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战屡败,朱立伦2024还有戏吗?|台湾一周

直新闻

2022-01-16 21:22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栏目官方帐号
关注

朱立伦还在延续“无意义”的失败

台中第二选区的补选加上台北万华地区对于林昶佐罢免的失败,再加上之前的“四大公投”无一通过,且不同意票还大于同意票,短短一两个月内,国民党算是一连经历了六场失败,而且这六场议题只是民生议题,都与两岸无关,也就是说,即便在民众息息相关的民生议题上,国民党也缺乏足够的动员号召能力,失败造成整个蓝营的士气低落。

面对接连失败,作为国民党主席的朱立伦,这时还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把自己摆上蓝营群众怒火的风口浪尖。在当天败选后国民党的记者说明会上,朱立伦居然选择不出面——尤其事先在一些偏蓝的名嘴再三呼唤下,朱还是选择不出来。朱遇事逃避的形象与其过去一贯“精算”的形象不幸再次联系在了一起。记者发布会上,他派出的国民党文传会主委凌涛再一次失言。凌涛说,这些都是过去的框架,经过三个月零二天的努力,现在终于都可以摆脱了。意思是,那是前任党主席的战争,与他们无关,而且现在终于结束了。这样的话,激发了整个蓝营的不满。一直纠缠蔡英文架学历的岛内媒体人彭文正直言,国民党接下来要面对的恐怕是对他们主席的罢免了。

面对接连失败,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前排中)10日到台南参拜时坦言失败,声称“愿一肩扛起责难”。

本来这次国民党主席选举,朱立伦仅仅以微弱的优势,且在得票人数不过半的情况下战胜了张亚中和江启臣,虽然有惊无险,但在代表性上是偏不足的。这次选举,因为张亚中对朱的质疑,也使很多国民党基层对朱立伦缺乏信心,再加上朱立伦过去“换柱”的不光彩事迹,朱立伦恐怕是最近这几届党主席中争议最大的一位。

朱上台以后,恰好面对前任留下的几项选战,朱并非表现得不热心。但问题是,“四大公投”遇到新北市长侯友宜那样的“岁月静好派”,任国民党这些大佬们如何劝说也一点不为之所动,坚持冷眼旁观。侯友宜说来还是朱立伦的旧部,不但没有成为朱的助力反而成了他的阻力。“四大公投”失败,表现出的是国民党自己地方诸侯不上心,乃至全民的不在乎。朱立伦的挫折感可想而知。

侯友宜

接下来的台中第二选区民代补选,被国民党提名的颜家干脆婉拒国民党的协助;台北方面,罢免林昶佐的组织领导者之一的台北市无党籍议员钟小平争议太大,他与国民党台北党部主委的矛盾闹到不可开交。再加上同一选区的国民党议员们也是矛盾很大,几乎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朱立伦似乎也没有介入调和这些矛盾的闲心,反而以不要政党对决的名义刻意与这次罢免保持距离。结果台中的选战,颜家虽然保持了一贯的实力,得到八万多票,但还是备不住整个民进党“地空结合”的轰炸和碾压,让一个空降仅仅几十天的民进党人当选。在台北,明明是蓝军实力很强的地区,却因为国民党内讧到外人看不下去的地步,以区区几千票的微弱差距,让林昶佐幸存。

替国民党出征台中补选的颜宽恒VS民进党推出的林静仪

这些实际都体现出朱立伦的领导能力、决策能力的薄弱。岛内资深媒体人吴子嘉说,他给朱立伦提过,朱需要一场“有意义的胜利”。而如今有意义的胜利不可得,至少要有“有意义的失败”。虽然是失败,但是能创造悲情激发斗志,亦或积累人才优化战法。最怕的是失败了,毫无检讨,于是从一场无意义的失败到下一次无意义的失败。

最大的问题是,在历次表现中,朱立伦从来第一时间以躲避进行责任切割,可以看出朱立伦不管别人,只管自己有没有受到失败牵连。对于一个本来外界对其就充满疑虑的一党领导人而言,这样的表现丝毫不能改善自己的形象,还会触发众怒。国民党籍前民代蔡正元则说,多年来,国民党习惯于“亲信政治“,重用亲信,不听外界雅言。造成自己的信息茧房,与现实社会脱节。

一时间,让朱立伦下台的声音很大,但国民党短短几年来,党主席如走马灯一样地变换,过于频繁地更换党主席,一方面使国民党的政策缺乏连贯性,更重要的是,让那些被培养的人才也面临着随时中断走人的局面。很多蓝营大佬也觉得这时候更换朱立伦不是好时机。资深媒体人赵少康则呼吁朱要扩大自己的决策圈。

朱也察觉到自己的危机,连日来多次发文,一方面检讨自己,一方面提出一些改革的主张。比如他在文中邀请一些蓝营领袖进入国民党决策圈。只是这样单方面发布主张,却不在事前与当事人沟通一下,没有争取他们的同意就擅自提出来的方式,让外界感觉朱依旧缺乏必要的诚意和礼貌。

朱立伦的领导危机恐怕还要一直延续下去,尤其朱想参选2024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以目前的态势,他与目标显然越行越远。而朱如果不能取信于基层,朱立伦领导的国民党中央终将成为一个奇怪的所在,既领导不了整个蓝营,甚至都不被在乎,只能自娱自乐了。

