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和钧:梦幻与现实交织的美妙乐章

新湖南

2022-02-22 11:37新湖南客户端官方帐号
关注

梦幻与现实交织的美妙乐章——回顾一座诗、书、碑刻三传奇的好诗碑

盛和钧

由当代中国著名书画艺术家、时任中国文联执行副主席尹瘦石书写的《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诗碑,镌刻生产至今正好30年了。回顾这座诗碑的前世今生,其诗也奇,其书也奇,其镌刻也奇;而其被安装在享誉全球的“诗国长城”中国常德诗墙上,却充分彰显了以时代精神激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生命力的大可作为。

先说此诗之传奇

《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本是一首影响甚微的“唐诗”,连诗作者本人也"无世次爵里可考"。常德诗墙选自上海古籍出版社版的《全唐诗》下册第1913页:

题龙阳县青草湖

唐温如

西风吹老洞庭波,

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慧眼识好诗。著名的中国古代文史学家、学术界公认的“学界泰斗”、南京大学教授程千帆在读唐诗时,偶然注意到了这首诗,十分欣赏,于1980年写了一篇《从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看诗人的独创性》,作了深刻的论析。文章开篇写道:“唐温如这篇诗是我读唐诗时偶然注意到的。他是属于《全唐诗》所谓无考之列的作家。但这首小诗本身却证明,这位今天我们对其生平一无所知的诗人具有很独特的艺术构思。”

程千帆教授此文一出,唐温如这首佳作顿时引起学术界和广大读者的注意和喜爱。人们盛赞诗人在短短28个字的极小篇幅之中展转腾挪、收放开合,艺术地构思出如此情景交融、真幻交织、实虚交合的七言绝句。首句采用拟人的写法,一个“老”字激活了眼前自然景色的沧桑感;次句用典,融情入景,诗人自己的悲秋之情迟暮之感不露声色,尽在不言中;而叙梦的三、四两句更是叫绝,天在水中与船在天上正相关合,梦境切合实境;一个“压”字,却又把幻觉写得如此真切与清酣,也不难觉察出诗人摆脱尘嚣的愉悦。正是这写景和叙梦中的暗里传神,展示出某种超现实意味的唯美画卷。

不料七年之后,程千帆教授此文却遭到质疑。《中山大学学报》1987年第一期发表该校青年学者陈永正教授的考辨文章指出:“唐温如,名珙,浙江会稽人。元末明初诗人,《题龙阳县青草湖》一诗原题作《过洞庭》。《全唐诗》收录此诗,实误。”在学术面前人人平等。程千帆认真阅读了年轻人置疑他的考辨文章,结论是“陈永正所考可信”;接着便修书陈永正道:“读大著辨唐温如年代文,极佩博识”;又在1996年出版《程千帆选集》时,在收入此书的《从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看诗人的独创性》一文之后,另加附记公开承认“自己读书不多,见闻弇陋而造成的失误”。享誉天下的学术权威这种求实求真的学术精神和崇高品格,使所谓“唐诗”作者之考证又增添了一个传奇!

再说此诗碑书家之传奇

同诗作者唐温如"无世次爵里可考"恰好相反,此诗碑书家尹瘦石却是二十世纪中国艺坛成就卓著的美术书法大家,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过突出贡献。纵观尹瘦石一生的创作, 26岁时给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当面作写生画像,乃当代诗坛画苑的一大传奇;而成就此传奇的传奇,则是忘年之交的柳亚子与尹瘦石的诗画情谊。

原来,1919年出生于江苏宜兴的尹瘦石,是一位伴随着抗日烽火成长起来的爱国主义画家,他1937年背井离乡到达武汉,参加进行抗日斗争的义勇队;武汉沦陷后又撤退到湖南益阳,于1940年9月辗转抵达广西桂林,受聘于欧阳予倩主持的广西省立艺术馆,成为云集桂林的抗日文化队伍中的一员干将。1942年6月,在艺术馆举办画展时,尹瘦石荣幸地结识了刚从香港脱离危险来到桂林的柳亚子,这位出生于江苏吴江的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国民党左派和南社老诗人。两位隔太湖相望的同乡一见如故,55岁的诗坛前辈柳亚子同23岁的年轻画家尹瘦石从此结下亦师亦友的诗画情谊。他们在桂林后又在重庆两地三年多时间里,以诗画配形式创作出了许多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及当代杰出爱国人士的画像,用以激励全国人民的抗战精神。1945年8月15日迎来日本投降的特大喜讯,他俩又决定把这些抗战中激情洋溢的爱国诗画,合在一起举办一个诗画联展。

