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飞夺泸定桥之后,继续一路向北,在经历了几次小规模战斗后,来到了著名的夹金山下。而山的另一边,则是早已等的望眼欲穿的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两支主力红军终于到了即将胜利会师的时刻。如上图:

但为了使我们的长征故事更加丰满,我们决定先逆转时空,介绍下红四方面军的故事。

回到1934年10月,此时的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即将失败,中央红军被迫开始踏上万里长征的艰难历程。

此时此刻,远在四川、陕西交界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四方面军刚刚打完一次空前惨烈的战役,也是一场创造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人民军队歼敌数量之最的伟大战役——反六路围攻。

这场战役,红四方面军以6万左右的战斗部队对阵20万川军,并取得歼敌8万的伟大胜利。本篇就介绍一下这场著名的战役。

是不是看上面的地图挺杂乱的,看得眼睛都花了?

那就再上一张简单点的、一目了然的地图吧。

一、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的作战战术比较

一直以来,网上军事论坛有个大家经常讨论的话题: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谁更能打?谁更厉害?

这问题问得挺非主流的,其实两支红军如果在正确的战略战术指导下,都很厉害,都很能打。所不同的是各自的擅长领域有些区别:

中央红军长期在毛主席和朱老总的带领下,主要遵循的是毛主席作战思想:“打不过就走,打得过就打”,在没有足够把握前不主动进攻敌人,要打就打歼灭战。

在这一思想指导下,红一方面军的绝大部分军事胜利都来自运动战和伏击战,他们擅长“诱敌深入”中的进攻战,在进攻战方面的灵活性很高,但在阵地防御战上的灵活性欠缺点。

而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前,毛主席和徐向前都没见过面。但天赋异禀的徐总根据四方面军大多数的实战特点。创造了“收缩阵地,适时反攻”的阵地反击战战术,特点是在防御战中利用地形优势以最小代价杀伤大量敌人有生力量,并适时抓住有利时机反击敌人薄弱环节。

四方面军的这一特点弥补了中央红军在阵地防御战上的欠缺,他们在阵地防御战上的灵活性更强点,并且还能适时转入反攻。但两支主力红军的共同点就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

不要小看四方面军的这一强项,他影响深远,甚至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的许多战术,追根溯源都是四方面军发扬起来的。

而反六路围攻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红四方面军

红四方面军是党领导的主力红军之一,这支劲旅诞生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他最初是以黄麻起义的300多人主干为基础。经过不断地打土豪、分田地、宣传党的政策,短短几年便发展成拥有数万人的“虎狼之师”。而曾经在大别山区编筐的“篾匠”云龙兄可能就是在这时加入红军的。

在差不多中央红军在毛主席的带领下打破老蒋“第三次反围剿”的同时。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正式成立,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但他们都受此时身在四方面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张国焘的领导。

我们知道,由于“左倾”中央的错误领导,他们剥夺了毛主席的军事领导权,使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失败。

但鲜为人知的是,“左倾”中央的错误领导并不光针对中央苏区。早在1932年12月,“左倾”中央派到鄂豫皖根据地的代表张国焘“同志”,他的一番“肃反”骚操作就让四方面军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失败了。

没办法,四方面军只好先于中央红军实施战略转移。但与中央红军有个“洋顾问”李德的瞎指挥不同,四方面军并没有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

张国焘虽然是“北大才子”,也一度把鄂豫皖苏区搞得鸡飞狗跳。但由于他不懂军事,在四方面军的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失败后,他也多少吸取点教训,在军事上不怎么瞎干预了,而是全部依仗“战神”徐向前的指挥。

与中央红军有一个“洋顾问”李德最大的不同就是:红四方面军在军事上受到的“左倾”错误领导相对较少。所以,四方面军之所以在懋功会师时有8万劲旅,并不是因为张国焘“军政兼优”,“带兵有方”,而是因为他“没有金刚钻,没敢揽瓷器活”,对徐总的军事干预较少。

