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了!运-20飞行8000公里救援汤加,为什么还送去“拖拉机”?

军武次位面

2022-01-29 13:40军武次位面官方帐号,优质军事领域创作者
关注

《军武次位面》作者:我是大伊万

今天早晨,根据新华社援引国防部消息,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宣布:应汤加王国关于火山灾害救援的请求,中国军队将克服火山灰等不利条件影响,在1月27日和1月31日,分两个批次向汤加运输食品、饮用水、净水器、帐篷、移动板房、拖拉机、无线电通讯设备等应急和灾后重建物资。同时,中国方面将根据汤加火山灾情和重建的需求,尽力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而昨天,有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附近“拍机”的飞友目睹到,有2架中国空军运输航空兵的运-20战役运输机,已经转场抵达白云国际机场,随后进行货物装载和起飞整备工作。

今晨,就在国防部发出“人民解放军驰援汤加灾情”的信息之际,这两架运-20型运输机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起飞,随后转往东南方向,开始了飞向南太平洋岛国的漫漫征途,这将是运-20最远的一次飞行。

运-20已经多次承担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在这之前,运-20型运输机已经多次承担了国内外人道主义救援、包括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对外援助行动:

首先是2020年2月13日中国空军多个航空兵团驰援武汉抗疫的行动。在此次行动中,运-20型运输机和伊尔-76MD运输机、运-9战术运输机等密切协同,实践了“多地出发,同时到达”的运输战术,成为了运-20服役之后大规模空运行动的首秀,让武汉的士气为之一振。

3架运-20直飞喀喇昆仑和青藏高原,将16万套新型过冬装送到边防部队。

其次是4月24日由空军航空兵某部承担的驰援巴基斯坦抗疫任务,在这一任务中,该部的运-20型运输机首次飞出国门,飞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的皑皑雪山,圆满完成了运-20首次境外运输任务;

紧接着,9月11日,运-20“再接再厉”,将我军参与俄罗斯“高加索-2020”的参演部队整建制投送到俄罗斯阿斯特拉罕州的训练场,不仅完成了运-20型运输机大规模向境外投送作战部队、大型战斗装备的任务,还是运-20型运输机第一次向欧洲方向实施战役出动。

而2021年,运-20型运输机的运用场景变得越来越多:

首先是2021年3月,我国向菲律宾支援的一批新冠肺炎疫苗,就由运-20型战役运输机运送,尽管投送距离并不是很远,但却是运-20第一次在热带海区的跨海投送,对运-20的性能提出了新的挑战;

2021年8月,运-20又作为我军参加“航空飞镖”的领队机和保障机,带领歼-10B、歼-16等机型出征俄罗斯,这些飞机均从新西伯利亚托尔马切沃机场转场,最终落地梁赞的佳吉列沃机场,总飞行距离超过6000公里,单个航段的飞行距离超过3000公里,是为运-20服役以来飞行距离最远的航程。

运-20飞赴汤加的战略意义

今天早晨,伴随着2架运-20型运输机起飞、飞向遥远的汤加王国,运-20的性能极限必将得到进一步拓展,运-20的航迹也必将得到进一步延伸:

RVSM(缩小垂直间隔)飞行,指在实行 RVSM 运行的空域内,航空器飞行的垂直间隔标准由 2000 英尺(609.6米)缩小到1000 英尺(304.8米)。

先说运-20的性能,从2020年和2021年运-20的多次实际运用,尤其是2021年以来的多次飞出国门、尤其是飞往菲律宾来分析,运-20运输机必然已经完成了RVSM设备的测试。否则在境外飞行时,不允许其使用FL290到FL410之间的高度层,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它的飞行性能和投送半径。

如果飞机需要在 RVSM 和非 RVSM 空域之间切换,则需在过渡空域完成。

而还有部分国家,由于空域使用比较繁忙,如果大型飞机不具备RVSM运行能力,往往会被拒绝进入该国领空。正因为完成了RVSM设备装机,运-20的投送距离才越来越远,飞越的国家才越来越多,从飞往邻国、投送距离只有2000多公里,到跨越中亚五国飞往俄罗斯、投送半径达到3000到4000公里。目前,运-20的飞行距离和投送半径终于迎来了全新纪录。

汤加离我们太远了(图源:百度地图)

其次在投送距离上,根据消息,此次运-20使用的投送重量构型可能在17吨以上,属于相对偏轻的投送构型。中间据说要先到菲律宾的宿务或者达沃短停,然后再到印度尼西亚的巴布亚省短停,最后一段飞往汤加。其中,从广州白云到菲律宾宿务,从菲律宾宿务到巴布亚,飞行距离都在2000-3000千米左右,但最后一个航段,也就是从巴布亚到汤加,飞行距离高达4800千米左右。

考虑到根据民航-121部运行规章,远程飞机运行时,到落地点时的余油油量必须满足飞往第一、第二备降场,同时还能在第二备降场再飞行45分钟的油量要求,再考虑到汤加目前面临的复杂飞行条件,运-20在运行时必然会留足余量。因此,这个载重17吨、最后一个航段飞行4800公里,必然不是运-20的极限载荷条件下的极限航程,要考虑到转飞美属萨摩亚、斐济和瓦努阿图等地的情况,也就是再留足了两个小时多的剩余油量。