就在两人紧张筹备“柳诗尹画联展”期间, 8月28日,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亲率中共代表团赴重庆同国民党当局进行和平谈判。柳亚子与毛泽东相识于大革命时期的广州,以诗道交往,友谊深厚,便给毛主席写信,毛主席马上会见又回访了他。10月2日,尹瘦石到柳亚子寓所进一步商谈联展的具体事宜,提出尚需画一组当代英雄画像。柳亚子当即说道,“毛泽东可是当代的大英雄,今天毛主席约我去谈话,你跟着我去吧,请求给毛主席画像。”尹瘦石高兴地说:“太好了!如能为毛主席画像,真乃三生有幸!”于是他俩搭乘中共代表团派来的小车来到红岩村第18集团军重庆办事处。柳亚子向毛泽东介绍尹瘦石后说:“我和尹先生正在筹办一个诗画联展,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毛泽东不解地问道:“东风怎说?”柳亚子回答道:“现在唯独缺润之兄的画像一幅啊,今天我请尹先生来,就是想为你写真一场,你能为他当‘模特’吗?”毛泽东不假思索地答应:“当然可以!”说完就请在场的王若飞安排时间。

10月5日下午,尹瘦石如约来到红岩村办事处。毛泽东仿佛老朋友般地跟尹瘦石打招呼:“你来了!”他热情握住尹瘦石的手,微笑着问:“怎么画啊?”

尹瘦石心中最后一点顾虑都被冲破了,毛泽东对他没有任何要求,更没有“限制”或“指令”。尹瘦石说:“毛先生就请坐在藤椅上吧,我作画的时候,先生尽可以随便讲话、吸烟,完全放松就好,但请不要动作太大也不要走动。”毛泽东于是在藤椅上坐下,轻轻点了点头。

敬爱的毛主席正在与蒋介石进行紧张的谈判,他的时间可宝贵啊,尹瘦石立即进入了亢奋的创作状态,手中这支画笔,仿佛如有神助。尹瘦石的人物画一贯注重以形写神,让人物的性格、气质、特征流于笔下。画像时,毛主席不时紧锁眉头陷入沉思,一定是在思考着谈判的事情,尹瘦石便惟妙惟肖地将这神情画了下来。40分钟过去,画像完成,神韵丰满的毛泽东“写真”跃然纸上。尹瘦石仔细地审视作品,觉得已经充分地体现了所要表现的一切,才如释重负地嘘了一口气,放下画笔说:“毛先生,可以了。”

“嗯!”毛泽东从沉思中被惊醒,从容走向桌边,仔细观看自己第一次坐在画家面前被写生的画像,又回头笑问身边的办事处主任钱之光的意见。钱之光高兴地说:“像!像神了!”当看到毛泽东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时,尹瘦石一下子激动地握着毛先生的手,连声表示感谢。柳亚子看了尹瘦石为毛主席画的写生像大加赞赏,兴致勃勃地写了一首赞美诗,以诗画配《毛主席画像》作为联展的英雄群像中的首像。

因为柳亚子多次向毛泽东呈诗,并索句留念,10月7日毛泽东给柳亚子回信:“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与先生诗格略近,录呈审正。”毛泽东将自己1936年2月率领红军东渡黄河奔赴抗日前线时,豪情满怀写于一农户家的旧作《沁园春·雪》,用“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信笺题写好,与信一同寄给了柳亚子。柳亚子收到信和诗词后,大喜过望,吟诵再三,激动地也写出《沁园春》一词奉和。

柳亚子注意到毛泽东写在信笺上的词作没有署名,为了不留遗憾,便抓住毛泽东10月11日离开重庆返回延安前的时间,准备好纪念册,请毛泽东再题写了一遍。这次题写在柳亚子纪念册上的《沁园春·雪》,加上了“亚子先生教正”的题款和“毛泽东”的落款。

随后,柳亚子又提请毛泽东盖章,奈何毛泽东没有。于是,柳亚子请篆刻家曹立庵连夜刻了两方印——白文为“毛泽东印”,朱文为“润之”,盖于毛泽东落款之后。

10月24日,柳亚子与尹瘦石在重庆中苏文化协会举办“柳诗尹画联展”预展,10月25日—28日,“柳诗尹画联展”隆重开展。柳亚子把毛泽东书赠他的《沁园春·雪》手稿和自己书写的《沁园春》和词在联展上公开展出。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王若飞亲临展馆观看预展,重庆文艺界及各方人士200多人出席开幕式,《新华日报》出了由毛泽东亲题刊头的“柳诗尹画联展特刊”,郭沫若、茅盾、沈钧儒、黄炎培等人发表评论。徐悲鸿称赞:“《柳诗尹画联展》是诗人和画家在艰危之际向祖国和人民奉献的一曲悲壮昂扬的战歌。”