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失败后,四方面军在徐向前、陈昌浩、李先念、王树声等指战员的带领下,离开鄂豫皖苏区,一路向西转战来到川陕边区。

在四川的大巴山、米仓山区,红四方面军重振旗鼓,通过打土豪、分田地、剿匪惩霸、宣传党的政策,使得队伍逐步发展壮大,先后粉碎国民党军的多次围剿行动,并不断扩展根据地,作战部队达到五个军不下6万之众。再加上其他地方部队则有8万之众。

二、国民党川军的六路部署

对于国民党蒋介石而言,有一个江西的“朱毛红军”已经让他寝食难安,而此刻的四川腹地,四方面军更像一把尖刀让他如坐针毡,更何况还有四川多如牛毛般的各路军阀,他们岂能坐视四方面军这只“虎狼之师”越来越大。

1933年9月,在老蒋的分化离间下,四川各路军阀终于停止了狗斗混战,初步实现了以刘湘为首的表面上的统一。老蒋于是让刘湘担任四川剿匪总司令,开始调集兵力,准备大举围剿川陕根据地。

老蒋在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的同时,自己还“大放血”般地又拨出200万军费、1万支枪和数百万发子弹支援川军。老蒋为什么突然对川军这么大方?难道他“良心发现”?非也,其实此举还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让红军和川军两败俱伤,削弱四川军阀的实力。

而刘湘一看有了老蒋的鼎力支持,昔日的这些大哥们纷纷折服在自己手下,也是非常的志得意满,狂妄地向老蒋保证,要在三个月内全部肃清入川红军。

为此,川军几乎是倾巢而出,在四川北部西起广元,东至城口的上千公里弧形防线上,集中了110个团,20多万人的强大兵力准备围剿红军,老蒋还给他配备了18架作战飞机。所以,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红军都处于绝对弱势地位,这也注定将是一场空前惨烈的战斗。

简单介绍下四川各路军阀:

刘湘:四川军阀中实力最雄厚,脑瓜最聪明也最阴险的阴谋家,一心想当四川王,在赶跑叔叔刘文辉,被老蒋委任剿总总司令后,可谓是春风得意。

邓锡侯:此人是刀打豆腐,两面儿光,外号“水晶猴子”,看起来比猴都精。

田颂尧:长得又矮又胖,此人是吝啬成性的“铁公鸡”,连他亲舅舅来都舍不得沏一杯茶,让阎锡山都甘拜下风。

杨森:大家比较熟悉,最著名的就是他有一群数不清的姨太太。不只姨太太,他有多少儿女,自己也数不清。

王陵基:曾是刘湘的军校教官,现屈居刘湘手下出任师长。

范绍增:就是“哈尔将军”范傻儿,炮哥会成员,未来的抗日名将。虽然他看起来比猪都笨,但他是大智若愚,实际上比猴都精,他的姨太太不亚于杨森,有40个。此时的傻儿将军前不久在湘鄂西根据地刚被贺老总收拾过。

在兵力部署上,刘湘在1000多里的弧形包围圈上,把川军分为六路大军对川陕苏区进行围攻,史称:“六路围攻”,如上图:

第一路:第28军的18个团,由四川广元、昭化向旺苍、木门、南江方向进攻。总指挥邓锡侯。

第二路:第29军的24个团,由四川阆中、苍溪向巴中方向进攻,总指挥为田颂尧。

第三路:李家玉新编第六师和罗泽洲第二十三师的15个团由四川南充向仪陇、巴中东南的曾口场方向进攻,总指挥李家钰。

第四路:第20军的12个团由四川蓬安、向鼎山场、通江方向进攻,总指挥为“色名远扬”的杨森。

第五路:刘湘手下嫡系第21军的24个团,由四川开江、开县向宣汉、达县和万源县进攻。由刘湘的老师王陵基任总指挥。

第六路:由第23军的12个团,一些地方警备部队和土匪王三川等部组成,分别由开县、城口地区向万源方向进攻,由刘邦俊任总指挥。

围攻计划又分为三期,如下图:

第一期计划占领宣汉、达县、江口、银山、旺苍、木门、安阳和曾口场等地,

第二期进站通江、南江、巴中。

第三期围攻四方面军总部苦草坝。

三、红四方面军打破六路围攻的作战部署

我们如果对比老蒋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就会发现刘湘的这番布置没啥新意,只不过是老蒋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堡垒战术”的低配版。

为什么说他是低配版呢?因为刘湘的火候还差的呢。老蒋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堡垒战术”的核心要义是:通过修建碉堡,构筑起强大的防御工事。再以严密的工事和碉堡层层推进,通过缓慢但有效的占领方式,来压缩和限制红军的作战空间,逼迫红军陷入节节抵抗的消耗战。

而刘湘的六路围攻表面看起来也是多路向心突击,但他的实力是不能和老蒋中央军比的,一个是兵力、武器装备上不如中央军;二是受限于自己的经济实力,他不可能层层修建碉堡来压缩红军活动空间。也就是他没有“结硬寨、打呆仗”的实力。

这也就意味着红军擅长的“分割包围、迂回穿插”的运动战战术还有施行的空间,因为川军并没有构筑起堡垒把红军的各条道路堵死。

在前文《第五次反围剿,临时中央如果听取毛主席的建议,红军能取胜吗?》里面,介绍过中央红军的两种战术:

一个是“洋顾问”李德的“御敌于国门之外,短促突击”的阵地战术。

一个是毛主席集中优势兵力避开敌人堡垒,打到外线去,在广大国统区无堡垒地带寻求作战机会的运动战战术。

事实表明,左倾中央没有采取毛主席的正确战略战术,最后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而四方面军却在徐总的带领下,采取了既不同于李德“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阵地战术,也不同于毛主席“打到外线去”的大范围运动战术,打破了川军的六路围攻。

此时的徐向前

这个战术是徐向前带领四方面军,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总结出来的不同于中央红军的战术:“收紧阵地,积极防御,消耗敌人,伺机反攻”。这是徐向前的一个创新。它是一种有阵地依托的诱敌深入,是节节抗击的诱敌深入。

面对来势汹汹的川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在通江召开了军事会议。会议分析,除刘湘的嫡系川军外,四川的各路军阀都曾受过红军的重创,目前又在远离自己的地盘作战,以他们的尿性,对于自己地盘外的作战并不积极。

红军主要的对手应该是位于东路的刘湘嫡系部队,红四方面军决定采取“收紧阵地”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节节抗击的过程中,争取大量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粉碎敌人的六路围剿。

会议制定的作战部署是:

第4军、第9军、第33军和第30军的两个师,共20多个团为东路军,由徐向前指挥,由北向南,在万源、宣汉和达县一线阻击川军第五、第六路军的进攻。

第9军27师、第30军90师、第31军主力共10多个团为西路军,由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指挥,自广元沿嘉陵江一线牵制川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军的进攻。

另以第31军276团和278团在北面监视陕南敌人。

同时,为配合作战,川陕苏区开始加紧布置物资补给的保管和运输工作,号召群众实行坚壁清野的措施。如下图:

从上面的布置看,红军的部署也不复杂,就是依托地形优势构筑阵地,节节抵抗,逐步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等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大举反攻。

但其中的奥秘就在于怎么构筑阵地?怎么防守上?反六路围攻分三个阶段:前期的收紧阵地、逐次防御阶段;中期的万源保卫战;最后两线反攻。

四、第一阶段:逐步收紧阵地,粉碎刘湘的三期进攻

11月16日,刘湘下令各路军总攻。各路川军闻风而动,开始向川陕苏区逐步推进。

东线方面:

12月16日,刘湘发起第一期总攻,企图攻占宣汉、达县、仪陇等县城及旺苍地区。

东线王陵基的川军第五、第六路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开始强渡前河和州河。红4军一部和红9军主力趁敌人半渡之际猛烈反击。川军被歼灭3000多人,接着红30军的两个师乘胜追击,在达县东南一带给川军21军以沉重打击。

