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IN150亿在广州建供应链总部,番禺小厂手握全球时尚密码

钛媒体APP

2022-02-15 20:18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关注

文 | 蓝海亿观网

2月8日,广州市发改委发布的《广州市2020年重点项目计划》通知中,希音湾区供应链总部项目,赫然在都市消费工业项目之列。

该项目位于广州市增城区中新镇,占地面积月3000亩,总建筑面积约330万平方米。

众所周知,SHEIN虽然主要做海外市场,但其核心供应基地,在广州番禺。这里聚集着一大批为SHEIN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小服装加工厂。

同时,SHEIN在佛山三水的大仓库,也在近几年里发挥着重大作用。

不过,番禺人口密集,无法提供出超过3000亩的大片土地,用于建设供应链总部,而佛山三水虽然有大片土地,但区位优势不明显。

而增城区有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大片可供建筑开发的土地。同时,中新镇西南就是黄浦区,从番禺到黄埔再到中新镇,近乎一线。

SHEIN从番禺的中小服装加工厂下快反订单,能够较为方便地运送至中新镇,其地缘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中新镇正南,可一路通向东莞市,而东莞也聚集了一大片服装加工场。

另外,中新镇附近就有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增城校区)、广州商学院,稍远一些还有广州应用技术学院、广州华商职业学院,可就近招聘专业人才。

综合考量,增城区中新镇,确实是较为理想的选址。

新筹建供应链总部,将再次强化SHEIN对供应链的把控,同时将再次提升SHEIN以“柔性供应链”整合中小服装厂的能力。

本文中,我们将探讨:

●Zara带来的“柔性供应链”,“拯救”了大批小工厂

● Zara靠“抄”,SHEIN靠“算”?全球时尚元素数据沉淀在番禺小作坊中

●柔性供应链是否是“江河日下”服装行业的“救命丹药”?

01 Zara带来的“柔性供应链”拯救了中国众多服装加工“小作坊”

广州番禺,聚集着一大批中小服装工厂。

这些服装加工场,承包了全国乃至全球快时尚服装很大一部分产能。

在以往的服装行业当中,这些中小加工厂地位并不高,大部分挣扎在“温饱线”上,距离淘汰并不远。

传统服装行业,工厂规模化能力,是实力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大部分工厂,通过接取海外知名服装品牌的代工订单,来维持一年的利润。

这就造成了工厂“靠海外品牌吃饭”的现状。年成好坏,全靠有没有“大订单”。

但海外的大品牌,在中国找代工厂,一般都要找有一定规模的工厂。因为传统大工厂中,一般都是专人专岗,一个岗位工人只负责一道工序。这样一来,分工明确,效率就高了。

而且订单越大,生产周期拉长,工人熟悉程度就越高,效率就越高。

同时,大工厂的机器,更适合大规模批量生产基础款产品。

规模化人工、大型生产机器,都是番禺、东莞等中小服装加工厂所不具备的。因此,在竞争海外大订单上,中小加工厂并没有太多优势,在整个产业中属于“弱势群体”。

2006年,Zara带着“小单快返”模式登陆中国后,这批中小服装工厂被“当成了宝”,原本的“弱势项目”,反倒成为了Zara看中的亮点。

原来,“小单快返”模式下,Zara每个订单的订单量都不会很大,一般就几十上百件,测款之后,才会将热销款重点开发。

对规模化工厂来说,这样的小订单他们是不屑于接取的。

因为百来件的订单所带来的利润,根本不足以弥补开工损耗,大量人工会闲置,机器一开就亏本。

小工厂就没有这种烦恼。

本来就只有百来号员工,不会出现大量人工闲置的问题;机器也是为小规模生产服务,不会出现大量损耗。

从供需来说,只有小型加工厂愿意接“小单快返”的订单。

另一个重要的点,是“小单快返”对工厂的反应速度要求很高。

规模化大工厂的交付速度,一般是以季度乃至半年为周期。但是,Zara的多数设计,是在各大时装周上“抄”大牌预测的流行元素,需要在大品牌反应过来前先占领一部分市场。

规模化工厂的反应速度,显然无法满足Zara的需求。

而中小加工厂,却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与大厂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最后统一缝制不同,中小服装成衣厂因为人手不够,一个人几乎要负责除了设计、打版以外的全部制衣过程。

面对大订单,这些小工厂可能无能为力。但面对几十上百件的小订单,这些工厂做起来绰绰有余,工人熟练度够的话,甚至能头天接单,隔天交付。

虽然在质量上可能有偏差,但胜在够快,够及时,反应十分灵敏。并且,能够根据当下的市场反馈快速调整,让Zara应对市场更加灵敏。

这就是Zara首先提出的“柔性供应链”理念。其核心,是通过“小单快返”模式,解决服装供应链预测准确率低、品种多、响应慢等痛点。

靠着“柔性供应链”,Zara在一众老牌服装巨头对市场的垄断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十数年下来,以Zara为首的快时尚品牌,也让珠三角这些中小服装厂获得了足够的成长,柔性供应链在行业中被越发重视。

