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润:在李彦宏这本书里,我看到了未来交通的模样

刘润

2022-02-23 15:18匠心计划创作者,鲲鹏计划获奖作者,财经评论员,刘润
关注

(本文首发于“刘润”公号,订阅“刘润”公号,和我一起洞察商业本质)

这段时间,我读了一本书,叫《智能交通》。

一开始,我只打算花30分钟快速翻一下。但越读越有意思,越读越有意思。最后,我居然逐页读完了这本400多页的大部头。忍不住往前翻,看看是谁写的。

李彦宏。

我惊讶地问百度的同学,这本书,真是李彦宏写的吗?

他们说,真是。这本书,真是李彦宏自己大段大段地写,然后发给团队编辑的。而团队的主要工作,是前期收集素材,和后期编辑校对。书稿都要交稿给出版社了,他还在不断发来增补的章节。不但出了书,他甚至还亲自在得到上为这本书录了课。真是倾注了心血。

真不错。

这些年,我和很多汽车大厂有合作,也分享过很多我对汽车业未来的看法。李彦宏在这本书里的判断,和我出奇一致。但是,李彦宏的判断,更加让人脑洞大开。

比如,今天的车,跑在过去的路上,是不行的。除了“更聪明的车”,我们还需要“更聪明的路”。它们加在一起,才是“智能交通”。因为,人们真正需要,其实不是“汽车”,而是“交通”。

什么是“交通”?

交通,就是把人从A这个地方,送到B这个地方。车是手段,人才是目的。我想要的,其实只是从家里去到办公室上班。走路,骑车,开车,坐地铁,都可以。哪个“更”快速、“更”安全、“更”便宜、“更”舒适,我就选哪个。

而这些“更”字背后,需要大量的“智能”。这就是“智能交通”。

把眼光,从“智能汽车”,上升到“智能交通”后,对未来的理解一下子就打开了。这些对未来的理解,非常重要。因为它不仅会影响你的个人出行,还会给汽车、交通、物流、旅行、基建等等大量行业带来巨大变化。而这些变化里,蕴藏着无数创业机会。

今天,我想与你分享我从这本书里获得的10点收获,带你看看李彦宏眼中的“智能交通”,李彦宏眼中的未来。希望,对你能有所启发。

开始。

1

每24秒,就有1人死于交通事故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死于交通事故吗?

根据国际公路安全协会(Association for Safe International Road Travel ,ASIRT)发布的数据,每年约有135万人死于交通事故。135万。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每24秒就有1个人丧生于车轮。

触目惊心。但是,交通事故不仅带来巨量的人员伤亡,还带来了惊人的经济损失。

交通事故带来的经济损失,大概占到各国GDP的2%-8%。这是什么概念?中国每年在教育上投入钱,大约占GDP的4%左右。这就是说,交通事故带来的经济损失,可能2倍于教育。

叹为观止。可是,到底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交通事故呢?

人类危险驾驶。

94%的交通事故,都是由人为因素导致的。比如,酒驾、醉驾,这些人类危险驾驶行为。

2019年,中国“危险驾驶罪”案件(酒驾、醉驾等),达31.9万件,居刑事案件第一位(占24.6%),远高于排名第二的盗窃罪。也就是说,大约每4件刑事案件中,就有1件是危险驾驶罪。这个数字,还在逐年增加。

所以,我记得那谁谁谁说过,在发明自动驾驶之前发明了汽车,就是一个Bug。

为什么?因为也许,人类天生就不适合开车。太危险。

2

1865年的伦敦,每天要清理3000吨马粪

那么,我们应该回到马车时代吗?