17日起,根据之前“收紧阵地”的作战要求,红军东线部队开始主动压缩阵地,并退守至宣汉、达县以北的坚固防御工事。红军收缩阵地的行动和撤退差不多,引起了川军将领的错觉,他们以为红军马上要崩溃了,于是开始猛烈进攻。

但是,进攻却不断遭到红军坚决顽强地反击。在大巴山的丛林沟壑中,处处都是红军的阻击阵地。而红军时不时派出的迂回部队,又弄得川军无法判断红军主力究竟在何处。等到川军消耗严重,疲惫不堪之时,红军又突然发动大规模反击,使第五路军各部均遭受严重损失。

1934年的春节临近,川军将领各回各家,休年假过年去了。红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进行反攻,川军瞬间被打懵,强烈抗议红军“不讲武德”,休年假期间还打仗。到2月10日,红军激战五日,又歼灭川军一个多旅。

西线方面:

与东线差不多同时,西线川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路军于12月中旬开始在北起广元,南至营山的嘉陵江东岸发起全线进攻。红31、红30、红9军分别实施阻击,在对敌大量消耗和杀伤后,于1934年1月11日起收缩阵地至旺苍坝、恩阳河一线,与川军开始形成对峙。

1934年3月4日,川军发起第二期进攻,进攻首先从西线开始。红军官兵面对川军的猛烈攻击,利用地形优势,节节抗击,使川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伤亡。

根据地的百姓组织起担架队和救护队,冒着生命危险在战场上救护红军伤员。后方的兵工厂日夜不息,加班加点地制造枪支弹药补给前线。

各个游击队也在川军的进攻方向上配合红军作战。新成立的妇女独立团1000多人全部组成运输队,在硝烟弥漫中运送粮食、物资、弹药和抢救伤员。

刘湘开始改变策略,调动东线的60多个团,企图在红军东西两线的结合部打开缺口。但红军的顽强阻击自始至终没有丝毫减弱。川军受到几次重创后,终于被迫在3月24日停止进攻。

4月初,刘湘又一次卷土重来,开始对东西两线发起第三期总攻。红军则进一步集中兵力,东西两线再次收缩阵地。在后撤过程中,红军利用有利地形,实施次递配置的阻击反击,给川军以有力杀伤。战至4月28日,川军遭受重创,被歼灭四千余人,被迫后撤。

五、第二阶段:万源保卫战,攻守双方的极限转换

三次总攻都没占到任何便宜,使得刘湘恼羞成怒。

5月15日,刘香在成都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发动第四期总攻,并将其总预备两个师也投入战斗。至此,参加六路围攻的总兵力已多达140个团。

并且,他还憋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大招,成立四川剿匪军事委员会,任命他的“神仙师父”刘从云为“四川剿匪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刘从云是四川邪教“一冠通天道”的头目,人称刘神仙。这货本来是一个占卜算卦、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但是刘湘对风水算命十分痴迷,所以对刘从云很尊崇,还拜其为师。寄希望于这货用“吐气成云、撒豆成兵”的法术替自己多打一些胜仗。

可能这时的刘湘也被打的脑子秀逗了,“不信军队信鬼神”,让一个江湖神棍来指挥作战。

为应对接下来的恶战,红四方面军决定继续集中兵力,收缩占地,迷惑敌人,创造战机。于6月中旬主动放弃过于突出的一线阵地,在通江城以北沿通江东岸及万源城南进行阻击。

如图所示:此时川陕苏区80%的地盘已经被占,红军被压缩在以万源县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内,貌似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但此时的红四方面军也在憋着一个大招。

6月22日,川军第四期总攻开始。“神仙师父”刘从云不知是玉皇大帝托梦,还是太上老君上身,他一反常理的将所有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以东线为进攻重点,集中50多个团的兵力向万源至通江一线红军阵地进攻。

