,这条当年邓艾灭蜀的“阴平古道”进入战场。

到时候红四方面军进退无路,很有可能被困死在嘉陵江和涪江之间的三角地带。

江油战役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打起来的。

1、红军抢占江油关

为了夺得先机,徐向前总指挥发出命令:

红31军驻扎在剑门关阻击广元方向的刁司令和胡宗南一部;

红30军89师抢占青川,阻击胡宗南主力的援军,并伺机打开进入甘肃的通道;

红30军88师、红9军27师负责迅速攻取江油;

红9军25师撤离南部县后,也迅速赶往江油方向攻取江油;

许世友的红4军一部往梓潼方向迷惑邓锡侯,一部也赶往江油战场。

可以看出,作为红军时期的“战神”徐向前,其军事水平不是吹的,阻援、攻坚、诱敌三部安排的主次分明,井井有条。如下图:

邓锡侯的防守情况如下:

江油有杨晒轩的一个旅驻守;

中坝镇有孙礼和卢济卿共两个旅作为支援;

梓潼有一个旅;梓潼背后的魏城一个旅;他们和绵阳邓锡侯余部作为最后的援兵。如下图:

我们再来看一下战场地形:

和大家说个地理变迁,那个时候的江油县城和现在的江油城区不在一个地方,现在的江油城区就在中坝镇,那个时候的江油县城在中坝镇以北的武都镇。

江油县城和中坝镇有公路相连,左右两边皆有河流,江油在北,中坝在南,想要守住江油就必须控制好中坝镇。

如果是防御江油北面而来的敌人,比如蜀汉防御邓艾的魏军,中坝镇可作为后续的补给和增援基地。即使江油失守,也可以凭借江油和中坝镇之间的这两块山地——鲁家梁子和南塔坡阻挡敌人继续南下。

而一旦中坝镇被敌人占据,则江油就会成为孤立无援的孤城。如下图:

所以邓锡侯在江油放一个旅,而在中坝放两个旅。

但是四方面军又不像当年的邓艾是从阴平古道进来的,我军是从侧面进军的。

红9军和红30军主力部队一昼夜奔袭100公里,抵达涪江岸边,并很快突破了涪江的川军防线;

一路占领江油东面的高地;

一路从江油中坝之间渡过涪江;

一路从中坝下游过江,随后包围江油,并击溃中坝的孙礼和卢济卿两个旅。

孙礼和卢济卿随即溃退至大诗人李白的故乡青莲镇。

我军占领中坝后,团团围困江油的杨晒轩旅。如下图:

然而,这时的邓锡侯却不以为然。

他认为,红四方面军发动嘉陵江战役的目的可能是因为根据地的经济遇到困难了,想到富饶的川西平原开拓新的根据地。

所以他对红军挺进江油并不感兴趣,认为那不过是徐向前声东击西的把戏。他重点关注的还是自己所在的川西平原。

但此刻困守孤城的江油守将杨晒轩却很以为然,不断打电话催促邓锡侯。

而且红军围困江油县的消息,却让远在几百公里外的成都城内一片慌乱。

成都的大地主、大资本家和高官们纷纷逃往上海和香港。这让成都的“四川王”刘湘情何以堪。刘湘心想:这个邓猴子到这个节骨眼了,还按兵不动的,在搞什么鬼?

刘湘急忙给邓锡侯打去电话,命令邓锡侯无论如何要击退红军,解江油之围。

在老大和小弟的不断催促下,邓锡侯不得已只能与红军一战了,尽管他有点怕徐向前,想起来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这回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此时的徐向前正在江油城南的一间民房里看三国演义,徐总和川军已经交手多次,他的体会是:论兵力,刘湘兵强马壮,但论打仗,邓锡侯圆滑刁钻,精明过人,堪称自己的对手,毕竟人称水晶猴子。

2、“围点打援”痛揍水晶猴子

在获悉邓锡侯不得不出动的情报后,他决定采取围城打援和诱敌深入的战术。他立即命令:

红9军27师继续围困江油县城的杨晒轩;