马车时代?那是回不去了。我们回顾一下,人类是如何从马车时代,进化到汽车时代的。

19世纪中期,伦敦正处于马车时代。200万人口的伦敦,有30万匹马,还有10万人靠当车夫、马夫、马车生产商、马厩管理员、马粪清理工生活。

突然,汽车要来了。

大家的第一直觉是,这个钢铁怪兽开那么快,应该很危险吧?于是,报纸开始刊登汽车爆炸的漫画,漫画里坐车的人血肉横飞。

1865年,英国议会甚至通过了《机动车法案》。法案规定,汽车在郊外行驶,限速4英里/小时,在市内行驶,限速2英里/小时。而且,而且,而且,必须配一个手持红旗的人,走在汽车前面,提醒人们注意安全。这就是后来备受嘲笑的“红旗法案”。

但是,汽车相对于马车,优势太明显了。

刚才说,伦敦有30万匹马。30万匹马,每天要产生3000吨马粪,和30万升马尿。所以,伦敦的路上经常臭气熏天。另外,拉车的马,寿命大概三年左右。这就是说,伦敦每年要死10万匹马。这其中的2/3(也就是6万多匹马),是直接累死在道路中央的。他们常常要等到散发出尸臭,才会被清理。

而汽车呢?虽然可能有安全问题,但毕竟没有马粪啊。而且,是真的快啊。

1896年,英国政府废除了“红旗法案”。然后,马车铺、马车公司和马车夫,进行了上千次罢工。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会停止。汽车,势不可挡地取代了马车。

这张照片,是纽约的第五大道,1900年和1913年的对比。1900年,汽车跑在第五大道的辅路上。而仅仅13年之后,汽车,就占领了主路。跑在那根“自行车道”上的,变成马车了。

可是,安全的问题还是问题啊,怎么解决呢?

3

中国最早的红绿灯,在南京路

大家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封闭公路。

如果道路能够对行人封闭,而只允许汽车行驶,那不就不存在安全问题了吗?

世界上第一条封闭道路,出现在1908年的美国纽约州,叫作Long Island Motor Parkway。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出现在1923年的意大利,现在被称作A8高速,东起米兰,西至瓦雷泽,全长约 40 公里。

(世界上第一条封闭道路)

可是,封闭道路建好后,人们怎么穿越到对面去呢?立交桥。或者地下通道。这样,车的通行和人的通行,就相互不影响了。封闭道路和高速公路,获得了巨大的发展。2006 年,欧洲人在高速公路上的行驶里程数,超过总行驶里程的25%,而死亡人数仅占总死亡人数的8%。封闭道路和高速公路,大大减少了事故的发生。

封闭道路是好,高速公路是好,可在城市里,大多数交通场景,还是人车混合吧?那怎么办呢?

那就用红绿灯,和人行横道线,来解决问题。

最早的红绿灯,其实是红蓝灯。1858年,伦敦出现了机械扳手式的、红蓝色的信号灯。1868年,英国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煤气红绿灯。1914年,美国出现了最早的电气信号灯,有红黄绿三色。1923年,上海南京路的两个重要十字路口,出现了中国最早的红绿灯。

有了红绿灯之后,就有了“交通规则”,车路就协同了。车,就开在路上。人,就走在人行横道线上、天桥上,或者地下通道里。大家一起遵守红绿灯的安排,分享路权。人车混合的场景,越来越高效。

你看,交通问题,从来都不只是车的问题。路,是交通里的另一个核心元素。车路协同,才是交通。车路协同得越好,交通越智能。

所以,到底什么是智能交通?未来的世界,我们将怎样出行?

4

交通延误降低20%,通行效率提升25%

李彦宏认为,未来的智能交通,一定建立在智能的“车路协同”基础上,而不仅仅是“单车智能”。

你发现你家门口,一个红绿灯的设计特别不合理。南北向基本没车,但红绿灯的时间,居然和繁忙的东西向一样长。这造成了不必要的拥堵。你打电话给交管部门。他们派人到现场,发现确实不合理,于是调整一下红绿灯时间分配。问题解决了。

但是,中国有多少个红绿灯?这样调整,调得过来吗?而且,今天刚调完,明天南北向的车突然多起来了,怎么办?红绿灯,管理的是“路权”。而对路权的分配,只有根据车流的动态变化,实时地、自动地海量调整,才能最大可能地减少城市拥堵。