红四方面军按预定计划坚守阵地,顽强阻击,并主动将城口的部队撤至万源附近集中作战。

这时,部队收缩在了狭小的万源一带。假如万源失守,红军就会被压出川北。

7月11日,万源保卫战打响。如下图:

川军八个旅在飞机的掩护下,向万源城外红军坚守的花萼山、甑子平、孔家山、大面山、南天门发起了全线猛攻。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志愿军不是发展出了一种阵地防守战术叫“火力配置前重后轻、人员配置前轻后重”吗?这一战术的要义就是使我军以最小的伤亡达到最大的火力输出。这一战术追本溯源,就是红四方面军在反六路围攻中总结发扬起来的。

所以,不论敌人的进攻如何凶猛,红四方面军还是坚持用少量兵力携带强大火力置于一线,借助险要地形阻击和消耗敌人,主力部队则放在二线,时刻准备支援一线阻击阵地。

这样,红军的火力居高临下,不仅保证密集短促的火力输出,还能利用地形优势扔下滚木擂石,给川军带来巨大杀伤。敌人持续猛烈进攻,红军战士顽强抵抗。

东线作战艰苦,西线也同样艰难。在这种困难的条件下,攻守双方都已经快达到了极限,而一旦达到了极限,就是攻守易势的开始,就看谁能坚守到最后一个,实现那“否极泰来”的胜负转换。

为此,徐总亲临一线,鼓励大家:当我们感到最困难、最熬不住的时候,其实往往也是敌人最困难、最熬不住的时候,所以必须咬紧牙关,硬着头皮顶住,一步也不能退。

就这样,战斗一直持续到8月6日。

坚守在大面山阵地的是我军著名的悍将许世友。在防御工事被炸平,敌人源源不断往上拥的时刻。许和尚一把拔出他的金背砍山刀,带领红军战士们跳出战壕,与敌人砍杀在一起。

大刀在阳光下寒光闪闪,上下翻飞,少林将军如入无人之境,只杀得尸横遍野、人头滚滚。敌人招架不住,纷纷向后溃退。

攻守双方此时极限已到,川军终于无力再次组织有效进攻,万源保卫战终于胜利结束。

六、第三阶段:在张国焘的干预下、不太完美的两线反击

8月8日,徐向前向全军宣告,红军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我们坚持到了最后,反攻的时机已经成熟,号召全军加倍努力,消灭敌人。

红四方面军终于迎来反攻的决胜时刻,反攻分为三场战斗:夜袭南天门,追击范绍增,风卷残云扫西线

夜袭南天门打缺口:

反攻初始,我军从情报中得知,南天门那里由川军23军的部队驻守,兵力薄弱。而23军在之前就已经被红军打怕了。

南天门在广元西南的青龙关,这里峭壁千仞、山势陡峭。这个最险要的地方,也正是敌人守备最薄弱的地方,因为谁也想不到红军会进攻这里。

8月9日深夜,夜袭南天门的战斗开始了。红军战士依靠人梯和绳索悄悄攀上悬崖,他们先抓住哨兵,然后令其带路。守备的川军被红军打得措手不及,旅长周建成仓皇逃走,部队瞬间崩溃。

紧接着,大面山、孔家山等地的红军也一起发动进攻。

10日拂晓,川军以督战队驱赶敢死队的方式开始向青龙关阵地猛攻。红274团官兵用机枪、步枪、手榴弹还击,顽强击退敌人多次反扑。期间,红274团一步与279团冲上山顶,顺势插入敌后,川军退路被断,溃不成军。

此次战斗将川军预备队歼灭,川军防线终于被红军撕开一个缺口,总的反攻将从这里开始。

追击范绍增:

这时,出现一个难题,是向东反攻,还是向西反攻?