他们的成长和发展,也为后来SHEIN能够一举获得巨大成功,提供了坚实的供应链基础。

可以很肯定地说,SHEIN的巨大成功,就是从“继承”Zara们的“遗产”开始。

02 从“抄”到“算”,全球时尚元素数据沉淀在番禺小作坊中

借助成熟的“柔性供应链”,SHEIN得以获得巨大的成功。

成功的SHEIN,也在另一面反哺中国的“柔性供应链”。

番禺、东莞,能够成为全球快时尚服装生产基地,“柔性供应链”固然是功不可没。但“柔性供应链”的本质,还是对全球时尚敏锐度的快速反应。

简单说,就是一直走在潮流上,从未“落伍”过。

传统的时尚大品牌,在原有的时尚界掌握着很高的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处于“无冕之王”的地位。“我说”明年春季流行什么色系,就流行什么色系。

这些大品牌“掌控”话语权的方式,是通过发布时装周的方式来实现。

掌握了流行元素“话语权”的老牌时尚大亨,可以通过对专利的把控,和对庞大拥趸的影响力,打击后进品牌。

比如,2018年下半年,时尚权威色彩研究机构Pantone(彩通,又译:潘通),发布了预测研究,表明2019年春夏流行以珊瑚橙色为首的16个流行色,包括胡椒茎(带微黄的绿)、水曲柳苔(一种深绿色)等。

但这16个流行色的发布,并不是潘通说流行就流行,而是聚集了一批世界顶级的设计师,研究过去一年各大时装周上发布的流行元素后,预测出来的。

(图为:2018年迈阿密新款时装发布会)

时装周的数据,成为了流行“密码”。

Zara们背靠“柔性供应链”,完全可以在速度上击败大品牌。

从时装周发布,到产品开始流行,需要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那么,Zara完全可以“抄”这些元素,迅速生产出实物来。

许多Zara的设计师和时尚买手,混迹于各大品牌的时装周,采撷他们发布会上的时尚元素,加以重组,变成自己的设计。

然后用比大品牌更快的反应速度,让这些元素率先流行起来。当然,Zara为此吃了不少官司,也成为西方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

但同样的,Zara们也让老牌时尚大亨们头疼不已。看不惯,却吃不掉。

作为Zara的供应商,番禺、东莞的中小服装加工厂们,也“分到一杯羹”,当年的流行元素、流行趋势得以提前半年获悉,赶超在大品牌们反应过来之前沉淀下数据。

如果说Zara是靠“抄”,那么对SHEIN来说,“抄”已经满足不了其需求,依托大数据来“算”,才实现了其对大牌的逆袭。

老牌时尚大亨在流行趋势的预测上,并非真的是“一言堂”,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流行元素的预测,还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的,包括往年销售情况,新品发布后的销售情况等等。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大品牌靠“猜”,还是能有一定概率“押对宝”,但也有“翻车”的概率。

而依靠电商销售,没有实体门店的SHEIN,在对数据的敏感度、利用率上,明显要高于这些时尚品牌,也高于热衷于“拿来主义”的Zara。

原SHEIN移动总经理裴暘就曾在一个活动上,展示过SHEIN的追踪系统,通过将各类服装零售网站的在售产品进行数据抓取,对比颜色、价格、元素等,总结出最受欢迎的流行元素。

同时,SHEIN还能通过Google Trands抓取各个地区消费者的搜索关键词,判断出最流行的时尚元素。

通过各种数据化手段,SHEIN成功预测了2018年美国流行蕾丝元素、印度流行全棉材质等。

与此同时,SHEIN自身独立网站(App)沉淀的大量数据,更对其“算”准流行趋势,发挥了巨大作用。

当然,SHEIN也不全然是“自己算的”,毕竟作为Zara的后辈,前辈的“优良传统”也没有被抛弃。一位SHEIN的买手曾表示,他经常在各大时尚品牌线下商店去观察当下流行元素,还因为拍照被店员“赶出来”过。

而作为SHEIN的后方工厂,番禺乃至全国各地的各个中小服装加工厂,也得以在第一时间接触到全球最新的流行元素,比任何时尚杂志都要迅捷。

“SHEIN是不惮于将数据交给工厂的。工厂只要完成SHEIN的订单,就可以将同样款式的衣服卖给其他客户。”

SHEIN的前供应链管理人员Tim,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反馈,或许知道在快时尚理念下,“时尚密码”并不值钱,因此SHEIN从不吝啬将数据给工厂。

甚至有些工厂在拿到数据的第一时间,就将数据挂到网上出售了。

用坊间的话来说,广州番禺一家小型服装加工作坊里,正在缝衣服的大妈,掌握着全球最顶尖的时尚密码。

《纽约时报》就对传奇时尚杂志《VOGUE》提出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拷问: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还妄图以“每月一期”“半月一期”的“龟速”,引领全球时尚风潮吗?