实时地、自动地海量调整,需要智能。

2012年,美国新泽西出现了最早的“智能信号灯控制系统”(MASSTR)。这个系统,控制了40平方英里范围内128个红绿灯,为40万辆车提供服务。怎么服务?如果17号公路的车流量大,那么MASSTR会自动把整条路,调成“一路绿灯”。如果3号公路发生交通事故,那么MASSTR会自动调整17号公路、120号公路的红绿灯,用15分钟疏解掉长达5英里的拥堵。

2020年11月,百度和长沙合作,做了类似的尝试。他们联合打造了87个智能路口,实现了以车路协同,结果交通延误降低了20%,通行效率提升了25%。

(湖南长沙智能路口优化效果对比)

如果理解了车路协同才是关键,那么我们对自动驾驶,就会有不一样的视角了。

5

未来的交通路口,东西南北,唰唰唰唰

我们说自动驾驶的时候,基本都是在说“单车智能”。可是,一辆汽车上装再多的摄像头,再多的激光雷达,再多的传感器,都无法突破单车的局限。

比如,你开车在路上,前面是一辆大卡车。那么,无论你的车如何智能,都无法知道大卡车的前面,会不会突然有个小朋友跑步过街。你更无法知道,你视野之外的逆行、闯红灯,甚至别的车里的司机是不是在打电话。而这些,都在影响着你的行车安全。

这时,“聪明的车”就不够了。你需要“聪明的路”。

聪明的路,就是在路上装各种传感器(摄像头,红外,激光,声呐,等等),然后和这条路上的所有汽车联动。这些来自“上帝之眼”的超距离感知,即便在极端天气、不利照明、物体遮挡等等情况下,依然帮助单车实现准确预判,确保安全。甚至,可以帮助所有单车联动,做出全局最优的驾驶决策。

所以,自动驾驶的未来,不是单车能不能到L4,甚至L5的“单车智能”。自动驾驶的未来,是所有车和所有路联动下的“全局智能”。

作为一个理工男,我对新科技充满了好奇。所以,2020年5月我到长沙出差时,特地叫了一辆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受法律法规限制,自动驾驶出租车上,还是有安全员的。虽然他不开车,但必须坐在驾驶位上,手握方向盘。

我上车,去到我的目的地(限定范围)。全程中,我注意到很多路上的电子设备(各种智能红绿灯,智能摄像头、智能传感器),来保证车辆拥有“上帝之眼”。一路很安全,也很有意思。最后,在安全员允许下,我拍了几张照。

安全员告诉我,如果能实现真正的“全局智能”,那么在未来,红绿灯可能都是多余的。

人类为什么要红绿灯?因为要把路口的“路权”,轮流地分配给双向车道。为什么要“轮流地”分?还是因为,开车的是“算力”很低的人类。不简单地轮流分配,人类就算不过来。

那如果开车的不是人类呢?如果实现了车路协同下的“全局智能”呢?

那么未来的路口,可能是这样的:

南北方向,前后两辆车,正在以120公里的时速飞驰着经过路口,相距200米。此时,另一辆车,在东西向,也以120公里的时速,驶向路口。
谁让谁?谁也不让谁。
“全局智能”经过高速计算,在南北向的第一辆车驶过路口的瞬间,安排东西向的车进入路口,5米的车身,从南北向两辆车200米车距里,用0.15秒的时间,“唰”地通过了路口。而南北向的第二辆车,丝毫不减速,在6秒钟之后,也通过了路口。
于是,未来的交通路口,东西南北,唰唰唰唰,谁也不让谁,却完全没有交通事故。这一切,靠“全局智能”指挥,而不是“红绿灯”。

听上去,难以想象。但是,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了,这背后一定有个角色:智能交通运营商。

6

让更聪明的车,接入更聪明的路

什么是运营商?