C-17与运-20

以美军C-17型运输机的运输表现,C-17在接近空载的条件下,转场航程接近11000公里,装载构型60吨的时候,航程只有4600公里。若折中取装载构型15吨,航程可能在9000公里。大伊万认为,从此次运-20型运输机的表现来看,运-20在最后一个航段的飞行距离在4800公里以上,剩余油量可能还能飞接近2500公里,这还是运-20使用了耗油率极高的D-30KP-2发动机时达成的性能。那么,如果运-20使用了耗油率较低的大涵道比发动机,它的载荷与航程性能(15吨载荷条件),与C-17很有可能差距不大,只能说咱们的运-20机体阻力特性和升力特性更好,超临界机翼也为运-20带来了更好的性能表现。

运-20的超临界机翼(这样的构型可以推迟高亚音速飞行时机翼波阻急剧增大的现象,提高机翼的临界马赫数,减轻机翼结构重量)

伴随着运-20飞往南太平洋,中国空军运输航空兵的航迹,也首次得到了进一步的延伸,其实早在2014年搜救MH-370航班时,中国空军就曾经派出一架伊尔-76MD型运输机飞往澳大利亚珀斯,加入到了搜救行列中。

但一方面,由于伊尔-76MD型运输机并非专门的搜救飞机,在海面搜索时甚至需要靠搜索员目视发现目标;另一方面当时这架伊尔-76MD同样没有装备RVSM设备,在使用上相当受限;最后作为一款老机型,伊尔-76MD飞往珀斯也并没有装载多少货物。

因此,此次我军使用运-20型运输机向汤加王国的运输,是我军军事运输航空兵,第一次正正规规的、向南太平洋方向实施的跨洲际远程力量投送。虽然咱们的任务是作为和平的使者,参与汤加王国的抢险救灾这一和平使命,但是“大型战役运输机”、“远程投送”、“经停印度尼西亚”这些关键词,对于南太平洋的部分国家、尤其是少数目前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来说,本身也算是一种极大的战略宣示乃至战略威慑。

运-20装运“拖拉机”?

截止大伊万谈这事儿的时候,中国空军的两架运-20型飞机大概率还飞行在菲律宾海或者西里伯斯海上空,不过大伊万确实还有些问题没有闹明白:

运-20机舱画面

按照国防部公布的官方消息,咱们向汤加运输的物资,除了食品饮用水和帐篷等,居然还运输了拖拉机等物资,虽然运-20型运输机理论也可以装载拖拉机,但是用宝贵的机舱来装运拖拉机,似乎装载效率不算太高的样子;

另外,国防部还宣布,咱们除了运输机,还要派出海军舰艇驰援汤加参与救灾任务。同时近日,咱们的远洋渔船已经抵达汤加,紧急支援了一部分救灾物资,这部分远洋渔船肯定跟海军没啥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已经出发的中国空军,中国海军可能会出动哪些舰艇前往汤加王国,国防部在今天上午的记者会上明确指出的、说要支援汤加王国的“拖拉机”,到底会通过何种方式,运输到南太平洋送到汤加王国人民的手中呢?

大伊万在这里无责任猜测一下啊,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是拖拉机已经被运-20给运过去了,这就没有啥好说的了;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我军已经出动了南下太平洋的海军舰队,负责远赴汤加王国展开抢险救援工作,这些舰队的出发日期有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早,毕竟如果现在出发的话,到汤加王国起码是半个月以后了。

“和平方舟”号医院船

完全不排除早在汤加火山于1月14日前后大喷发的时刻,咱们已经做了“提前布局”,派出了支援力量南下待机,一旦局势明朗即向南太平洋出发,这样估计会在31号就能赶到汤加王国。在具体出动的舰只上,大伊万觉得,估计866“岱山岛”舰属于标配,071型两栖船坞登陆舰算是高配(毕竟要运输拖拉机嘛),要是真的出动了075型两栖攻击舰那就是豪华配置了,此外也可能会出动一些护卫舰,担任护航、警戒和指挥任务,组成一个完整的人道主义支援分舰队。

第39批护航编队旗舰“乌鲁木齐”舰

另外,特别需要提出的是,中国海军第39批护航编队的动向,咱们都知道第39批护航编队在完成任务后,于1月20日在伊朗海域和俄罗斯、伊朗举行了三国联合军事演习,但演习中,39批护航编队中的054A型护卫舰、538号“烟台”舰并未露面,随后中俄两国海军在印度洋上举行的联合演习,“烟台”舰同样缺席。

大伊万认为,完全不排除“烟台”舰正在穿过帝汶海和阿拉弗拉海,进入珊瑚海驰援汤加的可能性,由于印度洋海域距离汤加的距离反而比中国大陆到汤加的距离近一些,“烟台”舰的行动是值得关注的。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不仅中国空军的航迹进一步延伸,中国海军在南太平洋上,也要留下自己新的航迹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