《柳诗尹画联展》过后, 11月14日,重庆《新民报· 晚刊》率先发表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这首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的诗词,迅速轰动山城,传遍全国,在文化界和政界引起一场“地震”,让人们了解了作为共产党领袖的毛泽东不仅是个会打仗的大军统帅,还是个令人仰慕的浪漫主义大诗人。在举世瞩目的重庆谈判期间,更加彰显了人民领袖大气磅礴的形象,使人们从毛泽东及其领导的共产党身上,更多地看到了中国的光明和希望。

与毛主席的两次会面,给尹瘦石留下深刻印象,进而拜读大气磅礴的《沁园春·雪》,更令他发自内心地敬仰毛主席, 并篆刻了一方“仰雪词馆”的图章以述志。此后不久,尹瘦石向周恩来提出去延安的请求。周恩来说,延安的文化人现都在张家口解放区,你可以去张家口与他们会合。尹瘦石在奔赴解放区前到柳亚子寓所告别,鼓起勇气说自己想收藏毛主席手书《沁园春·雪》,令柳亚子听了一惊,沉思片刻,竟然慨然允诺。欣喜不已的尹瘦石又进一步提出恳请,将毛主席给柳亚子的原信也一并收藏,并请作为挚友恩师的柳亚子为此写一篇跋文。豪放派诗人柳亚子理解年轻画家的心思,居然全部满足了尹瘦石的要求。在其所作潇洒的跋文中有云:“瘦石既为润之绘像,以志崇拜英雄之慨。更爱此词,欲乞其无路以去,余忍痛诺之,并写和作,庶几词坛双璧欤?瘦石其永宝之。”

世人瞩目的毛主席手书《沁园春·雪》及给柳亚子的原信,竟然是被尹瘦石永宝而珍藏着的。幸甚至哉,殊荣也,这是此诗碑书家尹瘦石的又一传奇!

三说此诗刻之成碑的传奇

为何将《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一诗刻之成碑安装上诗墙,这就得先说说何谓“中国常德诗墙”了。中国常德诗墙是中共湖南省常德市委、市人民政府采纳市政协委员提案,以新建的常德城区防洪大堤为载体而修建的诗书画刻艺术墙。诗墙以“时空交会、纵横结合”的构想,追求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地方特色和国家水平的统一。诗墙的内容从纵向取值,侧重于历代题咏常德的诗词,以突出地方特色;在诗墙的表现形式书画上,则是从横向着眼,面向全国名家征稿,努力荟萃当代中国书法美术精品,以期从一个侧面完美地表现中华诗词书画在当代的发展概貌与水平。这种以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为主旨、结合发掘地方特色文化的做法,独显了常德诗墙的文化品位和精神蕴涵。《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中的龙阳县,即现今常德属下的汉寿县,诗墙的主要内容选的就是这一类题咏常德(古称武陵)的富有地方特色的诗词;恭请当代中国书画名家们共襄盛举,包括恭请时任中国文联执行副主席的尹瘦石书写这首真幻交织的七言绝句,则可说是以离休的诗人学者老共产党员杨杰为首的、以离退休老同志为主体的诗墙修建者们的美好梦想,能否如愿以偿,美梦成真,令人充满憧憬与期待。

很荣幸,作为参与诗墙修建工作的即将退休的常德市文联干部,我同诗墙诗词组长刘先、书画组长张弓两位离休老专家,受命上北京汇报诗墙工作,以求得当代诗书画界名家的大力支持。但是也很无奈,万事开头难,由于诗墙尚未立项,白手起家,借来的开办经费只有1万元,连想给名家们买点像样的见面礼品都没钱。三个人一商量,省下卧铺费吧,就买了几个还有点儿湘西风情民族特色的苗家手工编织袋。1992年11月17日,三个六七十岁的常德老头从长沙上火车,坐了17个小时的硬座,18日下午到达北京,当晚找了家4元钱一个铺位的地下招待所住下,19日便风风火火地开展工作了。