进党用“土地正义“追杀蓝营诸侯

颜家被击败,但民进党的“追杀”并没有停止,而且民进党把战火烧到了出身国民党的台中市长卢秀燕身上,认为在颜家的一些土地问题上卢秀燕难辞其咎,甚至是共犯,卢及其市府团队这才被迫反击。之前,这些国民党地方诸侯都明哲保身,不愿意参与国民党斗争,如今战火烧身,那些蓝营的基层也多少有冷眼旁观的意思。

卢秀燕

而民进党这次成功击败颜家的“打法”,似乎也为之找到一套未来可以复制的方式。于是,绿营开始到处放话,比如剑指现任云林县县长的张丽善、和其兄前云林县县长张荣味的家族,因为过去一直掌握农会系统,所以是云林的“颜家”,甚至指金门的国民党籍民代陈玉珍的家族也存在政商勾结。现在放话,是为年底的地方选举铺垫话题,也恐吓蓝营使其自乱阵脚。

本周,岛内的廉政单位因为宜兰土地变更案还大阵仗地搜索了宜兰县长林姿妙的县府团队,对其办公室住所都进行了搜查取证,还将林团队上上下下很多人带回审问,最后,林姿妙团队多人被扣押,但林及其子女被无保释放。有媒体人士分析,一般这么大阵仗搜查,必然是掌握了重要证据,但林姿妙最后还能无保放出来,说明至少证据是不足的,但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敢进行这么大的动作,其中的政治意味自然不言而喻。

林姿妙

国民党籍的林姿妙在“四大公投”的时候,明确反对核四(台湾第四核能发电厂),甚至在一些蓝营高层再三公开劝说的情况下,还是不肯改口。当时被民进党赞许,并以其作为攻击蓝营的例子。结果“公投”结束没几天,林姿妙被民进党搜查,说明民进党一点都不会因为你“妥协”了而心慈手软放过你。

不过林姿妙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政治人物,她当时以极高的支持度反转绿营长期执政的宜兰。但对于宜兰以外的人,很多人都不知道林姿妙是谁,其中甚至包括蔡英文。林姿妙还被绿营攻击不熟悉政务,甚至不懂看公文。而林在一次公开摆拍中也确实拿反了公文。林姿妙无论竞选还是执政都非常依靠其儿女,所以一对儿女这次也一起被廉政部门带回审查。宜兰的事情显然不会就此结束,民进党政府预先做好铺垫,未来何愁没有攻击点。

这次击败颜家,民进党用的是所谓“土地正义“这招,算是找到了一条”必杀技“。地方政府执政,一方面在财政上严重依仗于土地经济,一方面也难免面临规划调整带来方方面面的利益勾兑问题。比如这次民进党攻击卢秀燕,称卢将一块用于社会福利住宅建设的土地当商业用地给卖了。结果卢市府反击,认为最初确实是胡志强任内将此地规划为福利用地,但上一任林佳龙变更用途卖掉了一半,卢不过是接续卖剩下的一半而已。虽然这种反击看似反打到林佳龙,但其中社会观感不佳。简而言之,不是嫌犯就是共犯,但最后打成泥巴战,大家都搞脏了。这对现任者效果尤其明显,因为有种“土地不正义”的既视感。

于是很多人马上就联想到新北市长侯友宜。新北人口众多,历史延续上又是国民党长期执政,所以这种土地争议尤其多。其中一些土地问题一般人听都听不明白,正好用来泼脏水。民进党用这种手法去打侯友宜,“影射“的力量最大。而侯友宜目前看似民调很高,但他的作为已经使那些蓝营基层对其”敬而远之“。未来被民进党围攻,恐怕也不会得到蓝色阵营支持。

外界通常认为,2022的地方选举国民党胜算很大,因为这些地方首长这些年来努力规避政争,一心搞好地方治理。所以大都民调看上去不错,连任按说问题不大。但今年多次选举,民进党将多个民调悬殊的选举结果逆转,滥用行政资源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再加上蓝营对于其领导人的不信任问题,所以,本该乐观的年底选举,至此开始变得问题严峻起来。

本周岛内还发生多起不幸,其中包括“台独”政客陈柏惟在民进党籍的林静仪胜选后陪其游街谢票,可能有点得意忘形,没有佩戴安全带,结果从吉普车上倒栽落地。被网民酸其终于成了“在地民代“,所幸没有性命之忧。

陈柏惟11日下午陪同补选获胜的林静仪车队在扫街时不慎摔下车

另外,台军一架F16战机在演习中非常奇怪地直冲入海,驾驶员甚至未做任何自救的动作。事后证实,该驾驶员训练时间极短,极有可能因为经验不足处置不当造成事故。近年来台战机多次失事,造成了极大的人员伤亡。

而一名前国民党籍民代庞建国跳楼自杀,和上次因为韩国瑜被罢免高雄议长许崑源跳楼自杀一样,为最近蓝营的几场失败带来了悲壮色彩。庞建国长期关心弱势群体和两岸议题,然后最近的岛内情势发展,以及国民党自身的问题,使本来身体抱恙的庞建国心生倦意。他生前反复留言“不公不义的台湾,为生不如死。”愤恨不平之意,执意决绝的行为,使人痛惜不已。

作者丨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

举报/反馈