那些被老牌时尚大亨抛弃,却被快时尚品牌所青睐的中小服装加工厂,才是全球最新时尚流行元素的聚集地。

反过来,一些工厂也愿意跟SHEIN共享数据,包括原材料价格数据、其他客户的订单数据等等。在这样数据共享的氛围下,SHEIN跟工厂实现了共同成长,共同进步。

据Tim介绍,在这样的情况下,SHEIN建立起了一个定价体系,根据该体系,可以倒推出某个的生产成本,进而锁定产品的价格区间。

这样一来,在将订单交给工厂之前,SHEIN其实对这个订单的报价已经胸有成竹。接下来就是等工厂自行报价。如果报价还算合理,就会将订单交给工厂。

Zara让中国柔性供应链下的中小服装加工厂们,“抄”到了顶尖时尚大牌的流行元素。

SHEIN,则让这些加工厂们沉淀了时尚数据,一定程度上甚至赶超时尚大牌的预测速度。

03 规模化工厂产能严重过剩,柔性供应链是否是解药?

Zara进入中国已经十余年,但是真正让全国的服装工厂转型,接受小单快返改造的,是最近两三年才在进行的。

这其中,有外力因素影响,比如产能过剩、原材料成本上涨等。

服装界一直以来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玩笑:哪怕中国所有的服装工厂全部停工,库存也够全国人民穿三年了。

一位宁波工厂主介绍,由于原材料涨价、物流成本上涨等一系列因素影响,目前宁波的出口针织类服装企业利润非常薄。

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眼下的服装工厂目前主要靠跑量来维持盈利,如果订单量没上去,根本谈不上赚钱。一件货的利润还不到一块钱。

这些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纺织企业3.3万户,累计营收2.34万亿元,但利润总额仅1978.9亿元。

日渐摊薄的利润,让全国服装工厂处境十分尴尬。

能接到订单,虽然利润薄一点,尚且还能生存。接不到订单,解散工人、关闭厂房,可能就是工厂们的下场。

再加上疫情缘故,原本来自欧美的大品牌订单锐减,摆在传统服装工厂面前的,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工厂根本不具备“挑三拣四”的资格,谁能提供大量的订单,谁就是“爷”。原本大工厂看不上的小单快返,也成了香饽饽。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服装业目前接到的小订单,占据总订单数的70%,以往大行其道的基础款、畅销款大订单只有30%左右。

业内已经基本形成了一致观点,未来碎片化订单需求会越来越多,小单快返已经不可避免成为了主导服装工厂的最终出路。

而SHEIN,无疑是近年来工厂们最大的客户。

一位SHEIN的A级供应商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反馈,如今SHEIN每年要向其下单超过300万元。只要接到SHEIN的订单,这一年基本“旱涝保收”,无后顾之忧。

更重要的是,SHEIN的体量足够大,能够“养得起”足够多的工厂。

眼下,中国服装工厂,以中小工厂为主。全国工厂大约40万家,其中大工厂仅占5%-10%的比例,其余都是100人以下的中小型工厂。(数据源:参加CanPlus)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目前被SHEIN纳入供应链体系的工厂,至少有6000家。

这些原本生命力更脆弱的中小型工厂,得以更好地生存下来。

尤其是疫情及“新疆棉”事件以来,海外快时尚品牌Zara、Gap、H&M等,或大量关闭实体店,或几近退出中国市场。SHEIN的订单,就显得尤为珍贵。

然而,对大型工厂来说,转型还需要面临不小的挑战。

2015年,服装行业知名跨国公司汉帛国际曾停掉一个工厂,将其生产线进行改组,以发展柔性供应链。然而据其内部人士透露,改造期间,汉帛国际该工厂每天要损失上百万元。

另有一些大工厂在接受小单快返订单后,出现了离职潮。

对于这些大厂工人来说,原本同一款式服装可以重复制作十天半个月,随着时间的增长,熟练度是越来越高的。

在转型接小单快返之后,上一个订单的衣服还没做熟练,就要开始重新适应新订单。每天都做不一样的活儿,让许多工人无所适从。

因此,时不时就有工人离职。转型接受柔性供应链、小单快返的订单,成为了诸多大工厂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过,也有工厂成功转型。

一家原先只接大订单的工厂,于2018年开始转型,专门接受小单快返订单,以切入柔性供应链领域。

在管理上,该工厂以阿米巴模式为主,小组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在生产上,实现标准化、数据化管控,通过数据统计模型,优化和提高生产效率。

为实现这一目标,该工厂每个生产环节都配备一台IPAD,上面有记录生产流程规范的教学视频,员工可以通过该视频反复学习,深入了解生产标准。

通过多重手段,该工厂不仅成功转型成为以柔性供应为主的服装工厂,而且实现了年产值30亿。

但无论是什么情况,摆在工厂面前的现实是:

改造适应柔性供应链,接受小单快返,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大趋势。SHEIN的“跟风者”也日渐增多。

柔性供应链,小单快返,是否成为了中国服装供应链的解药?我们拭目以待。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