我的分工是拜访仰慕已久的中国文联执行副主席尹瘦石先生。尹老是名扬海内外的书画大家,曾转战在内蒙古大草原11年,被誉为新中国内蒙古美术事业的奠基人;后任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又是北京市美协主席,书协副主席,还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令我印象最深的当然是他为毛主席当面画过写生肖像,毛主席为他们的“柳诗尹画联展”亲题过展名,他还珍藏着毛主席写给柳亚子的《沁园春·雪》和那封信的原件。尹瘦石也是连任两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他博大深厚的爱国情怀与时代精神,他淡泊明志、真诚为艺的人生境界,博得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好评与敬重。因为尹老的知名度特大,喜爱他作品的人特多,我就听说过种种传言,有的说由他署名邮发的信件有时竟也不翼而飞,迫使他只得用夫人吕秀芳的名义往外寄发重要信函。

我满怀崇敬之情来到北京西坝河东里,轻轻叩响了尹主席府上的大门。面对起身开门的长者,我毕恭毕敬地自报家门说:“尹主席您好!我是湖南常德文联的……,”

“湖南常德,文联的?”还没等我说完,当年曾经在湖南滞留过、后来长年担任过内蒙古自治区文联和北京市文联负责人、现在又是中国文联执行副主席的尹老,对我这个来自湖南基层文联的同志特别亲切,连声说道:“欢迎,欢迎!”

可就在这时,尹府的大门又被敲响了,全国政协办公厅的一位干部应约而来,要同尹老商谈工作。当我正为自己的突然到访打扰了他们的约会而不安时,尹老却是很体贴地为我沏上一杯清茶,请我稍等片刻。

一下子放松了心情的我,这时便向客厅四处打量,是否悬挂有柳亚子叮嘱“瘦石永宝之”的那两件毛主席的亲笔诗词和书信,但是客厅里没有悬挂。忽然发现客厅桌上竖着一块“请勿吸烟”的小标牌,倒是让我暗自嘘了一口气,庆幸我们正好没有钱买常德的名烟“芙蓉王”,要是送烟倒会尴尬的。

不一会儿,尹老同全国政协办公厅的来人交谈完毕,他夫人吕秀芳老师从画室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物件,大概是书画作品之类吧,交付给那个同志带走。我又不由得望着画室出神,那闪烁历史光辉的珍品,是不是悬挂在画室里的呢?

尹老送走客人回来,从我渴望的眼神里似乎看懂了一切。可能许多初次拜访尹府的人都跟我有同样的心情吧,都希望能在此看到毛主席手书的《沁园春·雪》、毛主席给柳亚子的信,还有,就是毛主席为“柳诗尹画联展”亲题的展名,尹老便特意说明了一下:那两件毛主席的手迹,1960年就已被中央档案馆征集走了。尹老又纠正我说:毛主席不是给“柳诗尹画联展”题写展名,而是为《新华日报》特别开辟的《柳诗尹画联展特刊》亲题了刊头。听尹老这么一解说,在此虽然未能亲睹毛主席的那两件墨宝,我依然兴奋不已,向尹老一再表示敬仰之情。

听罢感人至深的故事,转入征稿的正题,不料却突然卡了壳,原因是尹老一向反对全国到处建碑林——他认为修建诗墙实际上也就是建碑林,当我拿出选好的《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诗篇,请尹主席为中国常德诗墙赐墨时,老艺术家有些不高兴了。他说他谢绝参与此类活动;并说,某地一个有名的碑林多次求字,他就一直没有理会它。

“尹主席,中国常德诗墙真的不是普通碑林,”我给尹老解释。“可能我们有些自不量力,但诗墙确实是想尽可能多地积累当代中国书画精品,以千年不朽的文化大业为追求目标。” 接着,我便把中国常德诗墙 “时空交会、纵横结合”的构想,向尹主席作了个汇报。

喜欢倾听下情的尹老情绪顿时好了起来,把我准备好的诗篇拿过去看看。我便抓紧时机,解释此诗与常德的关联,并介绍南朝诗人阴铿和唐朝诗人杜甫也曾写过位于洞庭湖之南的龙阳青草湖的诗。杜甫曾几次舟泛洞庭,昔时有人将他的《夜宿青草湖》一诗刻碑立于汉寿沙洲上,被北宋诗人黄庭坚认出,传为杜甫的绝笔,我们把这些诗都蒐集了起来。

“好啊,弘扬传统文化,看来你们是在摸索不同寻常的新路!” 尹老赞赏诗墙的立意,“追求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地方特色和国家水平的统一”,鼓励道:“也只有这样用功去做,才能无愧于我们的时代啊。”

于是,尹老明确表态说:我响应你们共襄盛举的倡议,乐意为常德诗墙书写这首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的诗篇,写好后就直接寄到诗墙办公室去。

