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云南一炊事兵放弃退伍上越南战场,危急关头救了大部队

灞上松

2022-02-02 22:36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关注

云南有“彩云之南”的美称,发源于云南境内的红河自北向南,浩浩荡荡奔流而下,流过河口镇,就进入越南老街了,河口镇西南方不远就是越南的北方重镇沙巴(即沙坝)。

上世纪90年代之前,沙巴隶属于越南黄连山省。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在西线方向,我军有着“铁拳师”之称的149师兵分三路进攻沙巴地区,和越军王牌316A师展开了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沙巴之战2月25日打响。越军经营多年的沙巴防线十分坚固,316A师的抵抗也很顽强。地形复杂,还下着大雨,我149师几乎每推进一步都是在“啃骨头”。

其中,445团两个营沿着10号公路向沙巴方向开进,在4号桥附近被高地上的越军阻击,久攻不下,形成僵持局面。446团也投入了战斗,最后在师炮群的强大火力覆盖下,才打掉敌军据点。

比起4号桥方向的战斗,149师447团攻克新寨北山垭口一战更惨烈,打得昏天黑地,前锋部队2连伤亡四分之三,是整个西线战场单次战斗伤亡率最高的连队。

激战至3月3日,445团和446团攻克沙巴县城后,447团继续向西边的新寨方向进攻,以切断敌军退路。445团听到新寨方向枪炮声大作,判断447团那边战况激烈,于是留下1连清剿残敌,团部和4个连立即向西,主动增援兄弟部队。最终445团协助447团完成了战斗任务,斩获颇丰。

当时沙巴地区的敌军主力已经被击溃,残部躲在山林里顽抗。次日,149师各部清剿残敌时,445团遇到了比之前的战斗中更大的危险,危急关头,所幸一名炊事兵做出壮举,445团才化险为夷。

1979年3月4日下午,作战间隙,445团指挥所率领100 迫击炮连、82 无坐力炮连、7连和通信连4 个连队,正在新寨至沙巴的公路附近休整。那里距黄连山垭口方向越军不远,越军可能发现了什么,445团团部附近突然遭到零星的炮击。

很快,路边一座房子被炸毁着火了,隐蔽在房后的一辆给养车暴露出来。给养车后面不远处停着几辆弹药车,团指挥所就在给养车二十米开外的草丛里,周围隐蔽着4个连队。

越军发现了给养车,怀疑附近藏着我军的大部队,立即呼叫后方炮兵集中火力轰击。炮弹接二连三在给养车周围爆炸,车子受损,歪歪斜斜地滑到公路边,驾驶员受了重伤,被战友背下去包扎了。

敌军的炮弹还试探着打附近的山包,有一发炮弹飞到了团部电台3米外,一棵架着电台天线的大树被拦腰炸断,7对电话线炸断了6对,5人被炸伤。密集的炮火严重威胁着445团团部和4个连队的安全,这时候部队肯定不能动,敌人拿望远镜盯着呢,一动就暴露了。

再这样下去,炮弹很可能落进大家的藏身处,要是弹药车被炸到,发生殉爆,离得最近的团指挥所首先遭殃,后果不堪设想。团首长们心急如焚,唯一的办法是把那辆受损的给养车开走,转移敌人的注意力。可是驾驶员受伤了,让谁冒着炮火去开车呢?

这时,445团通信连一名炊事班战士杨建章自告奋勇,向指导员请求,让他去开走给养车。

杨建章是云南永平人,参军之前就学会开车了。1972年,刚满18岁的杨建章志愿参加了援助老挝修路的工程队,在蚊虫肆虐的亚热带丛林地区干了两年,被评为分队标兵,开汽车就是在援助老挝时学会的。

1974年年底,杨建章报名参军,算75年兵。他本想发挥特长,在部队里当驾驶员。可他被分到了工兵排,一年后,又调到了通信连炊事班,负责喂猪。一开始杨建章对当猪倌多少有点牢骚,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杨建章

70年代后期,部队号召学雷锋,杨建章工作非常积极,天天戴着一顶破草帽,推着架子车,到处找猪饲料,风雨无阻。他在部队两年多就入了党,由于长时间劳累,身体不好,还患了肠结核。

1978年,杨建章退伍了,他是城镇户口,回地方能安排个不错的工作。可是找连队领导说了几次,都没有批准。杨建章很恼火,耍了脾气,训练课想上就上,不想上就睡觉,连队领导也拿他没辙。于是杨建章也有了“二杆子”的绰号,和“刺头”的意思差不多。

连队干部打算让杨建章明年再退伍。到了1978年底,部队紧急备战,要打仗了。连里考虑到杨建章是个标兵,身体也不好,让他留守,等着复员就行了。

谁知杨建章听说要打仗就来劲了,早把复员的念头丢到了爪哇国,三番几次要求上战场杀敌,连里不批准,他又找到445团的首长说,“同志们都上前线,却安排我退役,这算哪门子事儿?”还咬破指头写了血书。

最后团里认为杨建章精神可嘉,同意了他的请求。连里要求他继续搞好本职工作,协助炊事班长保障连队的战地饮食。就这样,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杨建章也随部队来到了越南战场。

回到1979年3月4日那天下午,445团临时休整的营地附近遭到越军炮火轰击,情况万分危急。杨建章向指导员大声说,“我学过开汽车,让我把敌人的炮火引开!”这时候别无良策,指导员只能同意,叮嘱他小心点。

杨建章立即跃出掩体,猫着腰,在炮火中迅速跑到给养车前,拉开车门跳进驾驶室,扭头对大家喊了一声,“首长,同志们,再见了!”

给养车开足马力,调转车头向东疾驰。越军发现车子移动,密集的炮火追着给养车打,附近山头上越军的高射机枪也瞄准这辆车猛烈射击。445团的干部战士们看见一发炮弹在给养车很近的地方爆炸,车子晃动了一下,又继续向前开了。

杨建章把车开出了约500米远,一发炮弹几乎不偏不倚击中了车子,杨建章当场牺牲。而敌人的注意力被引开,445团指挥所和4个连队安全了。当晚,该团恢复通信后,和兄弟部队一起歼灭了附近的敌人。

战后,杨建章被追记了一等功,还受到中央军委的表彰,是149师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英雄,在部队反响很大。

445团通信连有人说,杨建章战前曾急于退伍,是大家眼中的“二杆子”,不应该给这么高的荣誉;更多的人认为,杨建章就是英雄,战前的一些消极表现,在和平时期很正常,他的本质是很好的。

长久以来,人们对“英雄”两个字有点吹毛求疵。英雄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七情六欲一样不少,或许还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人家在大是大非上必定不糊涂,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就是英雄的可贵之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