你今天之所以能打电话,是因为有电信运营商。他们在小区附近,写字楼顶上,公路旁边,甚至珠峰顶上,都架设了电信基站。因此,你的手机才能通过连接最近的基站,接入到电信网络,然后打电话或者上网。

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主要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

未来的汽车,和手机一样。你必须接入到“智能交通网”,然后实现车路协同,实现真正“全局智能”的自动驾驶。而搭建智能交通网的,就是“智能交通运营商”。他们负责把路变为“更聪明的路”,并且在路网上搭建“交通基站”,允许车辆接入。

中国的互联网发展,总体比印度好。很多原因,但不管怎么归因,中国的电信运营商都功不可没。稳定、高速、大通量地接入,是一切上层应用爆发的基础设施。同样道理,中国的“车联网”想要发展好,中国的“智能交通运营商”,必须不能缺位。

2020年,百度调查过“网民最关心的智能交通的问题”。这些问题如下。

(智能交通领域网民关注度前十的民生内容)

而一旦有了“智能交通运营商”这个角色后,这里面的很多问题,就有解了。很多可能,在我们面前展开。

比如,智慧停车。

7

人们1/3的开车时间,都用在了找车位上

研究表明,人们1/3的开车时间,都用在了找车位上。而30%的城市拥堵问题,其实是由停车难造成的。

公安部统计,全国停车位的缺口,达3.84亿个。在有如此大缺口的情况下,全国仅有9%的城市车位,使用效率在50%以上。一边车位不够,一边车位浪费。为什么?

因为现有停车位的管理,不够“智慧”。

一旦有了“智能交通运营商”,一个城市的停车场,就会变成“一张网”。抵达目的地前,车辆已经知道附近有哪些停车场,以及它们的空位情况,并推荐最佳停车场。你一旦选定停车场,甚至停车位,那个车位就会被锁定。进入停车场后,你的导航系统会从室外导航,切换为室内导航,自动找到车位。停好车后,车辆自动开始充电、计费。办完事,反向寻车功能,又会帮你快速找到车辆。

如果你的车还有“自动泊车”功能,你甚至可以直接下车。你的车会自己去找车位。办完事,车会自动开出来找你。

2018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播放了一个完全实拍的视频,百度的一名员工开车来到公司路边,下车后,车辆就开始进入自动巡航状态,开到地下停车场,找到车位,并且停了进去。

除了这些功能,接入“智能交通运营商”的“路网”,交通管理部门,也能提高很大的效率。

2020年1月,云南普洱市政府实施了智慧停车项目“畅行普洱”后,路侧长期停放车辆的比例由3.8%下降到0.29%,泊位周转率由62%上升至435.09%。部分区域停车位利用率不高、另一部分区域车位饱和所造成的交通堵塞现象,不复存在。

(畅行普洱)

很有意思。

但是,我们真正想要的,不仅仅是“把车停下来”。我们更想要的,是“让车跑起来”。这怎么办呢?

这就需要智慧地图了。

8

地图,是智能交通的末梢神经

我1999年来到上海。2004年拿到驾照。2005年买了车,和一张《上海市区交通地图》。然后,我每次开车,都要有个人坐在副驾上,紧张地看着地图:往左,往左,往右,往右;不是,是下个路口往右,这个路口直行。

有一次,我从上海开到浙江某地。很发憷。因为没有一张《全国交通地图》。也算有,但不是一张,那是一本。我要像查元素周期表一样,查省际路线。好几次停在高速公路的出口打电话,到底是不是从这里下?

那个时候开车,没有地图,寸步难行。那个时候开车,副驾的权力,比主驾大。那个时候开车,出租车司机是高科技含量的职业。因为他认路。所以,那时候一个导航仪,能卖到好几千块。

但是现在,手机里有了各种导航软件,而且免费。它还会建议你各种路线:你是选没有收费站的路线,还是最短的路线,还是最快的路线?你再也不用认路了。这样都开错了,它还会帮你自动重新计算新的路线。这种巨大的便利带来的满足感,是2010年之后拿到驾照的小朋友们,无法体会的。

但是,但是,但是,即便是今天的导航,依然有太多可以进步的地方。未来的“智能交通运营商”的地图,一定不会止于今天这样。

重庆黄桷湾立交桥,被称为“史上最复杂立交”,5层互联互通,有20条匝道,走错路之后让人非常抓狂,也容易产生交通事故。

(重庆黄桷湾立交桥)

想要在这样的立交桥上不走错路,需要极其精准的定位技术,需要对车辆转向、停车、加减速的瞬间感知能力,和最好“沉浸式”的3D互动模型。

(百度地图黄桷湾立交桥“沉浸式导航”实际效果)

但,这还不是我说的未来的地图。未来的地图,不但要对“空间”有更精确的刻画,还要对“时间”有更准确的刻画。

比如,我现在开车去办公室,大概要多长行驶时间呢?