雾消云散,清风徐徐。在这愉快的时刻,我拿出那个寒酸的12元钱的小礼物,双手向尹老奉上:“不怕献丑,请尹主席看看这个,我们湘西苗族的手工编织袋。”

“谢谢你们的盛情!”因为明显地不值钱,拒收礼品的尹老反倒是爽快地接收了。可能老艺术家也感受到了诗墙修建者经济上的窘迫,但却也更相信了我们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而积极努力的真诚。令人尊敬的体贴下情的尹老,一面端详着廉价的编织袋,一面又好似安慰地说道:“中国少数民族的手工编织品,很多都是手法简洁,风格粗犷,明快活泼而又朴实纯真,很有艺术情趣呢!”

这时,刚好吕秀芳老师从画室出来,尹老便转手把编织袋交给了夫人。我听说过,吕老师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在中央民族学院任教。女主人接过这个来自湘西苗族的手工织品,好像也还喜欢似的。

后来,尹老应约为中国常德诗墙书写的这首诗,不到半个月就写好。果真如传说的那样,尹老的作品是以夫人吕秀芳老师的名义寄给我们的,可见尹老对此作品的珍视。

诗墙同仁们展开墨宝,顿觉蓬荜生辉。尹老书法功底深厚,早年涉猎多家,尤擅行草书,运斤成风,自成家数。为诗墙创作的此件书法,结体深稳,气势宏阔,隽秀健拔,平淡自然。行笔流畅的信笔而书,字里行间却流出一股颇具书卷气的清新与秀气。所谓苍中见秀,绵里藏针,与诗作的亦真亦幻灵巧唱和,耐人反复寻味,浮想翩翩。

我们满怀喜悦欢欣,当即组织精心的诗碑镌刻与安装:先由镌刻组副组长田工钩摹、雕刻胶纸字模——这位后来在2016年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很有诗词书法学养,又很勤劳能干,经他临摹尹老书法雕刻出的字模,不仅追求形似,尤其注意细致处理枯笔与飞白等精妙之微,完全忠实于原作,力求准确完美地体现尹老书作的气势、神韵与盎然诗意。

字模雕刻成功,再由镌刻组副组长翦凝刚——这位享有喷砂雕刻专利的高级工艺美术师,会同技艺精湛的镌刻技师黄德跃,两次运用现代喷砂雕刻和传统手工修饰相结合的镌刻新工艺,精美而讲究地地刻制成碑。

经过严格的复检和集体验收后,我们再将这幅横宽100公分、竖高200公分的诗碑拓印于宣纸上,奉寄给尹老审核, 经他点头认可,最后才严整端庄地安装于中国常德诗墙《武陵佳致》篇章上。

后来,中国文联执行主席曹禺老人,也见了尹老这幅潇洒舒展的书作的拓片,连声称赞尹老的字写得好,又说这首诗也好。尹老精心创作的这幅书作,成了中国常德诗墙最具代表性的重要墨宝之一,获得参观诗墙的国内外观众的广泛喜爱与赞赏,纷纷在此碑前摄影留念。

正是由于全国诗书画界1300多位名家像尹老一样地 “共襄盛举”,一座逶迤宏伟的“诗国长城”——近3000米之长的中国常德诗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胜利建成(后又经续建,诗墙全长4000米)。2000年9月,中国常德诗墙荣登“世界最长的诗书画刻艺术墙”基尼斯纪录。

梦想与奋斗交织,将一个市政协委员的提案,发展成一座精美的诗墙;从借来的一万元开办费起步,积累了价值连城的财富;以离退休老同志为主体的修建队伍,创造出荣登世界基尼斯的纪录——在党的坚强领导和全国诗书画界大力支持下,常德人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奉献给新世纪、新千年的这座诗国长城,被广泛赞誉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文化传奇。

有趣的是,我们奉送给尹老的那个寒酸的小礼物,竟也被尹老和他夫人吕秀芳老师高看一等:后来尹府乔迁到方庄方城园,他们就当作书报收件袋悬挂在了新居的大门上。于是惹得众多拜访者称羡尹老果不愧是接地气、通民情的老艺术家,就是他家接收邮件的信报箱,竟也是充满深深民族情缘和艺术气息的民间工艺品!

我个人也珍藏着一个幸运的纪念品,即在向尹主席征稿后的第二年1993年元旦,收到了一封中国文联的由执行主席曹禺题写“恭贺新禧”、执行副主席尹瘦石写画雄鸡的贺年片,在此也献出来与读者观众诸君共享。

2022年1月29日完稿于海南客居

[责编:周听听]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