红9军25师、红30军88师、红4军主力一部,迅速在敌人必经之路的鲁家梁子和南塔坡制高点集结,利用地形抢修工事,构筑阻击阵地。

另外命令少许红军在中坝镇沿途阻击敌人,边打边撤,作为疑兵,诱敌深入。

他特意作出指示,诱敌部队一定要边打边撤,一定要逼真一点,才能把狡猾的邓猴子引过来。如下图:

4月16日,邓锡侯亲率28军的龚伟清旅和陶凯旅自绵阳出发,到达大诗人李白的故乡青莲镇,汇合了孙礼和卢济卿的两个旅后继续向中坝和江油方向推进。

他看了看两处制高点,鲁家梁子和南塔坡,便制定了进攻计划:孙礼和卢济卿的两个旅为右翼进攻南塔坡;龚伟清和陶凯的两个旅为左翼进攻鲁家梁子;警卫团做预备队。如下图:

接下来的战斗据说有好几个版本,每个版本在攻防阵地的战术细节上都有区别,但总体上差别不大,都是围绕鲁家梁子和南塔坡进行的阻击战。

川军为攻的一方,红军为守的一方,在四方面军经典战术“收缩阵地,逐次抵抗”战术的运用下,红军先是进行阵地阻击战,在阻击中消耗、疲惫敌人,最后发起大反攻,获得胜利。相当于是一次缩小版的反六路围攻。

现挑选接受比较广泛的版本介绍吧:

4月17日凌晨,川军开始推进,首先遇到的是徐总布置的红军一部诱敌部队。

诱敌部队按照徐总事先的安排,没有一触即溃,而是节节抵抗,抵抗一阵就后退一段。川军虽然每推进一步都不容易,但终究还是在稳步推进。

这让邓锡侯产生了错觉:难道是红军连日征战,已经疲惫不堪了,他命令部队继续推进。

川军一路缓慢地推进,终于推进到了鲁家梁子和南塔坡的红军主阵地,随即对两处阵地展开猛攻。

川军初期比较顺利,右翼部队占领了一个高地,左翼部队也攻到了鲁家梁子半山腰。如下图:

防守鲁家梁子的是“少林将军”许世友的红4军,许世友八岁入少林寺习武,加入红军后一路出生入死,身经百战,无数敌人的脑壳在他的手起刀落中搬家。

川军的进攻快到跟前的时候,许世友突然大吼一声,抱起一挺“捷克式”疯狂搂火,红军官兵们也一齐开火,阵地上随即杀声四起。

战况异常激烈,川军到现在已经进攻了十个小时也没吃饭,也是人困马乏,他们支持不住,纷纷溃退。

邓锡侯决定天黑之前一定要结束战斗,他命令部队再一次发起集团冲锋。这次他们瞄准了许世友红4军和红30军的结合部。

川军的进攻异常凶猛,眼看结合部就要被突破了。

关键时刻,许世友果断启动了预备队28团。日后大名鼎鼎的“独立团”云龙兄终于登场了,这位来自大别山的“篾匠”用他自己的话说:天生就是个打仗能手,救火队长,打到哪里那里亮。他率28团坚守在了红4军和红30军的结合部,阻击阵地始终坚若磐石。如下图

川军的猛攻没有收到效果,此刻他们已经深陷鲁家梁子和南塔坡之间的狭窄地带,已经掉进了徐向前布好的大口袋。

红军利用阵地战阻击、消耗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徐向前命令部队开始反攻。

3、红军开始反攻

驻守南塔坡的红9军25师率先发起反击,在以强大的火力正面进攻的同时,又分兵两翼予以包抄围剿。同时红30军88师及红4军的云龙兄也乘势向山下猛冲。

顿时,枪炮声齐鸣,喊杀声震天,川军在红军突然发动的反攻中被截成了数段。

邓锡侯一看不妙,红军居然反包围过来了,于是集中一个旅的兵力,在中路进行了几次突击,都被红军击退。

川军各部开始出现动摇,战场已经被红军分割得无法施展,又深陷饥饿与疲劳之中,已经士气全无。

川军右翼的孙礼11旅由于伤亡巨大,率先向中坝方向撤退。孙礼11旅的溃退,卢济卿的2旅可就倒了大霉了,因为孙礼撤退导致了卢济青2旅被三面围攻。如下图:

卢济卿一看,好小子,不讲义气,跑也不告一声。他也赶紧率部撤退。

卢济卿这一撤退不要紧,引起了连锁反应,龚伟清的4旅和陶凯的13旅又倒了大霉了。

因为龚伟清的4旅和陶凯的13旅想撤也撤不下来了,他们的退路已被截断。

龚伟清亲自指挥进行反击,但却无法阻挡红军潮水般的攻势,最终龚伟清身负重伤,全旅伤亡过半。

陶凯旅在投入了预备队后,勉强算是稳住了阵地,但是预备队的伤亡也已经超过了1/3,撑不了多久。如下图:

各路川军的溃逃,让邓锡侯心惊胆战,在命令预备队顶住红军的进攻后,自己也加入了溃逃的大军之中,直到逃进中坝县城,把城门死死的关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时的邓锡侯已是心乱如麻,他突然想到了隔壁29军防区的孙震,急忙打电话给孙震请求增援。孙震却说:增援是不可能地,我这里也发现了红军出没。

邓锡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又想起了老蒋派到四川抢地盘的贺国光,给在重庆的贺国光打了电话,请求飞机增援。

但贺国光每一次的回答都是飞机行驶在路上,马上就到,但是到现在打了一天也没见到飞机的影子。

犹豫再三,邓锡侯只能率领部队撤回绵阳,毕竟,保命和保存实力更为重要。

江油一战,红四方面军歼灭川军四个团,在邓锡侯撤退之后,红四方面军又于4月18日占领中坝。19日,攻克漳明,21日,攻克北川。如下图:

后记

至此,历时24天的嘉陵江战役全部结束,红四方面军共歼敌12个团约一万人,攻克南部、阆中、剑阁、昭化、梓潼、平武、漳明、北川八座县城,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至北川,南起梓潼,北至平武的300公里的广大区域。

川北地区粮食充足,物产丰富。红四方面军的官兵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丰衣足食,仅仅只是一个中坝镇,红军就筹集到了900多万斤粮食,还有四川腊肉,郫县豆瓣酱和辣椒面。

扩红的工作也进展顺利,仅江油地区就有多达6000多人参加红军,这让战役中受到损失的各部队都得到了补充,红四方面军就是在这里扩展到懋功会师时那8万劲旅的。

嘉陵江战役彻底摆脱了红四方面军之前所面临的困难局面,完成了接应中央红军的战略任务。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在四渡赤水后绕开贵阳,进入了云南,也摆脱了数月来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

但胜利的背后,却有一丝危机:对四方面军来说,只占领一个江油是不够的,因为四方面军的目的不单单是像蜀汉一样防住偷渡阴平而来的邓艾就行,他们还需要打通通往甘南的通道,这就要求他们必须占领江油以北的青川、平武、文县(古阴平)、武都等据点。

我89师虽然占据了青川、平武,但因为兵力不足,并没有占领阴平和武都,打开进入甘肃南部的通道。如下图:

徐向前很着急,向领导张国焘请求迅速转移主力北上,趁着川军新败,老同学胡宗南还没有反应过来,马上攻击胡宗南。

但此刻的领导张国焘正忙着搬家,没有给他明确答复。拖了一个月之后,胡宗南调集兵力加强了防守,进入甘肃南部的战机也失去了。

之后,红四方面军向西进攻,相继夺取了土门、茂县、理县等县城,彻底打通和中央红军会师的道路,并派出先遣队李先念部前往接应北上的中央红军。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翻越夹金雪山,其先头部队,“飞夺泸定桥”的红四团首先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成功相遇。经过血与火的洗礼,两支钢铁雄狮终于就要走到一块了,无数官兵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举报/反馈

艺林话史

7747获赞 2548粉丝
谈古说史,用浅显的语言深度解读历史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