这叫“预估时间”(ETA,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要1小时。嗯。那我先忙点事,晚20分钟出门呢?哦,那就要2小时了。啊?为什么啊?

因为“智慧地图”,对正在路上和即将上路的车,做了大量计算,知道20分钟后的堵车情况将大大加剧。1小时的路,要开2小时。

那怎么办?那我赶紧出门呗,事情可以到办公室再做。

未来的地图,还不止如此。如果要实现真正的自动驾驶,地图定位,不仅要显示自己在哪条路上,还要显示自己在哪根车道上。这就是高精地图。

高精地图是自动驾驶的“千里眼”。摄像头看到的距离60~150米,激光雷达看到的范围40~80米。而高精地图,能看到全局。这双千里眼,可以帮助单车提前知晓全局信息,并精确规划行驶路线。

高精地图是自动驾驶的“透视镜”。因为雨雪天气,车道线会变得模糊,即便是车上安装了最好的传感器、摄像头,都很难把每一条车道线看清楚。

高精地图是自动驾驶的“安全员”。它能精确自动识别交通标识、地面标志、车道线、信号灯等上百种目标,还有道路坡度、曲率等准确的数据信息。确保行车安全。

有了车的智能,有了路的智能,有了车路协同的智能。那么未来,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将呼之欲出。

那就是:出行即服务(MaaS,Mobility as a Service)。

9

汽车市场,将可能从2C,变为2B

你真的想要一辆汽车吗?

不。你其实只是想从A这个地方,安全地、快速地、舒适地、便宜地,到达B这个地方。

你要的不是车。你要的是“交通”。你要的是“移动”。

只不过,在最远的过去,帮助你移动的方式,是走路。后来是马车。后来是汽车。远距离,还有飞机、高铁等等。但它们的本质都一样,都是帮助你从A,抵达B。帮助你移动。

但同样是移动,为了从家去办公室,你可能会买辆车。但为什么为了从上海去北京,你不会买辆高铁呢?

因为不值得。

我一年才去几次北京?高铁那么贵,为了去北京而买辆私人高铁,不值得。我还是买票吧。买票的本质,就是把买高铁这个产品,变为了买“用高铁出行”这项服务。买服务,比买产品划算。

去北京,当然是买“出行服务”更划算。但是上下班,还是买“汽车产品”更划算吧?

真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这个城市,路上有那么多公交车呢?公交车的本质,就是“出行服务”。公交车可比你的私家车贵多了。但是坐公交车之所以“划算”,是因为很多人选择坐公交后,共享了道路资源,因此效率高,价格便宜。

但是,公交车最大的问题,是它没有解决“最后两公里”的问题:出门去公交站的一公里,和下车后去办公室的一公里。如果这两公里,也能解决,那确实就不用买车了。

Bingo。这不就是“全局智能”的自动驾驶可以做的吗?

当你要出门时,召唤了一辆共享汽车。2分钟后,一辆无人驾驶的共享汽车,停在了你家门前。你上车后,这辆车根据智慧地图的指引,在全局最优的大前提下,找到最短路线。车开到了你办公室楼下,你下车后,它自动找到最优地点停车、充电。然后,等待下一个人的召唤。