东边是刘湘嫡系三个主力师,西边是“傻儿将军”范少增的部队。

徐向前和陈昌浩商量后,决定还是进攻刘湘的嫡系主力。理由是:

1、这三个师是刘湘的王牌部队,装备精良,此战若能消灭刘湘的嫡系主力,那对川军士气的打击是巨大的,必然能让刘湘元气大伤。

2、地利方面:此刻的这三个师还在北面的万源一线,没有退下来,只要卡住这里的山口,就能截断他们的退路。只要红军凭险据守,川军想通过只能硬着头皮攻坚。

3、如果进攻西面的范傻儿,刘湘说不定会来增援,夹击红军。而要是进攻刘湘这三个师的话,“看起来比猪笨、实际上比猴都精”的范傻儿是不会支援刘湘的,他没这个胆。而且傻儿的撤退路线和红军的追击路线是平行的,红军不占优势,傻儿很容易就能跑掉。

可是,此刻在后方坐镇,平时也不怎么干涉军事的“北大才子”张国焘不知哪根筋抽住了,打来电话要求先打范傻儿。

但他不知道傻儿将军其实并不傻,是装傻,徐总在电话里跟他讲来讲去就是讲不通。

没办法,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员,西北军委主席,徐总只能妥协,向西进攻。

入夜,红军发起反攻。傻儿将军果然不傻,滑头得很,发觉红军瞄上他,朝他围过来了,吓得他跑的比兔子还快,一路带着队伍逃到了马渡关南面,并在山上筑起防御工事。如下图:

傻儿没打成,红军回过头打东面刘湘那三个师时,刘湘那三个师早已退了下来,已经过了山口,合围已经不可能了,红军只好追着它们的屁股打,但是论撒丫子逃跑的功夫,红军是比不上川军的,所以最终歼敌不多。

至8月24日,东线反攻结束。

风卷残云扫西线:

东线反攻战果有限,徐总开始寻求西线反攻。西线各路川军见红军瞄上他们了,而且来势凶猛,也是树倒猢狲散,跑得比兔子还快。

四方面军各部官兵一看川军这尿性,都害怕再一次放跑了川军,他们不顾连日来的疲劳,争分夺秒的和西线川军抢时间,因为他们都不想西线也像东线打范傻儿一样打得虎头蛇尾。

这时,红30军率先奔袭到巴中,又遇到了之前同样的两种抉择。

张国焘命令的进军路线

此刻的张国焘在后方又不甘寂寞,好像很想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他再次打电话,命令红30军从北迂回去追击川军。如上图:

可是这样操作,根本兜不住敌人。

徐向前思虑再三,与李先念商量,决定不再听张国焘的瞎指挥。

他命令红30军立即从巴中出发,走凤仪场、雪山场、直插木门以西的黄猫亚和旺苍,进行大纵深穿插迂回。如下图:

徐向前率四方面军实际穿插路线

红30军不分昼夜,快速穿插,终于在9月14日傍晚时分,于逃敌之前抢占黄猫亚要隘,截断了川军田颂尧部1.7万余人的退路。

田颂尧见退路被红军切断,马上组织起一个团的敢死队,在机枪掩护下向红军阵地反复冲杀。徐向前和李先念亲自到前沿指挥战斗,并调集各路红军夹击,将田颂尧这1万多人全部逼入黄猫垭约30米长的狭窄山谷内。

红军通过阻击战、车轮战、肉搏战、白刃战反复扑杀,与敌激战至次日中午,将田颂尧这1万多人全歼于此,这就是著名的黄猫垭战役。

至9月16日,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均被收复,敌第一、第二、第三路军逃至嘉陵江西岸,第四路军逃至营山、渠县,刘湘鼓吹的六路围攻彻底宣告破产。

反六路围攻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围剿作战,四川军阀动员了他们绝大部分的军事、政治和经济资源向川陕革命根据地发起进攻,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而红四方面军在根据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十个月艰苦卓绝的战斗,取得以伤亡2万余人歼敌8万余人的重大战果,这也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人民军队的歼敌之最,如果没有张国焘的那次临阵瞎干预,红四方面军的战果将会更大。

举报/反馈

艺林话史

7778获赞 2547粉丝
谈古说史,用浅显的语言深度解读历史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