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财报发布后,元宇宙扛把子Meta有点崩

新浪VR

2022-02-14 09:52北京幻世新科网络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2月3日,Meta(原Facebook)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发布。去年四季度净利润和月活用户数不及预期,以及2022年一季度营收疲软,Meta股价应声暴跌21%,总市值单日蒸发约25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028亿元),创下2012年该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截至2月11日,Meta股价已经累积下跌了35%,总市值从近万亿美元跌至6208亿美元。而在去年10月份Meta发布三季度财报时,其股价还是一片形势大好,短短三个月便陷入如此窘境,多少有些令人唏嘘。

  为什么市场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应?Meta的元宇宙路线究竟将如何收场?

  1.传统业务拐点已至

  Meta财报显示,Meta 2021财年营收为1179.29亿美元,与2020财年的859.65亿美元相比增长37%;净利润为393.70亿美元,与2020财年的291.46亿美元相比增长35%。

  从全年营收来看,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遭,但具体到2021年四季度数据,有些变化就显得比较突兀了。

  报告显示,Meta第四季度营收为336.71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280.72亿美元相比增长20%;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112.19亿美元相比下降8%。更让投资者感到悲观的是,Meta四季度月活用户数则不及分析师预期的29.5亿,仅为29.1亿,季环比出现下降。

  基于这些数据,和今年一季度Meta营收疲软的现状,Meta预计营收可能同比增长仅3%,而去年同期Meta营收增长为48%。作为一家以广告业务为核心的社交媒体,这样的变化某种程度上说明,Meta这家成立17年之久的公司正面临不进则退的拐点时刻。

  其中原因,我们此前文章也有分析,一方面疫情时期催生的社交媒体红利正在消退,二是苹果开始落地用户隐私保护政策,定制化广告、精准推送等业务大受影响。

  2.持续烧钱的元宇宙

  虽然Meta在元宇宙上压下了重注,但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并没有指望元宇宙业务短期内能带来盈利,他认为在未来1-3年的时间里,都仍将主要是为元宇宙打基础的阶段,这些投入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任何盈利。Meta的工作重点是产品的改进和基础设施的搭建,包括硬件和各类功能组成的完善。

  简单来说,元宇宙不仅不挣钱,还将成为Meta持续烧钱的黑洞。Meta本次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元宇宙相关部门Reality Labs仅实现了23亿美元的营收,全年经营亏损则达101.9亿美元。在此之前,该业务在2019和2020年也分别亏损了约45亿和66亿美元,而去年的亏损幅度比2020年几乎多出了50%。

  为什么会花掉这么多钱?因为在2世纪人才很贵。Meta不仅在过去一年招募了大量元宇宙业务员工,还计划今年招募更多员工来参与元宇宙计划,未来5年间仅欧洲员工就将会达到1万人。

  Meta为此甚至在美国科技界掀起了一场人才争夺战,微软AR团队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流失了约100名员工,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便转投到了Meta门下,谷歌、苹果等科技巨头均有不少员工转投Meta。

  因此Meta首席财务官John Sines才会说,烧掉的100多亿美元中有42亿美元花在了员工成本、研发和销售成本上。Sines还预计,Reality Labs在2022年的亏损还会大幅增加。

  3.暴跌之后又遭围堵

  Meta最近几年挺难,但以后可能会更难。

  在经历了史诗级暴跌后,Meta的的水逆还在继续,Meta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年度报告显示,Meta公司可能不得不完全停止在欧洲经营Instagram和Facebook相关业务。英国高官警告Meta,如果Meta不遵守新的《网络安全法》,Meta的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可能会被关进监狱。

  如果说2月3日股价的暴跌是受财报影响,那么此后一周的持续下跌则跟Meta的监管环境密切相关。美股本周一开盘后,Meta股价一路下行,暴跌超5.1%。周二开盘后,Meta再度跌超2%,直到周三,股价才开始企稳。

  另外,宏观经济层面也不乐观,美联储加息预期如同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美股众多科技股的头顶。一旦靴子落地,传统业务见顶,新业务仍在烧钱的Meta必然首当其冲,这或许才是资本市场如此恐慌的内在原因。

  元宇宙之于Meta到底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豪赌,还是一张反败为胜的王牌?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巨头,在船大难掉头的普遍规律之下,毅然做出如此决绝的业务转型,这份魄力总归是值得钦佩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