因为全局的优化,而且没有人(司机)参与,整个行程可能会非常便宜。比如5元人民币。而且,同样因为全局优化,你任何时候叫车,都有一辆车能5分钟内出现在你面前。

这时,你还会买车吗?也许你就是喜欢开车。反正,我是不会买车了。

当越来越多我这样的人选择不再买车,当路上跑着越来越多自动驾驶、出行即服务的共享车后,人类在路上开车,将可能被逐渐视为危险行为。最终,可能所有国家都会逐渐停止给人类颁发驾照。直到最后一个有驾照的人过世,地球上最后的几百盏红绿灯,正式停止工作。因为,这些红绿灯,只是给这最后一个人类驾驶员看的。

从此,地球上,就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公司会拥有汽车,向人类提供“出行服务”。这时,汽车将从一个2C的产品,变成2B。

这家运营公司,给汽车生产厂商打电话:
运营公司:我要买200万辆汽车,你们做不做?
汽车厂商:可以啊,20万一辆。
运营公司:20万太贵,7万卖不卖?
汽车厂商:那不可能!
运营公司:哦,没事。那我找另一家。

未来,所有的车企,可能都不会在电视、飞机、杂志上打广告了。他们派了大量的销售,紧紧盯住这几家“智能交通运营商”。

不知道这样的未来,会不会真的到来。但是如果真的到来了,对人类有什么好处呢?

很多好处。

比如,降低碳排放。

10

南极的冰全部融化,海平面上升60-70米

你一定知道,碳排放问题的重要性。我们大量向空气中排放二氧化碳,将导致温室效应加剧,地球温度上升。地球温度上升,将导致生态环境发生难以想象的变化。

比如,南极冰层融化。

经过测算,如果南极的冰全部融化,地球的海平面会上升60-70米。如果这样,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上海、江苏、浙江,以及整个武汉以东,将全部被海水淹没。在珠峰买房子,可能才是最保值的。

原来,碳排放这么可怕。那么,到底谁是碳排放的“罪魁祸首”呢?

碳排放的“罪魁祸首”是:城市。

城市作为人类的主要居住地,贡献了全球7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城市生活中,交通运输是第二大排放源。交通运输中,道路交通又占到84.1%。道路交通中,乘用车占44%,重型货车约占40%。

所以,减少乘用车、重型货车的碳排放,至关重要。

(2008—2018 年交通部门的二氧化碳直接排放量)

可是,怎么减少?

电动化(以及氢能源),当然至关重要。先把燃油车,替换成纯电车。然后再把电网里用煤发的电,逐渐转化为清洁电(风电,光电,水电)。这是大势所趋。但是除此之外呢?

还是“智能交通”。

城市内驾车出行,“不怕慢,就怕站”。用智能红绿灯优化路网,会导致因绿灯空放而导致的浪费下降21%,车辆行驶时间平均缩短20%。减少了20%的在途时间,就是减少了20%的排放。

另外,出行即服务(MaaS)逐渐变成现实,将会大大减少私家车的数量,以及汽车的总保有量。过去,一家需要一辆车。可能在未来,3家才需要一辆车。车少了,排放也就少了。

所以,你要不然从现在开始,就去西藏高原买房子,要不然就开始选择低碳出行吧。

最后的话

李彦宏的这本书脑洞很大。

我们经常说自动驾驶,自动驾驶。但是确实,自动驾驶并不等于单车智能。自动驾驶,需要更聪明的车,也需要更聪明的路。自动驾驶,来自于车路协同的“智能交通”。

人们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一辆汽车。人们需要的,是从A这个地方,安全地、快速地、舒适地、便宜地,到达B这个地方。一切能更好地实现这个目标的技术,都是“智能交通”的必然方向。

我突然想起来,《变形金刚》里的汽车人。

原来,汽车人在19世纪就已经来到地球。汽车人,是人类的朋友。人们为这个朋友,建造了公路,发明了红绿灯,制定了交通规则,并不断配备最先进的技术,和路网联动。而汽车人,用越来越先进的方法,把人类从他所在的A,送到他想去的B。

好的。这就是我读李彦宏《智能交通》这本书得到的启发。希望对你有价值。

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读书笔记,也请给我留言告诉我。我看看,以后是否可以与大家分享更多好书,以及我从这些好书中获得的感悟。

祝,虎年大吉。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